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邂逅皇帝

    地上那些的花种也忘了收拾,两人一前一后的直往香絮宫跑去。

    所以凌涵再转回来时脚上突然一滑,再看那边散落的花种,脸色不佳,居然没收拾好就跑了?旁边伺候的公公见状立即让人过来收拾掉,却见凌涵捡起地上的一颗花种,拿在手里看着,嘴角突地勾起一抹不知名的笑。

    翌下朝,凌涵走到桃园,突然眼中闯进一抹淡雅的影,殷言一淡绿,裙裾轻轻飘扬,在那桃花林中相映生色。她踮着脚伸手想要要折树上的桃花,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束小花,在那片粉色之中,竟有种唯美之感,就像临尘仙子,脱尘而戏。

    忍不住走了过去,一伸手,树枝啪的一声折断了。

    殷言笑着拿着手上的树枝,正要转头道谢,眼前突然看到凌涵那张放大的俊颜,不住吓住,这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当皇帝有这么悠闲吗?!

    “怎么?是被朕抓到殷小姐在偷摘朕的桃花吓到了?”凌涵轻笑,殷言忙退开两步,居然没发现他就站在自己后,太没警觉了!

    “皇上...”殷言讷讷说道,突然一把将桃花抛进凌涵的怀中,狡辩道,“你可别乱说,这是你折断的,我只是想摸摸它而已~”

    凌涵挑眉,为她那脸不红心不跳的表,又乍听她语气中的随意,竟觉得心轻松不已,殷言也是说完才发现自己那些尊称都省略掉了,忙道,“皇上,民女的意思是…”

    “不必拘礼。”凌涵突然打断她,脸色难得的认真,“不必总是拘泥宫中礼节,朕也厌了~”难得听到有人像平常人一样称呼他,不想突然破坏了那种随感。

    殷言哦了一声,他说“厌了”是说宫中的礼节还是皇帝的份?

    “娘娘~”珠叶的声音寻来,殷言一惊,要是让她看到她跟皇帝在一起,以那丫头的反应一定会露馅,到时候她就准备被这个男人分尸吧!

    “我还有事,先走了~”殷言急急说完立即跑到另一边的亭子闪躲了起来,再听珠叶的声音好像越来越近,待会撞见那皇上应该会躲开才是。

    “你在作甚?”醇厚的男声传来,殷言闻言一吓,抬头却见凌涵不知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半蹲着子看着她,脸上带着不解。

    拜托这时候不要摆出这么纯真无害的表

    殷言怕被珠叶见到,连忙伸手拉住凌涵让他一起躲下来,凌涵还是一脸莫名,但是她的手拉住他的时候,他能感觉到一种很细腻嫩滑的触感,这样两个人蹲在亭后,他心里竟有种无法言喻的愉悦感。

    殷言注意着珠叶的声音向这边走来倒没注意太多,听珠叶的声音越来越近,殷言暗骂这丫头平常都没那么关心她,这会儿还找得这么仔细!

    心里紧绷着,手心微微冒汗,也没注意两人此时的距离是那么靠近,更没注意凌涵的一只手臂轻轻环住她的肩膀。

    有点细瘦,但是软软的,环着刚刚好,凌涵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但看殷言那张不施粉黛的清秀佳颜,的细颊好像镀上一层粉色,加着她紧张的表却甚是可~此时这样靠近,才发现她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不同于脂粉的香味,清淡的微香闻着竟有些飘忽之感…

    “又说来摘花,跑哪去了?”殷言听到珠叶小声嘀咕,然后凭儿过来找她,两人才渐渐走远,殷言看着两人走远,这才长长舒了口气,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

    凌涵!

    殷言看到自己肩上的那只手,才发现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这么靠近…

    “色狼!!”殷言想也没想就一巴掌打了过去,然后连忙弹开,好似那人就是豺狼猛兽一般,凌涵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颊,“你竟敢打朕?!”

    “打你怎么了?谁让你乱搭别人的肩膀?!”殷言打了他还真有点后悔,忌啊!还说不会吵架呢~她都直接动手了~不过是他理亏在先,她条件反那是有可原!殷言如是安慰着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