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八十二章

    王楠没有马上回答,他此时一片迷茫。

    虽然他对他妈说了,不要告诉他爹,他的联系方式。但是他见过他爹的无赖的,他相信他妈是绝对不会说,但这样一来,就等于把压力转到他妈上了。而且,他现在好像也算是个名人了,他爹要胡乱对那些记者说一些什么话,他又该怎么办?

    他的这个反应,很出乎王丛生的意料。结识这一年多,虽然来往不多,但对这个少年也有几分了解。他知道王楠不是一个张扬的,在某些时候,还善于忍耐,上更有一种少年人少有的沉稳。

    但他毕竟太年轻了,很多时候,年轻人特有的轻浮依然会体现,比如在去年的表演赛上,他对海子、瓶子的处理就不够得当,扮猪吃老虎是没有什么,但却要让对方有所忌惮,否则那时候不需要太过暴力,只要弄伤他的手,也就毁了他下面的比赛,乃至以后的斯诺克生涯了。

    而在拿到了那笔奖金之后,王楠的反应,也和一个普通的少年没有太大的区别。他本来以为,这一次一样如此,或者比那时候更高兴一点。为什么不呢?记录、亚洲记录,这可以说是一生的荣耀,多么高兴都不为过。他也没想过打击他的这份高兴,他只是希望能让他明白,他下面还有更多的路要走。但王楠的这个反应,不像是赢了,反而像是输了。

    “怎么了?”

    “没事。”

    王丛生看了他一眼,把手里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王楠有些受宠若惊:“不、不用……”

    “拿着,就是给你削的,我不喜欢吃这些东西。”

    “不喜欢你还削的这么好?”这一句王楠并没有说出来,也许人家喜欢吃梨呢?

    “我今天来,算是代表汇德。”王丛生慢慢的开口,“你这次进了正赛,而且取得了一个记录,无论是我还是现在的吴总经理,乃至更高的负责人都非常高兴。相应的奖励,也会在接下来给你。汇德也会再和你签一份更合规的合同。”

    王楠的嘴动了动,但到底没有说出来,王丛生却明白了:“你放心,这个合同只是更细化一些。比如你进了什么比赛会怎么样,你拿到了多少名次会怎么样。当然相应的,你要为汇德做宣传,汇德并不只是有一个娱乐中心,他还有很多产品,比如饮用水、饮料。当然这些,是以后的事。这份合同,我会帮你先看,你要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再找个律师。”

    “我相信王哥是不会害我的。”

    王丛生又露出那个有点古怪的表,但却没有反驳,只是道:“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现在所取得的成就,只代表了你的过去,而不是未来。如果你不能取得更好的成绩,也许人们在提到第一个147的时候还是会提到你,但也就是那样了。而在有第二个、第三个147的时候,你会逐渐的被人们淡忘。”

    “我知道的,王哥,你放心,我一会儿就去中心训练。”

    “倒也不用那么急。”王丛生笑了,他想了想又道,“你从这里,到未来还方便吗?”

    “啊,还好。”

    “想在回汇德吗?”

    王楠瞪大了眼,王丛生道:“放心,不会再让你出来陪客,不过……唔,我先帮你。”

    他说着,就站了起来。而在这个时候,胡当当也找到了王虎。王虎这两天那是真开心,想不到自己的一时兴起,就创造了一个记录。一想到王楠拿到世界锦标赛的冠军时,要感谢的人中会有他,他就忍不住的澎湃,觉得哪怕为此进班房也值了。

    “咱是一个偷儿!但咱是一个世界知名的偷儿!老三天天捣鼓这个捣鼓那个,保准没老子先出名!”

    就在他无限YY的时候,胡当当给他说了王楠的事,顿时他就恼了:“,这男人都不是东西!”

    胡当当斜眼看他,王虎倒没什么感觉:“是,老子是男人,但老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胡当当,你是个好东西吗?”

    胡当当没有接他的话:“借你两个人使使。”

    “借什么借,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一起出了门,王虎又叫上小猴带上两个人。在路上,胡当当说了自己的打算,王虎有些不屑,但是也不反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反正这事,今天要一次解决了,省得夜长梦多。要是这老家伙真是个骨头硬的,就把他丢给老三!”

    “先看看。”胡当当知道,王家这三兄弟,最不好惹的其实是老三豹子。老大老二如果说是打擦边球的话,那老三就是真正的黑社会。能不沾惹,最好不要沾惹。

    胡当当和王虎到的时候,王金贵正在和附近的邻居吹牛,说什么王楠马上就要接到他到G市了,说什么王楠已经在那边买了房请了保姆,他要过去了,天天就是下棋喝茶,他还说,王楠说了要给他买汽车,就是他不要:“我又不会开,要那个干什么?到时候还要再找个人拉我,太不方便,要去哪儿,打的就行了,G市的出租车那多啊,伸手就有的!”

    “老王,你说的怪带劲,但是真是假啊?”

    “假的?”王金贵的唾沫几乎没喷到那人的脸上,“你没看报纸?我家南子,那创造的是记录!亚洲记录!拿个金牌都不容易的很了,更何况是创造记录了!我告诉你,梁城报社的人都想来采访我,我就是没同意!”

    他这话虽然是吹牛,倒也不算全是瞎话,体报出来后,梁城报上上下下都像是打了鸡血,誓要把王楠的新闻炒个天塌地陷。但是当他们一了解王楠的况后,就不免有些茫然了。

    父母离异,家庭困苦,这本来是励志的新闻啊!但是姜小莲再婚,还又生了个儿子,这贫困坚强带领孩子的母亲的文章就做不成了。而王楠的成绩……那真是从小学到中学都不突出,中学的时候还有点不良少年的倾向。这要报道出来,是宣传呢?还是批判啊!当然,他们也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把王楠说的天上少有,地上仅无。

    可说的再好,也掩盖不了王楠中学就不再往上上的事实!当然,他们也可以说王楠是为了台球才退学的,可这编故事,那不用采访也可以报道了——真采访了,倒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了!

    母亲这边不行,父亲这边呢?王金贵倒是没再婚。但王楠从小到大都没拿到过他一分的赡养费,而且这人在机械厂也是出了名的。特别这几年机械厂效益不好,厂里基本停产。有点追求的,都会再找个活儿干。就算梁城物价低,一个月也总要二三百才能够过活,要是有孩子,那就要更多。但王金贵从没有再找别的活儿,就是混子,如果哪个月工资发不下来,他就到处去闹,闹的厂领导没法了,只有随便给他一点应付应付。

    而他拿了钱,也就是喝酒。偶尔去给门口的人下个棋打个牌,还总要赖账。这样的人,那些记者不用接触,就知道是惹不起了,自然不来触这个霉头。当然这些王金贵并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他吹牛。听他吹牛的人,当然知道是假的,可人家儿子是真的出息了,就算不相信不服气,最多也只能在心里嘲笑一番——十多年来,你儿子都没来过,这时候会接你去G市?做梦!

    不过大家都知道他是个没脸皮的,倒也不去当面戳破。不管别人怎么想,王金贵都说的口沫横飞,他有二十年都没这么高兴过了!他王金贵不出息,但他的种好!

    至于说王楠不想见他,甚至不给他联系方式,他虽然有点难过,但也不认为这是什么大问题。再怎么说,他也是王楠的亲生父亲。王楠是一定要认他的,再过两天,他就再去找姜小莲。姜小莲不行,他就去找姜小梅,那些姜家人他会挨个找个遍的,他们早晚要告诉他。实在不行,他还可以找记者,当然,他并不想走这条路,真损害了王楠的名声,也损害他的利益。

    看到胡当当,他的心一颤,随即就发起了狠——若是胡当当来找他麻烦的,只要打不死他,他这次就把所有人都拖下水!

    “王老师,这边说话。”

    “你做什么?”

    “想和你说几句话。”

    胡当当一边说,一边掏出在路上特意买的红塔山,王金贵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你在兴和街的生意不忙吗?各位,这位姓胡,我们家南子,早先就是在他铺子里打台球的。”

    这话一说,其他人连忙给胡当当打招呼,胡当当也笑着,把烟一根根的抛了过去。确认这些人都记住胡当当后,王金贵一边向外走,一边道:“你要说什么?”

    “我来给你送一样东西。”他说着,就把王楠早先带回来的那条围巾拿了出来,高档的全羊毛,只是摸着就有一种细致的手感,灰白相间的格子花型,看起来大方而又保暖,“这是王楠上次节回来给你带的。”

    王金贵喜笑颜开:“我就说嘛,哪有儿子不认老子的?都是姜小莲那个婆娘在中间瞎捣鼓,否则南子早来我这里了!”

    他一边说,一边就接了过来,来回的摸着,又围到脖子上,想着一会儿就让厂里那些人看看。

    “叔,南子心中是有你的。”

    “我是他老子!”

    “那你心中,也有南子吗?”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多写一点,但时间来不及了……

    明天不更神路,这个会多写一点的,抓头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