皇上问话

    那小贵子见她一副可怜的模样,上又狼狈不已,心里也明了,在这后宫中一旦失势,免不了要受到欺负,怪只怪她惹恼了圣明,偏偏拿皇帝的骄傲来玩。小贵子微微皱眉,“这副模样怎么去见圣上?去给她换衣服,别脏了圣上的眼。”

    殷言被两个宫女拉进屋里,换了一干净的宫女装,头发也懒得去梳理,心里嘲笑道,什么时候她殷言还会污了别人的眼,她自认对得起观众,就是顺不了凌涵的心意罢了~

    任着两个宫女一路走到一处宫,豪华气派的宫,是殷言从没来过的,这里是皇帝的寝宫啊,她怎么可能来过呢~

    “皇上,殷颜颜带到。”小贵子在门外恭敬道,里头传来一声低沉的闷声,“进来。”

    殷言走到里面,看到那个端坐在案前的人,心里竟冒出阵阵委屈,要不是因为他,她有必要受这种罪吗?宫里的路是她选的,但剧发展却不是她定的。就像有些人常说的,我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局。

    深吸了一口气,殷言子无力,轻轻一碰便被迫跪下,凌涵看着那个发丝散乱的女子,口中冷哼一声,微微摆手,“都下去吧。”

    殷言低着头看着地面,对周围退离的人没有理会,一双脚突然出现在她前,只听凌涵沉声命令,“抬起头来。”

    殷言撇撇嘴,深吸了口气,还是抬起头来,那男子高高的俯视着她,脸上带着冷峻,在她抬头的那瞬却能看到他眼中微微闪过什么,殷言懒得再做理会,只是一下子的折腾,就这么累了~

    “你的脸怎么了?”凌涵突然问道,语气还是冷硬,殷言眼中闪过迷惑,随即了然,是刚才容妃甩的那巴掌留下红印了吧,听到他问起,鼻头却涌起一阵酸气。

    “没怎么。”殷言学着他低头闷声道,却听凌涵一声冷哼,“殷颜颜,你倒是放肆,你以为朕昨天的旨意只是一时的吗?”

    殷言没想过那是一时的,既来之则安之,真要叫她干活她也就算了,她也可以平平淡淡生活着,可是被欺负就不行了!

    “怎么?不说话?朕说过抬头看我。”凌涵的声音突然提高,殷言的子微颤,还是抬头看他,他的脸色并不好看,看样子昨天的气还没消,那干嘛还那么快找她问话?

    殷言刚一抬头,突然手臂被猛地揪起,硬生生的从地上拉起来,拉得生疼,殷言皱眉,“痛…”

    “殷颜颜,朕问你,为什么你要戏弄朕?!”凌涵手上的力道不自觉放轻,脸上却是狠厉,殷言依旧咬着下唇不说话,凌涵见着更气,更揪紧她,“回答朕!”

    “皇上要我说什么?”殷言问他,眼中带着点冷意。

    凌涵望着她,脸上紧绷的线条有些松化,“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往自己脸上涂厚粉,为的是什么?不可能是为了惑朕吧?你那些倾慕朕的话,有哪句是真的?”

    “都不是真的,我就是为了让你讨厌,不是因为喜欢你,而是因为我讨厌你!所以才要把自己弄得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你再说一次?你不喜欢朕?”凌涵稍微缓下来的脸因为她的话再次沉起来,一只手猛的捏住她的下巴,殷言感觉下颚被紧紧捏住,生疼着,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鸷的脸,忍不住,喉咙一阵哽咽,眼泪就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眼泪啪嗒一下滴在凌涵的手上,滚烫的温度让他微微一怔,殷言,脸上委屈万分,泪水滑落着,“我讨厌你!呜呜~你以为把自己弄成那样我很舒服吗?我要对你演戏还要担心自己的皮肤损伤了,我容易嘛我!”

    无视凌涵越来越难看的脸,殷言却是干脆放声大哭,“你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稀罕喜欢你吗?呜呜~~我才不要跟那么多女人争一个男人,她们喜欢争我让出来还不行吗!我只是想过安安静静的悠闲生活…呜…我才不要跟你牵扯在一起,就是你这么小气才会害我被人欺负!我讨厌你!我怎么会这么讨厌你~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