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林海涛觉得自己很委屈,非常委屈,无比委屈。你说他做错了什么?他也就是在当初,看到一个孩子长得不错……好,是非常不错,于是动了点心思,在自己还过得苦巴巴的时候,就对那孩子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最后还卖血给那孩子凑齐了机票钱,送他到了伟大英帝就读。

    他对这孩子不能说仁至义尽,起码,也没什么仇恨。就算他后来和这孩子发生了点超友谊的关系,但那也是你我愿,真说起来,还是他吃了亏呢!

    “我送你的那个球杆呢?”

    林海涛抬起头:“小如,你的头发好像又白了,你说你这少白头虽然不好治,但咱总能染,你别怕染发剂对体不好,我知道一家是用纯植物的,可纯可纯的,他那儿的红颜料,都是由凤仙花压的!”

    “他那儿的染发师是不是长得也很好看啊。”

    “呃……”

    “别说这些,我问你,我送你的球杆你到底弄哪儿了?”

    “你都说送我了,那不就是我的吗?我怎么处理,那不是我的事吗?”

    “怎么处理的?”

    “忘了。”

    “林、海、涛!”

    林海涛叹了口气,有些疲倦的道:“小如,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你难道不知道我的格吗?我知道,你不高兴我看别的男孩子,可是你没听说过一句,叫做江山易改本难移吗?我也不觉得我看看别的男孩子有什么错,你总是这样,我觉得很累。你以后,还是不要来找我了。”

    周如脸色铁青:“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你的意思是分手?”

    “啊,你要非这么说也成,其实我不觉得咱们俩有在一起过。”

    周如盯着他看,那目光恨不得要将他吃了。林海涛无所谓的坐在那里,还俯去摸自己的烟,他刚摸出一根,就在准备要点火的时候,周如蓦地转过,大踏步的离开了。那边传来剧烈的关门声,他长长的吐了口气——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有一点放松,有一点迷茫,还有一点纠结。恍惚中,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的那个小孩,漂亮的、冰冷的、倔强的,一下子,就勾的他的心,痒了起来。

    “这也是孽缘啊!”

    他叹了一口气,站起,决定给自己找点乐子。但是拿着钥匙走到门口,他又有点不知道上哪儿了,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汇德,那地方漂亮孩子多,而且还大多干净,他就喜欢这样的。

    他有些恍惚的去开了车,并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正狠的盯着他。

    他一到那边,王楠就得到了消息,正巧他没有出台,立刻就到王丛生的办公室拿了球杆找了过去,王丛生刚点了小朱和他对局,见了王楠,就招呼他到旁边坐。

    见他提着球杆,林海涛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道:“怎么,你又转到这里来了?”

    “我是特意来找林哥的。”

    “来找我?”林海涛看了一下他,又道,“那什么,小朱,你先自己玩。”

    “……哦。”

    小朱应了,但却愤愤的看向王楠,王楠扭过头:“你先玩着,等一会儿,要是林哥愿意,我也陪你玩儿。”

    小朱嘴角一抽,心中愤恨,你是来陪我的,还是来虐我的啊!

    “林哥,我来,是还这球杆的,当初我不知道这球杆的价值,贸然收了,实在不好意思。林哥的心意我领了,但这球杆……”

    “这球杆你就留着。老实说,这球杆也是别人送的,我是一分钱没花。老实说,这球杆放到我那儿,也有一段时间了,但你看我拿来用过没有?”

    “这个,这球杆是打斯诺克的,林哥你总玩普尔……”

    “对啊,你说我一个玩普尔的,要斯诺克的球杆做什么?没事挠痒痒吗?”

    “但这球杆真的、真的值很多钱!”

    “值多少?”

    王楠左右看了看,伸了个一,林海涛道:“一百万?”

    王楠用力的摇头。

    林哥耸了下肩:“那就是一万了?”

    “最少一万,您要是想出手,还能更多一些。老实说,我认识一个教练,就想买这球杆,他说他能出一万五的,您要是愿意,也可以卖给他。”

    林海涛慢慢的吸着烟,笑眯眯的看着他,王楠被看的莫名其妙,试探的叫了一声:“林哥?”

    林海涛顺手摸了一下他的头:“这球杆要真值个一百万,那老实说,我还真要再收回来。可要只是一万的话,我还送得起。你就老实的收着,要是你想卖,那就自己卖,反正我是不要了。”

    王楠还想再说点什么,但他也听出了林海涛语气中的坚决,他想了一下,道:“那,谢谢林哥了。那什么,林哥,你喜欢吃辣吗?”

    “唔,还行,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我过两天要回家,我们那里特产花生,林哥要能吃辣,我就带两包麻辣的,要是不喜欢,我就只带五香的。”

    林海涛哈哈一笑:“你都带了。”

    “嗯!”

    两人在这里谈笑风声,小朱在那里暗自饮恨。虽然知道自己不是王楠的对手,但下台后,还是忍不住讽刺:“你还真会拍马,一包花生一块钱有没有啊。”

    “一块钱嘛,还是有的。放心,我也会给你带的。”

    “……谁要你的花生了!”

    “那你想要什么?”

    “我……我什么都不要你的!”

    “那可不行,我还想要你家里的特产呢。”

    “……我不回去。”

    “咦?”

    “怎么,谁说过年就一定要回家的,我不回去多拿值班费!”小朱握着拳,瞪着眼道。

    “哦,那等我回来你请我吃饭。”

    “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饭?”

    “你既然不送我特产,当然要请我吃饭。”

    “这是什么道理?”

    “但我都请你吃饭了,难道你只进不出?”

    “你才只进不出呢。”

    “那就说好了啊。”

    小朱泪流满面,心说自己这惹得是什么事啊!不过就算他再悲愤,在其后两天休息的时候,还是被王楠抓着,逛了G市的大街小巷。他第一次出门,回去的时候,自然要给家里人捎带点东西。

    母亲和胡当当是不用说了,虎哥当然也要有所意思。其他的像张全、张望,还有他那上面的几个姨和舅舅都要捎带一些,也不用太好,关键是要有。否则,他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会在背后说他什么。

    而且,他这里也有些小孩子的炫耀,你们不是看不起我吗?你们不是觉得我没出息吗?那就让你们看看,我就算没有大出息,也不是像你们说的那样的!在把这些人的礼物都挑好后,他还在犹豫中,买了一条羊毛银花围巾,他把这条围巾,放在了巷子的最里面,心中也不知道到底是期待,还是不期待。

    他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小皮包,回去的时候,却提了一大皮箱,好在有汇德帮忙,买的是卧铺票,除了上车下车,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二十多个小时,看看书,打打游戏,很快也就过去了,到达梁城的时候,正是深夜,一下车,他就感觉到一股寒意,虽然已经有所准备的穿了新买的羽绒服,但还是觉得冷风往骨头里钻。

    他拉了拉自己的领子,拖着皮箱,快速的往车站外走。梁城是一个极小的车站,此时又是深夜,站台上几乎没有人,晕黄的灯光也没带来丝毫的暖意。出站口那边开着一个小门,却没有人再检查车票。

    他来到外面,就看到下面停了几辆出租,正准备过去,突然被拍了一下肩膀,他一惊,回过头就看到一个遮了半张脸的男子正站在他后:“……老板?”

    “不错不错,还认识我呀。”

    “老板!”

    王楠用力的抱着他,胡当当向后退了一步:“死小子,想压死我呀,起来,老子等你半天快冻死了。,我就知道,的列车,没有不晚点的!”

    王楠喜笑颜开的松开他,提着自己的行礼,一边走一边道:“老板,你怎么来了?我没对你说我什么时候到啊。”

    “我不是说过,你走我不送,但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接吗?你饿不饿?”

    “火车上吃了东西,不过,老板要请客,那就更好了。”

    胡当当往他的头上拍了一下:“请!不过这时候,也就只有舟桥的胡辣汤了。”

    在过去,王楠并不太舟桥的胡辣汤,这地方名气很大,但梁城人都知道,真正好吃的,还是那些隐藏在拐角处的甚至没有名字的小摊。不过这一次,王楠却连喝了两大碗,吃了将近半斤的水煎包,看的胡当当只在那边咋舌:“你真在火车上吃东西了?”

    “真吃了,还吃的不少,但老板,你不知道,G市的东西,吃的人不踏实,我第一次知道,舟桥的胡辣汤,原来也这么好吃,我现在后悔在火车上吃东西了。”

    他摸着自己的肚子道,胡当当一笑:“一会儿就睡了,你少吃点。”

    吃了饭,两人坐上出租,胡当当报了一个地名,王楠一怔:“小云岗?老板,咱们去哪儿干嘛?”

    “把你卖了啊。”

    王楠一笑,这个小云岗对他来说几乎是陌生的,他不知道在什么方位,不过既然胡当当要去哪儿,他就跟过去呗。

    “你卖了我,可要分我一半钱啊。”他这么一说,然后就又抓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了起来。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但是他现在实在是太兴奋了,他没有想到胡当当来接他,而且,是在他根本就没有通知他具体到达的时间的况下。

    而且,分开这大半年,他也有太多的话要对胡当当说了。胡当当听着,不时的插上两句嘴,前面的司机也跟着逗趣,不大会儿,就到了小云岗,但过去后,那路却是难走,汽车在上面颠簸,司机连连说这趟要亏本了。王楠脸上的兴奋渐渐减退,虽然没有路灯,他却还能顺着车灯,看到那一座座,没有成规模和体系的别墅。

    终于到了地方,两人下车,胡当当拿出钥匙开门,红色的铁门打开,露出一地的灯光,还有隐隐的,电视的声音。

    “小湖还没睡,进来。”

    王楠有些局促的走了进去:“老板,这、这……”

    “这是我新买的,年头里才装修好。以后你回来,就可以直接来这边,四个卧室,将来我和小胡有孩子了,也会有你一个的!”

    王楠怔怔的,就这么说话间,已经走过了院子,胡当当拉开门,立刻,一股暖气就迎面而来,然后就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回来了,这个就是南子。啧啧,老胡,你要长得有南子一半好,我也就满意了。”

    “就说胡话,我要是个小白脸,还能轮到你?”胡当当笑着,就对王楠道,“这是小湖,我们五一办事,已经领过证了。”

    王楠长大了嘴,看着前面的女子。那并不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子,眼睛够大,嘴也够大,材也非常的丰满,脸上带着笑意,但王楠,却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他嘴唇翕动了好一会儿,道:“我、我完全不知道。”

    小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胡当当道:“哎呀,这事……反正你现在知道了就好了。别光站在这儿,气都跑完了,走,我先带你去安置下来。我装了水器,等一会儿就能洗澡了。”

    胡当当一边说,就带着来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里,十平方的房间,没多少东西,但却有一个单人,上面铺盖齐全,旁边还有一个小电暖风,那电暖风是亮着的,显然一直在工作,因此这房间虽不像外面暖洋洋的,却也带着一股气。

    “老板,这房子,要好多钱。”

    胡当当叹了口气:“买房子用了十一万,装修花了两万五,这么多年的老底算是都差不多了,不过人这一辈子,不就图一个舒坦的家吗?你小子虽然岁数还小,但也要记得,要从现在开始攒钱了。我告诉你,现在房子涨的可厉害,就我这个,买的时候才十一万,现在还不到半年,就快十三万了。到你那时候,还不知道要多少呢。”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