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 )    第九十六章

    白色衬衣,黑色马甲,汇德的制服本就相当合理,穿在王楠上更衬得腰细腿长,一出来就是一片喝彩。周如斜眼看了看林海涛,见他果然眼睛有些发直,那酸水就不由得往上冒。

    “你别想了,你看方文卓看他的眼神,就算没那个意思,也差不多了。”

    “你就会多想。”

    “不是就最好。”

    周如冷笑了一声,林海涛也不管他,将旁边的侍者招过来,买了王楠的连胜。这里今年的位子一个一万五,他买了自己和方文卓的,也就有了三万块的赌注。

    周如那边也填好了,竟然赌的也是王楠连胜,见林海涛看过来,就道:“没有人和钱过不去。”

    “你这人……”

    “是,我市侩了,不像过去那么天真无邪了。”

    林海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周如脸一黑,倒不再说什么了。而这时,下面的比赛也开始了,这一局,两人都是延续着自己的风格来打,王楠利索,小成缠磨。王楠炸开球后,他杆杆都往刁难斯诺克的方向做,两人交缠了几手,终于还是被王楠先打出了局面,再之后就没给小成留手,一举拿下七十八分。第二局也是差不多的况,虽然他给王楠造成了一点麻烦,但王楠总是有办法破解,就算陷入了他制造的僵局,也能率先突围,而如果那个球实在没机会,也会打的小成非常难受。

    付红莲在上面看的脸上沉不定,他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比王楠差太多,周筼也说,他和王楠最大的区别就是心态:“你过去的球就是给自己打的,而他过去,却是要给别人打的,而且还打过表演赛,在抗压方面,他要比你强。不过你的基本功还是要比他扎实的,只要心态能跟上去,很快就能追上。”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考虑来汇德工作的原因之一。他之所以迟迟不敢过来,一是父母反对,二来也是赌注有些太大了。他一直在学习、在练习,如果进入工作场合,势必是会耽搁训练。

    王楠能在这种况下保持状态,他是不是也能,实在难说。而如果影响了他的水准,那就算拿到了一定薪水,也是得不偿失。所以在考虑了一番,他决定试过明年的世锦赛再说。

    有过一次大赛的经验,他相信自己在世锦赛上的表现会更好。虽然他没有想过要和王楠在世锦赛上交手,但却想过,也许他这一次的成绩应该会和王楠差不多。而现在……

    王楠处理球的方式、思路……竟有了可以见到的进展!

    一只手拍到了他的肩上,他扭过头,看到是周筼。周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他点了点头,他的鼻子一酸,险些要哭出来。

    “你只需要和自己比。”

    付红莲用力的点了下头。就在这时,后面响起一片惊叹,付红莲抬头去看,也是一呆。小成竟然做出了一个超难的斯诺克!

    此时场上的比分是35:54,王楠领先,虽然还没有达到超分,但场上也只剩两个红球。而在这个时候,小成把母球打到了绿球的后面,而两颗红球都在右下角。

    这个球,无论位置还是距离都是非常刁钻的,因为在两颗红球的上面,还有粉球和黑球挡路,王楠要想解这个球,最好的办法就是底库反弹,这时候要是一堆球的话,那反弹还好办,但就那两颗,目标实在是有些小,一不小心更有可能碰到粉球和彩球,那样一来,最少就是罚六分了。

    有戏!

    买了小成赢,或者是买了他最少能胜一局的观众立刻来了精神,纷纷瞪大了眼。而那些买了王楠连胜的则紧张了起来,坐在这里的,都是对斯诺克有点了解的,自然知道这个球的刁钻。虽说王楠现在算是职业级的,但哪怕是世界级的,在比赛上,也是经常有被罚分的!

    王楠围着桌子来回看了一圈,然后才趴了下来。母球绕过黄球,直撞底库,在上面反弹了一下,绕着红球又遛了回来,没解到!

    “39。”

    裁判报出数字,然后把母球又拿了过来。王楠打磨了一下杆头,又一次趴了下来,母球再次跑出,但结果却和上次一样。

    “43。”

    现场响起一片议论,有人已招来侍者要重新买注了。虽然现在分数还是王楠更占优势,但这种罚分是很伤士气的。一开始,被罚的球员可能还想着怎么把球打进,或者怎么也做一个斯诺克,但在一次次不中后,最多也就想想怎么能罚中了,要是心理素质差的,更有可能被罚的崩溃,自己离场认输。

    王楠又一次趴了下来,这一次母球和红球的距离更近了一些,但是依然没能挂上。

    “47。”

    议论声更大了,在大厅中已经有人猜测这是不是汇德安排的,这一次买王楠连胜的可不在少数,特别是站在大厅中的一般观众,他们过去很少来汇德,也不太清楚小成是谁,来这里完全是为了王楠,买的当然也是他连胜。

    “这样的球,南子不应该解不到的。”林海涛摸着下巴沉思。

    “你不是说没有和他打过几局球吗?”

    “没打过我还没看过?”

    “也许他是故意不想解呢。”

    “汇德不会这么弱智的。”

    是的,汇德当然不会这么安排,他们好不容易把名声打了出来,这时候当然不会自毁前程。事实上在这场比赛前,吴京还对王楠叮嘱过要放开打,能打的多漂亮就多漂亮。

    如果王楠一直是在汇德,那他这种压倒的胜利其实是不利于汇德的发展的。为了平衡,就算他有实力,汇德也要压制,但是现在,汇德需要他来支门面,当然是他展现的实力越强大越好。

    至于说明年的表演赛,如果王楠能打进世锦赛、英锦赛,显然不可能再来汇德这样的地方打球,除非那时候汇德斯诺克这一块已经正式成为俱乐部。总之明年的事那是明年的,现在关键的是要打出气势。

    因此,在看到王楠连着三罚不进的时候,他们也是捏了一把汗。

    王楠开始要罚第四杆了,方文卓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因为王楠的关系,他最近也开始了解斯诺克,他虽然不是太理解罚杆不中的压力,但是他能想象到这份遗憾,虽然王楠的神色还是平静的。

    他的体前压,腰、背、头,形成一个利落的线条,眼睛微微的眯着,嘴唇稍稍的抿了一些,表没有丝毫的沮丧,仿佛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很平常的事。但只有王楠自己知道,他其实是在意的。

    这是第三局,有很多人都压了他连胜,汇德也希望他连胜,他拿了汇德这么多的好处,也要给人家一个连胜。

    他右手回拉,然后猛地将母球打了出去。白色的母球迅速的在绿色的桌面上滑过,碰到案底之后绕到了右边,然后蹭了一下红球,很轻微,那个红球几乎没有怎么动,但,的确蹭到了!

    大厅里的观众长长的吐了口气,那些压了小成赢一局的人发出巨大的遗憾声,而就在这时,母球到了右库顶端,在那边碰了一下之后,开始向左边这么跑。这么远的路,又接连返了两库,它的速度很慢,但还是一点点的在向前挪,最后,又一次的停在了黄球的后面。

    “好!”

    方文卓忍不住的叫了一声,王楠正好回过,微微一笑,月牙形的酒窝在他脸上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也显现了出来。方文卓的脸一红,突然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不,不只是心脏,正确的来说,是全。从头发丝到骨头,从皮肤到血液,都仿佛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似的震颤了起来。他瞪着眼,就觉得自己好像突然灵魂出窍,到了另外一个时空。

    除了王楠,再看不到别的东西,除了碰碰的心跳,也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耳边传来响亮的巴掌声,他回过神,这才发现比赛已经结束了,他有点茫然,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反应,直到林海涛走过来:“刚才就想过来了,就是怕打扰到你们,两位一定是周教练和小付吧,周教练能教出两个这样的学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小付,你一会儿可要给我签个名,我可是你的支持者呢。”

    付红莲不知道要怎么应付,见他的手伸了过来,就握了握,好在林海涛只是过来打个招呼,就算他想和付红莲多说两句,边跟着周如也不方便,因此在和周筼寒暄了两句后,就和方文卓约了再见的时机,然后就走了。

    方文卓将他们送出包间,才有点茫然的走回来,周筼道:“咱们去找南子吧,他应该就在休息室。”

    王楠果然在那里,看到方文卓和周筼付红莲一起,不由得一愣,周筼道:“刚才和小付在上面看你打球,碰到了你这位老乡,怎么样,一起去吃个饭?”

    王楠看了眼方文卓,方文卓的脸不由得一红,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我请我请。”

    “来这里怎么也轮不到你请的,我去换个衣服。”

    “行,我去找郭队说两句,一会儿在大门口见。”

    王楠点了点头:“你们两个呢?是要跟着周导还是到我房间里?”

    作者有话要说:三千字,是昨天的正常更新,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天还有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