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表演赛结束后,汇德的生意大好,前三名的出台率几乎达到了百分百,这一台下了,那一台就要上。王楠也终于进了传说中的包间,其实和外面也没有什么不同。

    该有的设施都有,此外,也就是清净些。然后有一个柜子,是专门放客人自己的杆子的,有的还把衣服也放在这里,汇德会负责清洗烘干。

    不过就算再忙,也总是有休息的时间的,虽然已经不在普尔那里了,但林哥要请吃饭,王楠当然不会推辞,他知道,林哥在他上有押注,他这三万八也是有林哥的一部分的。

    这一天,他穿上虎哥给他买的那运动服,脚上了双运动鞋。他这半年来,好像长了几公分,不过运动服本来就是比较宽大的,倒也还能穿。

    “你就穿这?”

    见他就这样就要出门了,小朱终于忍不住道,王楠一愣:“怎么了?”

    “怎么了,这一能穿出去?”

    小朱的声调猛地拉高,小马道:“小朱,别这样。那个,南子啊,今天好像才只有十三四度,你穿这个,有点少,怎么也要再加一件外啊。还有,林哥请咱们吃饭,也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你穿这一……也不是太合适,最好还是再换一。”

    “咱们中心的衣服也不太合适。”

    小马一怔,王楠道:“那我就没有别的衣服了。”

    小朱小马一愣,王楠自己也是一愣,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这么坦然的说自己没有。在过去,他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没有了,虽然他的确没有。不过现在这么说,他却没有什么窘迫的。

    “哦,也是,你来的时候没多少行礼,最近又一直在中心没怎么出来过……那什么,小朱,你拿两件让南子穿,我的衣服南子传不了啊。”他是典型的南方人,比王楠起码低了半个头,还更瘦一些。

    小朱的脸立刻充满了便秘的色彩,王楠心中好笑,嘴中则道:“算了,小马,你找件宽大一点的外我穿着不冷就行了。你看咱们中心这么高档,那些穿休闲的也照样来嘛。”

    小马应了一声,就翻出自己的一件衣服,眼见王楠真要穿着走了,小朱终于忍不住道:“等等!”

    “做什么?”

    “你给我穿的惜点,我的衣服,都是很贵的!”

    “哦,那算了,我怕我万一弄坏了赔不起。”

    “你、你……”

    小朱气的脸都红了,若是有可能,他一万个也不想让王楠穿他的衣服,但就像小马说的,他们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吃饭。林哥特意请他们,总不会随便找一个酒楼就完事的。万一去了什么五星级酒店,这王楠丢人也是他丢人。要是说林哥因为王楠穿的不好,而临时改了地方……那他不是更吃亏了吗?也就是因此,他才这么忍辱负重的要把衣服借给王楠,哪知道他却来了这么一句。

    “我开玩笑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护你的衣服的,哪怕是我缺个胳膊,也绝对不会让你的衣服碰破一点油皮!”

    “你知道就好。”他冷哼了一声去找衣服,过后才觉得王楠那话有些不对头,不过他也知道,要斗嘴的话,两个他也不是王楠的对手,因此虽然满心抑郁,到底把嘴边的话忍了下来。

    三个人里,小马是最瘦的,不过却是最好吃的,他每个月的薪水,除了要存下来的,基本上都用来吃了。而小朱却是最穿着打扮的,他也是三人中,唯一一个染了头发,扎了耳钉的。而他的衣服,自然也是挑好看的、贵的买。

    他虽然有心给王楠拿件不怎么样的,但他那些衣服里,还真的就没有。到最后,也就是一件黑色的条文衬衣,一条西装裤,这是他那些衣服中最不花哨的,但穿在王楠的上却笔直括,很是偎贴,让人看了,就是心中一亮。

    “这件好,小朱,你把上也给南子拿了,省得他冷。”

    小马赞道,小朱的后槽牙都咬的酸了,觉得自己拿这两件出来实在是大错特错,有心不给,但两件都给了,哪还差这一件?纠结了一下,还是把上衣也拿了出来。

    王楠穿了上衣,又换了皮鞋,站出来别说去吃饭了,参加宴会都够了。而小朱小马站在他边,则沦落成跟班的了,小马倒是无所谓,小朱却是又咬了一番牙。

    到了和林哥约的地方,已经有车在等着了,不过林哥并没有到,来的是他的司机,那司机对他们也很客气,大概的解释了一下,林哥还有点事,所以先让他来接他们了。王楠几人自然没有意见,小朱自来熟的和那司机聊了起来,小马则在车中看来看去,而王楠,则把目光投向了窗外,来G市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在汇德附近活动,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城市。

    到了一幢大楼处,那司机把车停下:“你们先等一下,我去找老板。”

    他说着,拔了钥匙就出去了,小马道:“乖乖,我还是第一次坐这样的车呢,这座位,保准都是真皮的,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小朱。”

    小朱冷哼了一声,面上则有些讪讪的,他知道,林哥会请他们,完全是因为王楠,他和小马,不过是个添头。他这么想着,向王楠看去,却见王楠的表有异,他顺着他的目光往那边看,只看到一个材高大的年轻人。那人也不比他们大多少岁数,虽然也穿着西装,但一看,就不是什么名牌的,梳了一个板寸,一看就是从来的。

    “你认识那人?”

    王楠没有出声,倒不是故意冷落小朱,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听到。

    方文卓!这人,竟然是方文卓!

    这么突然的看到方文卓,王楠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恨方文卓,每次想到,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他有时候想,方文卓对他做的其实并不算什么,可是,他受到的伤害,并不仅仅是表现出来的那些。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却是那样收场。如果没有胡当当,他也许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了,其实,就算有胡当当,他也很难再相信人。他和小马小朱同宿舍半年,小朱是不说了,小马却是不错的。实在、善良,也给了他很多帮助,他们本来早就应该成为朋友了,但是到现在,他都无法和他交心,这不是小马的错,而是他自己,心里有病。

    可是这么看着方文卓,他才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太恨他,这么看着他,更多的还是有一种恍惚。

    他正发着愣,林哥出来了,方文卓立刻迎了上去,一边拿名片一边在说着什么,林哥听着,却不是太在意,还径自的往这边走。走得近了,王楠也能听到他的声音了:“这事你去找老张,他负责运输这块。”

    “哎哟林总,这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吗?麻烦您就发发慈悲,发一句话!”

    林哥好像被他这语调逗住了,笑了一下:“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那林总……”

    “我说你烦不烦?”

    “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方文卓一边说一边向后退,他的目光始终是放在林哥上的,但是当林哥坐进汽车,他回过头,正正和王楠对上,顿时,他的目光直了,然后有些无法相信的摇了摇脑袋,再要去看,那车子已经发动,没等他有任何反应,已绝尘而去。

    直到那辆车上了公路,消失在车流里,方文卓才回过神,立刻的,他就向前跑了几步,可哪里还能再见到那辆奔驰?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才皱着眉的往回走。

    那是王楠,他不会看错,虽说王楠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但他也不会认错的。只是,王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在林海涛的车上!

    林哥林海涛在汇德不算什么大佬,但对于方文卓来说,那却是一个需要仰仗的人物。他在他三哥这里跑车,待遇虽然不错,但他却是不甘心的,最近一直在想着怎么自己来。

    他跑了这一年多,也存了一点钱,他父母那里,也可以再给他挤出来一些,但还是不够。正巧他们原本跑的一个货源被人家夺了,他三哥就想再跑一个新路,已经给他说了,要是他能跑出来,就给他百分之十的提成。

    他三哥这么给他说的时候,是带了几分调侃的,不过,他却下决心要把这条路给跑出来,不为那提成,也要为自己将来单干的时候能有货源!

    他在这上面没干过,四处碰壁,不过碰的多了,也被他摸到了一些方向,最终,就被他找到了林海涛这里。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来找林海涛了,第一次,他连话都没搭上,直接就被推开了。第二次,他得到一句话——找错人了。第三次,他终于把名片给递上了,而这一次,好像是有点希望?

    “桌子,怎么样?”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街口,他们的车正停在那里,现在他已经可以熟练的作这种大卡,因此车上就只有他和张格两人。见到他,张格先打了招呼,他回过神:“说了几句话。”

    “行啊,这就是不错的进步了,再磨磨,这个活儿说不定真能被你磨下来呢。”

    方文卓有些勉强的扯了下嘴角,张格道:“怎么,出意外了?”

    “也不是,就是……觉得有些累。”

    “是怪累的,咱们这一行,不就是赚个辛苦钱吗?我刚才买了两袋酸,你先喝两口润润嗓子。咱们带来的烧饼好像还有一个,你要饿了,就先拿着垫垫。”

    方文卓点点头,没有去找酸,反而摸了包烟出来,他先拍了一根给张格,张格没有接,他就顺手塞到了自己嘴里,沉默的吸着。他虽然没有说,但张格也能看出他有心事,他们两个合作这么久了,也有了点交,当下就道:“别想太多了,这人啊,在外面哪有不受委屈的?更何况咱们男人。有时候老子也想,为什么不托生个女人。是女人最多嫁人,再不行,还能去给人家当二妇,可这男人啊,难道还能去卖股?”

    方文卓的手一停,慢慢的抬起头,张格斜了他一眼:“怎么了?”

    “没有。”

    他转过头,继续抽烟,只是比刚才,抽的更猛了。

    而那边,王楠也终于找到机会,单独的和林海涛说了几句话,打听出方文卓是来做什么的了。

    “怎么,你和那小子认识?”

    王楠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过去一个学校过。”

    “我说你问这个干什么啊,原来是因为这个啊。那小子不错,胆子够大竟然敢直接来找我,也舍得下脸,还有脑子,以后要一直这么干着,指定有出息。你们两个的关系怎么样啊,要是好的话,我就给你个面子,要是一般呢,我就再磨磨他。”

    “啊?”

    “做生意呢,做生不如做熟,不过我这里正准备开发新点,他要能连着来找我个七八次,不说别的,就是这份毅力也足够令人放心了。你现在可能还没感觉,等再过个几年,你就知道了。这人啊,有很多东西是要天分,有很多东西是要机缘。但对于咱们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更多的,看的还就是毅力了。一件事,别人做一次,你做十次,你就真的比别人笨十倍?好了,不说这些了。这不是什么好地,咱们再不出去,不定别人要怎么想呢。”

    他说着,哈哈一笑,王楠觉得他这笑的有些古怪,可一时也只能往卫生间味道不好之类的地方想。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又笑笑,跟着林海涛往外面走,刚来到外面,前面的林海涛就搜的一下退了回来:“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

    说完,不等王楠答话,就又退回到了卫生间,王楠有些莫名其妙,正愣然,就发现有人在向这边看,他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材高大的男子。那男人头发有些灰白,但面庞却奇异的年轻,让人一时分辨不出他的岁数。他站在那里,表冷漠,视线带着几分探究的冰冷,王楠顿时想到了林海涛,隐隐的就觉得林海涛那样的退回去,这个男子有关。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