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火车内,倒很少听到咣当咣当的声音。但隔着车窗,却不时能看到飞速倒过的光点与树木的枝杈,趁着漆黑的夜色,很给人一种穿梭时空的感觉。

    王楠放好自己的箱子,就坐在铺子上向外看,虽然走的时候不觉得,但真上了车,还是有点惆怅。他买的是软卧,包间里只有他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倒也清静。

    那中间男子是个说话的,想和他交谈,但见他正忧郁着,也不好打扰,正想着找个什么话题,就听到他的CALL机响了。王楠看了一下机子,皱了下眉。

    “用我的。”

    那中年男子把自己的大哥大递了过去。王楠有些犹豫。

    “用,没事。”

    “那……谢谢大哥了。”

    这是王楠第一次用大哥大,还有点不太会用,在那中年男子的指导下,才算是拨通了号码,那边立刻传来李亮的声音:“你在哪儿?”

    “这个,好像刚过民县。”

    “民县?”

    “嗯。”

    “你在火车上?”

    “是啊。”

    “你走了?”

    这几句,一声比一声高,王楠笑了笑:“是啊。”

    “你、你怎么走了?”

    “我要上班了,自然要走了啊。”

    “你!”这样的回答,李亮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王楠要工作要上班,可是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他想了想,道“你都没对我说。”

    “我说了呀,今天临走的时候我还对你说了。”

    李亮想了想,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句,但那个时候,他只以为王楠是要离开他家,想不到,就这么离开了梁城。想到王楠就这么走了,他突然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一时就觉得周围都没有了依靠:“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还真没准。”王楠本想说是明年,但一想到自己的那房子,就又改了口,“反正我回来就去找你。”

    “真的?”

    “真的。”

    “那你一定要来找我。”

    “嗯。”王楠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就这样,我借人家的大哥大打的电话。”

    “哦,那你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啊。”

    “好好。”

    王楠应着,挂了电话,将电话还回去,那中年男子有些揶揄的笑了下:“女朋友?”

    王楠嘴角抽搐:“是同学。”

    “同学同学,我了解,我们那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他说着,一脸的怀念,王楠也只有无言。

    有这么一个人一起旅行,这一趟旅途,倒不寂寞。下了车,他打了辆出租,直接回到汇德,宿舍里只有小马在,见了他很是高兴,两人一边说着,一边互相交换了各自的特产。知道他没吃饭,小马还陪着他到食堂里走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小朱也回来了。

    “喏,给你的花生。”

    王楠说着,丢了一袋子过去,小朱接了,挣扎了片刻:“先说好,我只有二百块的预算。”

    王楠一怔,哈哈大笑了起来。小朱大怒:“你笑什么?”

    “没,就是觉得你真可。”

    小朱更是愤怒,但脸却红了,他磨了下牙,嘀咕了几句谁也听不清的话,那边的小马,默默地转过了头,当自己只是一个摆件。

    第二天,王楠去报了到,又把给王丛生捎带的东西拿过去,同时向他汇报了和王虎的会面况。王丛生从头听到尾,听完了也没有反应,就在王楠不知道是否要先离开的时候,他突然道:“他没有再说什么?”

    “啊,虎哥吗?就、就是那些啊……”他刚才说的已经够详细了,除了有关胡当当的部分,几乎把他们俩的对话都复述了一遍。

    “就那些?”

    “就那些,哦,对了,临来的时候虎哥还对我说,要稳扎稳打,慢慢来。”

    “没有别的?”

    他的声音没有任何变化,但王楠就有一种,要是不说点什么,好像很对不起他的感觉。但他真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什么了。本来,他和王虎就没见两次面。交谈起来,虽然说是愉快,但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再加上他后来还和李亮呆了两天,虽然这两天他带着他到胡当当那店里玩了大半天,还一起吃了饭,但也就是他们三个加何静,实在是没有王虎。

    最后那一天,也是他给王虎打电话告别,而王虎非要来送,王虎来的时候,他已经在火车站了,他们也没有说几句话。

    “那些东西……他说了什么。”

    王丛生低着头,慢慢的开口,王楠在心中暗敲了自己一下,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那些吃食大多是王丛生给王虎捎带的,他当然想知道合不合王虎的胃口。他张口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王虎根本就没就那些东西发表意见,最多,也就是客气了一下。

    “虎哥,很喜欢。”

    王丛生看了他一眼,王楠心中发虚,他隐隐的觉得王丛生好像看出他是在说谎了,但话都出口了,他现在也只能咬着牙,继续道:“就是虎哥觉得……太麻烦了。”

    王丛生慢悠悠的一笑,王楠心中一跳,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能也陪着笑。好在王丛生也没为难他太长时候,摆了摆手,就让他出去了。王楠长长的吐了口气,心中决定,下次,一定要王虎就王丛生捎带的东西发表一通感言,他还要把那通感言给录下来!

    回来后,王楠的生活也就恢复到了原本的步调。出台、练习、学习,若说和过去有什么不同,也就是更认真,过去出台,他更多的是应付顾客,而现在,他是想在这种打球中也得到点什么。

    当然,顾客的意愿也是非常重要的。但全天下的业余斯诺克手想的都差不多,他们当然都追求胜利,可是,也追求好看,当发现王楠会不时的炫一下杆法的时候,他们的兴趣更大了。

    顾客高兴了,给小费自然也就痛快了,虽然无法和普尔那边相比,但带上他的工资和出台率,也就不低了。而在这炫杆法的过程中,他终于感受到,一个好杆,和一般球杆的差别了。

    他过去一直觉得打球,最关键的是技术。球杆,只要杆头没有大问题,长短也合适,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现在渐渐的发现,也许打一般的球的确是没有关系,但要打很细微的球,球杆也很重要。

    那出手时的微妙感觉,那对球的掌控,也许真的只错那么一点点,但斯诺克,很多时候,打的也就是那么一点点。在这种况下,他终于把林海涛给他的那个球杆拿了出来,反正就像林海涛说的那样,球杆是用来用的,只是放在那里,就一钱不值了。

    看到他这个球杆,培训中心的魏教练还是很眼馋,但听了王楠的解释,也只有无奈的放弃了。这种别人送的,虽说是自己的东西了,但和自己买的还是不同。若是有关系要好的转送也就罢了,但要拿来卖钱,那就有些不太地道了。好在王楠懂事,只要他过来辅导,就会把杆子让给他用,他倒也能过一把瘾,只是与此同时,他在王楠上放了更多的心思也是事实。

    打球、打球、还是打球,虽然有些枯燥,但换着花样的打球也还是充满了乐趣,特别是在想到每个月大概能拿到多少工资的时候,这点枯燥,也就不那么难以忍耐了。若说有什么不顺心的,那也就是李亮总是给他打CALL机。

    一开始是一天两次,中午十二点半一次,晚上八点半一次,后来知道他有时候要上夜班,就要了他的时间表,从此以后,就总趁他刚下班或者是正要上班的时候打。王楠一开始想着他不容易,又在迷茫苦恼期,也会回回,但总是这样,也就有些烦了。虽说他们宿舍附近也安了个IP电话,但总要走过去,有时候那电话还被别人占着。

    下班也就罢了,他可以等一会儿,这上班的时候,那可是一分也不能错的。

    回,实在麻烦,不回,又有点良心过不去,弄得王楠很是纠结,这一天,他给李亮回了电话,有些疲惫的打了卡,刚进汇德,就听总台的人对他说有人点了他。

    他现在名头打出来了,有些人知道他快要上班了,是愿意等他一小会儿的。听总台这么说,他也没有在意,谈笑了两句,就要过去,哪知道又被总台叫住了:“楠哥,这个人有点古怪。”

    “怎么了?”

    “您前段时间回家不知道。其实这人先前来过咱们这里一次了,所有人都被他轮着点了一遍,不只是咱们斯诺克组的,普尔那里的也一样。我觉得,这人不像是来打球的,反而像是来找人的。”

    “这样啊。”王楠一笑,“我知道了,谢谢了啊。”

    他说着,摆摆手,就背着自己的球杆走了进去。听总台说的那样,这个客人是真有些古怪,但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在G市可没招惹什么人,至于梁城的……总不该是方文卓来找人,就算他摸到这个地方了,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来找人,这个人更会做的,还是堵在门口,在旁边慢慢看。

    他这么想着,推开包间的大门,一进去,就愣住了。年轻的面孔,灰白的头发,正是上次他和林海涛吃饭时,看到过的那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唔,有同学说到出轨……家中太后对俺的终大事很焦急,总想着将俺推销出去,但有时候也会说,干脆别找了……看看谁谁,怎么怎么怎么……

    也不知道是俺被狗血包围了还是怎么样,但周围环境里,婚姻幸福的,的确不多,而婚姻出轨的,更是大把抓,那个老中青三代啊……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