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七十二章

    未来培训中心碰球声不断,今天的培训中心,比以往的人更多。一些平时来中心做培训的,虽然并没有参加这次的比赛,但只要有时间,都过来观看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家长也过来了。

    在未来培训,费用并不低,随着每天要培训的时间的不同,每个月少则要千把块,多则两三千,两个月的培训费,差不多可以去上一年大学了。若家在G市也就罢了,若不是,还有个吃穿的费用,而且,十几岁的孩子,一般家长也不放心他一个人,总要有一个来陪护的,那就又是一笔开销。

    钱的问题也就罢了,关键的还是,在这个时候来学球,那势必耽误了孩子的学业,就说一般喜欢斯诺克的孩子,因为心在这里,学习成绩都不是太好吧,但他们本来还可以学一个技术,掌握一门比较大众普遍的技能的,现在来打球,那真的是背水一战。也不怪这些家长们担心。

    培训中心装有空调,但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还是显得憋闷,好在这些家长们都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斯诺克规则的,哪怕心中再焦急,也不会发出声音,但即使如此,裁判还是隔上几分钟,就要擦一下母球。

    一阵巴掌声突然响起,小龙站起,八十六分!在把刚才那一个球打进后,他的分数已经达到了八十六,不仅远超对方,而且,超分了!他没有看自己的对手,只是转过,又一次弯下了腰,在打刚才的红球的时候,他已经安排好了这一球,黑球的位置不太理想,因此他叫的是粉球。一个低杆,在把粉球打进去的同时,又叫了下一个红球。

    九十二,九十三,一百!

    在他的分数达到一百的时候,巴掌声又响了起来。虽然在正式的比赛中,我们不时的能看到147,单杆破百,但其实,这样的分数是很难拿的,小龙刚才这一杆拿下了六十分,已经很漂亮了。

    而他的对手,则脸色灰败,这已经是第二局了,三局两胜,小龙拿下了这一局,下一局根本就没有再打的必要。虽然在知道对手是小龙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赢的可能不大,但就这么被清出去,总还是有些不甘心。

    小龙又打了一个红球,再要叫黑球的时候没能把握好角度,终于结束了这一杆。负责当裁判的教练对他笑着点了下头,然后在自己的本子上做了一个记号。

    小龙和自己的对手握了一下手,走到旁边,喝了口水,找到了小成和王楠的桌子,然后轻手轻脚的摸了过去。

    此时,打球的正是小成,台面上还有十颗左右的红球,母球的角度不错,但是他却没有打红球,而是擦了一下红球的边,然后,把球推到了上面。小龙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小成的风格。

    他向旁边的记分牌看去,然后发现,这才是第一局,而此时占上风的,竟然是王楠!他微微的有些惊讶,不过也没有太吃惊,他知道,小成擅长的是防守,总是在开局的时候很一般,但是却会慢慢的后来者居上。这是一个会不断的用防守来消磨你,直到把你的锐气完全磨平,丧失了对比赛的激,然后再发力的一个球手!他和他做了两年的对手,对这一点,实在是太熟悉了。

    王楠和小成一球一球的磨着,又有两个桌子结束了比赛,但他们,还是连第一局都没有打完,此时他们的比分是四十三比四十六,王楠依然领先,但优势已经很小了。

    王楠趴在桌子上,看了一下眼前的球,摇了摇头,又站了起来,他一个劲儿的告诉自己不要急,但是却免不了心中开始发慌。他不能输,他是这个培训中心最不能输的,虽然汇德给他签了五年的约,但并不代表就愿意给他五年的时间!

    每个月给一个人固定的工资,给他交着培训费,却不求任何回报,这种事,恐怕也就是父母或至亲好友才会做的,而就算是父母,也是希望自己全力培养的孩子能有出息的。

    他擦了把汗,喝了口水,稳了一下心,然后才再一次趴下来。上次他和小成的比赛中,就输在了急躁上,而这一次,他一定要能熬下来。现在母球在顶端,并不是斯诺克,但机会也不是特别好,若按照他的惯例,这一杆是会去试试的,不过他现在决定,一样打防守,他打了一个低杆球,让母球挂了一下红球,又从底库反弹了回来。

    旁边的小龙看了他一眼,而小成,则心中一笑。他是打防守的,于是很多在他手中失败的就想着和他一样打防守,但是,他们又怎么会磨的过他?他走上前,再一次做了一次防守。

    两人就这么你一杆我一杆,大多都是防守,偶尔进一个球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下一个球就不那么好叫了,因此无法形成连击。这样的比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沉闷而又无聊的,不过小龙却看的兴致勃勃,而且越看越惊奇。在他来看,王楠早就该输了,这局球,早陷入到了小成的轨道,可是这个人却硬生生的坚持了下来,而且一直保持着领先。

    小龙意外,小成也非常意外。根据他的经验,只要进入了他的比赛轨道,很少有能再挣脱出来的。是的,斯诺克不是围棋,不是说设一个局就有可能屠杀一条大龙。哪怕是做的再好的斯诺克,也只能管一杆,如果对方实力高超,运气十足,更有可能反守为攻。但这不是说,斯诺克不可以设局。在你做了一个难度很高的防守的时候,那对方只能解球。

    如果对方的技术好,那会再解球的同时再做防守,而如果对方技术一般,那能把球解到就是不错了,对于后者,显然是要给对方漏机会的。而对于前者,那就形成了一个防守循环。

    但一般来说,先做了防守的那一个人总是会更沾光的。因为对方是最先需要解球的。是的,任何一个有职业素养的球手,在解球与漏机会中都会选择后者——宁肯这个球解不到被罚分,也不能漏机会。

    但是,如果能解到,一般人总也是要想解开的。所以,在第一杆解球的时候,这个球的防守,打的就有可能不是那么好。当然,他也不见得就会漏机会,可是在下一杆的时候,那第一个做防守的,总会有一点优势。

    当然,也有那种在解球的同时把防守做的非常完美,可是那种球,总不是太多见,而且,小成有的是耐心。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十次、二十次,哪怕是一百次,他也有耐心这么耗下去。

    王楠上一次和他打球,就输在了这上面,那次他球风凌厉,手感超强,但还是被他一杆一杆给磨了下来。而这一次,王楠却变得坚韧了起来。这一局,他们磨的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了,王楠竟还能耐着子!

    小成在心中一笑:“那咱们,就比比,谁更有耐心吧!”

    又磨了六七分钟,台上只剩下三个红球,王楠依然领先,但只领先了一分。而在这一次,他解球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次失误,虽然他把那个球解到了,却给小成漏了机会。

    在这个机会一出现,他就咬了下牙,他面无表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擦了把汗,几乎是麻木的,看着小成进行了清台。裁判在记分牌上做了个标注,将球往外拿,在快要拿出来完的时候,王楠举了下手:“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负责当这个桌子上裁判的周筼点了下头:“十分钟。”

    王楠对着小龙点点头,放下球杆,向洗手间走去,小龙和周筼打了声招呼,周筼笑了笑:“结束了?”

    “嗯。”

    “不先回去?明天可是要打五局的。”对于小龙,周筼可以说是又又恨,的是他的天赋,恨的则是他的惫懒。在他来看,小龙的天赋实在是少有的,若是他有心,完全可以走上职业化的道路,但是他既没有付红莲的专注,也没有小成的用心。虽然来进行培训,但也说不上如何尽心。这个人就那么随随便便的打着,然后就那么随随便便的赢了!这在周筼来看,简直就是一种耻辱。但这个家伙还有自己的论调。

    “周教练,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你说,我打上了职业球员之后做什么?”

    “打球啊!”

    “我现在不也在打着?是,汇德的场面比不上职业球员,但你总要承认我也是在打球吧,而且,我这种打球,还拿了不少钱呢。”

    “打职业联赛一样有钱,还有更多!”

    “是有,但那里面藏龙卧虎,我可不认为自己能混出来,要是混不出来,我还不如现在呢。”

    周筼对这个论调咬牙切齿,但也无能为力,牛不喝水总不能强按头吧!他本来还想做他的指导,后来也不在这上面用心了,这家伙自己都不心,根本就是无可救药的。

    “我想看完这一场。”

    周筼知道他们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因此就点了下头:“那你看吧。”

    小龙等了一会儿,就觉得嘴巴有点干,看了一眼在那边闭目养神的小成,知道他不喜欢被打扰,就也向洗手间走去。一边走,他一边摸烟,刚把烟摸出来,就听到一阵呕吐声,走过去,就发现王楠正抱着水池在那里干呕。

    “怎么了,吃坏肚子了?”

    王楠抬起脸,摇摇头,小龙发现他脸色惨白,几道水痕在他的眼下,仿佛泪迹。

    “到十分钟了吗?”

    王楠突然开口,小龙一愣,摇摇头,王楠长吸了口气,但立刻,又感觉到一阵反胃,于是,再一次弯□,干呕了起来。输了,就算他用尽了全部的能力,还是输了。他并不是没有输过,也不是第一次输给小成,但这一次,却令他有一种深沉的挫败。

    他这一次的运气不错,手感也不错,而且他一直没有放弃,但是,他还是输了!小成那稳当的没有漏洞的防守,令他有一种就算再来一次、十次,最后也还会如此的感觉。

    他的技术是不错,他的基本功也扎实了,可是,他依然会失误,谁都会,但小成却仿佛不会!这样的对手,他要怎么战胜?而如果不能战胜,他又怎么向汇德证明自己的能力?就算汇德原谅他这一次的失败,但是下一次,下下一次呢?

    虽然知道不该,但王楠却不由得开始怀疑起自己了。他已经清楚的认识到了斯诺克对他的重要,而如果不能在这上面取得成绩,他就一无是处!

    “你这次打的不错。”

    小龙一边说,一边拿出火柴,王楠没有出声,他也知道自己打的不错,但也就是因此,他才更无力。

    “不过,你不该陷入小成的轨道。”

    王楠一怔,转向他,小龙摸了摸下巴:“要说这话我真不该说,不过,谁让那家伙一直是我的对手呢?有一个这样的对手……其实不舒服的。好吧,我的意思就是,你打你自己的球,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王楠的嘴动了动,小龙嗤笑了一声:“老实告诉你,论防守,我都不是那家伙的对手!你要是还照着上一局的打发,那真要再练练了!”

    他说完,不再开口,进了里面的隔间,里面传来一阵水声,再一会儿,小龙出来了,见他还怔怔的,就道:“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老周那人,可较真的很。”

    王楠眯了下眼,刚才打球的镜头迅速的在他脑中回放,在一个点上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这里!是的,就是这里,他本来有机会的!

    他打开水龙头冲了把脸,然后一边晃着头,一边走了出来,来到桌子上的时候,刚好第十分钟。他拿毛巾擦了把脸,又打磨了一下杆头,弯下了腰。上次是小成开的局,这次,则轮到他了。

    刚开始的几杆,和上一局没有什么变化,在第十三杆的时候,小成漏球了!其实也不能说是漏球,这个球,母球依然在顶端,只是和一颗红球有一定的角度。这种球,是最令人为难的,进攻吧,把握不大,防守吧,又有些可惜。若在上一局,王楠几乎不用想,就会去思索怎么做一个更好的防守,但是现在,他决定进攻。小龙说的不错,他不能陷入小成的节奏。

    他曾和同样喜欢防守的瓶子打过对局,既然在瓶子那里他都可以杀出来,在小成这里,自然也一样!

    他来回看了一下角度,然后,趴了下来。他眯着眼,慢慢的吸着气,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决心,但此时,却觉得胳膊无比的沉重。他要打进!他一定要打进!他的眼睛越眯越小,但眼前的视线却仿佛越来越广阔,而同时,几条路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在那几条路线,有一条,是最好的,不仅能把那颗红球打进去,而且,还能很舒服的叫到下一颗黑球!

    一看他这个架势,小成就知道他是要攻了,他并不急,他这个球是有机会,但下一颗彩球并不好叫,王楠就算拿到了彩球,也很难打出连击,而下一次,他会继续的磨王楠。

    他看过王楠和瓶子的比赛,知道他的打球风格,但是,他并不是瓶子!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红球应声而入,而在下一刻,在弹到库边之后,慢慢的,走到了粉球的下面!

    “好!”

    周筼暗暗的叫了一声,虽然母球的位置并不是十分理想,但是这个走位,连他刚才都没有想到,他不由得向王楠多看了一眼。他来未来的次数并不多,来了也就是辅导付红莲,最早他倒也看过王楠打球,但觉得他连姿势都不标准,别的也就不再注意了。他本来以为这场球没有什么悬念的,却没想到王楠第一局能和小成磨这么久,而第二局竟还有这样的惊喜。

    在斯诺克中,把要打的目标球打进去很重要,但打进这颗球后,母球的位置同样重要。第一个球打进去了,母球却跑到了一个无法打第二颗球的地方……这真的是只有业余选手才会犯的错误。

    而母球的走位,也叫叫球。

    王楠吸了口气,站起,绕过案子,然后又一次的趴了下来。粉球的位置虽然不是特别好,但比起刚才,已经好太多了,所以,他微微比了一下杆,就把这个球打了进去。

    这一次,他把握的更好,母球向前没有走多远,就叫到了一颗红球。

    轻轻的推杆,把红球打进去,再叫黑球。下面的几杆,王楠打的行云流水,竟没有给小成任何机会,在六分钟后,他已经拿到了五十分。第七分钟,他出现了一次失误,不过小成也没能把握住,两人又磨蹭了两杆,终于还是被王楠抓住了机会。第十三分钟,王楠又一次趴到了台面上,他刚才打进了一个黄球,现在,在叫红球,只要把这个红球打进去,他就能超分了!

    红球的位置不错,他刚才之所以打黄球,就是为了保证下面的连击。他轻轻的把球打出去,而在球杆敲打到母球上的瞬间,他的心一沉,坏了!滑杆了!

    作者有话要说:半个小时前,差点没把俺吓死!骑单车回来,打开吉吉写作,打开第七十二章,然后,就是一片空白,顿时……心中一片哀嚎——俺的四千八百字啊!俺的四千八百字啊!!!!

    后来才知道是虚惊一场,原来,是俺放在神路那里了……泪- -

    哦,对了,明天被领导召唤到省城,过明天下午才能回来,不知道来及来不及,不过开了这次会后,俺应该会有一段时间没事吧,俺会努力的,握拳!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