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这个晚上,小朱真有掐死王楠的心,但再想一想,为了这么一个王八蛋背上杀人犯的名号,实在有些不值。所以,他无数次的抬起了手,又无数次的放了下来。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王楠的脸离自己不到一公分,顿时把他惊的差点叫出声,他捂着自己的嘴,小心的看着王楠,一点点的向后退,最后,终于贴住了墙,他揉了揉眼,大口的呼吸了几下,然后终于想到了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这个人先把他气的半死,然后又着他讲了个青蛙王子的故事——这人倒没非要他讲这个,但他就记得这么一个,只有含悲带怒的说了一遍。其他的,好像也没做什么。

    想到这里,他松了口气,但心中又纠结了起来,怎么他一直,被这家伙耍弄啊!他盯着王楠,从他的头,看到他的下巴,越看越觉得这人也没哪里出奇的,怎么就说是比他长得好呢?

    “这家伙眼睛没我大,鼻梁也不见得有我高,再过两年,保准没我有男子气概,那时候,说不定也不是我的对手了。”

    这么想着,他心中总算好过了些,不过下的时候,还是蹑手蹑脚,刚下到一半,那边门开了,他心中一慌,腿就绊着王楠的了,王楠正睡着,条件反的,就踹了他一下,他一不注意,整个下半就压住了王楠。

    他啊的一声叫出声,王楠在下面也嗯了一下,小马本来正轻声的往这边来了,一看他们这架势,顿时也呆了。他没有多想,他本来怎么也不会多想的,但是,南子怎么在小朱的上?而小朱……怎么趴在他上?

    “小马,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看小马的脸色,小朱连忙道,小马呆呆的应了一声,王楠这时候也被压醒了:“你干什么,重死了!”

    小朱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因为太过慌乱,连鞋都忘了穿,他站在那儿,有点无措的看着小马:“是他昨天晚上睡不着才来找我的。”

    “哦……”

    “真的,他睡不着,把我也折腾醒了,他就要我和他说话,还要我给他讲故事,就讲了那个青蛙变成王子,后来又变成青蛙的,不是,是王子变青蛙,后来又变王子的。”

    他颠三倒四的解释着,那边王楠已爬了起来,给小马打了声招呼,就爬到了自己的上,搂住自己的枕头,抬起半张脸:“我看今天有太阳了,把你的枕头,还有被子都晒晒,别让我再闻到那股味了!”

    他说完,倒头就睡,小朱有些绝望的看着小马:“你要相信我,我们真的就睡了一觉。”

    小马点点头。

    “你真的要相信我。”

    “我相信。”小马说着,转过,“我去刷牙。”

    “你真的真的要相信我呀!”

    小马没有出声,拉开门直接走了。小朱茫然的在屋里站了一会儿,发狠的走到边,去拉王楠:“你起来!起来!”

    “干什么?”

    “都是你,小马都误会了!”

    王楠不耐烦的皱起眉:“误会什么?”

    “误会、误会我跟你‘好’了!”

    王楠挥了一下手:“咱俩有坏过吗?”

    小朱差点被噎死,忍无可忍的道:“你真傻还是假傻啊。我是说小马以为咱俩是那种关系,那种!那种!就是男女恋的那种!他以为咱们俩是那种了啊!”

    “你开什么玩笑!”

    小朱严肃的看着他:“小马真的会这么想的!”

    王楠看了他一会儿,忽的一笑,然后又躺倒了上:“不会,小马知道我,我不会这么没眼光的。”

    小朱愣了好一会儿,更加愤怒:“你什么意思,我哪里不好了?”

    “别闹了,难道你想我晚上再去找你?”

    小朱呆在了那儿,同时呆在那里的,还有自觉在外面已经停留了很多时间应该安全因此回来的小马,他默默的端起刷牙的杯子,挡着自己的脸,很后悔当初没想到去买个脸盆,好在小朱也没看到他,他做了两次呼吸,这才进门,然后尽量正常的躺到自己的上,一再的对自己说他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只是他虽然一再这么对自己说,心中则是无法抑制的在狂叫,原来小朱对南子是这样的!怪不得他总找南子的麻烦!这不就和他小时候喜欢一个小女生,就老去拉人家的辫子一样吗?

    一时间,小马就仿佛找到了真理的柯南,把小朱过去的种种行为都对上了号。他在这种环境里工作,对于男男之间的关系,倒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一时间非常的感叹。

    自那天后,小马总是尽力缩短自己在宿舍中的时间,特别是在王楠和小朱都在的况下。这种状况,王楠没什么感觉,只以为到了年根,大家都忙,小朱那天说的话,完全都被他当成了笑话。

    在梁城那个地方,他从小听多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却从没听过两个男人之间如何如何。这倒不是因为梁城就真的完全没有,而是那么一个小城,风气保守,真要细究出来,全城的人仿佛都认识,如果这种事被掀出来,那真是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人的。

    而来到这里后,他在普尔那边说是呆了一个月,真正出台却不到二十天。在斯诺克这边,也是一个人独自练了大半年,一直到表演赛前,都没有太多的客人。就算偶尔见到两个男人搭肩搂背,他也不会多想。

    小朱倒是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也不好追着解释,只有时不时的,以怨恨的目光看向王楠。王楠早就被他各种合理的不合理的眼神看习惯了,倒也没什么感觉,但这落到小马眼中,那就成了,小朱苦恋,王楠冷了,有时候又觉得小朱可怜,只是这种事,他也不好掺和,只有在平时的相处中,多照顾小朱一些。倒把小朱弄的莫名其妙,很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对于宿舍里这种暗流涌动,王楠却没有太在意,他太忙了。汇德本忙也就罢了,而他除了要训练外,每天还要自己练习。本来,在他拿了名次后,他虽然还会练习,可也不像当初那边全天候,毕竟,他还要出台,而且,他现在也有钱了!有了一笔他在过去几乎从来没有想过的钱!虽然他把奖金按照王丛生说的存了起来,可他每个月的工资也是一笔让他觉得眩晕的数目。

    而G市又是一个花花世界,这里有太多的商场,有太多新奇的东西,有太多好玩的铺子。他可以在这里尽的弥补小时候的遗憾,可以好好的挑两衣服。他并没有做的很过火,可是他的心,每天也在想着新买的电子游戏,宿舍后面新开的那家网——网的生意很好,每天都需要等待,才会有机子。有这么多的事可以做,有这么多的东西可以玩,他每天又还能练习多长时间呢?

    而且,每天这么累,他为什么不能休闲休闲呢?

    可是现在,不管他是在玩游戏,还是在上网,他都会忍不住的想到付红莲的那个眼神。他无数次的想着要把那个眼神丢到一边,但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于是,原本有趣的东西就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他只有练习,他觉得只有练习才能消除那个眼神所带来的那种……他无法理清的感觉。

    而也就在这种繁忙中,一九九九年的节来到了,这一年,全国上下发生了很多事,不过对王楠都没有什么影响。除夕之夜,汇德给所有值班的员工都发了红包,当然,依据职位和份的不同,红包的大小也不一样。小朱拿到了三百,小马拿到了四百,而王楠,则是一千。

    这一夜,汇德几乎没有生意,因此他们轮流的往家中打电话,王楠的家依然没有电话,他只有等着胡当当和他妈姜小莲先打他的CALL机,因为后面还有人等着,所以这话也不能说太长时间。但是,隔着话筒,他依然听到了那边的鞭炮声,心中也不由得,有一种淡淡的哀愁。

    其实上一年的节,他也没有在家过,不过他是和胡当当在一起。一起就着三盛公的烧鸡,沙家的牛,还有他妈送来的几个扣碗和饺子过的,那个时候,他虽然遗憾,可也觉得开心,而现在,他兜里拿着一千块,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遗憾,特别是当他想到,胡当当边,还有另外一个人陪着的时候。不过他这种愁绪,也没有延续太长时间,因为从第二天开始,汇德又开始忙了起来。

    同时忙的,还有远在梁城的胡当当那里。

    过年,大家会习惯的一家人凑在一起,但吃了饭、喝了酒,下午喝晚上的时光就需要有东西打发,打牌的打牌,麻将的麻将,当然,来玩游戏和打台球的,也都一起摸了过来。

    王楠走后,胡当当就又请了一个人,他知道,这人自然不会像王楠一样和他一心,可现在楼上楼下两层,他不请,也实在没办法。只是虽然请了人,他也不能没事研究研究棋谱,看看文艺小说了,楼上的,他要盯着点,楼下的,他也要跑跑腿。

    “老板,算账。”

    “老板,帮忙买包烟呗,要大梁的!”

    “老板,有水没?”

    ……

    他一一的应着,忙着,刚坐下来,一根烟就到了他眼前,他抬起头,就看到方文卓。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很早有木有,让我们期待下面一更,握拳!

    唔,六千字,分别是三更先生在俺妲己那里丢的潜水炸弹的最后一千,还有jan781123同学丢的火箭炮的一千,然后是gg37同学给俺江南《论《江南岸》-细节决定一切》的一千,然后是这里ivyxx同学和mantla1同学的《为了我的斯诺克,和我的鼎鼎!》以及《超鼎鼎!!》和cailu1977同学在这里投的火箭炮,在不算这两天霸王票的况下,现在是四万五千五百!

    光明就在眼前,希望即将来临!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