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八十八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英雄正是少年时!”

    “双翼齐飞,红莲先败?”

    “中国VS中国香港,自家人打自家人?”

    ……

    一个比一个引人的标题,其实说的就是那么几个事。王楠淘汰了拉威尔,付红莲没能进入十六强,然后就是,下一轮比赛,王楠和孙暮碰上了。对于第一条消息,大家没什么触动。

    虽然对于懂行的人来说,王楠淘汰了拉威尔那是爆了个冷门,但对于大多观众来说,创造了亚洲记录的王楠,简直是太应该打赢拉威尔了。至于付红莲没能进入十六强,人们也就是唏嘘感叹一下,倒也没有太多的感觉。

    虽然在早先的报道中,王楠和付红莲被称为什么G市双杰,什么周门双英,但大多数人对付红莲都没有太多的感觉,王楠的那个147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就算一些小姑娘觉得付红莲很帅、很酷,可是王楠的形象也不差,再加上看起来更有本事,大家也都奔着他去了。这不免让一些懂行的暗自叹息,有的时候,运气就是能创造出这样的状况。

    更吸引观众目光的,还是第三个消息——王楠对上孙暮。

    对于下面这一战,有人不满,虽说中国港市还是自治吧,但怎么也是中国的,这中国人和中国人对上,必定要下来一个,这安排真蛋,一时间,组织方脑残的声音非常响亮。

    不过也有人很兴奋。港市那边这一段可没少宣传那个什么孙暮,什么他是孙家的大少爷,什么背后多少亿的价,你娘的那么有钱还来打什么斯诺克,没事的时候吸吸大麻,玩玩小明星不就得了。你说你家世又好,技术又好,现在还这么出风头,这让下面的人怎么活啊!相比之下,还是贫苦出,自立奋斗的王楠更让人又亲切感啊。

    打!打你个不能自理!让你看看咱们草根阶层也不是好欺负的!

    不用说,会有这种想法的,大多都是一二十岁的小青年,而少女们却正好相反。孙暮虽说不上十分的英俊,但却当的上文质彬彬这四个字,不管何时何地都是衬衣西裤,戴黑色眼镜,虽然没有爆发出什么贵公子的强大气场,但随时随地都温文尔雅,看的一干少女也露出了星星眼。对于他和王楠的对战,那真是又期待又纠结。

    “人家想让南子赢,但也不想让暮暮输啊,哎呀呀呀,他们怎么不在决赛中相遇呀!”

    “你说我这是支持谁啊,多为难啊!”

    “平局吧平局吧平局吧!”

    ……

    不管别人怎么议论,对手是孙暮,王楠倒是大大的松了口气。首先,孙暮的年龄和他差不多,虽然以他的条件,必定接受过更好的训练,但从大赛的经验上来说,也还是个新人,而且,按照周筼的说法,这个人的风格,是他比较熟悉的,那对付起来,也会比较容易。

    十六进八的比赛是在三天后,这三天,周筼倒对他没有太多要求,只要他每天打一会儿保持手感就好了。只是除了打球,王楠也没有别的事做,倒不是说他真的对帝都没有一点兴趣。再怎么也才是十七岁的人,还是玩、猎奇的年龄,帝都又有那么多的传说故事,来到这里的,总是想看看的。只是他现在大小也算是个名人了,现在他的新闻又正炒的火,一出去,就面临着被人认出来的境况。就算他并不讨厌那种况,可一一应付下来也有些受不了。而且,时候还要面临记者,那些无冕之王就算是善意的,问出的话,也让他有些难以回答。

    再想到比赛也就这么几天,他也不愿节外生枝,因此天天就在桌前磨练手感。在这个时候,要想再提升技艺已有些难了,因此他虽然还是会和付红莲、孙暮再打打比赛,但更多的时候,还是一个人练习一下大小蛇彩或者打一些花式球。后者要比前者有趣,让目标球在桌面上呈八字或者S字,看起来很有一点炫目。周筼对此,倒也不管,只是让他小心孙暮。

    “孙暮的年龄和你差不多,过去好像也没有什么大赛经验,但是,你不要觉得他真的就是这样了。他是孙氏的合法少爷,从六岁就上了维多利亚号。那是港市一个专门为权贵子弟开设的一个学校。”

    “学校,不是轮船吗?”

    “是轮船,但也是学校。那船上一应设施齐全,维多利亚号是沿着海岸线走的,老师在上面教授各个路过国家的常识地理,然后安排学生亲上去体验。船上包括篮球场、棒球场、甚至还有半个场地的足球场,聘请的,也都是专业教练,孙暮的斯诺克就是在那个时候学的,我可以算是他们的启蒙老师。”说到这里,他露出一丝苦笑。那时候他还年轻,虽然算不上什么风云人物,但在东南亚的斯诺克界里,也可以说是有点名气了。

    而他这样的,却要给一群不见得有案子高的小毛孩当启蒙老师,不是不憋屈,可是,对方给出的条件实在太优渥,因此他还是答应了。而在两年后,就有一个进了世界排名的英国佬顶替了他。

    王楠瞪大了眼,他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地方!汇德算是一个纸醉金迷之地,但和周筼嘴中所说的,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那周导你对他比较熟悉了?”

    “大概的知道,却并不详细,他后来在英国那里就读,师从波林,所以球风也会和波林有几分相似,不过……”

    他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但王楠也理解了。就算是他这样的新人,对波林也是如雷贯耳,此人已经六十多岁了,早已退出球坛,但他的影响却可以说依然强大。这人出书、出录像,从拿球杆的最基本知识一直教到花式技法,就连他,也看全了他所有的录像带,用台球教科书来形容波林是毫不为过的。也因此,对于他的风格,只要对台球有一定研究的都会比较熟悉。

    但也就因为太熟悉了,才最不好对付,因为这个人的打法太规矩、太严谨,在现在的斯诺克中他如果出战,也许打不出什么好名次,但如果训练学生,那真是能教出最扎实的基本功的。

    “我也没有想到你们会遇上,也没有做太充分的准备,这里只有一份他上一场比赛的录像。你看看,如果能想到办法呢,就试试,如果想不到,就按照你自己的风格来,上一场比赛,你就打的很出色。”

    王楠点了点头,于是,除了练习手感外,他就又多了一个任务,看录像,他将那盘两个多小时的录像看了四五遍,最后不得不承认,这人虽然像小成,但的确比小成出色太多了。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次王楠的比赛在晚上,中午吃过饭,孙晨私下找到他:“我能请你帮我做一件事吗?”

    “什么?”

    “打败孙暮!”

    王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谢谢,我会努力的。”

    “不是,你没明白。你要晋级,是要打败孙暮的,而现在,我还会付费请你打败孙暮。五万块,只要你打败孙暮,我就给你五万块!进八强的奖金就有奖金五万了,再加上我这五万,你可就要拿到十万了。”

    “我还真不明白了,无论你说不说,我都会尽力去打啊。”

    “我观察了,你好像很需要钱,所以我希望你能更有一点动力。我不是开玩笑的,只要赢了孙暮,我就给你五万块,我现在没带这么多,但可以先给你五千的定金。”

    他说着就拿出皮夹,从里面抽出几张钞票,并不是人民币,而是一千的港币,现在港币要比人民币的汇率更高一些,这说是五千,还要比五千更多一些。王楠看着他,没有接那个钱:“那我要输了呢?”

    “就算你输了,这五千我也不会再找你要。”

    “你好像和孙暮有仇,孙晨孙暮……怎么他好像像你弟弟似的?”

    孙晨皱了下眉:“这些和你都没有关系,你反正是要和孙暮打的。无论输赢,你都会得到更多的钱,你只要好好比赛就行了。”

    五万对王楠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他现在所有的存款也还不到这个数,但孙晨的这个态度却令他很不舒服,他看了孙晨片刻,见他脸上不耐烦的神色渐渐增加:“你走吧。”

    “你什么意思?”

    “我不要你的钱。”

    孙晨仿佛不认识他似的看着他,王楠却已经转过了。孙晨脸一红,他真没想到王楠会拒绝,他想了想,道:“你要是觉得少,我可以再加一万。”

    王楠连个反应都没有,孙晨的脸涨得更红了,他大踏步的就要离开,走了两步,又不甘心的回头:“那家伙迷信4,目标球的位置再好,但要是中间正好有四颗红球,他都不会打。”

    说完,他就走了,王楠回过头,面色古怪的向他那边看了一眼,这人对孙暮,到底有多大的仇恨啊!

    他摇摇头,也要离开,就发现付红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站在了那里,他对付红莲笑了笑,倒也没有太在意。

    “为什么不要?”

    “嗯?”

    “那钱。”

    “是你的话,你会要吗?”

    付红莲摇摇头,王楠一笑:“你都不要,我为什么要要?”

    他是要钱,有的时候甚至不惜坑蒙拐骗,但那都要是他自己弄到的,而不是别人施舍来的。五千五万又如何,就算是五十万,他照样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唔,那艘船的事是真的……俺记得是以前在什么杂志上看到的,好像是香港首届特首家族的产业,据说从那里毕业的孩子都掌握了N种语言,熟练运用N种技能……他们学习各国历史地理,直接到当地去研究观摩,时间有点长了,俺记得不是太清,大概就这样吧……

    然后,小肚子算账,感觉那位亲戚可能快要拜访了,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来,如果来了,那自然是就毛更新了……⊙﹏⊙b汗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