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红球慢慢的在绿色的桌面上滚动,滚的很慢,但位置很正。贵宾室中有人忍不住站了起来,大厅中的像林哥之流已经握紧了手:“进、进、进……哦——”

    巨大的遗憾,红球在袋口那里停了下来,众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就连小成也忍不住的吐了一口气,不过此时吐气最大声的还是瓶子,他知道,若是这个球进了,下面的球的机会都相当不错。

    他暗暗的握了一下手,走到了桌前,不过并没有急着趴下来。这个球虽然王楠没有进,但却没有给他留下太多好机会,因为他现在还要再打一颗红球,而此时母球的位置,却并不是十分理想,不过还有机会。

    他来回的看了一下,侧着趴在案子上,然后轻轻的推了一下杆,传导球!他的思路和王楠一样,也是用另外一颗红球来带动另一颗,不过他比王楠的机会好,因为那颗红球,已经在袋口了,唯一的难度就是角度要打对,否则就有可能跟着进两颗红球。

    啪的一声,红球弹向前,蹭了一下袋口的那颗,然后自己弹在袋口,又反了过来,然后,正正的和母球并在了一起,并没有形成贴球,可这一下,却封住了自己的路。

    “这运气!”林哥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果然是风水轮流转!”

    他这么说着,大厅中其他人也发表着相同的议论,但是在包间中的小成却有不同的议论:“这个十一号的技术很好,但思路一般,和三十四号正好相反,他们两个要是能结合在一起,小龙……你我堪忧啊。”

    小龙没有说话,只是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瓶子打磨着自己的杆头,考虑的少了,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杆,因为太过在意红球的位置,而忽略了母球。现在,他虽然还可以进攻,却很有难度。防守的话……

    他看了一眼王楠,又看了一下球的位置,然后轻轻的,将母球推到了粉球的后面,小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十一号,也是个妙人啊,他把这个球放这儿,那个三十四号是一定要打的,要是打进了也就罢了,要是打不进,却等于帮他把所有的球都K开了!”

    现在的球是比较散,但是黑球和粉球周围还有几颗红球,在下面打的过程中还要想办法K球,不过照现在,王楠要想把角度最好的红球送进去,那就要用大力,如此一来,球堆会被彻底打散。

    “还有的防。”

    小龙道,小成摇摇头:“你觉得他会防吗?”

    王楠没有防,虽然他知道,这个球若打不进,这一局就要拱手相送了,但他还是选择了进攻。他趴在桌前,用心的瞄准,然后猛地送出了球杆,母球啪的一下出,右边的红球直飞袋口,母球在袋口处打了个圈,然后又滚了出来。

    “漂亮!”林哥挥了下手,“小朱,你回去对南子说,我请他吃饭!”

    “啊?”

    “也请你,你们宿舍还有谁,都叫来!”

    “谢谢林哥,不过表演赛期间,我们是不能请假的,这个……”

    “当然是比赛之后了,我看南子这个样,还能晋级,我就等着他拿冠军了!”

    他说着,笑了起来,小朱也跟着干笑了两声,心中则把王楠拿出来踩了又踩,娘的冠军!王八的冠军!竟然让这个诈不要脸的东西打到了这一步,那些斯诺克组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啊!

    而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王楠已经稳稳的,一颗红球一颗黑球的,慢慢的清台,这一局,他最终以八十七分拿了下来。

    这样的比赛,中间是没有休息的,三局连下,而在第二局超分之前,外面也依然可以下注,当然,赔率是有变化的。在这局之前,瓶子的获胜率更高,而现在,王楠已差不多赶了上来。

    第二局,是王楠开局,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也选择了防守,两人一来一往的打着,在第五杆的时候,王楠抓住一个机会,连下三十二分,但是在把这一颗黑球给打进去后,他的母球,却跑到了一个相当不理想的地方,而在下一杆的时候,他没能将红球打进去。

    “看来是要打第三局了。”

    小成摇了一下头,红球已经进了四颗,王楠先前也将球堆K开了,瓶子的机会非常好,若是他发挥正常,是应该能清台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在下面的几杆中,瓶子没有给王楠留下机会,最终以九十三分拿下了第二局,这要是两局制的话,他已经直接进阶了,不过现在他们还有第三局,而原本关闭的赌局再次打开,主持人卖力的吆喝着。

    “女士们先生们,在这场比赛之前,我们没有想到会这么精彩,不仅你们没有,我也没有!两匹黑马为我们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惊喜,现在,让我们以实际行动来支持他们!最后的机会!最后的机会,在这一年中,您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机会了!”

    主持人说着,镜头在瓶子和王楠的脸上来回晃,瓶子皱着眉,握着自己的球杆,而王楠则是不断的露着自己的虎牙,他并不知道主持人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外面有很多人在看他,要说不紧张那是瞎话,但要是他现在表现的好,在未来的一年显然能有更多的顾客。

    裁判再次摆好了球台,瓶子开球。

    在站到球桌前的时候,他先拿毛巾擦了手,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一局,如果这一局他赢不了的话,就是他在表演赛上的最后一局了。不,他要赢,他一定要赢!

    他把嘴中的气吐出来,然后,趴到了桌子上。和大多数的开局一样,前几杆,都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在打了两手之后,王楠出现了一个失误,他将母球推的有些薄了,本来要形成的角度没能形成,反而给瓶子漏了机会。

    此时,母球在粉球的旁边,而一颗红球正在中袋附近,这个球,虽然支架有些不好摆,但角度却相当不错。他打了这颗红球后,还可以转过来打粉球,顺带将球堆给K开。

    这是最好的线路,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瓶子要这么打了,但是他却只是让母球碰了一下红球,然后,就将白球送了上去。

    防守?他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了防守!

    天子冷哼了一声:“这个十一号……”

    小成道:“防的很漂亮,这个十一号很有意思,他看出了这个三十四号喜欢冒险,就故意做了这么一个局。”

    是的,瓶子是故意的,虽然在刚才他能选择进攻,但进攻了之后,却不是他能掌握的,如果他的K球没能K好,如果粉球没能打进……当然,不是说没有机会,可是,并不保险。

    当然,现在也不保险,虽然他把母球藏到了绿球的后面,但并不是说是完全的解不到,但从刚才的比赛中,他已经发现,对面的王楠是一个进攻强烈,而且,也敢于冒险的人。而在这场比赛之前,他也找人在普尔那边打听了,虽然普尔和斯诺克是非常不一样的,但一个人的格却很难改变。因为王楠在那边呆的时间并不长,普尔的人也说不出他有什么特点,但却一致同意,他打球很猛。

    猛,这就是一个关键。

    这代表着他敢打别人不敢打的球,也代表着,他很可能耐不住子。

    在这场比赛之前,他就在想怎么利用王楠的这个特点了。在第一局的时候,是他对王楠还没有太大的把握,第二局则是不需要,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需要做这个尝试了。

    他在汇德呆了三年,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这一局,他会慢慢的,和王楠磨下去!

    他想的很好,但是在下一瞬间,这个希望就破灭了,王楠将母球,打进了球堆里——红色的球堆被炸开,而母球,则几乎跑到了红球的中间!这个球跑的太快了,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母球是怎么跑过去的。

    不仅他没有看到,就连小成也没有看到,他刚低下头去拿烟,再抬头,场上的形式就大变:“靠,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子拿大头顶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王楠要真要那么做了,不用别人动手,王丛生就能剥了他的皮,但此时的况,的确超出众人的估算,特别是刚才分心的。瓶子刚才的那个斯诺克并不十分的难解,但那毕竟是一个斯诺克,王楠要解的话,起码要一库解球,也就是母球要首先撞到一个库边,然后再利用反弹碰触到要打的目标球。

    而一般这样的球,是很难大力的,人们经常看到的是,母球在撞了库边之后,轻轻的碰触到目标球上,像这样的暴力,实在是少之又少。

    贵宾室和大厅里都是一片议论,汇德的设施虽然非常到位,但他毕竟不是电视台,在这里,他就缺少了回放。它其实,王楠的这个球和人们想的一样,一库解球,如果说和普通的解球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用了更大的力气,然后,加了一些旋转。

    现在球堆被打开了,但是瓶子却非常的难受,两三颗红球都有角度,但也都有危险,他想了想,再一次的,把母球打了上去——他是铁了心的,要耗王楠了。

    作者有话要说:很艰难的赶了上来,本来说是十一点半写不完就去睡的,但正写着比赛,要是不连贯下来,估计大家能把俺吃了……

    唉,湿疹啊湿疹,前两天见轻,这两天却没动静了,还要到医院去看吗?泪……

    大家早点睡~~~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