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二十七章

    刘成说着,就抖了起来。

    抖,在很多时候是一个形容词,特别是在梁城这里,说某个人抖,是说某个人有了派头,有了威望,虽然加了一些贬义,但也可以说是含着妒忌羡慕的贬义。

    而在刘成这里,这个抖,是个动词,他是真的抖了!

    由他的大腿,从腰部到肩膀,都在那儿晃悠着抖!

    应该说,刘成本是一个很帅气的人,他长了一张很正派的国字脸,浓眉大眼长睫毛,肩膀很宽,有将近一百八十公分的高。在此时,他这个高绝对是鹤立鸡群的,而且他今天还穿了西装,这边再带两个人,那真是活脱脱的,从电视中走出来的大哥大!

    可是他这一抖,那就如同地痞流氓,王楠本来一肚子怨气,也被他抖的哭笑不得,心说这到底是从哪儿跑出来的精神病啊!怎么先前没听说过?

    “你的害怕,是正确的,是明智的,是符合现代化建设的。”刘成一边抖,一边说,“你不要不好意思,在梁城这地方,不怕我的人,真不多!”

    “……我相信。”

    他这么上道,刘成更是张扬,咕咕的就笑了起来:“现在,我有些欣赏你了,为了表示我的欣赏,这一局,我不和你算规矩了!”

    王楠无言的看着他,刘成道:“怎么,你又想给我讲规矩了?”

    “今天和刘老板这次对局,我受益良多,我觉得我需要再消化消化,下次有时间,再找刘老板讨教。”

    刘成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不想和我打了?”

    “怎么会呢?能和刘老板这样的高手对局,是我的荣幸,只是今天,实在是再也学不了了!”王楠说着,还拱了拱手。既然这姓刘的不正常,他就按不正常的走,而且他也想好了,赶走这姓刘的,胡当当绝对不会怪他!

    “谁让你学了?”

    王楠一愣,刘成继续道:“我是来和你对局的,不是来教导你的,哦,我就这么?教徒弟还要倒给钱?你要想拜我为师,可不是嘴皮上的功夫,三跪九叩这礼有点大,但总要磕三个头,敬杯茶,而且这束脩也不能少了,像我这样的,没个一百块,是绝对不出场的,一个小时一百哦。”

    王楠将目光调到那两个跟着他来的人上,那两人表平静,眼神淡漠,一看就是久经磨练的,当下暗暗的叹了口气:“刘老板说的是。”

    刘成点了下头:“我说的当然是,那你到底要不要拜师?”

    王楠咬了下后槽牙:“那刘老板,让我们再开始。”

    “啊?”

    “既然您说这次不和我讲规矩了,那我可要挣你这十块钱了。”

    刘成哈哈一笑:“我更加欣赏你了!”

    王楠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那些球都掏了出来,然后重新摆好。

    按照梁城的规矩,开局是轮流替换的,上一局是刘成开的局,这一次,自然轮到他。他把球摆好,开始趴在岸沿上,慢慢的瞄准。对于一般人来说,开局就是碰运气,运气好了,将球炸开,进一个球,之后顺风顺水。运气不好,球炸开了,一球没进,倒给对方创造不少机会。

    他们打的是黑八,又叫十六彩、美式普尔,还有的地方叫十五彩,按照规矩,开球的时候必须有一个目标球入袋,或者有四个目标球碰到岸沿上。这也是为什么,一般人开球都会大力些。

    毕竟这种黑八的排列是按照一二三四五走的,第一排是一个,第二排是两个,第三排是三个,以此类推,而母球又有固定的摆放点,要想单个把一个球给打进去,是真有些难度。

    但,可以打进两个!

    王楠微微一笑,露出右边的小虎牙,然后送出了球杆,啪的一声,母球扎入球堆,经过一阵乱晃,两个单色球分别落入最底端的左右两个袋口!

    刘成看了他一眼,王楠对他笑了笑:“运气真好。”

    刘成没有说话,王楠也不去管他,又一次,趴了下来,他打进的两个都是单色球,那么现在,只要再打单色球就好了。而醋酸钴,他手边正好有一个五号就在路线上。

    五号、四号、一号,连着三杆,王楠送进去了三个球,加上最先的两个,他已经打进了五个,现在,他只需要再打两个,就可以打黑八了!他看了一下路线,就又弯下了腰,而旁边的刘成,则蹙起了眉。

    啪的一声,母球撞击到了十四号球,那个双色球带着花的向前滚,正撞到七号球的右边,七号球继续向前走,经过两次的转移,它走的已经很慢了,但还是走到了中袋口边,然后,晃悠了一下,掉了进去。

    王楠微微的笑了一下,又掉了一个方向,现在,他只剩下一个三号球了!而在刚才,他已经计算好了三号球的位置,他先前其实是可以直接打七号的,但就为了让十四号球带一下三号,才故意那么打,现在,只要不出意外,他就可以打黑八了!

    下面的两杆,他也打的非常顺利,将三号球送进袋内后,八号没有任何阻碍的,也被他打了进去,这一局,刘成竟一杆没能打!

    “真是多谢刘老板了。”

    他站起,有些羞涩的开口,刘成挑了下眉:“谢我什么?摆球吗?”

    王楠一愣,有些犹疑的看着他,刘成发现了?一般况下,在确定是由自己开局的时候,他都会把两个同色的球摆到最后一排的两边,当然,并不能保证每一次都有用,可经过他一次次练习,概率却要比普通人更多一些。而在这么多的对局中,没有一个人觉得,他这样摆有什么问题。

    第一,他并不是每次都能将球打进去的;第二,在梁城大多数人的认识中,开球,就是撞大运。人们只会以为他运气好,毕竟很多人在开局的时候,都会把球炸进去。

    “你赢我一局,我赢你一局,算平手。”

    王楠一笑:“是刘老板让我。”

    刘成歪着头看了看他:“你的意识要比我好,对局面的掌控很好,但你的控球,还需要练习,而且……”

    他停下来,开始收拾自己的球杆,王楠见他不打了,也暗暗的松了口气。

    “你太小家子气了。”刘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王楠一愣,刘成也没有管他,自顾自的说,“你那点小心思,也就在梁城混混,你以为,别人都是傻瓜吗?”

    他说着,已经把球杆都放进了球袋,然后背到了上:“你那点心思,真是污染了你的意识。”

    他说着,拉开门走了出去,跟着他来的两个人也立刻跟了出去,只有王楠,呆呆的站在那里。刘成的话对于他如同一记耳光,他很想追上去,质问刘成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就连他自己也知道,他是没有立场的!

    是的,打球要技术,打球要不择手段,打球……只要能赢,就……

    但,将两个同花色的球摆在最后排的两端,本,就是一个花招!这不是他有一个好球杆或用了好的滑石粉那么简单,而是,他的确用了不那么光明的手段,就像在别人打球的时候,故意在旁边发出声音一样!

    王楠觉得自己其实是不该在意的,他不过是想赢球,像他这样的,为了赢球,做一些手段又有什么不好呢?他的这个手段,也是自己的技术,换个人,就算那么摆,也打不进去。可是,他就是非常的在意,在意的,连晚上的饭都有些吃不下。

    “那个刘成,就是个精神病,你是没见,连王虎见了他都要落荒而逃,你受点刺激很正常,吃啊,专门为你要的腰子。”

    胡当当一边自己咬着,一边让王楠,王楠见他吃得满嘴流油,两嘴边都带着辣椒沫,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腰子对你这个年龄来说是有点太补了,但你这板本就虚,别人补补会补上火,你不会,快吃快吃,别浪费。”

    在他的连番催促下,王楠拿了一串腰子,咬了一口,就皱起了眉。他们家穷,在他认识方文卓之前,几乎没在外面吃过饭,后来和方文卓在一起,也就是吃拉面米线,吃个夜市,也是吃羊串,一个羊串不过两毛、三毛,有的地方,甚至只要一毛,而一串腰子,就算是最便宜的,也要五毛,有的地方,甚至是要一块的,所以他们几个会要十块钱的羊串,却不会要五块钱的腰子——那要怎么分啊!

    而来到胡当当这里,胡当当有时自己会吃两串,不过也没让过他,他有时候虽然会好奇,也不会主动要求。此时一口咬下去,只觉得又膻又腥,说不出来的怪滋味,再吃两口,整张脸都皱了。

    “怎么,受不了?”

    王楠摇摇头,胡当当感叹:“你真没福。”

    王楠再也忍不了的吐到了一边:“这什么滋味啊。”

    “男人的滋味。”

    王楠嘴角一抽,胡当当接了过来:“算了,你不吃我吃,你吃羊串,够不够,再要个烧饼?”

    王楠摇摇头,拿着羊串吃了起来,他吃的很慢,想着刘成的话,然后,在这天晚上,他在最底端,摆了两个不同花色的彩球——如果他能有目的的,将一个球打进去,那么,就不是耍手段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