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方文卓当然不是凑巧出现在这里的,是胡当当通知他的。

    胡当当在这里七天,几乎天天都能见到方文卓,每天他都提个保温桶,保温桶里每天都要有个炖煮的东西。那鞠躬尽瘁的样子,看的他都觉得这孩子份外可怜。但他也不好劝王楠什么,因为王楠并没有对他喊打喊杀誓不原谅,事实上有时候王楠还会招呼方文卓一起吃饭,但明显的,他们中间有隔阂。这种隔阂不仅在王楠这里,也在方文卓这边。

    “我有罪……”

    “都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我……”

    在这样的心理下,方文卓也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对待王楠。两个人都是这样,说反目成仇当然还远远说不上,但是却都痛苦。所以,找了个时间,胡当当就约了方文卓出来。

    “小方,我是有些偏向南子的,但是,为了你们都松快,你为什么不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呢?等这一段过去之后,你们还会是朋友的。”

    “老板,你能永远留在G市吗?”

    胡当当一怔,方文卓又道:“如果你能永远留在G市,像过去那样照顾南子,那我就离开,不说暂时离开,就是永远的离开也行。”

    胡当当皱起了眉,为了王楠,他是可以做出很多牺牲的,但要说永远留在G市,那却需要好好考虑考虑了。他不可能不管自己的那个网,也不可能不考虑女儿。而要说关掉网,来G市生活……

    他是梁城人,从小就在那里长大,在那个地方他如鱼得水,来G市,他还真没这个信心,不说别的,是否能赚取足够的房钱和生活费都存在不确定

    而如果没有房子,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他是无所谓,胡宝宝怎么办?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也不想自家女儿那么早得懂事、成熟,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当一辈子的孩子才是最好的!

    ——那代表着,她这一生,都没什么磨难。

    最好的办法就是王楠回去,但这显然不现实。

    “南子边现在需要有个人,就算我不是那个最合适的,但我是那个最愿意的。以后……我不想去想,可现在,我觉得我应该留在这里。哪怕他冲着我郁闷呢,也比他一个人呆着强。”

    胡当当沉默了,在这样的话面前,他甚至有一种愧疚感,在对王楠的用心上,他是比不上方文卓的。而且,他要承认,方文卓也的确成熟了。

    因为这个,他临走的时候给方文卓发了时间和车次,倒不是想要方文卓送他,而是一种潜意识的交接。方文卓快马加鞭倒是赶过来了,不过见他们四人正在话别,就没有上前。

    胡当当倒是看到他了,但那时候他正被胡宝宝闹的焦头烂额,见方文卓没有上前的意思,就胡乱的对他点了下头。此时,车站的人正多,其他人也正被胡宝宝吸引,倒没有人去留意他。

    王楠此时看到是他,也没有太惊讶,只是微微的有些头疼,不过在这个时候,边能有个人,感觉上倒也不错,他想了想:“你有时间吗?”

    方文卓自然是有的。

    “那么,陪我喝杯咖啡。”

    方文卓陪王楠喝了咖啡,因为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多了,想到他不可能再吃饭,就又点了个蛋糕。等他送王楠回去,已经将近十点,从冰箱里拿出郑萱为他买得鸡爪,找出砂锅,他把材料放了进去。而自己则又冲了包咖啡,然后定好表,坐在了电脑前。

    他这些天天天在王楠那里,工作却并没有少,唯一少得,也就是在外面跑得次数。至于剩下的,他只是更苛刻的压缩自己。每天平均睡不到六个小时,每天要驱车四十五分钟去送汤,他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刚创业的时候,不同的是,感觉比过去更累。那时候累,还有个前景,而现在累,则几乎没有光明。

    “那么,你又能坚持多久呢?”

    他想到胡当当问得那句——多久呢?

    “能多久就多久。”

    具体多久,他自己也不能肯定。他不是十六七岁,相信永远就真的就是永远了,他已经知道,有很多事,不是说到就真的能做到得,就算勉强去做了,心中说不定也有芥蒂,也不愿。

    他现在心甘愿的为王楠做这些,以后呢?

    他不知道,但是一天天下去,在不知不觉中,他就这么做了半年。在这半年里,王楠在面对他的时候越来越暴躁,他过去有点不动声色,现在,却很容易就跳脚。

    坚持的理疗,几乎看不到任何效果,而手感,却仿佛在一天天的下降,哪怕他天天都泡在球室,好像也没有办法阻挡这种下降,而在第四个月的时候,他失去了自己独立的练习室。

    汇德这么大的一个中心,每个球手都能保证有一个单独的球桌,但球室还是有数的。过去王楠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他的球室也是最好的。而当他不能打球的时候,下面倒也有过议论,不过声音也不大。

    第一,现在还没有人能取得媲美王楠的成绩;第二,也是最重要的,王楠治疗的时间还不长。篮球足球的运动员一治疗还要一个赛季呢,王楠这几个月虽然不短了,倒也不至于令人将他遗忘。

    而汇德,也没意思做这种令下面人心浮动的事。直到汇德签约孙暮。这几年孙暮打台球一直有点玩票质,孙家虽还没有分家,但他也分到了一个贸易公司,虽说大公子可以当甩手掌柜,但要参加的宴会,要签的字还真不能少,在台球上,还真不能像过去那样用心了。但毕竟他的底子还在,参加的几次比赛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且因为份的关系,他的人气一直相当好,汇德现在有点青黄不接,倒急需他这样的球手,所以,在互相接触了之后,就签了约。

    孙暮和汇德签约,还有一个借势的因素,也没有提什么苛刻的条件,只是要求一个最好的球室。如果只是一个球手的话,汇德还不见得会同意,但孙家大少爷这个份却足以引起他们的重视了。

    因此,在协商了一下后,他们决定让王楠让出来,而为了照顾他的绪,他们另外给他安排了一个球室。

    “不用了。”

    “南子,我知道这件事令你难受……”

    “没有什么好难受的,是真的不用了。我现在也不能打比赛,等我能打的时候……再。”

    王丛生看着他,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更多的表。从他的角度,是想让王楠打一两次比赛试试的,但周筼却不同意:“他现在还没有恢复,万一在比赛的时候犯了抽,他的信心也就毁了,以后就算恢复了,可能也找不回信心了!他的压力已经够大了,他现在每天都要在球室里呆八个小时,带上他去做理疗的时间,他一天用在这上面的,起码要十六个小时!你不要以为他不说就以为他是真的不在乎,他比咱们所有人都在乎!”

    王楠很平静的接受了这次球室的变化,但其他人却无法平静。小成小龙马选小朱都觉得这事汇德做得不地道,孙晨更是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周筼。

    但是他们再跳脚,王楠不出头,他们也闹不出什么。小朱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说你,你还是男人吗?你当初怎么欺负我的?那个孙暮算什么东西?咱们一人一脚就踢死他了!你硬点行不行!”

    “不过是一个球室。”

    “什么一个球室?那代表你得荣誉!你、你你你你,你以后别说认识我!”

    小朱气哼哼的走了,马选道:“你知道,他就是这个样,别放在心上,但这事是汇德的错,你要争取……”

    “如果我的手不恢复,不是今天也是明天。”

    “你别这样说,你得手怎么会不好呢?一定能好的!”

    王楠没有接话,只是道:“我的房子弄好了,怎么样,跟我一块儿去看看。”

    在经过了反复的比较之后,王楠终于定下了一个汇德附近的现房,三千五的价位在这个时候是比较高的,但也算物有所值。一百三十平方,三室两厅,每个房间都有窗户,房型的设计也非常合理,社区规划也不错,只可惜是完全的毛坯房,所以,他还要再装修。他倒也没有太多要求,但装修本来就是一个麻烦事,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这上面,因此做做停停,一直弄倒现在才算尘埃落定。

    “全部弄好了?”

    “嗯,家具也买了,我准备过两天就搬过去。”

    “南子,你是不是……”

    马选想问他是不是因为这次球室的事才要搬,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虽然他不愿意去想,但却不得不承认,如果王楠的手一直不好,那他在汇德,将越来越尴尬。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承受下来的。”

    因为王楠来到汇德只是练球,从来没有发火跳脚,也没有表现出颓废,虽然话不多,但他本来就是比较沉默的,因此马选也就更加认为他不容易了。

    其实,连王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手感一天天退步的时候坚持下来的。

    “也许,是因为方文卓?”他有时候会有点自嘲的想。

    作者有话要说:唔,南子对胡当当……这个,真不像同学们想的那样,虽然他那么想了,但如果真是那种感觉,他已经上前了- -俺个人感觉,还是恋父,只是胡当当还不是他的父亲,所以,就那么复杂了一些。他能接受和胡当当一起生活,俺觉得,就像咱们绝对能接受和自家太后太上皇一起生活的——只要其中没有太多的不合拍~~

    明天星期六,俺到底是休息呢还是休息呢还是休息呢……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