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鼎鼎 书名:一杆进洞
    第四章

    他们刚才已在旁边看了半天,虽然他一开始没有认真,后来又有点跑神,但也知道,他不仅要让白球打中另外的球,还要让那个球进洞。

    刚才方文卓那一下虽然没有打进去一个,但是却把球完全打开了,而此时,就有一个球,离右边的袋口很近,而且,白球离那个球的位置也不错,就是距离有点远,王楠觉得自己要多用点力。

    他这么想着,狠狠地朝那个白球打去,白球迅速在桌面上旋转了几圈,然后……向前滑动了两厘米,王楠傻了,怎么会这样?

    方文卓噗嗤一声在旁边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南子啊,你想的是正确的,你是要打那个六号吧,不过这第一杆啊,我还真没见过不滑的,一口吃不了个胖子,你要一上来,就能把球打进去,那你倒是神手了!”

    除了王楠,方文卓还真没见过第一次打球的人,不过他自己的第一杆就是滑杆,自然也就觉得所有人的第一杆都是要滑的。

    王楠皱了一下眉:“这球,怪难打呢,我觉得用手丢,都要比这准。”

    “哈哈,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你看我的。”

    方文卓说着,也就提着杆走上去了,他有心在王楠面前卖弄,也就打的格外认真,来回比了六七下,这才出杆,白球的位置本来就很好,刚才被王楠打的虽然偏离了些方向,距离却更近了,他这一下,就真的把那个六号打了进去,这一下,也算是他稍稍有些超水平发挥了,打完后,就笑着开口:“看到没有,手要稳,眼要准,只要做到这两点,保准通杀。我打了六号,一到七号的归我,九到十五号就归你了,不过咱俩打无所谓,还是刚才那句话,你打中哪个都行。”

    王楠点点头,就要上前,方文卓却再次趴到了那里:“台球上的规矩,打落了一个球,还能再打一次,看哥哥给你送个好位置,让你能打那个九号。”

    此时九号正在左边的中袋附近,白球只要再向前个六七厘米就能形成一条直线,到时候,只要王楠不滑杆,是有很大把握进的,只是方文卓嘴上说的好,其实水平很一般,这一下,用的力就大了一些,那白球却超过了九号,虽然说没超过太多,但王楠要再打中,就有些难度了。

    一见这白球的落点,方文卓心中骂了一句,嘴上却道:“唔,你要碰到九号球的这边,稍稍的挂一下,就能把它送进去了。”

    王楠狐疑的看了他一下:“桌子,你不会以为我是虎哥吧。”

    他虽然不懂,但也知道直线打,是最有可能的,偏到这个程度,还要他再挂着,这不是难为人吗?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给你好处不知道是给你好处呢,直线,以你的水平,那还不把白球也打进去啊,白球要进去了,你这一球也就作废了!”

    王楠将信将疑,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现在能不能不滑杆还难说呢,更别说入袋了,刚才只是一球,他已经体会到,这东西虽然看着不是太难,但要打成方文卓这样,也是要经过练习的。

    他走过去,刚要趴下来,却愣住了,这对面当下的球,是十四号,他要想打中白球,除非趴到桌子上,然后把杆高高的架起来,他正为难呢,方文卓拿了一个支架给他:“喏,用这个。”

    “这是什么?”

    “支架,你看,这么用。”他说着,左手提着架杆,送到白球的前面,然后右手就提着杆,夹到了上面,“这样不就能打了吗?”

    王楠点点头,接过支架和球杆开始瞄准,此时这个距离,他必须让白球碰到九号球的右边,才能把球送进去。

    “不能太大力。”他想着,太大力的话,球还是会旋转,就算是向前走了,九号球也会被打到旁边。

    虽然对台球不是太了解,但是这些物理现象他还是懂的,他就这样盯着白球,然后,送出了杆,杆头打在白球上,白球开始向前滚动,然后啪的一声,碰到了九号球的右侧,九号球开始向前滚动,滚的很慢,就仿佛没有了力气,但还是向前动着,然后,就这么一点点的,落到了袋中。

    咕噜——

    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中,这个声音很细微,但是,却如同炮竹似的,在王楠的心底爆炸了,进了!竟然真的进了!他竟然真的把那个球打进了!

    “行啊,南子,第二杆就进球了,有手感,好好练习,你说不定,也能达到虎哥的角度呢!来来,再来一次!”

    王楠也是兴致勃勃,当下提着球杆,就走了过去,方文卓道:“嘿,你怎么还拿着支架呢,高兴傻了?”

    “有这么个杆子,不滑!”

    刚才那一下,他已经分辨出来了,有支架,能让他稳当的击到白球上,但若没有架杆,他恐怕还是要打滑的,这一次他要打十一号球,十一号球在左边,白球离右边的岸沿不过五六厘米,不过他还觉得,需要有支架架着。他这么要求了,方文卓也不会和他计较,其实就算是在正式比赛中,也没有说过,这种况不能用支架,只是一般的高手……或者是稍稍打台球打了一段时间的人,都不喜欢用支架,在击打母球的时候,那种微妙的感觉,是支架不能代替的,不过这一点,王楠自然不知道,方文卓也还没有这样的体会。

    他把支架架到白球的前面,盯着白球。

    十一号球离右上端的口袋很近,而且位置很正,他只要让白球碰到十一号,就有可能进球,问题是,如果用力过大,白球也有可能跟着一起入袋,如果用力过小,白球根本就碰不到十一号。

    “要用多大的力气呢?”

    王楠只打过两杆,完全没有经验,他只是根据白球离十一号球的距离来估摸,此时白球离十一号,大概是先前白球离九号的两倍多远,所以,他也差不多要用这么多的力。

    这样想着,他把球杆稍稍拉后一些,然后捅了过去。杆头稳稳的击打在白球上,然后白球快速的向前滚动,啪的一下碰到十一号球,球应声落网,而白球,则停留在了洞口。

    方文卓呆住了,王楠刚才那一杆可以说是运气,这一杆,也能说是运气?连续两次的运气?这小子先前真的没有打过台球?

    “厉害厉害,你这小子,竟超过我了!”

    王楠一笑,然后又皱起了眉,白球离洞口太近,他根本无法架杆,而且,此时桌面上,再没有像前两个球那么好的目标球了。他想了想,再次把支架放在球桌上,然后左手稍稍往下按,保持着架杆的平衡。

    “桌子,我也给你创造个机会。”他说着,往前捅了一下,白球向前滚动,贴上了五号,“喏,你只要把这个球送到对面,就能进球了!”

    “你这小子!”

    方文卓往他脑门上一弹,还是趴到了桌子上,不过并不是去打五号,而是去打三号,五号的位置是不错,但弄不好,就把白球一起打进去了,而三号虽然有些偏,但说定,他还能蒙进去。

    是的,蒙。

    和大多数初学者一样,方文卓打台球,就是靠蒙,他虽然也会看一下角度,想一下力气的大小,但心中却没有什么确切的估量的,多大的力气能将目标球击落到口袋,而又不令母球一起掉进去,他根本就不太清楚,而像这样的角度球,那更是打中是目标,是否能进……看天意了。

    母球向前滚去,三号球也向口袋那边滚,但是在那边跳了一下,却又跳了出来,方文卓捶了一下腿:“该你了!”

    王楠提着球杆上前,再次竖起了支架。

    就这样,两人轮流着,你打个一两杆,我打个一两杆,竟杀了个难舍难分。

    论经验论技术,方文卓是要比王楠好一些的,但王楠更有算计,靠着支架,再加上方文卓一开始的有心想让,竟然死咬着他,两人用了四十分钟,这才开始要打黑八,旁边等的人,有往这边看的,都有些不耐了,一个十六七岁,材矮胖,穿了件蓝色背心的道:“老板这里要是光来点你们这样的,电费都不够。”

    “兄弟,你这就不对了,再过一段子,我们俩说不定不用五分钟就能干完一局了。”王楠刚打了一杆,直起开口,不是自己的地盘,他的口气也不是太硬。

    “还五分钟?就你们俩这水平,再练两年,也不见得能用十分钟打完一局。”天,等的又有些心浮气躁,那穿蓝背心的胖子最近是刚打出兴头,正是瘾最大的时候,见他们两个在这里磨蹭,就忍不住冷嘲讽。

    “打赌吗?”

    本来正趴在桌子上瞄黑八的王楠,听到他这话,抬起,方文卓一愣,不过立刻跟着附和:“是啊,要不要打赌?”

重要声明:小说《一杆进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