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倒皇帝2

    殷言见是帅哥更不介意往他上贴,故意细着嗓子嗔道,“皇上怎么这么久才来看颜颜啊~可让颜颜等煞咯~”

    瞧瞧!听听!那姿态,那语气,跟窑里出来的花娘一样的妖,她算学足了八成!

    果不其然,凌涵一把推开她,一甩袖子,想要把那一脂粉味都甩掉,一双眼直直的看着殷言,英俊的脸上微微抽搐,脸色极不好看,看来是对她的表现有些反感~

    殷言心里暗笑,看来她猜对了,这种青楼女子的调调他果然不喜欢。

    “放肆!休得无礼!”凌涵退开几步说道,殷言立即装出一副受伤的表,“皇上~你怎么这么凶啊~臣妾可是一直倾慕着皇上呀~~”说着就要靠过去,凌涵赶紧再退后,叫道,

    “殷颜颜!”他的表像是看到了野兽一般,好像忍着什么一直不发。

    看着这男人脸上的厌恶,仿佛看到病菌的表,殷言觉着自己就像调戏人似的,意外的有趣呢~那男人那窘迫的模样让她玩心大起,更加献媚的冲他眨眼,“皇上不舒服吗?脸色怎么如此难看?臣妾帮皇上看看吧。”

    说着又靠了过去,凌涵闪躲不及,那浓重的脂粉味飘进鼻中,不行!!忍不住了…

    “阿嚏!!”一个大大的喷嚏喷洒而来,殷言满脸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居然给她打喷嚏?!要不是她闪得及时这一脸的杰作就被他破坏掉了~

    凌涵像是终于爆发道,“殷颜颜,不准再靠近朕!”说着就别过头不想再看她,脸上满是厌恶。

    殷言倒是知道理解他的反应,方才她可是在镜中看过自己现在的尊容的,脸上盖了一层厚厚的脂粉不说,两腮画得像猴子股那么红,细俏的小嘴被染得血红,硬是化大了血盆大口一般,殷颜颜的那张脸全被她的妆给遮掩了,连她自己见了都完全被雷倒了!这男人这样的反应也不枉她牺牲自己嫩嫩的皮肤~

    凌涵看着眼前那浓妆艳抹的像妖怪一般的女子,浑的绫罗绸缎穿在她上却是糟蹋了,方才的背影明明还算倩丽,正面却是如此…

    也罢,原本就是丞相的女儿,他顶多当做摆设一般,长得如何也无关紧要,但那声音实在是叫他鸡皮疙瘩掉了满地,如此献媚,真是倒了胃口!

    “殷颜颜,朕把话说清楚了,既然进了宫就要守规矩,朕看在你是丞相之女才会你进宫,今后你最好给朕安安分分的。”说着就要离开,殷言闻言心里狂喜,脸上却依旧挂着那楚楚可怜的表,“皇上不要~皇上不喜欢臣妾吗?皇上~皇上不要走~~”

    凌涵重重哼了一声,掩着鼻子看了她一眼,嫌弃的眼神,没有任何留恋的便急急退出门外,殷言本着做戏做足全的宗旨,扭着股便追了上去,凌涵眼角瞄见了立即加快了脚步,两人一前一后,一个慌着步子急着离开,一个扭着股追着玩~直到前方的男子转过另一边消失不见…

    殷言还在后头尖着嗓子哭喊,“皇上~你不要丢下臣妾啊~臣妾还要为皇上侍寝呢~”

    殷言好像听到外头绊倒门槛的声音,然后听到某公公突然的声音,“皇上摆驾~”

    “呜呜呜呜~~”殷言配合的嚎啕大哭,哭得外头都听见声音,相信过不了今天,宫里就会传出新任妃子被皇上讨厌的消息~那帮女人也就会把目标转移开去,虽然嘴上是在哭,嘴角却是谋得逞的笑容~

    外头似乎没了声音,殷言心想那人大概走远了,便随便呜呜两下,然后拿起旁边的苹果便咬了起来,恩~香的~

    突然,外头突然传来急急的脚步声,凭儿和珠叶打开门便跑了进来,“小姐,你怎么样了?”

    “咳咳!!”被刚咬的苹果呛住了,殷言猛拍着自己的口,顿时呛得眼泪也飙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当暴君的贴身宫女:宫女娘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