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七师父要生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黄药师站在岸边看着四艘船相距不远,就那样互相守望着渐行渐远,心中不由感到一丝落寞、孤寂涌上心头。

    大悲如丧,大喜若狂,偶尔意彷徨......

    转形寂寥,入墓而去。

    “阿衡,如今蓉儿已经有了归宿,为夫本该随你而去。只是你我的花船已经被老顽童用了,而蓉儿也在其中。虽然有只小船相随,我却还是放心不下......”

    ~~~~~~~~~~~~~~~~~~~~~~~~~~~~~~~~~~

    东海,雨急风狂,怒涛汹汹。

    “咔嚓~”

    郭坤暗叹:“来了。”狠狠的瞪了老顽童一眼,便向船舱行去。这一眼倒把老顽童看的一缩脖子,心中有些莫名其妙。

    洪七公也感觉不大对劲,便跟随着郭坤一步步去了船舱。

    黄蓉和郭靖两人躲在一旁卿卿我我的自然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毫不关心,沉浸在二人世界之,四耳不闻窗外事儿。

    “哎呦,糟喽,糟喽......”洪七公一见船舱里面那如同水柱般窜进来的海水,顿时惊讶的叹道:“这船怕是要沉喽......”

    “洪老头,咱们还有艘小船。”郭坤淡然的道。

    “你小子怎么知道这船会沉的?”洪七公见郭坤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有些奇怪。

    “黄药师都说了此船不吉利了,自然不吉利的。”郭坤道,“洪老头,咱们快走吧,再不走可真的沉了,到时候喂鲨鱼可不是什么奇妙的事儿。”

    “你个臭小子,真是......”无语,洪七公真的对郭坤无语:“这都什么人嘛?”原本他对黄老邪的话也是信的,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要是知道是这样的,他才不会坐着船了。

    “喀~喀~喀”船体倾斜,郭坤和洪七公不分先后往船上掠去。

    路上刚好遇到惊慌赶来的黄蓉、郭靖以及到现在还乐不可支的老顽童。

    “咦,真好玩儿,老大,你和老叫化子在船舱玩什么把戏,把船都弄得倾斜了。快告诉我,我也去玩一下。”老顽童嬉皮笑脸的道。

    “快,出去坐小船。这船要沉了......”洪七公一把拉起黄蓉就走,郭坤、郭靖紧随而上。

    “老顽童,快走,船舱进水了。”郭坤一回头,得,那老顽童还在那儿东张西望的。

    “哎呦喂,跑啊......”老顽童听到郭坤的话后,就发现水已经满了上来,顿时一蹦三尺高,惊恐的往外奔去。

    有惊无险。

    老顽童低着头不敢看人,或许是被大伙的看的久了,受不了。他一下子站起来道:“哎呀,这个黄老邪实在太小气了,给个船还是个坏的,真是气死人了,气死人了......”孰不知,他不说还好,一说黄蓉可就开始了:“老顽童,我爹怎么不好了?跟你说这船不吉利,你不信,偏要坐。要不是准备了一艘小船我们大伙都被你害惨了,还敢埋怨我爹?”

    “算了,蓉儿。”洪七公在一旁劝了一下。

    “七公啊,老顽童做错事还想赖别人,当然要责罚他,要不然以后指不定给我们添多少乱子,是不是呀,老顽童?”

    “不是,不是,我老顽童才不会添乱,不会~”

    郭坤在一旁看着,有时候他隐隐觉得黄蓉和老顽童其实也满默契的。

    前方,三艘大船出现了。

    老顽童高兴的道:“那那,咱们去坐大船吧?”

    “你还没有怕啊?”黄蓉作势要打,老顽童连忙躲在郭靖后。

    “七兄、周兄、两位贤侄还有黄姑娘,何不到大船上喝点小酒?”欧阳锋的声音穿过百丈的距离传了过来。

    “老毒物,小船也有小船的好啊,一叶孤舟飘零而下。”洪七公自然想不上老毒物的船,黄鼠狼给鸡拜年,谁不知道你安得什么心啊。

    “七兄,这一带鲨鱼横行,你的船小怕是力有不逮。不若到鄙船上小憩一番,共讨武学之精要?”公孙稳站在船头,一副盛邀请的样子。

    洪七公刚要拒绝,老顽童就迫不及待的道:“你们父子一个大贼,一个小贼的,我老顽童才不上你们的船,晦气......”

    “哼!”公孙稳脸色发黑,一拂衣袖转回舱,心中怒道:“你要来我还偏偏不让你来呢,等华山论剑之时定会要你痛悔今之言。”

    另一边,慕容惊天站在船头看了看,张口道:“洪前辈、周前辈、二位郭兄,以及黄姑娘,小船航行多有不便,天气变幻莫测,恐有飓风,不若到鄙人船上一同上路如何?”

    “那就打扰慕容兄了。”郭坤对慕容惊天的为人还算比较信任的,再说了,就算他慕容今天想耍花招他也不怕。至于上船嘛,还不是因为黄蓉是个女子,终究有些不方便。

    “慕容贤侄,倒是好福气。可以和几位共研《九真经》,实在羡煞旁人。”欧阳锋金铁之声,再一次传了过来。

    “前两天丢了一本《九假经》,欧阳前辈若是捡到了,可不要妄自修炼。”方刚再一次道。他知道以欧阳锋的猾,肯定是不会修炼这九假经的。但是,方刚就要刺激他,让他每每将这个东西掉在心中,时时想念,看不出异常的话,总有一天老毒物会上当的。当然,还有另一艘穿上的某人。

    至于,慕容惊天?

    郭坤只作了两本《九假经》,而真的早就被老顽童给毁了。“哈哈,早就知道你们会抢,这样作岂不是更好?”郭坤露出一丝自以为很风的笑容,但这笑容在黄蓉看起来却是那么的邪恶。

    一路安静的回到大陆,欧阳克没有瘸腿,欧阳锋也不知道有没有钻研《九假经》。不过这都不管郭坤的事儿了,眼前最大的事儿便是去太湖边上同几位师父汇聚,顺道看看娘亲。

    这一,天朗气清。

    江湖上到处传闻郭坤强抢全真教镇教秘籍而被通缉。紧接着有传出,少林百年封寺之期已过,要追缴十多年前丢失的秘籍九阳神功。再接着传出,少林的九阳神功秘籍就躺在全真教的藏经阁中。紧接着江湖上又传出,九阳神功乃是郭坤用来和全真教互换秘籍所用,却被全真教拒绝,而大打出手强抢而去。

    于是,江湖中人都猜测,这九阳神功莫不是江南七怪传给郭坤兄弟的?又过不久,江湖传闻,这九阳神功乃是妙手书生从无劫禅师之处施展妙手空空之技所盗走后传于郭坤兄弟。

    一时间,江湖中都是郭坤兄弟以及江南七怪的传闻,郭坤风头一时无两。

    不管江湖上如何动乱,郭坤、以及郭靖和黄蓉三人,骑着高头大马晓行夜宿,望太湖赶去。老顽童和洪七公打上了大陆就不见人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招呼也不打一个。

    ~~~~~~~~~~~~~~~~~~~~~~~~~~~~~~~~~

    昆仑山,某一个山洞之中。一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手中一把君子剑,剑光霍霍,剑气横流,武功非凡,内力深厚。其人面目被污垢所挡,依稀还能分辨出其长相还算俊朗,只是眼神中折着浓浓的仇恨,嗜血。

    “郭坤,你等着我陆展元来取你狗头吧,哈哈哈!”一剑法使完,那人仰天咆哮道。

    ~~~~~~~~~~~~~~~~~~~~~~~~~~~~~~~~~~~

    西藏密宗,一个光头大和尚,衣衫早已湿透,却仍自不肯休息,强咬着牙努力的练习这金轮秘法。从他内功已经颇具火候却依旧练得如此吃力可以看出这金轮秘法定然威力无穷。“金轮,休息一下。习武要一张一弛,松弛有度放行,你这般不知疲倦,不顾体,却是落了下层。再说了,那事已过了二年,为师早已看的淡了,你又为何放不下呢?”光慧大和尚站在一旁劝导,然而他又岂知为何物?

    “师父,我一定要打败他们!”金轮坚定道,心中却浮现着华筝那俏的面容,“华筝,你等着,我一定会打败他们,我才是最优秀的,只有我才配的上你。”

    “唉,这又何苦呢?”

    两人谈话,光慧以失败而告终。

    ~~~~~~~~~~~~~~~~~~~~~~~~~~~~~~~~~~~

    全真教一隐秘之地,此地环境清幽,紧邻古墓,少有人行。此刻却有一个道人,只见他唇红齿白,剑眉星目,手执长剑,衣衫飘飘,好一个俊朗的道人儿。只是此刻,这个道人眉目之间总有些妖媚之气,柔柔的没有半分阳刚之气。

    那道人,行到一处空地上。“呛~”一声剑鸣之后,形突然启动,形之迅,剑法之快,前所未有,即便是郭坤来此,见到此等快速法以及那迅捷的剑法也会自叹弗如其快、迅。此道人手中的全真剑法俨然已经面目全非,变得歹毒很辣异常,每每剑招所向都是敌人之要

    一剑法使完,道人已经离去,但他那快捷剑法所形成的残影还在一点点消散。

    “郭坤,绝根之仇,不共戴天,你受死吧!”那道人眼神中爆冷的仇恨,“我尹志平,就来找你了!”

    ~~~~~~~~~~~~~~~~~~~~~~~~~~~~~~~~~

    太湖,江南七怪老家。

    郭坤兄弟、黄蓉、江南七怪,以及郭坤的娘还有杨铁心夫妇,尽皆坐在院中闲聊。

    “靖儿、坤儿,你们回来就真好了。”杨铁心笑嘻嘻的道:“张夫人近就要分娩,到时候你们就添了个师兄弟了,哈哈哈。”

    “七师父要生了?哈哈哈。”郭坤和郭靖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呀,算一算,从蒙古到如今也近十月了,该生了。

    [bookid=2262920,bookname=《西游樵子怒》]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