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衣局的一天

    殷言穿着一青色的洗御宫服,罗裙清摆,瀑泄的长发被高高挽起,那是凭儿教她弄的最简单的髻,干脆简洁,此时,她蹲在洗衣盆前,袖口挽起,手上费力的搓洗着衣物~

    没有漂亮的裙子对殷言来说不算什么,没有精致的食物她也可以健康成长,洗衣服算不上难事,想当年他家老哥的底裤都是她洗的~

    不过…那群妃子真的有必要穿那么多衣服吗?看着那堆成小山的一件件华丽的衣裳,殷言有些懊恨,当她洗衣机吗?再这样搓下去她的芊芊玉手就没了!

    白皙的小手被水泡得皱巴巴的,殷言洗得有些发晕,还以为洗衣服不是难事,是她低估了,这皇宫里还真没有什么简单的活干,珠叶和凭儿被贬到其他宫房,殷言其实是对不起这两丫头的,她们从头到尾也不知道自己在计划什么,偏生她被罚还要把她们也拖下水。

    “还在发什么呆啊?!还不快洗!”后头的太监管事尖声嚷道,殷言立即回了神,被那声音吓到,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凌涵会这么生气了,想当初自己装出来的声音可是比这个夸张百倍呢~这会儿都寒毛直起了~

    “总管大人,您没见我正洗着嘛~”殷言原本想学着那嗓子回他一句,不过想想现在虎落平阳还是别惹事了,看着那堆衣服还是忍不住嘟囔,

    “这么多衣服,我一个人洗得完嘛~”

    “娘娘啊~咱家可是要提醒一下娘娘,娘娘现在只是一个使唤宫女,该做的自然娘娘您做,要是咱家分的少了,外头还以为咱家待人不公平呢~”林公公故意说道,嘴角的笑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殷言翻翻白眼,那你就别一口一个娘娘叫得人心烦啊!

    认命!手上用力搓洗,那管事的林公公又怪叫起来,“你怎么这么搓法?!这尊贵的衣服都要被你搓烂了~”

    殷言无语看他,强拉出一个笑脸来,“那请问公公要怎么洗才对?”难道要她干洗吗?!

    “这还要咱家教吗?娘娘啊~您还以为自己还是娘娘吗?”林公公突然变脸哼笑,“别做梦了~”

    “是是是~我不做梦。”殷言敷衍着懒得理他,继续埋头洗她的衣服。

    “你别以为咱家不知道你的小伎俩,咱家在宫里当差好几年了,皇上已经降了旨,你就别想着能继续养尊处优,在这里,咱家说了算。”

    “是是是~你说了算~”殷言就差没挖耳屎了,他还有话说?

    林公公听着她那副无所谓的语气,心道这传闻不是说殷家小姐刁蛮任吗?亏他还收了好处要好好磨磨这大小姐的戾气,没想到她居然不理人。

    还想再说什么,突然门外传来了戏笑声,“呀~这不是颜妃妹妹吗?怎么这么可怜在洗衣服呢?”

    殷言闻言满头黑线,这里不是浣衣局吗?洗衣服的地方,这群女人果真子太悠闲了?

    不理会后的声音,殷言继续洗衣服,后面至少要来了三四个妃子,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前阵子因为凌涵那倾城一笑而引来的那群蝴蝶之一,二,三,四….

    “明贵人可别这么说,颜妃妹妹好歹是千金之躯呢~怎么可能真的洗衣服呢~”又一细的声音,殷言只是充耳不闻。

    “那是~妹妹连皇上都敢戏弄,指不定哪天还有其他把戏把这里给搅咯~”

    “哎呀~妹妹洗的可是姐姐我的衣服啊~这怎么好意思呢~”一个声音走了过来,殷言想到可怜的灰姑娘,她现在就是一可怜的小灰!

    “眉贵人怎么这么说呢~颜妃现在只是一个洗御宫女,自然是要洗咱们的衣服呀~”

    她没听到,一群苍蝇而已,不用管,殷言低着头看也不看那几人,手上使劲搓…

    “妹妹丫~你看姐姐这鞋子好像也脏了,要不你也给洗洗?呵呵呵~~”

    “嘶~”伴着那笑声,一个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殷言有些愣神的看着手上的“破布”,正是那个“霉龟人”的衣服,殷言抬头无辜道,“姐姐~不好意思,把你衣服给洗烂了~不过你要穿的话还行~现在流行乞丐装…”

    “殷颜颜!!你竟敢把本宫的衣服撕烂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