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被厌恶了

    众人皆愣,却听她尖声喝道,“本宫贵为贵妃,你竟敢如此无礼,滚出去!”

    骂人的感觉不好,尤其是看到凭儿和珠叶被吓到的表心里更不好受,但是没办法啊~这种局面又不是她喜欢的,她只能想到这种办法嘛~

    老太医闻言立即跪下,惶恐似的说道,“微臣该死,请娘娘恕罪。”

    殷言心里直喊抱歉,居然让一个老人家这么跪自己,折寿了~

    殷丞相没说什么,反而觉得这样的语气才像他的颜儿,不过凌涵闻言却是皱眉,果然是野蛮嚣张,心里对她稍微转好的感觉一下子降到谷底,没说什么便转离开了~

    殷丞相只好匆匆交待几声便跟了出去,殷言没有去理会两人的离开,她在因为刚才的脾气而懊恼,曾经的殷颜颜不就是这样的嘴脸吗?

    凭儿两人面面相觑,却是没有出声,殷言突然坐起来踢翻了被子,头埋在膝间不做声了,只是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委屈~

    珠叶和凭儿正莫名着,却听见那膝间传出很是低落的声音,“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讨厌?刚刚,我很过分对吧?”

    “娘娘怎么说这样的话…”珠叶想安慰她,但是方才,她分明看到了以前的小姐,心里是着实一惊的,叹了口气,珠叶干脆问道,“娘娘,小姐,小姐进宫后确实有些奇怪,就算被皇上冷落依旧那么开朗,脑子里突然的冒出好多新奇的事物,这样的小姐,珠叶其实真的很喜欢,但是小姐好像有心事,却不会说给珠叶或凭儿听…”

    “是我不好。”殷言依旧低声道,凭儿见气氛压抑,只好笑道,“娘娘这是怎么了?凭儿跟珠叶伺候娘娘并没有觉得娘娘不好啊~娘娘的改变我们都看在眼里,我们是绝不会讨厌娘娘的!”

    殷言闻言微微抬头,眼中带着点委屈似的小心翼翼问,“真的?”

    凭儿和珠叶看到那眼神这才舒心不已,这样的眼神,才是她们喜欢的那个娘娘~两人同时一笑,点点头道,“真的!”

    殷言闻言这才喜绽笑颜,感动的将两人紧紧抱住,“猪猪~凭儿~还好有你们在我边~”

    那次之后,殷丞相似乎没和皇上提过什么,但凌涵却依着殷言的剧本,完全将她排除在脑外,殷言心里却没有当初那么高兴,只是静静地,依旧过着百无聊赖的子,她不懂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但似乎又懂,她做戏给凌涵看,凌涵反感,但是她知道那只是做戏,但是做得太真,就变了味,如果说凌涵先前是反感,那这会儿就是真正的厌恶,原来被人厌恶的感觉是这样的,不被人厌恶,连自己也厌恶那种嘴脸…

    这天早上起,突然看到花圃里的花开始发芽了,这让殷言欣喜不已,尤其香叶一直悉心照料着的那小金黄,小芽长得很可,大概是昨夜下过雨的缘故~

    殷言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告诉香叶,可是一直等到中午,香叶还是不见人影,平时雷打不动的过来,今天怎么了?

    终于,殷言忍不住了,起便往宫外跑去,跑到香草居,却听宫女说香叶一早去御花园打理了,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殷言于是跑到御花园去,在花丛中四处找寻着那个痴迷的影,转来转去,也没发现花园的另一处,凌涵和另一人赏花而来。

    “香叶!”花丛另一边突然传来一声呼,凌涵对这声音有种熟悉的感觉,循着声音走过去,便见花丛的另一处,一个浅蓝色的影,此时却拽着一名宫女。

    “香叶,跟我回去!”

    “放开我吧,我没事。”

    “你少?嗦!都发烧了!你昨晚一定是淋雨了是不是?你跟我回香絮宫休息一下。”

    “我的工作还没做完。”

    “还管什么工作~这是欺诈良工!病了就要休息!花花草草比你自己的健康还重要吗?”

    “对我来说确实如此。”香叶一把挣开殷言的手,脸上微红,突然又咳了几声,殷言有些生气的看着她,还以为她今天效率怎么会这么慢,问了才知道昨晚下雨,这丫头跑去搬那些弱的花搞得自己生病了~这个香叶,当真花成痴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