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八十六章

    不过拉威尔也没有太纠结,这种乱局,对他来说不好办,对王楠来说也同样,他不相信王楠解乱局的能力会比他更好。他这么想着,喝了口水,而在那边,王楠已经又一次趴了下去。

    “看他这个样子,好像是要打黄球。”

    伴随着张喜田的猜测,王楠将黄球打了进去。

    “其实现在这个样子,能把球打进去就是胜利,但是这下一步……进了!”

    沈峰正要说下一步就不好打的时候,一颗红球钻进了中袋,随即,王楠又一次将黄球打了进去。

    “进了!又进了!也许有朋友要说,黄球分数低,但是现在这个局面,南子能把球打进去就是胜利!让我们来看他下一球……goal——”在王楠又一次把红球打进去的时候,沈峰以几乎要把话筒吃了的姿态叫出了英文,“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也许你们要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进球,但是我要说,这是一个伟大的进球!伟大的!在开局之初,局面非常乱,南子是要用这种局面来对抗拉威尔的节奏。这是一把双刃剑,也许能限制住拉威尔,但同时也能限制住自己。在这种局面中,拉威尔要攻要守更是方便,一旦给他机会,南子会陷入比先前更可怕的噩梦,但是他没有给拉威尔机会!他没有!”

    事后有人评价沈峰,说他太夸大其词,在他吆喝着没有的时候,王楠才打进了三颗红球,不过这种声音,就如同在大海里投下了一个石头,甚至没能溅起浪花就被淹没了。

    因为在其后,王楠果然没有给拉威尔机会。他一颗一颗的解着球,他的球打的很快,但分数却上涨的很慢,打进了十颗红球的时候,他才只有三十四分,不过在这个时候,局面已经完全解开了。

    第十一颗红球。

    王楠微微的有些紧张,他擦了一下球杆,又打磨了一下杆头,他刚才打的很好,思路清晰,手感上佳,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会以为他赢定了,但其实不是,因为他现在的分太低了,下面的这几球,他若不能拿下大分,那一个失误,就有可能让对方翻盘。

    “现在桌面上还有五颗红球,下面的这几杆会非常重要,因为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为对方做了嫁衣。”沈峰的声音都带了一分小心翼翼的感觉,而就在他这么说着的时候,王楠出杆了。

    啪的一声,红球直下左边底库,母球留在了黑球的右上方。

    “漂亮!这个球,现在可以说问题不大了,在这一局,王楠很有可能翻盘!”

    王楠将黑球打了进去,然后又一次擦了球杆,下面的这几颗球,他越打越慢,一直到打进第三颗红球。现场一片巴掌声,很多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看旁边人鼓掌,也跟着鼓。

    “超分了!现在南子已经是超分了。这一局,南子的分数很低,但是这局可以说是目前比赛中最好看的一局。从开始的乱局,到现在,子展现出了非常强大的解球能力。而他现在,和拉威尔的比分,也是三比三!下面的比赛,我们可以充满期待……哦,现在也要和大家说一个好消息,就在刚才,提前两个小时开场的第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了,中国香港的选手孙暮战胜了马来西亚选手端古,率先晋级十六强。今年真的是我们中国球员大爆发的一年。已经晋级的孙暮,正在打球的王楠,还有再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局的付红莲,都是我们中国斯诺克界的未来之星。”

    “的确是未来之星。”张喜田道,“这里面好像也只有付红莲的年龄比较大一些,但也不过才十八岁。”

    “十八岁!就算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也许还能在球桌前见到他们。张老师,希望我们到时候还能合作。在十年的时候,我们可以搞个中国球员专辑,二十年的时候,我们可以搞个庆典,三十年的时候……”

    “三十年之后,我可能就不在世了。”

    “……张老师你龙精虎猛,一定没问题的。”

    电视机前的观众齐齐笑场,有那正在喝水的更是一口喷了出来,过去就熟悉沈峰风格的,不由得都对张喜田鞠了一把同。在很多时候,沈峰都是正常的,无论和哪个嘉宾搭档,说的都和那嘉宾差不多,比如嘉宾说这个球难打,他就会说这个球的确难打,然后从角度、位置等等方面分析这个球怎么难打。为此还有观众说,电视台根本就不用请什么嘉宾,有沈峰一个人就足够了。

    但是当他一兴奋,那就不知道到底是大脑滑轮了,还是打通了任督二脉,那是逮着什么说什么,有的时候那话如同天外飞仙,一阵见血,而有的时候,那就让人哭笑不得了。

    当然他们之所以会这么轻松,也是因为第六局结束了,虽然没能将最后一颗红球打进去,但王楠已经超出太多,拉威尔再纠缠也没什么意思了。比赛进入第七局,拉威尔开局,他采取的依然是谨慎的开球方式,但王楠和上次一样,上来直接把球给轰开了,拉威尔眼皮一跳,沈峰彻底沸腾了:“炸球!炸球!又是炸球,可以看出,南子是铁了心的要和拉威尔打对攻了。如果拉威尔不能解决,那么,就会落入南子的掌握,拉威尔有办法吗?有办法吗?哦,如果他有办法,也不会只是第二十二了。”

    这话说的实在有些缺德,拉威尔对节奏把握的很好,基本功也算扎实。从他十六岁进入斯诺克界,一点一点在进步,但是也只是在进步。对于职业球手来说,基本功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这就像画画、写字一样,复一的练习,总能练得中规中矩,但要成大家,那就真的需要一点天赋了。拉威尔不是没有天赋,只是,在对斯诺克的理解上,他离顶尖选手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这一点,拉威尔自己也非常清楚,在第六局中间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危险了,他的对手,是一个很有天分的人,在这样的乱局中,他不能给他留机会。

    他提着球杆来回查看,红球是有机会的,但是红球之后的彩球就有难度了,只要有一点不好,散乱的红球就有可能让他自己给自己创造一个斯诺克。

    “拉威尔很难受,他现在非常难受,考验他功力的时候到了。右边底袋有下,但是下了之后,拉杆回来的位置却很讲究,如果拉不到好位置,他不是给南子留机会,就是自己把自己防着了。”沈峰的声音充满了幸灾乐祸,配着拉威尔来回的踱步,就是最好的诠释,拉威尔的确难受,而他难受的原因,也完全和沈峰所说的一样。

    但是再难受,他也要打,这样的乱局,因为很难做成绝佳的斯诺克,也就不太好防守,而他对面的,还是一个意识非常出众的选手,在他觉得没有路线的时候,也许对方能看出另外的路。

    他打磨了一下杆头,慢慢的趴了下去,谨慎的控制着自己的体,然后,小心的打出了球杆,红球应声而入,然后母球回拉,正对上了黑球。就算是沈峰,这时候也要叫一声好,这个球的力度,控制的非常好。

    拉威尔松了口气,这颗彩球处理好了,下面打红球就比较容易,不过他在来回看了一下后决定在下一杆的时候,是要小小的K一下球的,否则在下一杆彩球,还是非常难受。

    黑球很轻松的就进入了球袋,拉威尔拿着球杆开始思考,张喜田道:“现在拉威尔是在考虑这个球到底是K还是不K,不K的话,红球的把握会大一些,如果K的话,很有可能连这一杆都要失败,哦,看来还是准备K球。让我们来看他的K球,这一球要是K好的话,起码底库附近的局面算是解开了,拉威尔很有可能借着这个机会,一举拿下一个大分数,甚至赢下这一局。”

    拉威尔送出了球杆,红球直入球袋,但是母球在碰了一下另外的红球之后,走位偏到了左方,不是一个斯诺克,但是,彻底失去了彩球的角度。拉威尔来回看了一下,满心不甘的,将球送到了粉球的后面——既然你解球的能力强,那就好好解一下这个球吧!

    现场一片巴掌,与其是赞赏拉威尔的这记防守,不如说是欢迎王楠的上场。

    “现在南子上场了,这个局面对他来说也很棘手,现在不仅是局面乱,关键还是母球的位置不好。南子要打好这一杆,不仅要有很出众的意识,更要有很好的杆法。”

    王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来回的观察了桌面,然后趴到了桌子上,对于这个球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拉威尔把这个球打的太妙了,母球几乎就卡在两颗球的中间,虽然左边的是一颗红球,并不是不能碰,但却影响路线。

    不过,他并不想和拉威尔打防守,哪怕这一局输了,他也不想。他抿了下嘴,眯了下眼,镜头中的他,脊背平直,部翘起,青嫩的面孔严肃中带了一分冷意,顿时把一干少女迷得恨不得要尖叫。

    而就在这时,他出杆了,母球直冲而去,红球向左边的底库滚去。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去办社保,因为怀念一家店的面条,所以赶去吃,走到半路,下雨了……俺计算了一下两边的路程,毅然决然的冒着雨去吃了面条,而在俺去吃的时候,雨停了- -俺想着难得出来一次,顺点去按一下腰吧,走到半路,竟然又开始滴- -到了师父那里,雨停了,俺神清气爽的出来,但是……但是,竟然又开始朦胧了!

    虽然下的都不太大……但是,这雨神一定是难的吧,而且,一定暗恋俺吧- -

    这是昨天的三千,如果没意外,今天应该还有一章吧,咳咳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