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十八章

    虽然没有人真正主持,但就像约定俗成似的,孩子中间再怎么闹,也不会往学校、家长那里去闹。特别是像方文卓、顾海这样的,那种动不动就找老师、找家长的,在他们眼中,就是娘,就是那些除了考高分,会哄家长老师的所谓的好学生才会做的事,像他们这样,是不屑的。有什么麻烦,私下解决,真闹大了,哪怕去堵学校的大门,让那家伙被老师学校注意呢,也不能闹到家里。

    当然,真闹那么大,家长是一定会注意到的,可那个注意,和直接闹到家里又不同,若谁这么做了,那去闹的那一个,是一定要被鄙视的。这一点,方文卓当然知道,可第一,他并不怎么在这一片混,这一片人对他的看法,对他影响也不大;第二,顾海上的是职高,这种职业学校,老师管的都不严,就算他们真去堵校门了,顾海也不见得会吃什么苦头,而且这种学校,混子居多,方文卓虽然自忖振臂一呼,叫几十个兄弟去堵一般学校的校门还是没问题的,但要去堵这种职业学校,就难说了;而第三则是,方文卓也是气狠了,根本就没想到还要和顾海做和解,因此一来,就用上了得罪死的手段。

    “顾海,你下来,你有本事打赌,怎么没本事认账?”

    “南子都进医院了,你跑什么!”

    “娘的,输了不下跪不说,连钱都不留下!”

    “顾海,你个胆小鬼!”

    “顾海,你个没种的大王八!”

    ……

    方文卓知道,如果只骂顾海没用,因此先把他做的事说了,这才一连串的叫骂。顾海的娘是中山路第六小的老师,六小的福利待遇不错,几年前就在这里盖了集资房,当时人们对房子还没有什么迫切的愿望,因此这些房子有很多外流的,但学校里也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老师是住在这里的。

    顾海的娘魏玮一辈子好强,当普通老师的时候和人家争奖状,当毕业班老师的时候和人家争升学率,哪怕现在学校都实行摇号了,顾海的娘还要去和人家争争毕业考试的分数。

    顾海可以说是她最大的失败,不过虽然学习不好,他也没惹出什么事,在和同事们聊天说话的时候,她也就经常半自我嘲笑,半自我安慰的说:“我家那孩子就是个榆木疙瘩,在学习上实在不开窍,好在和他爹像,还是个老实的。”

    而现在方文卓骂到他们家楼下,简直就像当着众人的面给了她一个耳光,她本来正在整理衣服,当下气的,甚至连衣服都没放下,就来到了阳台上。

    “顾海,有本事你出来!你个孬种!”

    “顾海,你凭什么拿人家南子的钱,你既然不想给钱,就下跪啊!”

    “顾海,你……”

    “骂什么呢?骂什么呢?”魏玮正气的全打颤,他们楼下的一个老师来到了阳台上,“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凭什么骂人?立刻给我走!”

    “你是谁?凭什么让我们走?顾海和我们打赌输了,要不下跪,要不给钱,他不下跪,说要给钱,结果我们一去医院,他就立马跑了,连钱都没留下,这么孬种,我们不骂他骂谁?”

    “我给钱了!”顾海一听到方文卓的声音,就知道大势不妙,当下就想偷溜,可他刚拉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他妈从卧室里出来,他立刻一个刺溜就又蹿了回去,正在那里左顾右盼,想着从三楼跳下的可行,就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当下他也忍不住,就拉开窗户叫了出来,他一叫完,就知道坏了,他这不等于不打自招吗?

    果然,他这边话音刚落,那边浴室的门就响了:“你给我出来!”

    他一个哆嗦,不敢出声,他娘又在外面道:“有本事,你就给我一直藏在里面!”

    门外面传来的声音非常平静,但顾海知道,他娘是真的生气了,这种生气,他只在升高中的时候见到过,那一次,他娘也是发出这样的声音,而那一次,他足足在家写了两个月的大字!而且,一直在他娘的目光下!

    那两个月后,他的书法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但那种生活,他真是再也不想过了,真要比较的话——那种痛苦,和下跪,不差上下!

    犹豫了又犹豫,他最后还是磨磨蹭蹭的打开了门,他娘看着他,低声道:“怎么回事?”

    他吞了吞口水,小声的说了,魏玮道:“这么说,那两百块是真的了?”

    “我给他们了!真给了!不知道是哪个孙子拿了,但我真给了,他们是讹诈,他们……”

    他本来正激动,一接触他娘的目光立刻又低下了头,只是低声道:“我真给了……”

    魏玮没有说话,转进了自己的房间,一会儿又出来:“你跟我一起来。”

    “妈……”

    “过来!”

    顾海不敢再犹豫,听话的跟了上去,此时,方文卓正在和楼里的几个老师对战,魏玮为人虽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同行是冤家,同事虽不能说是同行,但一个单位,自然有和她比较要好的,也有和她不那么要好的。

    他们做老师的,要早睡早起,这个点钟,他们本来也是要睡了,但方文卓这么一叫,就把他们都吵醒了,有那厚道的,只是支着耳朵听一下,有那不怎么厚道的,就上了阳台,或者干脆就来到了楼下,那和魏玮有矛盾的,这时候也就明劝暗挑事的在那里和方文卓等人一来一往,方文卓虽然年龄不大,但因常在社会上厮混,也能听出一些蹊跷,可他就是来闹事的,当然就有什么说什么,因此不一会儿,就把顾海经常逃课去打台球,和他们打赌的缘由统统都说了出来。顾海和魏玮一出现,倒弄的有那么一段时间的冷场。

    “顾海说那钱他已经给了,我不管这是真是假,总之,我再给你们贰佰,拿了钱,立刻给我走,再在这儿停留,我就报警!”

    魏玮一字一句,她虽然没有标明份,方文卓也能认出她应该就是顾海的家长了,他们来这里,一是要钱,二来就似乎把事捅给家长,现在两个目标都达到了,也就没必要再停留了,虽然这么拿了钱就走,有点丢份,但这周围都是大人,方文卓也知道,再闹下去,他们也没好处,因此接了钱,只是冷笑的瞥了顾海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带着吴强马云龙离开了。

    而那边,魏玮也带着顾海上了楼。

    “你给我跪下!”

    顾海刺溜一下跪了下来,魏玮看着他:“好啊,你,逃课!我天天接你放学,你还逃课!我为了接你放学,我这两年都不敢再当班主任,为了接你放学,我和别的老师调课,找领导,你就这么报答我的!行!你行!”

    魏玮说着,就找东西要往顾海上打,但一转,就感觉到天旋地转,再之后,连体都站不直,她摇了摇头,却直接向后倒去,顾海正跪着,突然感觉前方有个什么东西倒下,一抬头,就看到他妈。

    “妈——妈妈——妈妈啊——”

    这个晚上对顾海来说是兵荒马乱,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而那边王楠一觉醒来,打开门,就看到了方文卓,方文卓靠在墙上正在吸烟,看到他,摆了摆手:“南子,今天可要请客啊!”

    “行!”王楠心下一突,但还是咬牙道,“不过,我只有三十块,只能请你吃个地摊。”

    “错了,谁说你只有三十块?”

    王楠一愣,方文卓笑眯眯的摸出两张大钞:“看看这是什么?”

    “这个,还留着?”

    “傻话了,就算让别人抢去了,我也要给你要回来啊!拿着,今天咱们的中午饭可指望他们了!”

    拿着这二百块,王楠有些恍惚,若是没有昨天那件事,他现在一定是兴高采烈,而现在却有点恍惚,不过他还是高兴的,想到真的挣来了钱,就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其实,认真来说,从他开始跟着王楠偷啤酒瓶的时候就算是挣过钱了,但那种挣,总有偷的因素在里面,虽说他们都不怎么在乎,可总有种拿不出手的感觉,而现在,这却是他光明正大赢回来的!就说打赌不好,他也付出了努力,付出了艰辛,而且,他对台球,也真的有了不一样的理解!这种高兴里面,更有一种充实。

    这天中午,王楠请方文卓还有吴强马云龙在十八中附近的小饭馆里吃了一顿,王楠是准备花去一百块的,但方文卓却只让上了拉面,虽说也点了两荤两素四个菜,但那荤菜不过是猪耳朵、鸡爪子,凉菜更只是普通的拍黄瓜、变鸡蛋,加上拉面,四个人一共也只有三十一,最后那个零头还被他们缠着老板抹去了。

    吃完后,吴强就有些不乐意了,拉着马云龙在旁边嘀咕:“咱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要来这二百,就说花一百也不多啊,可这只花了三十,桌子对南子也太好了点,桌子说他这是为了试验,我可想不出这是什么实验!怎么对人好的实验吗?那桌子不如来对我做实验!”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