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贴红打红,真的来说,这样的球并不难处理,只要不碰到被贴的球,母球可以去任意方向,但是,王楠也只能防守了。王楠托着下颌看了看桌面,然后又看向伯罗斯,伯罗斯被他看的眼皮一跳,随即就又瞪大了眼。

    镜头很好的捕捉到了这一幕,王楠的表带了些疑惑,伯罗斯则带了几分慌张,就像一个做了恶作剧的小孩,被人现场捉住似的。后来人把这一幕截图,配合着其后两人的表,做了一连串的字幕:“是你干的。”

    “不,不是!”

    “一定是你!”

    “你不能冤枉我!”

    “我没有冤枉你。”

    “……就算是我你又能如何?”

    ……

    这个截图虽有点恶搞,但和两人此时的心理还真有那么几分像。王楠在见了伯罗斯那个表后,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伯罗斯此时倒不抽了,福临心智的知道王楠是在笑自己,那脸色立刻就变了。

    这一幕落到马选眼中,不由得就像旁边的小朱看去,小朱大怒:“你看什么?”

    “没什么。”

    小朱冷哼了一声,马选咳嗽了下:“我觉得南子这一次一定会赢。”

    “那可不一定,你没见这个抽搐的萝卜丝爆发了吗?”

    “这倒也是,不过我相信南子一定有办法。”

    “你对他倒真有信心。”

    马选摸摸鼻子没再说话。以球技来说,他还真不知道王楠是不是更胜一筹,但他坚信,王楠对像伯罗斯这样的人一定是手到擒来的——没看他边就坐着一个例子吗?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王楠拿出了架杆,然后,在众人的诧异中,将架杆竖在了球堆前。

    “这个球有必要架杆吗?”

    “南子应该是想利用底库反弹将这个球打到顶端的。”

    “但是用架杆……”

    沈峰的口气有点犹豫,很显然,王楠是想做斯诺克,可是架杆显然是很难做到这么精细的控制的。就在他们这么议论的时候,王楠打了一个中杆,母球弹出去,碰到底库,然后直奔顶端,最后,在绿球后面停了下来。

    斯诺克,一个非常正宗的斯诺克。打完这个球,王楠将架杆递给裁判,转向自己的座椅走去,伯罗斯站了起来,在两人交而过的时候,王楠看了他一眼。伯罗斯一怔,眉头打了个问号,王楠冲他笑了笑,再没有理他。

    伯罗斯的脸黑了下来,他黑着脸来到球桌前,黑着脸观察了一下球路,黑着脸弯下腰,然后,黑着脸把这个球解了。在母球碰到红球的时候,他的脸才又白回来,只是在碰上王楠的时候,又黑了——王楠再次对他笑了。

    其后的几杆,两人就如同电影重复。王楠做斯诺克,伯罗斯解球,有的时候王楠做不出斯诺克,但也是一杆高质量的防守,伯罗斯也只能跟着打防守,而每次两人擦而过,王楠都会对他笑,不管是他们谁要回座位的时候。

    第四次,伯罗斯打完自己的球没有回座位上,他抱着站在桌子的右上角,王楠有些疑惑的站起来到桌子前,伯罗斯扬起下巴,王楠低下头。在这一刻,伯罗斯的嘴不抽了,眼不跳了,英俊的脸上满是得意。而就在下一刻,本来已经趴下来瞄准的王楠抬起头,再一次的,对他笑了一下。

    如果伯罗斯也有岳大将军那番手,此时他那满头金发都要竖起来,可惜他没有,所以只能瞪着自己那一双碧眼,用力的看王楠。王楠瞄准了一下,又抬起头,然后看向裁判,裁判对伯罗斯做了一个让他往旁边让让的手势,伯罗斯的脸顿时涨的通红。

    “他、他……”

    他指着王楠,想说点什么,但王楠只是一脸无辜,而裁判,则已经对他皱起了眉。观众席上的众人看到这种况也议论起来:“这个伯罗斯站在那里坐什么?”

    “真没有斯诺克精神。”

    ……

    这些话,伯罗斯听不懂,但他也知道,这是在议论自己,顿时,他的委屈更多了。他扁着嘴,一边往后退,一边看王楠,王楠摸了摸鼻子,这种小动物的眼神,还真让他有些不好办啊。

    “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忍不住啊……”

    他这样想着,终于决定不再去管伯罗斯,低下头,把计划好的那一球打了出去。打完,他就站起,提着球杆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看都没看伯罗斯一眼,而在他后的伯罗斯则瞪大了眼——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伯罗斯很委屈,非常委屈。他知道自己有时候会犯抽,他也知道外界对此一直有非议。他虽然从不解释,可是却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也不是他想抽的!如果可以的话,他难道不想一直保持巅峰状态吗?

    他很想。只是有的时候,他又会想,保持巅峰状态又是为什么呢?一直赢球又有什么意思呢?拿到了冠军、打出147……好像,也就是那个样子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这些想法,所以,他的状态一直不稳定。

    不过对于这些,他倒也习惯了。反正不管背后怎么说他,当着他的面,别人还是都能保持常态的,特别是在他抽的时候。而现在,这个中国人却表现的这么诡异,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对我笑?又为什么不看我了?

    抱着这种想法,他再次趴在了桌子上,而这一次,他给王楠留下了机会!

    十二比十,王楠率先拿到了赛点!

    “你刚才为什么对我笑?”

    在没有开始新一局的时候,伯罗斯追上向外走的王楠,开口,王楠对他歪了歪头。

    “你懂英语的,我知道,你懂得!”

    王楠一笑:“你的眼睛……”

    “什么?”

    “很好看。”

    说完这一句,王楠扬长而去,伯罗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当他发现不对的时候,王楠已经走的没影了。

    第二十三局,伯罗斯开局,这一次他的开局相当正常,而王楠也规规矩矩的打着,再没有对他笑,也没有多看他一眼,倒反而是伯罗斯不断的去看他了,他每次去看王楠,都希望王楠也能看他,但王楠却仿佛没有感觉。

    王楠当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只是他觉得,不能再这么逗伯罗斯了。这个人虽然抽了点,诡异了点,却是个光明正大的好对手,他就算要赢,也应该规矩的赢下他,靠分离他的注意力来赢,实在有些卑鄙。

    他用心的打着球,那边的伯罗斯开始不断的摸自己的眼角。这个动作王楠一开始还没有多想,直到伯罗斯重复了四五次他才反应过来,顿时,他就囧住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强迫自己不再去看伯罗斯,低下头,打出球杆。

    “坏了!”

    杆一出手,王楠的心就咯噔一声,他知道,自己这一杆要给对方留机会了。果然,母球虽然挂住了红球,但是却没像他预想那样跑到顶端,而是在中袋附近就停了下来。

    “漏机会了,漏机会了啊!这个失误,不应该啊,不应该发生在南子上啊。比赛都打到这种程度了,出现这种失误……”

    沈峰的遗憾溢于言表,张喜田道:“也是太累了,毕竟南子早先没打过这么长的比赛。”

    “可能,但这一局、这一局……”

    坐在现场的周筼和电视机前的王丛生都皱起了眉,他们同时想到了王楠的手,难道他们的担心真的成真了?否则,这样的失误真不该出现在他上——伯罗斯还差不多,反正他经常闹这种新人的笑话。

    看到母球停留的地方,王楠暗自摇了下头,他苦笑了一下,心想这就是报应。看到伯罗斯怔然的看着他,他耸了下肩,对他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他以为,这一局已经结束了。这个球,给伯罗斯留下了很大的机会,只要他不抽,就没可能抓不住,而现在桌子上只剩下六颗红球,他完全可以清台了——他就算想做斯诺克,也不会再有机会。

    他没有去看球桌,只是想着下一局。下一局是他开局,他要怎么布置呢?

    一个个球局在他脑中出现,他正想着,突然就觉得大脑一抽,他闭上眼,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还是没有经验啊,虽然中间休息了一个晚上,但是这种疲惫却不是睡一觉能消除的。

    观众席那边突然传来一阵鼓噪,他睁开眼,就发现伯罗斯已经站起了正木然的看着球桌,王楠一时没明白过来,正疑惑间,就见伯罗斯向旁边一退,他竟然是已经打过了!

    他没抓住这次机会?!

    王楠此时也不知是惊是喜,站起,就发现此时桌面上的况,比他刚才给伯罗斯留的还好,他只要不是突然得了帕金森综合症,就没有可能打不进。

    “这家伙又抽了。”

    他在心中这样想着,而此时,沈峰也在转播中道:“伯罗斯又抽了。”

    其实,这次他们都冤枉了伯罗斯,这一次他真没抽,只是刚才王楠那一球实在大失水准,而他现在又对王楠非常在意,所以,在下杆的时候也就那么发挥失常了一点,真的只是一点,可是在斯诺克中,那差一点,就是差很多了。

    不过,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楠,却不会再让这次的机会溜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作为一个寂寞的存稿箱,更需要大家的恋,留言啦、鲜花啦,还有什么什么啦,都像俺开炮!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