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方文卓醒来的时候就蒙了,那天他喝的晕晕乎乎的,别说根本就没留意到顾海,就连那一板砖,他也没有什么印象,所以当他一睁眼,看到他娘那哭肿的双眼和他上面的那四个姐姐的时候,只觉得莫名其妙。

    后来他娘,连带着他四个姐姐又叫又骂,他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王楠呢?”

    他沉默了片刻开口,他爹妈连带他四个姐姐都是一愣,过了片刻,他大姐方招娣才慢慢的道:“你放心,他伤的只是手,随便也不会怎么样的,可不比你,伤的是脑袋!你不知道,别说爹妈了,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腿都软了!”

    “何止是腿软啊!”方文卓的母亲文小花立刻接道,“我生了四个,才抱了你这一个,我和你爹这下半辈子就都指着你呢!你要有个好歹,可让我们怎么活!你说这好好的去过个生,却遇到这种事,我听到的时候,就差点没过去。”

    她说着,又哭了起来。方文卓嘴边的话也说不出去了,只有有些无奈的道:“妈,你别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哪里就好好了?哪里就好好了?医生说了,还要观察呢!你不知道,你送来的时候,头上冒血呢!”

    “我……”

    方文卓还想说什么,突然就感觉到一阵恶心,忍不住的干呕了两声,文小花立刻尖叫了起来。方家几个姐妹,也连忙找医生的找医生,拿痰盂的拿痰盂,拍的捶背的,都哄了上来。方文卓的父亲方茂林也开了口:“别哭了,你看孩儿都被你吓成啥了,你哭丧了!”

    就这么忙乱了好一阵子,方家这边才算稳定下来,而此时,王楠那边则有吴强和马云龙两个人陪着。当时他们两个也喝高了,相协扶着回到家,就一睡到天亮。

    他们两个毕竟是学生,虽然是混子的,但该上的学,还是要上的。被家人叫醒后,迷迷糊糊到了学校,前两堂课不过是补眠,第三堂课课间休息的时候,就听到有学生议论这件事。一开始两人还没有太在意,在后来听到发生的时间、地点都那么熟悉的时候,他们才觉得不对。等中午去找方文卓,就听别人说,老方家的儿子出了事,脑袋被人家敲了,这才觉得大事不好。

    他们问明了是哪个医院,就去找方文卓。但方文卓当时还没有醒,方家人正在伤心难过,一见他俩,当然是没什么好脸色。两人也不敢久留,知道方文卓没什么大事后,就匆匆的跑了出来,然后这才想到王楠。

    比起方文卓那边的全家出动,王楠这边,只有胡当当一个。这倒不是说他妈不关心他,而是,他根本不敢让他妈知道,在要上手术室的时候,他还拉着胡当当的手,要他不要通知他家里。

    “,你就会给老子找麻烦!”

    胡当当气的恨不得一脚踹死他,王楠却只是恳求的看着他:“老板……”

    “老你个头!他娘的我不是你老板,我是你孙子!老子自从遇到你就没发生过好事,三天两头跑医院不说,到现在还没有讨到个媳妇!老老老!老板当成我这样,也是天下少有的!”

    “老板,我要是女的,指定嫁你……”

    胡当当愣了一下,骂了一声,不再说话了。王楠知道他是答应了,这才进了手术室。

    只是答应了王楠,胡当当人也就耗在医院了。少开一天铺子也就算了,但一些杂事也没有办法处理,关键的是,他今天本还和人约好了中午见面呢!少见一个姑娘也就算了,要是得罪了介绍人……以后还有人给他保媒吗?

    他这正为难着,吴强和马云龙来了,他们两个,胡当当是有印象的,当下就把王楠托付给了他们。其实王楠还没醒,让他们看着,也就是以防万一,其实是也没什么事的。

    他对两人匆匆交代了一番,又给了他们二十块钱让他们中午吃饭就跑了,吴马两人愣了下,倒也痛快的接受了。他们对王楠一直有点隐隐的敌意,但此时见他右手包的就像粽子,左手也缠着绷带,也不免动容。

    “听他们说,当时顾海是拿着刀往下扎的,这王楠的手好像都被洞穿了。”吴强开口。

    “没那么夸张,要真这样,他那手不毁了吗?”马云龙翻了个白眼,“不过这小子能在那种况下还不松手,也真不简单,听说警察去的时候,他还和顾海僵持着呢。这次要没他,桌子还真悬!也不枉桌子过去那么对他啊!”

    这话一出,顿时就令吴强想到了方文卓曾对他说过的那番话。隔了这么长时间,他本来已经差不多快忘了,但在这个时候,就有点要忍不住了,马云龙一向比他机灵,现在到了技校,算是接触了半个社会,更是得到了一番历练,一见他这个样子,就看出了点东西:“怎么,有什么事?”

    吴强左右看了看,王楠住的,是一个八人间,不过此时只有四个铺子上有人,因为是中午,这些人大多都在休息,一个没休息的,也在看书。王楠的这张靠着门,右边的,也没人住,他要压低了声音,倒不担心会有人听到。

    “到底是什么事啊,看你神秘的!”

    “我给你说啊,这事,本来桌子只给我一个人说的,但今天这事,我觉得……真应该和你说说。”

    马云龙心下不快,面上却笑了一下,然后道:“啧啧啧,看你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搞什么秘密活动呢!行了,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算,我多稀罕啊!”

    他要表现的很想听,吴强说不得会拿一下架,但他这么一说,吴强顿时就不服了起来:“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你要听了,也会佩服桌子的,其实这事啊,根本就是桌子安排的!”

    马云龙没想到他会冒出这么一句,当下就有点发愣,吴强更是得意,仰着脸,就把方文卓当初给他说的那一说了一遍,最后还自己总结道:“你看那些港片,做老大的,总有兄弟为他舍生忘死,桌子这也不比那些老大差呀!”

    马云龙听的怔怔的,他不像吴强,只是单纯的觉得方文卓厉害。在这个基础上,他更有一种心寒的感觉。他想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服过谁,到了十八中后却被方文卓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是不是也是他计算的?他想王楠为了方文卓这么舍忘死,在刀子扎进手里的时候,还按着顾海不松手,换成他,是不是也会这么做?

    这么做倒没什么,关键是,他给人家讲义?人家给他讲利益?

    马云龙毕竟才十六七岁,也许再过一二十年,他会觉得这没什么,但此时,他却只觉得体发寒,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喂,你怎么了?”

    吴强虽然是个马大哈,但也看出了他的不对,当下就碰了他一下,道,他摇摇头:“没什么。”

    “那你说,桌子是不是很厉害?要不是他当初那么对南子,就南子那脾气,今天保准不会这么对他。”

    马云龙干笑了两声,吴强斜了他一眼:“古里古怪的。”

    两人都没有发现,此时,王楠的左手,握成了拳。

    王楠是被尿意憋醒的,他醒的时候,吴强正在神经兮兮的打量四周,要给马云龙说那件事,他本来还有些迷糊,听了也有些好奇,当下就没睁开眼,哪想到就听到这么一出。

    如果说马云龙听了这番话还只是心寒的话,那他则是如遭雷击。一时间,脑子就一片片的抽搐的空白,除了左手无意识的握成了拳外,什么都做不了。

    怎么会这样呢?他不断的这么想着——怎么,会是这样呢?

    他没什么对不起方文卓的啊,方文卓为什么要这么对他呢?只是为了试验?只是找一个听话的小弟?这是什么理由?王楠觉得很好笑。可是他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只是觉得整个体都是疼的,疼的他只想大叫。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那一段时间的,总之当他一瓶点滴打完,他才悠悠的醒来。吴强是个没心没肺的,见他醒了,还很高兴:“南子你醒了,你昨天真是太猛了,了不起!”

    “……桌子呢?”

    “他应该是没事的,他家人都在那边,我们也不太好往那边凑。”

    方文卓轻易不带自己的朋友回家,知道他家的,也就只有王楠和他们两个了。虽然方文卓算是为他老爹挣了面子,但方家的人并不喜欢他走这条道。特别是文小花,总觉得自己的孩子要不是认识这些坏朋友,一定是要上大学的。

    王楠因为长得斯文秀气倒还没什么,吴强和马云龙则因为一的匪气而很受了些冷眼。

    “他在哪个病房?”

    文强说了,王楠点点头:“你们不去上学吗?我也醒了,这里也没什么事,你们忙你们的。”

    马云龙道:“我们也没什么事,少上一天两天的也不算什么。你有什么想吃想喝的吗?胡老板留的钱还有剩。”

    王楠沉默了片刻:“我先上趟厕所。”

    他说着,就下了,也不让吴强和马云龙陪。那两人想着他虽然右手受伤严重,左手看起来却是没有太大问题,又没有别的事,厕所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就没有坚持。一直过了五六分钟,两人才觉得不太对。

    “喂,小龙,南子这去的时间也太长了点,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吴强有些担心的说,马云龙和他一起到厕所去找,却什么都没发现,顿时,两人都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