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三十五章

    二师附小是梁城的重点,从幼儿园到小学都是极好的,从这个幼儿园毕业,也会更容易考进它本的小学,再之后,也更容易进重点中学。当然,要进这样的学校也不容易,若本不是教育系统的,没有指标,那就要权势、要金钱。

    张全一个修自行车的,能有什么权势,这显然,就是找钱推的。王楠最近虽然也体会到了难处,但听了这话,难免心中有点酸涩,再听她问自己高不高兴,只有一笑:“高兴。那什么,你要来不及,等将来我也能去接小望,就把他先放到我这儿,等你来了,再带他回去。”

    姜小莲一怔,王楠道:“当然,我这儿是乱了点,不过二楼还算清静。”

    姜小莲笑了起来:“我家南子,果然是长大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王楠见她眼眶有些泛红,正要安慰,突然听到这么一声尖叫,然后就见姜小莲如同疯了似的冲向一个男人:“你来这里做什么?滚!滚!你给我滚!”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向那男人的头上上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那男人一边躲着一边嗫嚅的开口:“小莲……”

    “你少叫我!你个什么东西!滚!你再出现在这里,老娘剁了你!你个没卵蛋的!你个傻孙!你个不要脸的!谁让你来的!谁让你来的!”

    “我、我来看儿子!”那男人虽然不敢还手,但却提高了声音,“姜小莲,你不认我行,但儿子却是我的亲生骨!你不能不让我认他!”

    听了这话,姜小莲更是暴怒:“儿子,你这时候来说儿子了!他生病的时候你在哪儿?他受委屈的时候你在哪儿?他缺学费的你在哪儿?老娘是让他丢脸,但你这个爹更不是东西!只要有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他认你!你走不走?不走?我就都说出来了!我就什么都说出来了!好,只要你王金贵不怕丢人!”

    “小、小莲……”

    王金贵有些哀求的看着她,她却不为所动,瞪着眼:“老少爷们都听着啊,这个人,叫王金贵,是机械厂的工人,早年我和他结过婚……”

    “我走、我走!”

    听他真的要吆喝开,王金贵也站不住了,趁着人群还没有围上来的时候连忙脱,临走前还向王楠这里看了一眼,好像想要说什么,但旁边的姜小莲已经要吆喝了,他也不敢再留。

    这一出,虽然闹的激烈,但却非常迅速,还没等那围观群众上来,已经结束了。有那好事的想上来问是怎么回事,但见姜小莲那副恨不得杀人的样子,也止住了脚步。

    “南子……”

    姜小莲喘了两口气,走到王楠边,王楠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妈,刚才那人……”

    “……那是王金贵。”

    王楠点了下头。

    王金贵!王金贵!他当然知道这个名字!虽然他的印象中几乎没有这个人,但是,他记的这个名字!在他需要填写资料的时候,总是要用到这个名字的。有时候他也会想,这个王金贵,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他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有时候会有这样的幻想。这个王金贵,是一个大人物,他和自己的母亲分开,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的,他也一定不是不想要自己,等到有一天,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一定会令所有人惊讶。那时候,那些看不起他的、鄙视他的、欺负他的,都会认识到,原来他有一个了不起的爸爸!

    这些东西,当然都是受电视的影响,他自己也知道不太现实,但是,总有这么一种盼望。当这份盼望消失的时候,他对这个人也没有了感觉。他没想到,这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在前一刻,张望的爸爸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提前大半年,就将自己的儿子预定进了二师附小,而他的爸爸,就这么狼狈的出现了!

    虽然当时还有些距离,但王楠却对他印象深刻。记的他穿了一件深灰色的毛衣,然后就是一条黑色的裤子,那毛衣虽不破烂,但也灰的有些泛白,一看就是多少天没有洗过。那张脸也是灰扑扑的,嘴唇干裂,眼睛挤到一起,脸上的折子一条条的。眉宇间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猥琐。想到张望的爸爸张全,虽说长的也不好,可衣服总是干净的,大部分时间虽比较沉默,见了人,却总是会露出笑脸——还会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二师附小!

    “你不要理他,就当没他这个人。”姜小莲摸了摸他的头,冷笑道,“这人,是一贯没有脸皮的。你要是理了他,以后就没安生子了,他要死缠着你不放,你就说我说的,就要把他那些丑事都抖出来了。”

    王楠犹豫了一下,道:“妈,他……都有什么事?”

    “这你不要管了,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也不要怪我挡着你不让你见他。他要是早先来找你,再怎么说,我也会念着他是你爹的分的,但这些年他都没出现过,现在突然冒出来,总是不安好心的。你大了,机械厂不行了,他说不定还指着你给他养老呢,做他的秋大梦!”姜小莲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总之你不要理他就对了。”

    王楠慢慢的点了下头。姜小莲又交代他两句就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王楠对胡当当说起这件事。

    “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我不知道。”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下次他要是再来,我会会他,要是他还有点谱呢,那你偷偷的和他保持一点来往总没什么。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爹,想让你养老送终,大面上过得去也行。要是没谱,就是想来沾光的,那你就听你娘的。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我告诉你,这男人大多心凉薄,就说我那个爹,当年也是不错的了。可后来呢?娶了后妈就光顾着他那一家子了。有了后妈就有后爹,这老话虽然不是绝对对的,但既然有这样的话,那就有几分准。当然,也不怪他,说到底还是我的错。”

    胡当当一边说,一边在锅子里面涮羊,涮好了在芝麻酱里一拌,塞到嘴里:“当然,你的况不见得和我的一样,你那个爹不见得又娶了,但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我说,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不是,老板,我觉得你说的,好像你不是男人似的。”

    胡当当脸一黑,拿着筷子指着他:“你一天不拆我的台就不舒服是不是?我好心好意的劝你,就是为了让你找我的毛病的是不是?”

    “不是不是。”王楠连忙往他碗里夹羊,“是我的错,我嘴欠,我就是这么忍不住一说。”

    胡当当哼唧了一下:“行了行了,这羊还是老子买的,拿老张的钱捧老张的脸,这活儿你倒做的麻利。老子当然是男人,但老子不是一个庸俗的男人,老子将来,那指定是疼媳妇疼孩子的!而且老子一定只要一个孩子,就可着他疼!”

    王楠张张嘴,到底是忍住了,心中则不由得想,你当然不庸俗了,你这相亲了这么多次,从文学女青年到体校老师,你跟着人家从古典文学看到现代搏击,那也真算得上知识渊博了。

    胡当当当然看出他目光异样,可他只做没见,心中也不由得想,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生了这么一张刁钻的嘴,总说到人的痛处。

    过了两天,王金贵果然又来了,胡当当见了,就堵了上去,王楠坐在胡当当的位置上,看着两人在那边交谈,过了一会儿,胡当当对他招了下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

    “有什么话,你们两个,不过南子,记的中午前要回来。”

    胡当当说着,拍了下他的肩,王楠心中一沉,胡当当这么说,那明显是告诉他,不适合和王金贵深谈。

    “你……吃饭了吗?”过了一会儿,王金贵有些小心的开口。

    “嗯。”

    “还想吃什么?”

    王楠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现在离得近,他更能看到王金贵脸上的皱纹,还看到了他头上的头皮屑,更能感受到他上的那股酒气,现在还是一大早,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像是喝过酒过来的,那就是昨天晚上喝的了?这要喝多少,隔了一夜还有味道?

    “我……我一直想着你,你……你体好吗?”

    “好,你呢?”

    “我也好我也好。”觉得他关心自己,王金贵高兴了起来,他从兜里摸出根烟,“我听那个姓张的说了,你现在住在这里,这怎么成?你还是跟我回去,我那机械厂的房子,还带暖气呢!”

    王楠歪了下头:“回去?”

    “回去,咱爷俩在一起。你放心,我没有再结婚,就咱爷俩!你要想上学呢,我想办法让你上学,你要不想上呢,现在这样也成,找个地方打工,也满挣钱了!你现在开始存钱,将来也好娶媳妇,就在我那里结,将来我给你们带孩子!”王金贵说的高兴起来,露出一口被烟熏的黑黄的大牙,“机械厂虽然不行了,但我每月还能有一两百,吃不住你们多少。”

    王楠笑了:“那我要去上学呢?”

    王金贵一怔:“那就上啊。”

    “学费呢?现在上学,可要费很多钱呢,一个学期下来,就要一两千,还有校服还有吃住,一年下来,没五千块钱,可是不行。”王楠露出自己一对小虎牙,带了几分温吞的说,“你有吗?”

    “我、我去借。”

    王楠笑的更灿烂了:“你以后别来找我了,你不过是想找一个帮你养老的,不是真想要我这个儿子。”

    他前面还说的好好的,突然来了这么一下,王金贵就有些受不住了,愣了愣才又道:“你是我儿子!”

    “是啊,我是你儿子,可是你早先没有养我,现在也不要想让我养你!”

    他说着,转就走,王金贵一把拉住他:“就算我没有养你,你也是我儿子,儿子养老子,天经地义!你、你不认老子,天打雷劈!姜小莲,你祖宗!你个不要脸的破鞋,养了儿子不要我!”

    王楠瞪着他:“你说什么?”

    “你跟我走!你跟我走不走?你不跟我走,我还要骂她,我不仅在这里骂,我还要到她家门口,到她单位里去骂!她个偷野汉子的,机械厂家属院谁不知道啊!我……”

    “老兄!”他还要再说什么,胡当当已插了过来,“南子,你先进去。”

    “老板……”

    “进去!”

    王楠走了进去,胡当当转拦着王金贵往旁边走:“老兄,你还是早点回去。”

    “他是我儿子,他……”

    “老兄,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你可以到这四邻八街去问问,惹了我,只有你倒霉的!”

    王金贵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见胡当当比自己高壮年强到底有些怕,虽然心有不甘,也不敢久留,不过为了自己当爹的尊严,临走还是高呼了一声:“王楠,你要记着,我是你爹!”

    “别乱认儿子了!谁有你这样的爹谁倒霉!”

    胡当当说着又推了他一下,王金贵不敢再留,快步走了。

    “南子也是倒霉,不知道哪里窜来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见周围有人围上来,胡当当耸了下肩,摇了摇头,回到店里,就把王楠打发到二楼了,谁来问都推说不知道。众人见在他这里得不到什么消息就去找王楠,王楠得到过胡当当的嘱咐,也推说不清楚。大家当然是不信的,可这时候,也不能着他们说。最后也只能私下议论一番了事。

    若王金贵再不出现,那再过个十天半个月,众人也会把这事忘了。但自那天后,王金贵隔个三五天就会来一趟,有时候他在外面晃悠一圈就走了,有时候则会高叫王楠的名字,虽说总会被胡当当吓走,但是渐渐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也有些人,开始在背后议论王楠。虽然不见得都是说他不好的,但也是要说他不懂事、不认爹的。

    “南子,你看这,是不是让你妈……”

    王楠摇摇头,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头:“老板,我想到外地!”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