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十六章

    王楠的头发的,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刚洗了澡,他抿着嘴,盯着顾海,黑如墨的眼眸看的顾海心中发颤,他咬了下牙,开口:“王楠,你要收了钱,我就当认了你这个朋友,以后你有个什么困难,一句话,没说的!”

    这句话有些示弱了,但比起在大厅广众之下下跪,说一句软话,那是太有面子了,他一边说着,一边递出了钱,王楠停了一下,然后接了过来,周围响起一片议论:“南子,不带这样的啊!”

    “怎么这么不爷们呢!”

    “嘿,哥哥不带你玩了啊!”

    ……

    顾海等人则大大的松了口气,他们还真害怕王楠不收钱,顾海咳嗽了一声,想再说什么,却见王楠手一松,那两张钞票,缓缓地、缓缓地,向地上飘去,周围的人都是一愣,一时间,空气竟有些凝滞。

    顾海原本惨白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胡当当眉一皱,正要说什么,却见王楠的体直的向前倒去。

    “南子!”

    方文卓叫了一声,上前抱住他,王楠的体却直往下滑。

    “南子!南子!”

    王楠没有反应,胡当当快步上前:“让开让开,把他先放在这儿,退开!都退开!拿点水过来!这么多人挤着,想把他挤死啊!散了散了!”

    他这么喊着,却没有多少人愿意走,不过总是让出了个位置,有经常来玩的送上了手中的可乐,胡当当倒出一点往王楠的脸上撒了下,又掐他的人中,此时王楠不仅脸色发白,嘴唇也白的渗人。

    胡当当掐了他一会儿人中,见他没什么反应,不敢再耽误,抱着他,向外面跑去,众人见闹大了,也不敢再嚷,立刻让出了一条路。

    “帮我看着铺子!”

    胡当当对旁边卖汽水冰糕的邻居喊了一声,接着就向外跑,兴和街这个地方位于市中心,人气鼎盛,但路面狭窄,而且还是个菜市场,轻易不会有出租车愿意往这边来,要截住车,还要跑到外面的大街上。

    他这边跑,方文卓吴强三个自然也跟了上去,有那好事的,也跟着跑了跑,不过更多的,还是留在那里议论:“这赌打的,真是一波三折啊!”

    “看南子刚才的样子,该不会把小命都扔进去。”

    “不过南子最后是收钱了没有啊……”

    这一句也可以说是很多人的疑惑,王楠当时接过了那二百块,看样子好像是收了钱,但那二百块又掉在了地上——这到底是扔到地上的,还是受伤前手上无力,那可是个焦点,前者,那代表着顾海一定要跪,后者,则有点平淡了,所以大家普遍认为那钱,王楠没收,这也有理论根据,王楠第一次就说要让顾海跪的,前几天又说了一次,这次这么不容易才赢了比赛,怎么会只要钱?

    因此当下就有人想揪着顾海,将他压到医院,但顾海几人怎么敢停留?先前就趁着混乱,摸了出去,刘迎临走的时候,还偷偷地捡起了那二百块!

    不过这些王楠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在他有意识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他旁边哭,呜呜的,声音闷闷的,非常压抑。

    “大妹子,别哭了,大夫不是说你家孩子没事吗?就是晕倒了,以后吃点有营养的,再锻炼锻炼,自然就好了,啊!”

    那声音没有停,依然在哭。

    “哎呀,大妹子,你看你这哭的,这边还有几个孩子呢!”

    “对不起,大姐,我主要是难受啊,我难受啊!”

    “唉,我也是当妈的,怎么会不知道?这孩子有一点不好,咱们就要疼十倍,只是你在这里哭也没用啊。”

    “大姐,你不知道,我这是恨自己没用,就是因为我没本事,我家南子才会变成这样!都是我、都是我的事!我要是有本事做生意,我要是有些钱,我要是有个好单位,我家南子、我家南子也不会这样了……”

    姜小莲说着,又呜呜的哭了起来,声音中更有一种自责的苦闷,王楠心中一震,只感到口一阵憋闷的疼,妈妈!他的妈妈!一手将他带大的妈妈!那个在他生病的时候,独自用自行车带着他赶赴医院,那个为了哄他吃饭,不惜买了一斤木耳用鸡蛋给他炒的妈妈!那个每天都要早起,无论夏天还是冬季,都要在街道上拿着扫把哗哗扫地的妈妈!

    她不漂亮,她没学问,她土气,她不会做生意,不是个体户,没有钱,但是,这是他的妈妈!这是一个,已经尽力给了他她所能给予的最好的一起的女人!一种火的东西在他的眼中积蓄,他咬着牙,几乎就想醒来,对姜小莲说,他以后一定好好学习,他以后一定当个乖孩子,他以后一定不再打赌,他要去考大学,他要给她争气!

    “妈、妈、妈……”

    他心中叫着,正要睁眼,就听到了张全的声音:“怎么样了?”

    “你怎么来了?”姜小莲擦了擦眼,连忙迎上去,“怎么把小望也带来了?”

    “不带来还能送到哪儿?这孩子一直找你呢!”

    “妈妈……妈妈……”虽然发音还不是特别的标准,但这两个字却说的异常欢快,张望一边说,一边就伸出了胳膊,姜小莲连忙去接,“乖乖,哦哦,我的小望望!吃饭了吗?”

    后一句,是对着张全说了:“吃了,就是来替换你去吃的,我在这儿看着他,你到外面去吃碗拉面。”

    “不用了,你到门口,去帮我买个烧饼就行了。”

    “那怎么行?你明天一早还要起来,一个烧饼顶什么事?还有这医院的空气也不好,你带着小望出去也透透气,别让他在这里染上了什么。”

    姜小莲有点犹豫,但她也怕小儿子被病毒啥东西的侵扰了,因此想了想,就点了点头:“对了,你带钱了,今天南子的住院费还是南子的老板垫的,这可要还给人家。”

    “好像是三百。”她说完,又连忙接上一句,“这是押金,大夫说,南子要今天醒了,就能回去了,也用不了这么多。”

    “那行,我带的有二百,应该够了。”

    姜小莲迟疑着点了点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只抱着小儿子出去了,而王楠的心,也一点点的冷了下来,并不是抱怨他的母亲,而是,他已经知道,他刚才想的,其实,并不合适。

    他不想和张全说太多,所以就还是闭着眼躺在那儿,直到姜小莲回来,他才睁开眼,见他醒了,姜小莲自然是非常欣喜,当下就想让他回家,不过王楠,却执意要回胡当当那里,姜小莲也就只有先把张望交给张全,然后送他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姜小莲想让他吃点东西,但他刚打了一瓶葡萄糖,还不饿,再加上心中有事,也吃不下去,最后姜小莲就给他买了瓶娃哈哈,他慢慢的喝了,开口:“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惹事,也不会再出事了,我说好好学铺子里的事,就是真的。”

    姜小莲摸了摸他的头:“你只要能好好的,妈就满足了。”

    “嗯!”

    王楠觉得有些鼻酸,他低下头,慢慢的抱着了姜小莲的腰,姜小丽体一僵,也反抱着他:“你好了就好了,好了就好了……”

    因为王楠醒得早,再加上他休克的也不重,所以胡当当留下的三百只用了一百多,姜小莲将那钱都拿来了,又加上了贰佰,不过胡当当只肯收三百,姜小莲千恩万谢了,才依依不舍的往回走,这次,王楠将她送到了街口,一直看着她走远,才怏怏地走回来。

    此时已快十二点了,铺子里的人也都走的差不多了,胡当当正在收拾东西,王楠要上前帮忙,却被胡当当拦住了:“你先歇着,别一会儿又出了事。”

    王楠有些讪讪的:“老板,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说你是故意的,不过却被你这小子吓死了,你说你这小板,就趁好好学习啊!”

    王楠没有说话,胡当当收拾了东西,带他出来吃东西:“我看你今天是吃不了什么拉面烩面的,喝碗江米甜酒,打两个鸡蛋好了,别给我说不吃,我可不想再抱你去一趟医院,送你这小子去一次医院,老子损失可大了,你要是个美女,老子也算英雄救美了,可你这家伙……你说我这平生第一次抱人,就给了你,我亏不亏!笑!笑!还笑!”

    “那老板,我将来也抱一次你。”

    王楠露出一对小虎牙,笑眯眯的说,胡当当立刻脸色大变,连连摇手:“别了,这我可受用不起。”

    王楠再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他正笑的开心,胡当当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