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二十五章

    那一天,天,下了点小雨,胡当当的铺子里,没有平时那么多人,这也和店铺的地址有关。

    兴和街的人气是没的说,附近的居民不少,又处于市中心,紧挨着一个夜市,但也就因此,这里的道路没能经受住考核,虽说是才修的泊油路,也坑坑洼洼的,下水道也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一下雨,那就会积水,再加上路灯又不好,那真是要跳着走,白天也就罢了,晚上,踩到水里,那还能说是运气,一个弄不好,就有可能崴着脚!

    刘成是坐出租车来的,他的上很干净,他一出现在店铺里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

    浅灰色西装,同色小马甲,白色衬衣上还打了一个蝴蝶结,背后还背了一个鼓囊囊的东西,众人一时都有些眼晕,这人是谁,来干嘛的?

    他径自走到胡当当面前:“胡老板?”

    “……我是。”胡当当放下手中的《诗经》——他下一个要见的对象,据说是搞文学的。

    “我是刘成。”

    “……啊!”胡当当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脑子里拼命的想有哪个演员叫这个名字。

    “我听说,你铺子里有一个高手。”

    “什么高手?”高手?太扯了,铺子里就他和王楠两个,他还好点,当年也有一手耍板砖的功夫,但王楠那小子就是弱不风啊。

    “我是来找他切磋的,胡老板放心,规矩我是懂的。”

    他说着,对边的人比了个眼色,那人立刻上来,拍了一张十块钱在桌上:“我们老板知道,胡老板这里还有一个贵宾室,我们老板希望能在那里切磋,费用,也是我们老板的!”

    说完,他又拿了一张十块的拍了过去。

    一片吸气声——不是惊的,而是抽的!

    胡当当嘴唇翕动,差点出声:“哥们这是来演戏的?排练?”

    好在就在他正准备这么问的时候,上面传来一个有点惊奇的声音:“刘老板?”

    刘成抬起头:“哦,原来是虎哥啊。”

    虎哥一步一步的走下来:“没想到刘老板会来这里。”

    “我听说这里有一位高手,特地关了店门,前来切磋。”

    虎哥点点头,没有说话,但看向胡当当的目光里,则带了一些怜悯:“胡老板,这位是大前门的刘老板,和你一样,也开了个铺子,可是咱们梁城有数的台球高手。”

    刘成摇摇头:“在虎哥这里,我怎么能说是高手?虎哥,你这段时间怎么不到我那里去了?你什么时候去,我那里什么时候有案子。”

    虎哥笑了笑:“唔,这段时间有点忙。”

    刘成的目光有些哀怨,虎哥咳嗽了一声,又道:“而且我家就在附近,到那边,也不是太方便。”

    刘成的目光更哀怨了,虎哥就算是经百战,也有点承受不住,当下就转移话题的开口:“咦,南子呢?刚才他不是还在的?”

    “虎哥你找我?”正说着,王楠提了一盒炒面走了过来,几人的目光都转到他上,王楠一惊,“这是……”

    “南子,这是大前门的刘老板,他应该是来找你切磋的。”

    胡当当有些无奈的开口,王楠啊了一声,向刘成看去,只是一下,就在和刘成交汇的目光中败了下来——这位老板的目光实在是太了,王楠忽然就有一种,自己不是男人而是女人,并且是一个貌美可人□的美女!

    他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你好。”

    刘成先打招呼,王楠犹豫了一下,才伸出手,刘成的手比他大的多,就这么被他握着,先前那怪异的感觉更浓厚了:“你、你好,我王楠。”

    “让我们现在就开始。”

    王楠看向胡当当和王虎,前者的目光有些茫然,后者,则有些怜悯。怜悯?这么说,眼前的这一位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高手了?王楠一下有了几分兴致,他也是知道一些刘成的,可根据他的经验,高手这两个字含水量很大,对于刚接触台球的人来说,能把球打进洞中就是高手,再进一步的,还有个速度,可是再往上,就还有角度,再之上,还有各种球的打法。

    到目前为止,他所接触到的高手,大多就是打一个角度,像虎哥那样的高手绝对是屈指可数,而眼前这个人,连虎哥的态度都不一样,难道说,是和虎哥一个级别的?

    虽然心中有点疑惑,像虎哥这样的高手怎么会来找他,但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多想,能和高手对局,绝对有利于他的进步,当下就点了下头:“行!张哥,这是你的炒面,给你买来了。”

    “谢谢啦。”那边一个男子接了炒面,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道,“南子,一会儿下来,好好跟我说说你这一局。”

    “行!”王楠应了,又对胡当当道,“老板,那我先上去了。”

    胡当当点了下头,虎哥道:“胡老板,算账。”

    “好咧。”胡当当说着去翻记时间的小本子,那边正要上楼的刘成却停下了脚步,“虎哥不上去看我打完这一局?”

    王虎后背冒汗,面上还带着笑:“不了,实在是有事,你没看我刚才都下来了吗?”

    刘成看了他一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次不仅是王虎,连胡当当都鸡皮疙瘩直冒,好容易看他上了楼,这才拉过虎哥小声道:“你老实给我说,这人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

    “王虎,做人不能不厚道!”

    王虎叹了口气:“胡当当,他真没什么,就是他老爸是刘建国。”

    刘建国是一个很平常的名字,四五十岁的男人里面,十个中,恐怕要有五个叫建国,但被王虎这么说出来,那自然不一般了,胡当当微微一想,就到:“是那个刘建国?”

    “就是那个。”

    “不对,因为617,他不是已经进了?就算他不进,以他的份,他儿子,怎么会在这里?还跑到我这儿?”

    “我骗你做什么?谁规定了刘建国只有一个儿子?就不准他有个私生子什么的吗?”

    胡当当不自觉地向楼上看看,一时无言,那边王虎突然哎呀了一声,胡当当向他看过去。

    “没什么,他俩还要下来洗手,我先走了。”

    虎哥说着向外走,那架势,很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胡当当一愣,这边楼上就有了些动静,然后,他就又一次看到了刘成,和先前不同,此时的刘成,脸色灰暗,而王楠,更是面色诡异。

    “胡老板,你这里的案子很好,布置,也差不多,但为什么,却没有洗手池。”

    “什么?”

    “洗手池,洗手的地方!”刘成说的很是忍耐,“在打台球之前,怎么能不洗手呢?就说你地方小,条件有限,不能单独隔离出来一个房间,起码也安个池子啊,虽然你一楼有,但这上楼下楼的,多不方便!”

    胡当当张大了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刘成倒也不管他,到池子前洗了手,一边用餐巾纸擦手,一边在旁边看王楠,王楠只有也洗了,然后再跟着他一起上楼。

    看着他们的背影,胡当当终于明白,虎哥先前的目光中,为什么有那么充沛的感了,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躲刘成躲的这么明显了!

    “今天晚上,给那小子买个腰子补补,不过他这年龄,吃腰子……会不会太补了?”

    他这么想着,又拿起了自己《诗经》,而此时的王楠,正有些惊讶的看着刘成江自己背上背的东西拿出来,然后一节节的组合成一个球杆。

    “我习惯用自己的球杆,这是我从加拿大定制的枫木球杆,虽然不是全手工制作的,但这么好的枫木也是很难得的,你看看它,漂亮!看看这个杆头,还有这个中轮,看看它们,多美啊!”

    刘成一边痴迷的说着,一边如同抚摸自己人的体似的在球杆上滑过,王楠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

    “好,让我们来!”

    刘成感叹了一阵,回过神,道,王楠想了想,开口:“刘老板,你对台球很了解吗?”

    刘成傲然一笑:“在梁城,我想没有人比我更了解。”

    “那,您懂斯诺克吗?”

    “你是说规则,我当然知道,不过,我不会打,在这个破地方,我就算有亨得利的手段,又有谁能和我对局?不过如果你能赢了我的话,也许,我可以为了你,去学学!”

    他说的一本正经,王楠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本来还想再问点东西,此时也把一肚子的话塞回了嘴里,他已经明白为什么虎哥刚才会那么看他了,感这位刘老板是可以到第五人民医院常住的啊!

    不过,他知道斯诺克的规则,也许……

    他想了想,收回思绪,吸了口气:“那,让我们来开始。”

    这话一出口,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是一变。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