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吴灿很纠结,很犹豫,很痛苦。

    这一局,他还没有拿到一分,他急需分数追赶上王楠,可如果弄不好,他却有可能给王楠送分!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饥饿的人,明明眼前有一个汉堡,但却无法下口一样。

    他提着球杆,围着桌子来回的看,观众席上他的粉丝很有点不解,在他们来看,这个球好像没什么好犹豫的,他们的灿灿打进过太多这样的球了,闭着眼睛也应该能把这个球打进去!

    “现在吴灿在来回的看,应该是在看母球要怎么走位。”张喜田开口。

    沈峰符合:“就是转的圈有些太多了,会让人误会。”

    误会什么,他没有说,但我们广大的网友是从来不缺乏生活常识和联想能力的,当下就有人在论坛上发起了帖子:“一圈一圈的转着,打一动物。”

    “骡子。”

    “驴。”

    “吴灿。”

    ……

    “吴灿是动物吗?”

    “不是吗?”

    “是吗?”

    “不是吗?”

    ……

    “好,鉴于吴灿的举动,我们可以鉴定他为动物。”

    “我不同意,一圈一圈转着的东西是拉磨的,能创造经济价值,而吴灿,只是拿了个球杆。”

    ……

    这样的帖子被来回转载,自然引起了吴灿球迷的强烈抗议:“你们的王楠就没有来回观察过球路?”

    “都说中国人没素质,果然如此。”

    这话一出,自然引来了狂风般的反击,两边球迷掐的你死我活死。当然,这都是以后了,在这个时候,吴灿还在为难着。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无法保证自己下一球也能打出一个安全球,虽然他把这个红球打进去后,也还可以做防守,但是在他要下杆的时候,却又担心起自己这一杆了。

    “这种状态是不对的。”他慢慢的吸了口气,这是一个安全球,只要是一个职业球手,就应该能把这个球打进去!

    他把嘴中的气吐出来,然后趴到了桌子上。

    啪!

    母球直弹而出,红球应声落网,干脆利落,观众席上一片掌声。但是吴灿的眉却在瞬间,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母球把球堆炸开了,带出了三颗红球,而彩球,并没有特别好的机会。

    “这个球,黑球是不行的,粉球……”

    “粉球的机会也不大。”沈峰还在犹疑,张喜田已经接口了,“不过吴灿……嗯,现在吴灿是做了一杆防守,这和他的球风其实是有点差异的,应该说这一局他非常谨慎。”

    在打出这一杆的时候,吴灿心中也很有点别扭,他的球风是华丽的是炫耀的,是就算输也会带着一种凌厉的,可是现在,却变得这么保守,刚一打完,他就有了一些后悔。不过随即,他就把这点抛开了,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一场胜利。虽然他的粉丝喜欢他的球风,但就像王楠所说的那样,如果只是输,球迷再喜欢又有什么意思?

    而且,球迷也不是不追求成绩的。就像足球比赛中那样,沉闷的一比零,也比华丽的零比四好看。这还是世锦赛的资格赛,如果已经进入正赛,他自然可以随意的卖弄,但现在,还是要以能进入正赛为前提。

    更何况,哪一个斯诺克选手没做过防守呢?

    他这么想着,和王楠擦肩而过,而在这个时候,一个细小的声音钻到了他耳里:“谢谢。”

    他一怔,那边王楠已经趴到了桌子上,然后,杆起球落,异常漂亮的将中库附近的一个红球打进了袋里。

    “好!”沈峰一声暴喝,电视机前也有很多人拍了大腿,这一球,的确是非常漂亮的,刚才吴灿的那个球虽然没能做成一个完全的斯诺克,但也非常难打,母球有一半被黄球盖着,中库这个球根本就没有直线,母球是先撞击了一下库边,然后再反弹过来将红球打进去的。

    “这个球漂亮!太漂亮了!就是现在母球的走位有些不太理想,现在就来看南子要怎么解决了,我相信南子一定是有办法的。这是……要打绿球,看来是想用这个低分球先过一下手了。”

    绿球应声而入,母球到了右边,王楠起来打磨了一下杆头,然后,在吴灿的怨念中,将另外一颗红球打了进去,而这时候,母球已经走到中库附近!再之后,就是王楠的收割时间了,一红一彩,没有太快,也没有太慢,每一个球都如同行云流水,观众席上的一片片倒彩也没能对他进行丝毫的影响,最后,以113的高分拿下了这一局。

    “破百了!”沈峰的声音饱含激,“虽然没能打出147,但这一局,南子还是破百了,这也代表着这一局将进入记录!而如果下面的比赛中,没有再比这一杆分高的,那么南子还有可能拿下一笔奖金,当然,因为这个分数不是太高,这个可能也不是太大,我们期待着南子在世锦赛上的第一个147,我相信他一定是能做到的!”

    在他这么说着的时候,摄像机的镜头却一直对着吴灿,吴灿的脸色……当然看不出太多,只是心抑郁的如同吃了黄连,他倒不是在乎奖金的问题,也不在乎这一局被钉到了耻辱架上,关键的是,他失去了赛点!

    在下面的四场比赛中,王楠只要赢下一局,就能将他淘汰了!他不敢看观众席,他有点不知要怎么面对自己的球迷,他还有点不知道要怎么选择。如果这是正赛,下面的这一局他会打的非常华丽,可是这是资格赛,他还是要赢,但是,他能赢吗?四局!他要全部拿下,这样的压力他不是没有遇到过,但关键的是,这是世锦赛资格赛的第一场!这是他的主场!他的球迷都来看他打球,他的广告商也在看着这一局。

    是拼一把,还是保守一把?

    拼的话,球迷能满足这个交代吗?保守,他就一定能赢吗?

    在休息的那五分钟里,他左右为难,一直到再次开局,也没能拿出一个决定,这样的心态,结果自然是很明了的,虽然这一局,他其实还有一些机会,但也没能抓住,最后终于以一比五,输给了王楠。

    在他确定要输的时候,现场的观众差点闹场,倒彩声连裁判都听不下去了,只有把几个闹的太厉害的拉出去,但即使这样,也没能影响王楠的节奏,他一杆一杆的打着,最后竟以126分拿下了这一局。沈峰激动的差点要把话筒吃了,不过在他没出声前,张喜田就道:“不是单杆。”

    ……

    “不是单杆,就没有奖励,非常遗憾,这个分数已经是相当高了,其实是有希望争夺一下分数最高奖了,但因为不是单杆,所以虽然会被记录,但恐怕是没办法争夺了。”

    他慢条斯理的说着,隐隐有一种快感,终于报了沈峰抢他话头之仇了!

    这些,王楠当然是不知道的,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也听不出来,他们只是弹冠相庆王楠的胜利。赢了,杀进了世锦赛资格赛的第二轮,原先笼罩在他上的影仿佛也少了很多,众人再看向他的时候,也和蔼了几分。

    “还是有点遗憾,如果是五比零就好了。”

    “那个吴灿也不怎么强嘛,不过能赢就好!”

    “少年,就这么一路赢下去!”

    ……

    对于胜利者,人们总是有很多的宽容,不过也有例外,一个名叫骨灰子的就在报纸上这么说:“王楠赢了,赢的很好看,大家都非常高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也是高兴的,但,我们不能被胜利冲昏头脑。首先,我们要能看出,这一场吴灿其实是不在状态的,特别是最后两局,他显然大失水准,若是正常状态下的吴灿,不会这么弱,让我们假设一下,如果第四局或者第五局,吴灿赢了,那么会有什么后果?王楠还会赢?当然,也许还会,但是,也有可能是另外的结局,要知道,那是吴灿的主场,我无意为主场歌功颂德,但我要说,在主场的时候,总是有诸多的好处的,这一点,不同意的朋友也没必要和我较真。”

    “其次,我们应该看到,王楠还是有很多缺陷的,特别是最后一局中,他出现了很多不应该的失误,如果没有那些失误,他也许能一杆打出个世锦赛的最高峰,甚至有可能打出个147!可就因为他的激动,他的不成熟,最终丧失了这个机会。这点非常遗憾,我们期待王楠能有更大的进步!”

    这个评论,自然是非常招掐的,面对那个147众人更是嗤之以鼻,你说单杆最高就单杆最高啊,你说147就147啊,你以为147是什么?市场上的大白菜吗?还有失误,哪个球手没有失误?我们南子有失误,我们照样赢了!

    虽然很多人都对这个报道不屑一顾,但还有很多人觉得他说的是有道理的:“只是一次资格赛的胜利,王楠下面的路还有很长。”

    “不要以为赢了一次就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孙暮和小付照样赢了,人家怎么没这么多事?”

    ……

    但,无论是赞同的还是反对的,都记住了这个叫骨灰子的人,而在这一天,王楠也接受了采访。

    作者有话要说:唉,昨天家中阳台铺地,正对着俺的窗户,吵的那叫一个闹……当然,重点还不在这里,在于太后总是各种不满意,于是争执啊,对抗啊,给工长提要求啊……那么一点点地,从早上铺到了下午,俺被吵的头疼裂,只有出走,太后也是大伤元气,说以后再也不管了,唉,现在还有阳台上的那个门,做门还要二十天……竟然这个月都毛希望弄干脆啊弄干脆= =

    唔,俺去努力努力,看有没有希望再弄出一章,当然,大家也不要太报希望……囧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