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方文卓看到胡当当的时候也是一愣。正准备打招呼,就见对方已经挥起了拳头,他本可以躲开的,但最终却没动,于是左眼眶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么一下。

    胡当当也没想到自己能打的这么顺利,一拳打出,一愣,又打了第二拳,这一下比刚才那一下更狠,方文卓竟站立不住的向后退了一步。而还没等他站稳,胡当当的第三拳又来了。

    方文卓就感到一股钻心的痛从小腹传来,这次他再也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胡当当还要再打,却被王楠拉住了:“老板!”

    “你别管,今天我非得好好凑这小子一顿。”

    王楠左右看了一下:“……那你进屋再揍,在走廊上算什么?”

    胡当当一想,悻悻的收了手,方文卓不用人招呼,就一手捂着肚,一手提着保温桶进来了。进到屋里,他把保温桶放在茶几上,然后就自动自发的站在了墙角处,一副认罪状。胡当当本想再给他两下,见他这样,倒有点下不去手了,只是恨恨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我来给南子送汤。”方文卓说着,倒吸了口气,又对王楠道,“那是猪脚的,你趁喝,要不腻。”

    王楠皱了下眉,他又道:“我放了黄豆和一些胡椒,不腥的。”

    “我不喜欢这个。”

    “喝,这对你好。”

    “我该吃什么医生早说了,不需要你在这里多事。”

    “这不矛盾,医生说的咱们当然要遵照,但喝一点猪脚汤也不多。喝喝,就喝一碗,我熬了一夜呢。”

    他这话带着几分哄,但又透着几分小心翼翼,再加上他刚被胡当当打过,两个眼眶都黑青,那样子真是又可怜又好笑,王楠虽没心,此时也说不出狠话了,那边的胡当当更是憋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他一边笑一边指着方文卓:“你小子、你小子!”

    方文卓讪讪的笑着:“我熬的有两碗,老板也喝。”

    “去,南子是补手的,我补什么,吗?”他平时在市井中,从没个忌讳,此时一句话说出来,才觉得不合适,当下咳嗽了一声,“既然小方带来了,南子你就喝,补不补手另外说,你这小板是需要补补。”

    他都开口了,王楠虽不乐意,也不好拒绝。方文卓更是大喜,连忙上前帮着把盖拧开,拿出其中的碗勺,一边倒一边说:“我没给你带,我知道你早上不吃那些,但盛了一些豆子,黄豆,熬的可面了。”

    “我还没刷牙呢。”

    “那你先刷,我给你盖着。”

    王楠木然的看着他,方文卓讨好的对他笑,最后,还是王楠先收回目光,到洗手间刷牙洗脸。他走后,方文卓才收回脸上的笑意,低声对胡当当道:“谢谢。”

    胡当当斜了他一眼,也压低了声音:“谢什么,还想再挨两拳?”

    “胡老板想动手,随时都可以。”

    他这话说的又平静又自然,倒把胡当当说愣住了,过了片刻,他才拍了下大腿:“你他妈的真是个人才!”

    “真心的,连我自己,都想打自己的。”

    胡当当一怔,要再说点什么,就听到门响,他拍了一下方文卓的肩,顺势站了起来:“我也要刷牙了。”

    王楠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和胡当当擦肩而过的时候道:“记得洗脸,别以为你脸黑就不用洗了。”

    “你这小子,倒是数十年如一的不给我面子。”

    “老板。”王楠正经的开口,“我才二十二,没有数十年的时间的!”

    胡当当一瞪眼,悻悻的进了洗手间,两人如此轻松的互动,看着方文卓又欣慰又心酸。欣慰的是王楠现在边有一个值得托付的、让他可以开玩笑可以依靠放松的,心酸的则是那个人不是自己。

    但现在他当然也不会上前乱凑,眼巴巴的见王楠和胡当当分吃了猪手汤就提着保温桶走了。他走后,胡当当道:“他经常来?”

    “嗯。”

    “来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不是送猪手汤就是送鸡爪汤,喝得烦死了。”

    王楠的声音带着几分恼恨,胡当当哈的一声笑了出来:“小方同志也是个妙人啊。”

    “他要能不出现,那就更妙了。”

    胡当当摇摇头,不再说别的,两人换了衣服,就去找何静了,几人一起吃了饭,过后,何静胡当当带着胡宝宝去了公园,王楠则去了医院。他们本想和他一起去医院的,但被他拒绝了:“你们去也没什么用,我又不是不能动需要人照顾。难得来一次,带宝宝去玩,晚上咱们再在一起吃饭。”

    “谁要去照顾你了,我们是对那什么理疗好奇,还没见过呢!”

    “走走走走走,哪儿凉快上哪儿去!”

    他这么坚定的拒绝,胡当当和何静也不好勉强。

    理疗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推拿、水疗也就罢了,还有电疗、磁疗,这其中,体上得痛苦还在其次,更关键的,还是心理的。在做这些的时候,你会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体有了问题,但你不清楚的是,这些办法是否有用。没有可以预见的结果,却只能一遍遍的坚定信念。王楠开始还不觉得,但是在连着做了这么几天后,就越来越觉得难受了。

    漫无边际的治疗,触目所见的都是医疗器材,医院里的不适病人就是病人的家属,很难从这些人的脸上找到喜色。王楠不想让自己的心受这些影响,还试图从边人的上产生一些励志的想法——别人都是有重大病痛的,康复室里还有小姑娘一练几个小时只为了能走路,他比人家已经好太多了!

    但是这么想,并不是太有用。别人的努力都会有一个清楚的目标,医生会告诉他们好好练,起码能恢复百分之多少,也许跑还不是问题,但慢慢走是行的之类的。但是对他,医生却不会这么说,虽然也会告诉他,只要努力就会好转,但具体好转到什么程度,练习多久会康复却是绝对不会说的。

    当然,也许是因为汇德,医生也会对他说,理疗,起码会遏制他的手进一步恶化。但是这对他,并不是多么振奋的消息,就算他的手永远保持原样又有什么用?难道他就带着这样不知什么时候会发抽的手去参加比赛吗?也许他的确可以,但是,他的广告商会愿意继续在他上投资,他的球迷会继续支持他?而他自己呢?因为手抽失误一次又一次?

    “也许,他们可以把我打造成一个励志的对象?”在枯燥的练习中,他也会这么调侃的想。

    理疗都是复合搭配,他今天先做了水疗又做了推拿,倒不怎么受苦,因为想着胡当当何静,时间也不那么难熬了。下午他回去的时候,又练习了一个小时的斯诺克,他现在虽然不能打比赛了,手感却是要保持的。

    胡当当何静直到晚上才回来,胡宝宝玩的两眼放光,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是在她的讲述中度过的。小女孩的声音清脆而又带着气,语言可笑而又充满童真,王楠第一次感觉到小孩子的妙处。过后对胡当当说:“我以前总觉得小孩子又吵闹又烦人,现在才知道,一个家庭里,还真离不开孩子。”

    “是是,赶快找老婆也生个,不过不见得能像我家宝宝一样可啊。”

    “哪有这么容易,我比较熟的女也只有小静一个,我倒是愿意娶,就不知道小静愿不愿意嫁了。”

    胡当当的体一僵,看向王楠,王楠不说话,只是笑吟吟的看向何静,何静也怔住了,愣了一下才道:“去,你这个样一看就是需要照顾的,老娘虽然彪悍,但也是想找个能照顾人的。”

    “那你找到了吗?”

    何静停了下,突然站起,指着胡当当:“你到底要不要娶我!”

    胡当当长大了嘴,他这心忽下忽上,一时间实在难以承受,何静掐着腰:“要和不要就一句话,你要是不要,我就留在这儿不走了!南子我看不上,但我觉得王丛生不错的,人是闷了点,但又重义气又讲感,绝对是一个好丈夫!还有周筼,长得还好看呢。”

    “我们这里还有小龙,年龄和你比较合适。”王楠立刻帮着出谋划策了起来。

    “但人是不是太闷了点?”

    “也是,那付红莲呢?”

    何静突然哈的一声笑了起来,王楠被笑得有点莫名其妙:“怎么,你真看上他了?”

    何静笑得更夸张了,一边笑一边指着他:“他们、他们都说你和那付红莲是一对的。”

    这次轮到王楠长大嘴了。对于论坛上得那些消息,他一开始关注,后来就不怎么看了,因为知道那上面说什么的都有。上面夸了不见得他真好,上面贬了也不见得他真坏,看多了还影响自己的心。因此他并不知道已经被人将他和付红莲配成了一对,就算偶尔看到点这方面的话也不是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他们一直在争论你们俩谁攻谁受呢,论实力,是你攻,论外形,却是他了。”

    “什么攻受?”

    何静立刻兴致勃勃的对他进行起了宣传,越说越兴奋,倒把胡当当给忘在了一边,眼见越发扯得没谱了,胡当当忍不住的咳嗽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晚上毛能更新,因为去和萧二聊天了,哎呀萧二,咱俩话唠遇到一起,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三千字是昨天的,俺继续去努力,争取再弄一章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