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此时桌面上虽然还有两个红球,但就算全都打进了黑球,加在一起,也不过三十五分,算上王楠已有的二十二分,也就是说,他最多能打到五十七分,而伯罗斯已经七十二分了,一般来说,比赛打到这种程度,也就结束了。

    当然,落后的一方也可以不依不饶,可是这种事,做好了那叫有毅力,但大多数况,就是胡搅蛮缠了。斯诺克被誉为绅士运动,不管内心如何,真到了赛场上也要做一点样子的,就算诡异如伯罗斯,在这种场合,也只是穿了件绿马甲,而没有真正戴顶绿帽子。

    王楠落后十五分还不认,这行为,还真有点像耍赖皮。但王楠知道自己不能认,现在已经打了十六局,而下面,还有九局。他在这之前,最长的对局记录就是第一轮世锦赛,但那也只打了十八局,对于二十局以上的比赛,他没有丝毫经验。

    当然,他倒不是认为自己不能打,或是没有信心,但是他知道,局数拖拉的越长,对他越不利。

    在比赛前,也许是为了给他减压,一向正经的周筼给他道:“南子,你这次的对手很有趣,也许你打着打着就会发现自己是在和一个外行打。到那个时候,千万不要手软,一定要一举拿下!万万不要出现邦迪惨剧啊!”

    这个邦迪惨剧,在斯诺克界流传的很快,作为斯诺克第一人,邦迪一向是给别人创造惨剧的。什么十比零这样的局数他都打过,在他状态来的时候,那简直就是血流成河,一片哀号。

    而这个惨剧就出现在六年前世锦赛的决赛中,那一次比赛的双方正是邦迪和伯罗斯。

    在那一场比赛之前,伯罗斯的名号还不像现在这么响亮,虽然他一直打的都不错,排名也算是比较靠前的,但因为那不讨好的撞邪状态,以及那不成熟的球风——在那时候,他那诡异的风格,就是没风格。

    总之,那个时候的伯罗斯,就是一个被斯诺克界忽略的人物。但在那一年,他一举打进决赛,球风犀利,连克卡罗尔、阿曼这样世界排名前五的高手。其风头一时无二,震动了整个斯诺克界,纷纷说他大器晚成,是最有超越邦迪并驾齐驱的新型天才。

    而那一场比赛,也被炒的火辣炽。因为他和邦迪都出生于曼彻斯特,因此被说成是曼彻斯特德比。在两个人要碰面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那会是一场风起云涌的绝世大战。

    ……好,事实也的确如此,只是和众人的想象有些出入。

    比赛第一局,伯罗斯就打出了一杆147!那是斯诺克决赛上第一次出现147,在现场观看这场比赛的观众激动的简直要犯心脏病,电视机前,更不知道多少人在尖叫。

    当时伯罗斯不过才二十二岁,容貌中还带了几分稚嫩,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衣,那真是俊美无双,气势凌厉。但在那个147后,也许是太兴奋,他第一次当着上百万英国观众的面抽搐了起来——他过去也有过抽搐,不过早几年的电视转播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没有重量级的人物,电视台也不会随便浪费频道。因此他的抽搐虽然在圈内很有名,可普通观众还真不知道。

    在那时候,很有一些电视机前的观众对此担心,因为见他犯着抽还继续比赛,还打电话到电视台抗议,觉得组办方太不人道了,的解说只有在转播中说:“伯罗斯的嘴歪,好像是一种职业的,在他刚出道的时候,就是这样了,经过检查,他的体没有任何问题。”

    虽然解说这么说了,但大家还不相信,因为伯罗斯的表现和刚才太不一样了。在第一局,他还犀利无双,而现在,简直就像一个还没有入门的新手,不精彩也就罢了,还出现了滑杆!

    “一定是病了!”

    “太不人道了!”

    “世锦赛的组织方都是混蛋!”

    “伯罗斯,你真是英雄!”

    ……

    不仅连不明真相的观众认为伯罗斯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进行比赛的,连邦迪也被他这个状态带的有点失常,竟然没能抓住机会,让伯罗斯以新手状态赢了两局,一直到第四局才反应过来,然后,一口气打了一个十三比三!

    这是世锦赛的决赛,这是一场有着三十五局超长赛局的比赛,所以这一场比赛不是一天,而是三天!

    第一天,两个阶段,十六局;

    第二天,八局;

    第三天,十一局。

    当然,在出现十三比三这个数字后,所有人都觉得这场比赛第二天就会结束了。而事实在一开始也的确就像他们所想的那样,邦迪在第二天,一口气拿下四局,在此时,已经是十七比三了!

    邦迪已经拿下了赛点,只要再有一局,就会取得胜利,他的粉丝已经开始提前庆祝了。但是在这个时候,伯罗斯又抽了……或者说他是不抽了。在剩下的比赛,他竟没有再让邦迪赢下一局。

    他就那样嘴歪着,眼斜着,打下了一局又一局,竟给邦迪来了个十五比零!然后在第三十五局时,拿到了冠军。

    惊天大逆转!

    卡罗尔一向擅长逆转,但也从来没有这么逆的,所有人都被这个局面惊住了。也实在是因为这件事发生的太远,而那时候的中国,还没有多少人关心斯诺克,否则一定会给出这样的评语:“我猜到了结果,却没能猜中过程。”

    事后有人评价,如果邦迪没有被伯罗斯带着在最开始失去那两局,一定不会被逆转。不过没有如果,也就是那一场,伯罗斯打出了自己的名号,从那以后,他就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不过大家吸取邦迪的教训,再没有在他犯抽的时候留

    只是邦迪惨剧,这四个字却在众人脑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其意思,也和世界上的很多词汇一样,在时间里慢慢的变得不一样了,一开始指的是被逆转,而现在,则是伯罗斯的抽。

    在场比赛之前,很多人都对王楠说过,伯罗斯也许会抽,但王楠从没有将一场比赛的注压到对方错误上的习惯。是的,伯罗斯抽的时候会像新手。但他如果不抽呢?

    所以,他一定要尽力的争取每一次机会,十五分,是很难逆转,可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特别是在机会如此好的况下!

    啪的一声,王楠出杆,母球弹出,在蹭了一下红球后,开始顺着岸沿向前滚,那架势竟然是顺着顶袋袋口在跑,大有要一头扎进去的趋势。

    张杰瑞眨巴着自己的眼睛:“难道今天伯罗斯不抽了,传染给南子了?”

    他这么想着,边就传来一声惊呼,他定眼去看,就见母球竟在袋口处停下,而在它前面,还有一个绿球。

    发生了什么?怎么他一跑神,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这是一个斯诺克!一个决定的斯诺克!”沈峰激动了起来,“让我们再来看看这一球!”

    镜头回放,白球碰了一下红球后开始向前滚,在滚到快顶端的时候,碰了一下绿球,然后带着那颗绿球一起向前滚,最后,母球先来到袋口,而绿球也随即而至,更觉得是,还在袋口碰了母球一下,虽然没能形成粘球,但却严丝合缝的形成了一个斯诺克,而且是一个,几乎没有施展余地的斯诺克!

    “精妙绝伦!精妙绝伦!在我们以为这局比赛已经要结束的时候,在我们以为伯罗斯要取得绝对的优势的时候,在我们以为……有可能无法挽回的时候,王楠,站了起来,以自己的技术,向伯罗斯,向这场世锦赛,说不!”

    如果不是时间不对,张喜田真想对沈峰说一句:“新闻联播看多了。”

    不管沈峰是怎么评说的,伯罗斯现在的确是很为难,他两腿分立,左手托着下颌,在桌前已经站的有三分钟了。在这三分钟内,他没有任何变化,如果不是那浓密的睫毛不时的眨一下,几乎要被人误以为是石化了。

    然后,在第四分钟的时候,他终于动了,他走过去,爬在桌上,小心的瞄准,慢慢的推出了一杆,母球顺利的绕过绿球向对面滚去,然后,在碰到岸沿的时候,停在了那里。

    力量用小了!

    裁判过来重新摆球,他放了一个位置,伯罗斯对他摆摆手,然后用球杆点了一下,裁判看了他一眼,见他点了头,这才松手。

    “果然这三分钟没有白浪费啊。”沈峰长叹,“他比裁判还记得这个球的位置。好,因为刚才的那个球没有解到,现在是十一分了。”

    伯罗斯依然拖着下颌沉思,姿势位置和刚才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不过这一次,他只用了两分钟。他再次弯□,依然按照先前的路线将母球打了出去,这一次力量更大了一些,反弹的力量也非常好,可是,却顺着那颗红球擦了过去——红球纹丝不动。

    “七分!七分!只有七分了!”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是精神一震,能上演奇迹吗?

    裁判第二次摆球,有了先前的经验,这一次摆的倒没有失误,伯罗斯没有动的盯着那个球,盯了半分钟就有了行动。现场的观众都屏住了呼吸,如果这一次他依然解不到,那么,和王楠的差距就只有三分了!

    三分,一次斯诺克就能挽回!

    李亮暗暗的握起了拳,解不到,解不到,解不到!

    虽然这是他最后一次观看王楠比赛,但他也希望王楠能走的更远一些。

    “解不到、解不到,这样的球你要能解到了……”

    方文卓在电视机前喃喃自语,正想再找个厉害的参照物的时候,伯罗斯出杆了,一样的路线,一样的滚动,不过这一次更精准了一些,母球在反弹后碰到了红球,一片掌声!

    就算现场都是王楠的支持者,面对这样一个解球也要夸赞一声的。伯罗斯的嘴角上勾了一下,就在众人以为他要抽的时候,他又恢复了正常,大家这才知道,原来他那一勾,是一笑。

    “虽然这一球是解到了,但也是给南子留了机会,不过南子不见得会把这颗红球打进去。”

    事实也的确如此,王楠左右看了一下,弯下腰,打了一杆,母球向前滚动,挂了一下红球,然后撞到岸沿上反弹,再次顺着岸沿跑了起来,众人纷纷长大了嘴,这个球、这个球……

    “!这个球不是和刚才一样嘛!”有人在电视机前拍着大腿。

    的确是一样,只除了上一次是藏在绿球后面,而这一次,是藏在了黄球后面。

    更烈的掌声,那个斯诺克,能做成一次也许还有几分运气,能做两次……当然,也还是有运气,可这运气的成分就太少了。这是技术、这是谋略、这是胆量——这样的斯诺克,做不好,就是把自己给罚进去,如果母球掉进袋里的话,刚才的努力就都前功尽弃了。

    伯罗斯也瞪大了眼,在母球停住好长一段时间后,他看了王楠一眼,王楠对他微微一笑。他一怔,然后两眼开始迅速的眨动,嘴角一下一下的抽了起来。

    “来了!”

    “开始了!”

    “这不是微笑!不是!”

    沈峰张喜田连带着张杰瑞等人一起来了精神,记者们的镁光灯闪成了一片,沈峰在话筒中连声大叫:“这不是病这不是病,这是伯罗斯的职业习惯!”

    伯罗斯眨着眼,抽着嘴,像孩子似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看着王楠:“你不能这样。”

    王楠无辜的看着他。

    “你这样是不对的。”

    伯罗斯慢慢的开口,王楠眨了下眼,用英文道:“抱歉,我不懂英文。”

    伯罗斯的嘴角抽的更厉害了:“你、你……”

    王楠看向裁判,裁判道:“伯罗斯先生,请关注您的球桌。”

    伯罗斯委屈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开始捂着嘴盯球桌,这一次,他看了足足有五分钟。在他弯下腰的时候,沈峰道:“这一球的难度是有的,但对伯罗斯来说,可能还不是特别大。”

    “因为他刚才才打了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球,当然红球的位置有些不同,但这个球的难点,关键还是母球怎么从黄球绕出来。”

    在他们这样说的时候,母球绕了出来,然后,直奔对面的袋口,最后在众人的诧异中,掉袋了!

    ……

    寂静!球场有一瞬间的寂静,电视机前的观众一时也无法相信,过了片刻,他们中的一些人,才幸灾乐祸的,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而现场,则一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寂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该鼓掌啊,还是就这么保持沉默。

    这个结果,连王楠都被惊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伯罗斯,伯罗斯也正在看他,眼神愤怒而又委屈,弄的王楠不由得有些心虚,他摸了摸鼻子,对他笑了一下。伯罗斯撇了一下嘴,之所以能看出他这次是撇嘴,是因为刚才他只是一个嘴角动,而这一次,变成了两个!

    “三分!”

    终于,有了第一个人鼓掌,而在他的带动下,掌声一片,虽然还是伯罗斯领先,可在此时,却仿佛王楠已经甩了伯罗斯两道街。裁判又一次的把母球摆好,一边摆还一边看他的表,伯罗斯直着眼点了下头,然后在裁判一离开就走了过去。

    啪,母球如同旋风似的绕过了黄球,在岸边撞了一下后直冲红球而去,然后干脆利落的撞了上去,红球向前滚动,那架势,竟是奔着中袋的袋口而去。

    “不是……”

    一些人发出这样的惊呼,王楠瞪大了眼,虽然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事的确正像大家都觉得不太可能的方向发展,红球就那么一路向前,咕噜噜的,掉进了袋里!

    “这个球能进,实在……咦,看白球!白球!”沈峰正准备说点什么安慰大家的绪,就发现白球也正在往洞口挪,它挪的很慢,然后很坚决,最后,就那么噗通一声掉了下去。

    一片哗然。

    在短短的半分钟内,众人经历了从喜悦到惊愕,又从惊愕到喜悦的全过程,一群人除了拍巴掌,简直不知道要做点什么了。就像有人在论坛上所说的那样:“真的,在那个母球也掉进去的时候,我的心中充满了不忍,总觉得这样的伯罗斯好可怜,有病也就罢了,运气也这么不好。”

    “他那不是病。”

    “不是病他抽什么?”

    这句反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不管媒体是怎么形容的,也不管医学上是怎么说的,普通观众都有一个朴素的唯物主义观点,这种已经影响到面目神经的抽,绝对是有病,因此也没有人去留意,在那些高中,一人有些落寞的评价:“有时候,抽,那是一种天生的寂寞。”

    既然是天生的寂寞了,自然也就不容易找到共鸣了,刘天看着自己的帖子被迅速的掩盖,然后失落的叹了口气,不过随即,他就笑了起来。快了,王楠的名气已经越来越大了,已经快到能帮到他的程度了。

    而在这个时候,裁判已经又一次把母球摆到原本的位置上,伯罗斯又一次弯下了腰,这次,他总算成功的解到了球,可是已经于事无补,王楠抓住这个机会,将台面上的所有球全部清掉,最后以一分的优势拿下了这一局,以九比七,落后两局的成绩进入到了第三阶段。

    现场很有一些人遗憾的叹气,因为第三阶段的比赛是在明天进行,而现在伯罗斯显然非常受影响,如果只是休息两个小时就继续的话,王楠一定大占便宜,只是这是组办方决定的,他们也只能期待,伯罗斯的这个影响一直持续到明天。

    也许是因为他们的念力太强,在第二天开始比赛的时候,伯罗斯完全不见前两个阶段的神勇,新手的毛病犯了个淋漓尽致,王楠吸取邦迪的教训没敢手软,一举拿下四局,成功反超,此时,他已经有了十一局,再有一局,就会拿到赛点。

    第二十一局,王楠开球,他用了一个保守的杆法,虽然伯罗斯现在不在状态,但越是这样,他越要稳着来,母球挂着两颗跑到了顶端,成功的藏到了黄球后面,没有形成斯诺克,可也被挡住了半个球

    伯罗斯走上前,然后摆了一下头,今天他的眼皮不抽了,但嘴角还是一翘一翘的。昨天晚上就有那嘴碎的是这么形容他的:“我终于知道当年的邦迪为什么会输了,那是被吓的啊!”

    虽然人长得帅,但是那一抽抽的嘴角,真的很破坏形象,王楠要不是早有准备,说不定也会被影响。他看着伯罗斯弯□,倒也没有太多的感觉,而在这个时候,伯罗斯出杆了。

    母球划过一个圈绕过黄球,直击下面被王楠打开的一颗红球,红球向右边底库跑去,在母球撞到底库的时候,红球也应声落袋!

    “漂亮!”就是沈峰也不得不这么赞一声,现场一片掌声,这个球进的,实在是漂亮。而在进了这个球后,伯罗斯的状态仿佛都回来了,直接打进一个黑球,在打红球的时候,把球堆也给炸开了,这一局,竟被他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了下来。

    “难道伯罗斯要反攻了?”

    “不会是要上演王楠惨剧。”

    “我靠,你要抽,还不抽到底!”

    ……知道伯罗斯况的众人纷纷担心了起来,镜头中的王楠,面沉如水,只是目光,越发明亮。

    第二十二局,伯罗斯开局,在开局前,他看了王楠一眼,然后才趴下来,小臂挥动,母球划了一个弧形,打中右边的一颗红球,那么猛烈的撞击,竟只有被打中的那颗红球跳了出来,其他球都还纹丝不动,而母球,则贴到了红球的球堆中。

    贴球!

    作者有话要说:比赛嘛……大章还是爽快点,不过这也是最后一个大章了,目前还有两千字的存稿,争取在走之前,码出三千……然后,在星期六发布

    九点多的车,亲大家一下,要记得等俺回来啊~~~

    六千字,三千字的今天的正常更新,三千字的阿布给俺的一点胡言乱语以及cailu1977同学给俺丢的那个深水鱼雷的剩下四千中的两千,不过因为又多了一个长评,以及这里又多了七个地雷一个手榴弹,所以是减三加二点二,还有九千零五百~~~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