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王楠看了瓶子一眼,仔细的打磨了一下杆头走了上去,然后干脆利落的运起了杆,母球撞到了底库,然后又反弹到了右边,那里,正有一个机会,一颗红球,就在前面的直线上,大厅中一片叹息,漏机会了!

    “南子到底还是太急了呀!”林哥连连拍腿,“这个球,可以慢慢来的嘛,那个人的排名在南子前面,压力一定比南子大,磨的久了,绝对顶不住。小朱,你说呢?”

    “啊,是,林哥说的是。”

    “你回去要对他说,这打斯诺克啊,那就不能急,别看我的技术……咦,这人竟又防守了?”

    在众人以为瓶子要一杆收的时候,他又一次的,把母球打了上去。大厅中的都有些惊讶,小成也皱起了眉:“这人也有点太谨慎了,刚才那个球虽然角度不是特别好,但以他的水平,进的机会还是相当大的。”

    在一般人来看,直线球好像很容易打,但真实的况却是,除非是打中袋的横向直线。顶端和底端的竖向直线都是有难度的,就算在国际型的比赛中,我们也经常能看到世界水准的大师们打丢这样的球。

    不过这个球和那些球还不一样,因为这个球起码没有太多的距离,在这个位置上,球手只需要考虑好角度,基本就没问题。当然,不是没有风险,可是,又有哪一杆能保证百分百的?

    没有百分百,这一点,瓶子也知道,但他不打这个球,不只是因为他有可能失误,更因为,他可以创造一个更好的机会!现在是第三局,他相信对方和自己一样,心理压力都非常大。虽然作为一个新人,他就算输了也会被人赞扬,可是在汇德,那排名可直接关系着工资的!

    果然,在看到母球又一次跑上来之后,王楠皱了一下眉,然后,又一次的趴了上去,他的体下压,小臂来回的摆动,然后猛地,将母球打了出去。白色的圆球在桌面上滚动,撞击到左下角的红球上,那个红球被挤的立刻向前滚去,眼看就要掉到袋口中,但又被弹了回来。好在母球因为用力过大,又一次回到了上方,虽然位置并不佳,但总是有了距离。

    “太急了,真是太急了。”

    林哥又一次感叹,那样子,恨不得上去摇王楠,其实他本来对斯诺克没有多少兴趣的,他觉得这东西太费脑子,过去就算投注,也不过当个乐子,这次也是因为对王楠关注,才会这么上心。

    太急了,这是很多人对王楠的判断,也是瓶子的判断,所以,虽然这个球有机会,但他又一次做起了防守——一次、两次、三次,对面的三十四号会被磨的越来越没有耐心,也绝对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失误!

    两人就这么一来一往的进行着,在第八分四十六秒的时候,王楠又一次来到了桌子前,在刚才的几杆中,双方都没有打进球,而因为双方的模式都是固定的,一些对斯诺克不是那么有兴趣的已经有些要打瞌睡了。

    此时,母球在案子的左上角,黄球挡着了半个边,不过下面的红球散的很开,所以,还没有形成斯诺克。这是一个攻守两可的球,不过所有人都觉得,王楠是要攻的,他也好像的确是要攻的,他趴在桌子上,停了好一会儿,才挥出球杆,母球撞击到底库的一颗红球上,然后,又拉了回来,正正的,跑到了绿球的右后方。

    斯诺克!

    连着打了六杆进攻的王楠,竟在这个时候打了一个斯诺克!

    小成坐直了,小龙皱了一下眉,而瓶子,则几乎没把眼睛给瞪出来!斯诺克,这是一个完全的斯诺克,虽然不是夹球,但此时绿球和棕色球离的相当近,正中心的分红球也几乎没换位置,如此一来,就把桌面上的红球都给辐了下来,母球竟不可能,以任何一条直线打中任何一个红球了!而且,这个斯诺克还相当的刁钻,因为现在的红球虽然被打开了,但也还是分区域的。

    这在斯诺克的球桌上非常常见,在大多数红球还没有入袋的况下,球堆就算是散开了,红球也会和女孩子一样喜欢扎堆,毕竟整个后半区域就那么大,双方选手就算K球,也不会把红球K的满桌子都是,所以红球之间就算有距离,也离的比较近,而且是一块一块的。

    就像现在,底库的中心附近有四颗红球,粉球点的右侧有三颗红球,然后,还有几颗红球散落到了左侧,在目前的况下,粉红点右侧的这几颗红球是最好解的,但也需要两库解球。

    也就是说,瓶子要先把母球打到左边的案沿上,然后再反弹到右边,最后再贴到红球上面!当然,他也可以选择一库,可是那几个红球离粉球那么近,一个控制不好,就有可能先碰到粉球上面。

    斯诺克的规矩,要打红球的时候是一定要打红的,若是先打中了彩球,那么四分以下,以四分来罚,四分以上,则按照彩球所代表的分数来罚。

    按照现在的况来看,瓶子两库解球,如果只是母球没能先碰到红球的话,那他只会被罚四分,可如果先碰到了粉球,那就是六分了!

    瓶子选择了两库,虽然他完全没把握,可是一库的话,他一样没有把握,他控球技术是好,但就算他控球技术再好,面对这样的斯诺克,也不敢说一定能解到的。

    “我能行、我能行、我能行……”

    他不断的给自己打着气,然后打出了母球,白色的母球按照他所想的,先撞到了左边的案沿上,然后反弹到了右边,在右边那球轻轻一碰,然后,停在了那里——什么球都没有碰到!

    计分牌上,立刻显示出了变化,零比零的比分,终于有一方变成了四。

    裁判走上前,将母球又一次摆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这种况,只要王楠没有要求,瓶子是需要继续解的。

    瓶子再看了一下球的位置,其实,他刚才已经看的很仔细了,即使闭上眼,他的脑中都会浮现出那颗球的影像,可是,如果不做点什么,他觉得自己无法冷静,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杆,他是不是能解到。

    再又盯着桌面看了片刻,他才又一次的趴到了桌子上。

    大厅中很安静,玻璃罩笼罩,上面的声音传不下来,裁判自然是默不作声的,王楠也没发出任何的干扰,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砰砰砰,越来越响……

    不自觉地,他的脸上开始出汗,一滴汗甚至打到了他的睫毛上,但是,他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他盯着前面的母球,他要解到——他一定要解到!

    就这么想着,他又一次出杆了,母球划出一个漂亮的线条撞了一下、又一下,但在第二次反弹后,却滑过红球的下方溜了过去,然后,停在了那里——依然失败!

    最后一点血丝从他脸上消失,他咬着下唇,过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裁判又一次将球摆了回来。

    第三次、第四次,一直到第五次的时候,母球才终于碰到了粉球旁的一颗红球,大厅中传出一片长长的叹气,有人鼓起了掌,与其说是赞赏瓶子的技术,更多的,还是赞赏他这种毅力,而这时候,瓶子的脸,已经变得煞白。

    “这一局,应该是三十四号拿下了。”

    小成点评,天子冷哼了一声:“十一号是个傻,前面那么多机会他都不知道进攻,防守防守,这不终于把自己给守死了。”

    “要换成你,你也会防的。”

    天子笑了一下,满心的不服气,但因为是小成,他也没有去顶嘴,小龙拿下自己的眼镜,擦了一下:“是这个三十四号一直在使十一号防。”

    “使?什么意思?”

    小龙没有说话,只是把眼镜戴上,站了起来。小成换了一个坐姿:“怎么,不看了?”

    “嗯,不用再看了。”

    他说着,就向外走,小龙笑了笑,也站了起来,天子觉得自己应该和他们一样保持这种高手风范,但又不想跟在他们后面亦步亦趋,因此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那里。

    而此时,王楠正有条不紊的清着台,瓶子那杆球是解了,但那样的位置,他打什么球都没有太大难度了,看着他规规矩矩的打着球,天子皱了下眉,使,是说这小子从一开始就在布局吗?这小子有这么厉害?

    天子不相信,很多人也不认为王楠有什么厉害的,但,不可否认的,他打进了前四。

    一个娱乐中心的前四,在全国自然是默默无闻的,其实就算在整个G市也没多少人认识他,但在这个娱乐中心,他的待遇却已经明显不同了。再走在汇德里的时候,不断的有人和他打招呼,现在,也有人开始叫他哥了,还有中心里的一些女孩子,也开始发着嗲的说他厉害了。对于前者,他还能应付一下,对于后者,他却完全没有经验,尴尬之余也只有敬而远之。

    小朱见了,心中暗爽,深觉找到了机会:“南子哥,你怎么不搭理人家啊,你看你今天弄的玫瑰,多尴尬啊。这知道的,说是你南子哥正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南子哥是个初哥呢!”

    他说着,比了个兰花指,扭了下腰,小马的脸瞬间一变,王楠抬起头:“你说什么昏话?”

    “哎哟哟哟哟,不好意思了!南子哥,这没什么,就算是当哥的,那也要有一个过程,你现在是初哥没关系,放心,包在我上,你很快就不是了。”

    “包在你上?”

    “包在我上!看你是要丰满的要骨干的,要大眼的还是要小脸的,我呀……”

    “那么麻烦干什么,干脆就你不就得了?”

    小朱的腰本来扭的正欢快,听了这一句顿时僵在了那儿。王楠道:“就这么定了,等我比赛完,咱们就把这事解决了。”

    小朱的兰花指抖着,他有心给王楠来几句硬的,可又怕王楠真有那方面的倾向,虽说他一定是坚贞不屈的,可万一真到了那个份上……这总是膈应啊!

    小马哈的一声在旁边笑了起来,他是个厚道的,一笑就觉得不太对,可是又觉得忍不住,因此坚持又坚持,只有一边笑一边道:“小朱,你就别乱说话了,咱们中心的女孩子,不是说不好,可是,真不适合当媳妇的,她们也绝对没心嫁给咱们。”

    小朱脸色铁青,哼了一声,愤愤的躺到了上。

    两天后,王楠的赛局再次开始,这一次,他的对手是小龙。对这个二号,王楠过去并不是很熟悉,因为小龙,过去经常是进包间的,而他一个三十四号,那是连客人都不是太多。

    不过在球局开始前,他对小龙并没有太多的重视。前面的几场比赛,不仅为他建立了强大的信心,更让他有一种汇德也不过如此的感觉。他看书、看录像,知道斯诺克的世界是浩瀚的是复杂的,也知道自己的这点技术是不带来的,因此在一开始,他很是战战兢兢,给自己定的,也只是进前二十的目标。但是当他赢了这么几场之后,他就又觉得,也许和世界上那些高手他还无法比,但在汇德这里,他应该,还是不错的。

    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不是他自高自大,而是他清楚的感觉到,很多人的意识都相当一般,在他看来理所应当的线路,但有些人就是看不出来。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天分,但他的确,在这方面占有优势。

    但是在对上小龙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想错了,这个比他低了半个头,戴着厚重眼睛的少年非常的耐磨。他的风格和瓶子有些像,但是他更擅长控球,同时,也有更好的意志和更强大的心理。

    在第二局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斯诺克,连罚了他十六分,他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然后在第四次的时候,稳稳当当的将球解了。在那个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这一次麻烦了,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虽然第二局他还是赢了,但是从第三局开始,他就没有赢过。

    半决赛五局,他赢了前两局,却连输了后面的三局,输的很没有面子,不过好在,他在下面的比赛中赢了上一次轮空的四号,最终,拿到了第三名。

    作者有话要说:擦汗,俺记错了,俺记成了七号轮空,今天再去翻翻前面的,是剩下七个人……==俺说怎么掰着指头算,算不对捏——

    唔,四号轮空,直接进入四强,然后被砍了和王楠挣三四名……这样就对了,原本的三号……这不他们还要比着的咩,囧囧

    抓头,俺本来想说什么来着?囧……总是在白天的时候想了一大堆要对大家说的,然后总是在更文的时候想不起来……果然,俺已经有了某某综合症了吗?

    四千字,分别是妲己的留言六千、海淇给俺的《妲己的任务》围观随想、xianrenqiu给俺的江南的《护食的狗狗》以及这里的cailu1977同学丢的火箭炮的账务,在不算这两天的霸王票的况下,是六万一千五百……

    哦,对了,俺在俺的专栏里放了有关斯诺克的资料……有兴趣的同学去看,不过老实说只看资料很沉闷,不如看两局比赛,那么就算不懂规矩,起码也知道大概了,~(@^_^@)~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