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七十一章

    方文卓慢慢的将车停在路边,拿起水杯,将泡的茶叶水一饮而尽,又将里面的茶叶捞出来吃了。这茶叶只泡了一水,还很苦,但他吃到嘴中也没有太多感觉,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一直想睡,他在自己大腿上拧了一把,这才精神了一些,拿起旁边的毛巾擦了把脸,他再次发动了车子。

    再给了宋林三千块后,他终于算是拿下了那个单子,压力是少了些,但劳累的程度却直线上升。和林海涛的不同,宋林的这个单子,除了要跑货外,还要应付他这个人,每次去接货,说不得都要请他吃顿饭洗次脚。洗脚也就罢了,吃饭却是非要把人喝趴下的。宋林喝软了第二天可以尽睡,他却还要出车,虽然张格能干,都会先跑一程,但他最多也只能让张格跑十四个小时,再多,不仅人受不了,也容易出事。

    他年轻,一般况下休息十多个小时也就过来了,但在喝多的况下却有些受不了,酒劲倒是过了,但脑子还木着。他只有想尽办法提神,喝浓茶,喝咖啡,有时候还把咖啡喝浓茶泡在一起喝,喝的胃直犯抽,这才顶下来。

    但这种措施也有个时效,这次数多了,也有点不管事了,他也就只有掐自己,拧自己,实在不行了,这才会趴在方向盘上稍微迷瞪一会儿。

    累,真累,虽然他也出了一两年的车了,但没想到自己轮到自己来的时候会这么累,这么苦,这时候他也隐隐的有些佩服他三哥了,虽说他现在不像话,但当初,也的确是熬过来的。

    天黑,路上跑的都是这种大卡车,他不敢跑快,就慢慢的溜达着,虽然速度慢了,运费就上去了,但总归比出事强,这两年,他听过太多的车祸了。他一边跑着车,一边想王楠,这一次跑完回去,他就又要去G市了。上次没能见到林海涛,这次不知能不能见到,而从林海涛那里,也许,他能知道一些王楠的事?

    其实,他根本不用找林海涛,以他的份本来也有点够不上,但是他愿意多接触一下林海涛,虽然他并不喜欢他这个人,但是,他觉得这样离王楠会更近一些。他一直想着怎么和王楠更进一步,一直想着怎么回到从前,想的脑袋发疼,也没有想到什么办法。

    王楠和吴强、马云龙都不同,这两个,他觉得就算出现了王楠这样的事,他也有把握和他们重归于好。但他对王楠是真没把握,从过去,就没把握。

    而此时,王楠已经离开了汇德,他本来是想在未来培训中心附近找房个便宜的房子住的,但王丛生却直接将他带到他那里。那是一个小高层,王丛生的房子位于第二十一层,三室一厅,已经做了装修,家具也齐全,但看起来却不像住过人的。

    “我平时住在汇德那里,这房子虽然弄好了,却一直空着,你就当帮我看看房子。”

    王楠知道这是在帮他,但这恩实在有些太大了,他红着脸摇头:“谢谢王哥,但这个,我真不能住,这是你要结婚的房子。我这人不在乎住处的,过去我一直住大杂院,还在球台上睡了两个月。”

    “让你住你就住,你要真觉得不安,就给我二百块钱好了。”

    王楠一怔,王丛生扯了下嘴角:“你欠我的,也不差这一件了。”

    王楠的脸更红了,他嘴动了一下,也不知道要怎么说,王丛生又道:“你要觉得心里过不去,那就记着,我总有让你帮忙的时候。”

    他都这么说了,王楠也不好再推脱,点了下头:“只要不是违纪犯法的事,我都干!”

    王丛生微微一笑,看了他一眼,王楠有些不敢和他对视的别过了脸,他知道王丛生听出了他那话的意思,顿觉自己有些太小家子气,但来G市这么久,他实在是听多了偏门中的事。王丛生对他再好,他也不能干那些事。因此他随即,又把目光转了回来,王丛生微微一怔,倒也没有说什么。

    王丛生这里什么都齐全,他又带着自己的铺盖,因此不用两个小时就安置了下来。王丛生把钥匙给了他就走了,他自己拿着地图,研究了一下附近的公交路线,还找了两家比较便宜的饭馆。第二天,就搭着公交车摸到了培训中心,魏教练显然是得到过招呼的,见了他就道:“我们这里每天早上九点开始,十点结束,你既然没其他事,就在这里呆着。”

    王楠点点头,就真按照他说的,留在了这里。他每天早上七点半起来,吃了饭,就搭公交过来,有时候来的早了,还会帮着中心的人收拾一下东西。中午和晚上则在培训中心吃。这里自然不像汇德有食堂,但附近有不少小吃店,虽然味道一般,好在价格优惠。王楠也想过在家做了带回来,但一来他没有多少时间,二来他也怕把王丛生的厨房弄脏了。

    这种生活,规律而枯燥,而且还要比在汇德更寂寞。在汇德,周围都是年龄和他差不多的少年,虽说没多少交,聊起来总没有代沟,而且他还不时的可以逗弄逗弄小朱,再加上,每天总是要出台的。

    是的,出台并不是什么太有趣的事,但每次出台都代表着更多的工资和小费,自然动力也更充足。而现在,他的生活一成不变,那种枯燥感也就更强烈了。但是就算再枯燥,他也不敢停。这和在汇德时候还不同,在那里,他哪怕打的不太好也没有关系,拿不到多的总能拿个少的,而现在,他必须打好,而且还要打的非常好。

    他已经从王丛生那里知道年底就有一个精典赛,他不知道这个精典赛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想,汇德是一定要派人参加的。他现在不能为汇德挣钱了,那就一定要为汇德拿出成绩。

    好在现在,他除了基础练习外,也还可以练习打蛇彩和27分点,前者是把彩球和红球一字排开,然后按照一红一彩的顺序练习,后者则是打彩球点,也就是桌子上没有红球,只有彩球,这两个一个是练习稳定,一个则是练习走位,一般来说,打蛇彩锻炼的更全面,不过二十七分点则要求循回,也就是从黄球打到黑球,打了黑之后再叫黄。

    这一天他正练习打蛇彩,CALL机突然响了,是G市的号,他看了,就用中心的电话打了过去,他本来以为是王丛生或者小马,哪知道却是小朱。

    “你在哪儿?”

    “唔……”

    “我没事,就是看你是不是还活着。”

    王楠笑了两声,小朱勃然大怒,当下就想把电话挂掉,但再一想自己好不容易终于打了这么一次,因此就按捺着:“中午你有空吗?”

    “怎么,你要请我吃饭?”

    “是啊。”

    “咦?”

    “就是要请你吃饭,你来不来!”

    “来来,不过是要到汇德吗?那我可能有点不太方便。”对于他来说,那个地方还是能不去就不去的好,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周如会那么说其实是有原因的,只以为周如发神经。虽说这周如的事好像是解决了,但谁知道还会不会再出来个李如王如。而且汇德离未来也实在有些远,虽然他在这里时间算是自由,但也不能吃个午饭就跑出去两小时。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王楠说了地点,小朱又和他约了时间。等到中午的时候,王楠前去,果然就看到他已经到了。

    “你这一次的预算是多少?”

    小朱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三百以下!”

    王楠吹了声口哨,不过却带着他,进了旁边的一个小饭馆,这家饭店还算干净,但只看上面刊登的什么牛柳河粉四块就知道,随便也吃不到三百的。

    “这可是你找的饭店。”小朱做下来道,“可不是我不愿意出钱。”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就吃不到三百?”

    “行,你点,我看你怎么点到三百!”

    “我记得这里好像有炒河虾的。”王楠说着把菜单翻了过来,“我前两天就想吃了,就是一直有些舍不得。”

    “看你那点出息!”

    小朱非常鄙夷,却没有阻止,不过王楠虽然真点了那个爆炒河虾,最后也只是再点了一个凉菜:“你那三百块,留着我慢慢吃。”

    小朱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再说什么。王楠道:“好了,说你来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王楠笑着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小朱暗暗的磨了下牙。真心来说,小朱是真不想来找王楠。王楠刚走的那两天,他还长长的出了口气,想着以后总算不会被欺负了,虽然王楠走了,他们这里有可能再进新人,但除了像王楠那种变态,不管来的是什么人,不都得被他收服了?所以那几天,他就像是刚从监狱里被放出了风似的畅快。

    可是过了最初的兴奋,他渐渐地,就觉得有些失落,没了王楠,这子过得,也有点太平静了。无聊之下,就不免想起王楠的好处,比如干净的寝室,再比如整齐的铺。再之后细想,就觉得王楠那人虽然霸道,但好像,还真没对他做过什么。当然,他这么想的时候也觉得不对,他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改变立场呢?

    可是,在这个同时,他又不免会想到,那一天,王楠和马选互报姓名,王楠问了他的,他却没有回答的事。王楠临走的时候,还给了他一个游戏机,他却连名字都没有告诉他……

    这么想着,小朱不免觉得有些对不起王楠。再想到这家伙倒霉了,指不定在哪个地方刷碗……他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知道当一个小工,几乎要被全饭店的呵斥,受苦受累不说,工资也少的可怜。王楠要去培训中的事,王丛生特别叮嘱过他不要对别人说,毕竟他是犯了错,总要给下面人做一个榜样。就连小成小龙,也是得了叮嘱的。所以小朱就认定了王楠最好的出路也就是打小工——不是在饭店就是在厨房,显然,饭店里的活儿还更好一些。

    “你给我的那个游戏机,我这几天一直玩,有意思的。”

    “你喜欢就好。”王楠夹了口菜,停了一会儿,斜眼看他,“你就是为这事来的?”

    小朱面色一红:“本少爷从不白要别人的东西,你给我个游戏机,我就要请你吃一顿饭,你既然这次吃不了三百,那就下次吃,下次要还吃不了,那就下下次吃,反正我会给你记着帐的!”

    “啊?”

    “怎么,你不愿意?”

    “我倒没什么不愿意的,就是……我那游戏机,好像不值三百。”王楠抓了抓头,仿佛是自言自语似的喃喃,“是一百还是二百呢?或者是二百五?”

    小朱的脸更红了,他瞪着眼:“本少爷向来宽以待人!滴水之恩向来涌泉相报,你那二百五的游戏机,我就把他当三百了!”

    他把那二百五三个字咬的重重的,斜着眼看王楠,那意思就是说他是个二百五,王楠放下筷子,盯着他不动,小朱被他压制了一年,虽说明知现在没必要再怕他了,但被他这么看着,还是心里打鼓:“怎么了?那二百五可是你自己说的!”

    “你真可。”

    小朱正防备着他要怎么压制自己呢,哪知道却得了这么一句,一时间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你、你说什么!”

    “快吃,一会儿都凉了。”

    “喂!”

    “哎呀,夸你一句就可以了,不能老让人夸啊。”

    小朱愤愤的看了他一眼,郁闷的开始吃自己的炒河粉,一边吃一边嘀咕:“谁让你夸了,我就是要让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可不可的,我又不是女人,又不是小猫小狗,我是长得好,但那也是英俊。”

    王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差点呛住,小朱瞪着他,王楠连连点头:“是的,英俊、英俊,很英俊!”

    小朱也知道他是在嘲讽自己,但他也知道,他斗不过王楠,现在他这么明面上夸着了,他也就当是真话听了。从那以后,小朱不时的会打电话约他吃饭,吃了几次之后,小马也加入了,他们三个倒和在汇德时一样,虽然没有再住在一起,但交并没有少,反而更多了几分。

    就这么到了七月,那个要在举办的斯诺克赛事已经定了下来。此时,这项赛事还没有发展到后来那么隆重,这还是举办的斯诺克比赛的一次试水,无论是选手还是裁判乃至奖金都无法和后来相比。但这项比赛,对于像王楠这样的选手已经是非常浩大了。

    这份浩大,不表现在以后如何,而是现在,他们就要为能参加资格赛而进行内部选拔。在未来培训中心这里固定学习,注册了资格证,并且有心在这上面发展的,一共有二十二人,而他们,只准备推荐两个人。十一个人中选一个,而其中的一个席位,基本上已经被付红莲预定了!

    “大家都知道,这一次的比赛意味着什么,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魏教练站在前台,慢慢的开口,“这一次咱们采取的是多场次、淘汰制的比赛。第一轮,我们要打五局,第二轮,我们要打七局,第三轮,九局,最后一轮,十一局。胜者晋级,败者淘汰,最后的两个人,就是未来推举的人选。比赛从十七号开始,到十九号结束。这两天大家都好好准备,当然,不想参与的也可以放弃。毕竟就算被中心推举上了,也不见得能参加正式的比赛,等到九月份,还有一场资格赛,能在那里面杀出来,才能真正的进入比赛。那一场资格赛可不仅是咱们G市或者全国的选手,全亚洲、全世界的都会来!要是没有信心,趁早就别耽误事了。”

    要说有信心,谁的信心都不见得很足,但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放弃,就算自忖技术还不过关,很难拿到那两个名额的,也想趁着这个机会练练手。而王楠,则暗暗的握了下拳,他现在打大蛇彩已经能拿到一百三十六的分数了。据他所知,这在中心中,是一个相当高的分数,付红莲的大蛇彩也只是一百二十八。他知道,大蛇彩的成绩不代表斯诺克的成绩,他也没有正式的和付红莲打过,也不知道他水平如何,但他觉得,他可以试试!

    他也必须试试!汇德早在两个月前,就帮他和小成小龙注册了资格。

    七月十七号,未来培训中心的内部选拔不为人知的拉开了序幕,这一次,没有投注没有转播,甚至连比赛也是几场一起进行的,大门也没有关,但气氛,却要比汇德的表演赛更为沉重。

    王楠的运气不是太好,他第一轮,就碰上了小成!

    “我知道你的况。”小成看着他慢慢的开口,“但是,我是一定要赢的!”

    王楠一笑:“我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一定要赞同,五千字是很给力的,特别是在不算到账务里,是更给力的!

    唉,俺本来想周六带着大家到频道里调戏牛嫂,但早上的时候,领导给俺来了个电话,让俺星期六到省城去开会……~~o(>_<)o ~~

    俺多少天不开一次啊,上次开还是两个月前!怎么就这么巧呢!另外,长了扁平疣的同学一定要查自己的脖子啊,俺就上次弄脸的时候没让大夫看脖子,现在脖子上好像也有了,明天还要再去针刺~~~

    果然,年龄一大,体中的各种毛病都出来了= =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