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王楠在纠结,汇德也在纠结,王楠手的问题要不要公布,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选择。不说,将来有可能影响汇德的利益,说了,现在就有可能影响。

    这一次王丛生和吴京没有吵,在向上面请示了之后,他们最终定下了一个比较保守的的策略,那就是先将王楠带回G市,找医生看了,如果没有事,那就瞒下,如果有事,那就再说。

    这个策略定下后,王楠的行程也就决定了,因此在方文卓赶到酒店的时候,知道的就是王楠下午就要走:“两点的飞机,赶到机场还要一个小时,还要一个小时领登机牌,我们现在就准备走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王楠的神带了几分轻松,方文卓心下难受,面上却不敢大显,只是瞪着眼:“啊,我还说咱们一块儿去爬长城呢。不到长城非好汉,娘的,来帝都这么多次,我却一次都没爬过,太丢脸,太丢脸了!你不也没有吗,不爬了?”

    王楠还真没有,他每次来都是匆匆忙忙的要打球,比赛前不敢去玩,比赛后又没时间,说起来,还就前几天和方文卓在一起的时候看了故宫颐和园等景点,当时他们也说,等王楠比赛完,再一起去长城香山等市外的景点。

    “下次,这一次实在是不行了。”王楠说着,故意看了下表,“现在也不早了,我们准备到机场随便吃点什么,你有事……就先忙。”

    “南子,你这样子可像是在赶我。”

    “……你多想了。”

    “好好好,就算是我多想,那我就不送你们了,那个,一路顺风,咱们G市再见?”

    王楠点了一下头,内心中,却没有近期内再见方文卓的念头,他知道自己还是有芥蒂,还是没达到像他原本以为的宽怀大度,但是现在,对未来的迷茫以及恐慌,令他也没有精力去调整自己的心态了。

    “如果我的手没事,如果再过几个月……”

    将方文卓送出门,王楠心中突然有一种愧疚的酸楚,在那瞬间,他甚至有叫住方文卓的冲动,不过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看着他消失在拐角处。

    “和方文卓就这样了吗?”在去机场的路上,王楠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一方面,他觉得这个事不能怪方文卓。是,方文卓骗了他,也伤害了他,他过去一直对此念念不忘。

    但是经过这一系列风波,他已经能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想这件事了。那时候方文卓才多大?十三四岁的毛孩子,想吹牛,想表示自己的派头,说一些夸张的话,冒充一下老大可以说是太正常了。当然,他受到的伤害是实打实的,但是,他们十年的感却足以抵消。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在他最郁闷,最怀疑一切的时候,是方文卓将他带出了那个心境。

    他现在也算有了一些朋友,比如付红莲,比如小成小龙,但他们和方文卓都不同。所以,在他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愿意释怀。

    一些东西错过了,就可能留下一辈子的悔恨,他不想再后悔了。他已经下定决心,永远不再想那件事。但是现在,这件事却如同噩梦似的席卷了过来,他不得不想,也不能不在意。

    他希望自己的手没事,那么一切都能照旧,但是万一呢?

    三次,一共手抽了三次!如果说一次两次还是意外的话,那么三次呢?如果他以后真的不能再比赛了,那他还能毫无芥蒂的和方文卓见面吗?

    想了一路,王楠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周筼见他这个样子,以为他是担心,就安慰道:“没事,会好的,你还年轻,人家踢足球多重的伤都能好,更何况你这呢。”

    他不怎么善于宽慰人,这一句话说的就有点干巴巴的,自己也不怎么信。说到底,足球是大开大合的作风,在一般的传球中,就算脚稍微抽一点也错不大位——有几个传球的能正好传到脚下,不都要接球的跑两步吗?至于说门的确是要的,但一场比赛,一个球员随便能有几次门机会?就算是前锋,也不过十几次,而在这么多次中,真正有威胁力的,位置非常好的门,能有五次就不错了,就算其中的一次抽抽,也太正常了。但斯诺克,一场比赛下来,球手最少要打几十杆,一杆就能致命!

    不过他虽然安慰的不到位,却让王楠回过了神,他甩着脑袋想,以后的事,以后再,下一次见方文卓,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他是这么想的,但是很快他就知道错了,在两个小时后,方文卓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太巧了南子,你竟然也坐这一班,我正说和你联系呢!”方文卓喜笑颜开,顺手还把他的行李拉倒自己这边——为了不引起围观,王楠一般不走托运。

    王楠瞪着眼,方文卓只当没看见,继续兴高采烈的说:“我本来想着过两天再回去的,哪知道G市那边却出了点事,我就跑过来看看,想着有哪一班就坐哪一班,想不到运气竟这么好,南子,咱俩可真有缘分!长城咱们爬不成了,你回去后有事吗?不如咱们到港岛那边去玩?”

    “……你不是有事吗?”

    “是有点事,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咱俩什么交啊。只要你有需要,一句话!”

    “……我不需要。”

    “那你回去要做什么?”

    王楠平时也是个伶牙俐齿的,但这两天他意志消沉,脑子迟钝,当下就被问住了,而方文卓也不给他太多思考的机会,立刻就道:“就算你要练球,也不能天天练,刚打过比赛,还是休息放松一下的好,回去我处理了公司的事,就找你玩。”

    周筼不知道过去的纠葛,不想王楠压力太大,就道:“小方说的对,回去后……唔,你好好放松两天。”

    “你看,方指导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定了,哎呀,能登机了!”方文卓说着就站了起来,“你带着行李,那可要赶快上。”

    在飞机上,方文卓倒没有再说什么,在这个相对安静的地方,王楠也不想和他争论回G市后的安排。他头靠在窗户上,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直到下了飞机他才突然惊醒——今天的方文卓,一直都有点奇怪!

    “你……”

    他犹疑的开口,方文卓回过头,一脸笑意:“什么?”

    “没有,你要怎么回去?”

    “这个……”方文卓抓抓头,“唔,你们要是方便的话,带我一程!”

    他这句话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周筼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咱们一样要到市区……你是要到市区,既然是,那就顺路,正好再给你送过去!”

    “那倒不用了,我和你们一起到汇德就好。”

    “那也行,不过你可千万别客气。”周筼以为他是想看着王楠,倒也没有再劝让,在他想来,方文卓这次跟过来,就是为了给王楠减压的,虽然他还在装糊涂,但有他插科打诨,王楠总不会老想着自己的手。而万一王楠的手真伤了,有这么一个老乡兼同学在边,心中总是会多几分安慰的。因此在方文卓把自己的名片递过来的时候,周筼也立刻拿出了自己的。

    在回去的路上,几人并没有做太多的交谈,一是王楠神色倦倦的,方文卓也怕过犹不及,二来他自己现在也没拿好一个章程。这几年他也算是经过历练,生意场上、酒桌上,那真是磨砺过来的,也遇到过突发事故,也曾作难的夜里睡不着觉。但那说到底,那些也都是外部矛盾。他父母的体一直很好,对他,除了念叨念叨老婆孩子的事,也没其他要求。几个姐姐对他一直关,自他生意有成后,连他三姐在家里子都好过了许多,那些亲戚间的来往,虽然有矛盾,但对他来说,已不算什么。

    在遇到王楠这个事的时候,他只知道一定要扒紧,一个放松,可能就会被王楠甩开,从此以后,两人就算不是老死不相往来,恐怕也只能做普通朋友了——也许还不如普通朋友!

    但具体要如何做,他却有一些拿不准。如果王楠对他说了手的事,他还有个对策,如果王楠直接对他甩下了脸,他也有个措施,但是现在,王楠这么温温吞吞的拒绝着,他却不免首尾两端,忐忑不安之下又难有一个决定了。

    他不够活跃,周筼又是向来不怎么健谈的,最后倒是开车的司机找了两个话题。就这么一路到了汇德,周筼先下车,方文卓正要也跟着下去的时候,王楠突然道:“刘师傅,麻烦你送我这个同学到他的公司。”

    “我……”

    “你已经知道了。”方文卓刚要说什么,王楠就开口,“我本来不想说的,但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这样。”

    方文卓怔然的看着他,王楠扭过头:“你明天不要再来,也不要再给我打电话,这几天,我想静一静。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没有必要。”

    他说完,就打开了车门,头也没回的向里面走去,萧瑟的背影带着一种决绝,就仿佛从此以后就是恩断义绝,方文卓一时,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前只是阵阵的发黑——完了!他和王楠,可能就真的这么要完了!

    方文卓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的,也许是被司机送回去的,也许是他自己摸回去的。在他的感觉中,他一直在飘,那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飘着,没有时间,也仿佛没有了空间。他本来以为王楠挑明了他能有办法对付,但当王楠真的挑明,真的表示不再想见他的时候,他才知道,事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那样!

    不是他着脸,装傻充愣就可以的。他伤害的是王楠的人生,而不单是他的手!手上得伤,就算永远有一个疤也没有关系,但如果王楠真的打不成斯诺克了,那就是毁了他的信念,毁了他的未来,毁了他一直以来的追求!他十三岁的时候就认识了王楠,他太知道他的过去,太清楚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如果没有斯诺克,王楠,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的名望他的声誉他的财富都是斯诺克积累出来的,最重要的,还有他的自尊!斯诺克和王楠,早已经是密不可分。是的,他不可能打一辈子的比赛,但那应该是很久以后才会退出,在那个时候王楠已经有了足够的积累和荣誉,他可以躺在自己的奖杯上看着那些崇拜自己的后辈。而现在,所有的一切可能都要消失,就算他以后的常生活还不用发愁,就算比起一般人他已经好太多了,但他却再不能再斯诺克的赛场上驰骋,再不可能去夺取更多的荣誉,这要王楠怎么接受?

    而这样的伤害,他要如何弥补?

    在这样的裂痕前,他怎么还能站在王楠面前?

    不可能了,没有办法了……

    这个认识在他的眼前一点点的加深,而他的世界也越来越深沉,直到,完全变成了黑色。一直到很久以后,他想起这一段的时候,也还是一片深沉的黑色,在那个世界中,他除了难受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在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公司,郑萱正在叫他。

    “老板?老板?”

    见他两眼发直,郑萱也担忧了起来,正想着是不是找个懂医的来看看的时候,就见方文卓的睫毛眨了下眼:“是郑萱啊。”

    “是我,老板,你不舒服吗?”

    方文卓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那平静而又发直的目光看着郑萱心下一个劲儿的发虚,同时又忍不住的遐想了起来。她到现在也没有男朋友,不是没有人追,也不是没有遇到条件不错的,但总觉得欠缺了一点什么。早先,她不知道那是什么,现在渐渐年龄大了,才知道在看了方文卓做事的姿态后,就仿佛吃惯了麻辣的人,偶尔吃一次别的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总是,太过无味了。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和方文卓是不可能的,不提年龄,就是他们认识这么久方文卓也没有半点这方面的意思就足够令她清醒了-不是十五六岁的时候了,相信等一个人等上十年就会收到回报,就算真的有,十年,她也是等不起的。

    但现在见方文卓这么异样,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可她也不免多想。方文卓怎么会知道她有这些想法,对于他来说,郑萱是一个好助手,在私人感方面,也许还是一个好姐姐,其他的,他是真没想过。

    “老板?老板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没什么。”方文卓甩了一下头,又道,“你忙吗?”

    “也、也不是很忙。”

    “那能陪我聊聊天吗?”

    “好、好啊。”郑萱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下意识的抹了一下头发,过后又觉得自己做得有些露骨了,掩饰的开口,“老板,你要喝咖啡吗?”

    “也好。”

    郑萱去倒了两杯咖啡,再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稳定住了心神。她知道,自己八成是想岔了,方文卓若真有那方面的意思,一定不是这个样子。

    “但是公司现在运行的况还不错,难道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她这样想着,决定要做一个好听众,哪知道刚一坐下,就听方文卓道:“郑姐,你喜欢过人吗?”

    她一惊,手中的咖啡都差点洒了,暗吸了口气,才道:“喜、喜欢过。”

    “那么,你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吗?”

    “这个……应该是没有。”

    方文卓叹了口气,没有再说,郑萱等了片刻,最后还是按耐不住道:“老板,你有喜欢的人了?”

    方文卓抿了下嘴,郑萱心中难受,却不得不又道:“这是好事啊,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呢,再说老板你也到时候了,阿姨和叔叔已经在家催了。”

    方文卓没有说话,郑萱继续道:“老板你条件这么好,不管是谁都会喜欢你得,暂时受挫也没什么,哪有一帆风顺的恋呢?而且女孩子嘛,总是有点小子的,你让着她点,也就都好了。”

    方文卓依然没有说话,就在郑萱想要退出去得时候,突然听他慢慢的开口:“我做了一件很对不起他的事……我很后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愿意付出一切去挽回。”

    郑萱此时简直快要哭了,她想说老娘不想在这里看你得苦史,老娘也是有心的,这什么心上人上了别人自己还帮着出谋划策的节那是言小说里的,老娘十年前就不看了,现在更没兴趣真上演!

    “郑姐,你说……我要怎么做?”

    ……老娘还向知道要怎么做呢!郑萱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在下一刻喷出一口血。她知道方文卓现在很痛苦,但她现在也是真难受。因此,她也没有多少心思应付,就道:“老板,我不知道你要怎么做,因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你真的放不下,那总要做点什么,有没有效果是一回事,你做不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晕,晋江抽了,360竟然进不了后台了……换了IE才进来,发得晚了,因为本来想更六千,把昨天的补上来的,但……囧,到现在俺也毛完全弄出来,所以才是五千,唔,晚了,俺明天来算账+回留言,亲大家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