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最后一球!最后一球!这是南子的最后一球,在这一球打出,他就要拿到他的十三局!在这一球打出后,他就要进入八强!让我们来看他的最后一球,最后一球!”

    沈峰激动的高呼着,电视机前的众人不由得屏住呼吸。

    方文卓死死的盯着屏幕,两手不自觉的紧握;

    刘天横坐在电视机前,翘着二郎腿,装的一派斯文,仿佛毫不在意,但烟蒂已经落到了手上;

    “两万四千英镑,两万四千英镑!”胡当当不住嘴的喃喃。

    “哥哥加油!加油!”张望在电视机前手舞足蹈。

    “小子,再往前进一步。”就算是王丛生也忍不住喃喃出声。

    从G市到梁城,从现场到场外,所有在关注这场比赛的人的心都揪了起来,仿佛王楠的这一球事关生死,但真实况是,他已经超分了!不过这时没人在意这一点,就算有人想到了,也期盼着这一球。

    有始有终,这是人们下意识的想法,而另外一点则是,此时王楠和伯罗斯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如果这最后一球打不进去……是的,在只有最后一球的况下是没有办法做斯诺克的,可是,不代表不会出现意外。

    如果王楠的母球掉袋了呢?

    如果王楠的母球跳台了呢?

    如果王楠突然手抽了呢?

    ……

    这些虽然可能极小,但并不是没有,患得患失,越接近成功也就越有这种心理。所以,虽然王楠在打完粉球的时候就已经超分了,众人的心还是提着的。

    啪的一声,母球撞到黑球上,黑球迅速弹出,撞到库沿上——一片吸气,这个球竟然差这么多?

    但是众人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见黑球快速反弹,直向左边的袋口跑去。

    “进了、进了、进了!”

    最后一句,沈峰的声音突然拔高,在他说前两句的时候,还只是很有进得冒头,但在最后一句的时候,黑球是真的进了!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看的是2002-03赛季的由汇德水业冠名播出的世锦赛第二轮的比赛,比赛双方是来自英格兰的伯罗斯,以及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的王楠。在这一场比赛中,双方可以说是杀得难解难分,一直到第二十三局都没有太大的差距,但就在刚才,王楠打下了桌面上的最后一颗黑球,这也代表着他率先拿到了第十三局,成为整个亚洲第一个打进世锦赛八强的选手!第一个!他是第一个!让我们祝贺他!祝贺汇德水业!”

    他最后一句很是得了一些批判,就算是汇德拿钱了,也没有这么做广告的!不过王楠刚赢了比赛,而他又是扎扎实实从汇德出来的,这时候提带汇德一句,也没有人有太大的意见,没看王楠的衣服上,都有汇德的标志吗?

    八强,亚洲第一个八强。

    众人此时只沉浸在这个结果中,更有人开始想象起决赛,他们是这样说得,见南子的样子,这八强也不是太吃力,四强应该是没问题的,四强有了,决赛还会远吗?

    决赛有了,冠军还会远吗?

    人们的想象是美好的,但就像那句,冬天来了,天还会远吗一样,冬天离天,还是有扎扎实实三个月的!在别人看来,好像还算轻松,但王楠自己知道,很费力。

    比赛完的第二天,他早上起来,脑子都是昏昏的。第二天彻底清醒过来,回忆那场比赛,只怀疑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分开来讲,每一局都不是特别的难,伯罗斯也没有给他制作成功太过艰难的斯诺克,但加在一起就非常不容易了,在这其中,只要有一局、两局不同,结果就不一样。

    以前他只是知道世锦赛难打,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难了。

    这一次他有十天休息的时间,他想了想,准备先回G市。到了这个时候,就像高考前夕,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有本质的提高了,反不如调整一下心态。

    他把这点和周筼说了,周筼也赞同。于是在第三天,他就飞回了G市,然后在当天下午就去看了那名中医。那中医觉得他手没事,但体却需要调理,说他火气太旺而气却有些虚,又说他睡眠不好,不是睡不着,但睡眠质量不高,还有什么记忆力减退之类的。王楠觉得有那么点靠谱,但好像又有点是在忽悠,不过想到是汇德特意找得,也就姑且听了,临走的时候,还拿了很多中药。

    那时候药店还没有代熬药的业务,他的药拿回来才发愁要怎么处理。

    “给我。”

    “咦?”王楠有些惊讶的看着付红莲。

    “我让我妈帮你熬。”

    “这个……”

    “你怎么变得这么婆妈了?”

    “我是担心麻烦阿姨。”

    “是很麻烦,所以你下次面对记者的时候一定要为我做广告。”

    付红莲说得一本正经,王楠怔了一下,哈的一声笑了出来,他边笑边道:“那我要怎么说?其实莲子的水平要比我好,还是说咱们私底下比赛,我从来都没有赢过。”

    付红莲其实是不擅长开玩笑的,这次能说已经是极为难得,此时就有些接不上话了,他想了想才道:“随便。”

    王楠笑得更大声了,付红莲从容淡定,也被他笑得变成了小脸绯红,他瞪着王楠,不满道:“让你给我就给我,哪有这么多得事?”

    说着,就从他怀里抓走了药包,转就走,王楠抓了抓头:“喂,熬好了怎么给我啊?”

    付红莲的体一顿,随即道:“快递。”

    王楠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小龙从他后冒出:“这家伙,比过去就像换个了人似的。”

    王楠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小龙道:“你看我干什么,未来的冠军拥有者。”

    “你怎么还在这里。”

    “什么意思?”

    “没什么。”王楠说这,转过头,仿佛喃喃自语似的道,“我以为你早被汇德开除了。”

    “……喂,半个月前咱们才见过面好吗?你有必要这么护着小莲子?还是你们俩真的像外界猜测的那样,有这个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

    小龙对他挤了下眼:“别装了,你还能不知道?哎呀,你不知道现在别人总是把你们两个放在一起吗?说你们两个要不打一样的领结,要不就穿色调正好相反的衣服。这个穿白的,那个就穿黑得,这个穿黑的,那个就穿白的,啧啧啧。”

    王楠更是怔然,自从第一次开始帮他买衣服后,付红莲的妈妈就经常会想起他,给付红莲买衣服的时候,一般都会给他也捎带一。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次数多了,他怎么也会不好意思,因此也会有回礼。他不知道付红莲的父母喜欢什么,因此平常就总是买一些付红莲会用到得,比如一些球具,再比如领结——他给自己买,自然也会给付红莲捎带一个。

    这种模式,就算他到了英国,或者付红莲到了英国也没有中断。

    “装,再装你也是个水仙不开花。”小龙说这,摇头走了,心中还想这,这小子这么懵懂,这个话题真是失误。

    一直到第二天回帝都,王楠没事想这个场景,才反应过来小龙说得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一知道,顿时他的脸色就变了。若没方文卓的那件事,他此时也不过把小龙的话当成笑谈,说不定还会顺水推舟的做一些暧昧动作,可现在,他一想到那就胃抽,怎么想怎么想不通,如果不是他不想见方文卓,真的想问问他是不是脑子哪里出了毛病。

    在付红莲说要快递的时候,王楠并没有太在意,他自我感觉,睡眠还是不错的,除非有什么突发状况,轻易不会睡不着觉。至于记忆力,他则完全没感觉。因此,那中药能快递回来当然好,快递不过来也没什么。他没想到,第二天,他的中药就到了。是酒店的前台通知他的:“王楠先生是吗?有一个您的快递到了,要让快递人员上吗?他说要您当面签收。”

    “哦,让他进来。”虽然有可能会有麻烦,但最多也就是让他签个名,而且这酒店是汇德为他定的,老牌的五星级,保安是很好的,因此听到门铃他就拉开了门,却没想到是方文卓。

    “是你?”

    “是我。”

    王楠拍了一下自己的头:“你怎么在这里?”

    “快递服务。”方文卓说着,提了提自己手中的箱子。

    “我怎么不知道你和付红莲认识?”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方文卓说着,推了下门,“喂,不让我进去吗?就算是对待快递人员也不能这么冷漠啊,要知道你享用的可是快递公司独有的VIP服务啊。”

    虽然很有拿锤子敲开方文卓脑子的冲动,但王楠还是让他进去了,而这么一会儿,他也大概的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你怎么知道这个快递是给我的?”

    “我猜的。”方文卓一笑,开口,“好,我正好路过,就……好好好,我说实在话,是因为我想来,就把这个单子亲自接了。至于我为什么想来,那当然是因为,我想见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晚上十一点到的家,今天一共睡了十二个小时……悲催的是,走前用这没什么问题的机子,回来后却不显示了= =只有又送去修,然后想到一年多没做系统,因此又坐了系统= =输入法调戏起来真实各种不便啊~~~

    最后,俺回来了,有没有迎接啊~~~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