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消魂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追书网    一之内连续三次被人骂作虚伪,即便是欧阳锋这样的人,也会感觉的特丢份儿,尤其是,自己的儿子还站在自己旁边,四周还有一群观众。(请记住我们的疯'狂'看小说  手打)两次开骂的时间,居然还不超过一盏茶的时间,不得不让欧阳锋怀疑,骂人是否也有所谓的凤凰三点头?

    欧阳锋的脸色此刻是酱紫色的,至少郭坤是这么人为的。

    公孙稳此人倒也明白保之道,此刻他隐隐在欧阳锋后一线,以示他对这九真经毫不感兴趣。说来,他这番作为也是因为今天发现跟欧阳锋的差距后,不得不做出的一种姿态,否则的话,他不敢保证欧阳锋不会找他的麻烦。

    怒气升腾的欧阳锋深深的吸了口气,抬手一点将陈玄风和梅超风的道制住,俯到陈玄风的怀里掏摸起来。陈玄风破口大骂:“卑鄙,无耻!畜生,不得好死!狗娘养的,生儿子没眼!”

    欧阳锋不为所动,或者说,他对这些骂声有些享受的感觉。就像洪七公所说得一般,这老毒物就是以别人骂他恶毒,卑鄙为荣,你越是这么骂他,他反倒越是高兴。郭坤不寒而栗,这是什么逻辑,这个世道上还真有这样犯的,那骂声当享受!

    一番掏摸,在郭坤强烈的关注以及恶毒的祈祷下,欧阳锋空手站起来。抬腿一脚将陈玄风踢飞一人多高,落地时却如同一头大象摔了下来一般,轰隆一声巨响,烟尘满地!这是欧阳锋对他的惩罚,虽然欧阳锋对于骂声有种享受的感觉,但并不代表他会喜欢骂他的人。欧阳锋看着漫天烟尘不为所动,长袖一拂将灰尘扫到一边,看也不看已经晕过去的陈玄风,蹲下子摸向梅超风的怀里。

    这个时候,远远的看去你会发现:一群人围住三个人。其中一人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另外一人蹲在一个女人前,伸手往她怀里摸去。不明事理的人,看到这个况定然脱口而出:“我靠,非礼呀!”

    然而,你再仔细的看去,你会发现:被占便宜的女人恶形恶状,眼帘漆黑,嘴唇黑紫,披头散发,放到晚上定然可以将睡熟的小孩子从睡梦中惊醒。这样的一个女子都有人非礼,额,想想都会让你鸡皮疙瘩起了一

    然而,那人就这样的大模大样,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摸了个遍,抽出手来时,还一副什么便宜都没捞到一样恼怒的一甩手,将女人一巴掌打得在地上滚了几滚,然后生死不知。围观的一伙人,有一部分面部没有多少变化,像是司空见惯;另一部分却是喉咙滚动,像是有种要吐的感觉。这前一部分人定是白驼山的一众人,另一部分自然是以公孙止为首的绝谷一系了。

    “带上这两个人,咱们回客栈!”欧阳锋的心不是很好,自然脸色也难看,说话就更是顾不得公孙稳了,这便是实力作祟。公孙稳心头一阵火起,却是敢怒不敢言,自认此刻翻脸绝对讨不了好去。

    他也是个有些城府的人。

    郭坤一阵犹豫,决定跟下去。九真经下卷,他郭坤势在必得,而得到下卷的唯一途径,就在黑风双煞手里紧紧的攥着,由不得他不跟下去。一路上由于欧阳锋黑着个脸咬着门牙,连带着公孙稳一行和欧阳克都不敢大声说话。

    若论轻功,郭坤自认五绝之中或许黄药师还能和自己比上一比,其余几人却要弱上一丝,当然这个对比是纯粹的速度上的。要是加上其他方面的话,那就是各有千秋,不能一概而论,那样就太片面了。

    无声无息间,追随着欧阳锋一行来到客栈。

    西毒之所以叫做毒,并不是仅仅是他善于用毒,而是他这个人毒。若是一般的毒,那么大可不必安在他的头上,随便一个绰号都要比这个强。既然西毒这个名号到了他的头上,那么就只能说他毒的天下独一无二,无与伦比。

    现在既然欧阳锋把黑风双煞带了回来,定然是有治服两人的法子,这一点郭坤是深信不疑的,纵观雕欧阳锋做的事都是想了又想确保万无一失后才下的决定!虽然有些事上失败了,但那些都只能算是天意或者说他运道太差!

    回到房间欧阳锋当着公孙稳的面拧开蛇杖顶端一条小蛇的口,一丝亮盈盈的线滑落到桌子上的杯中,紧接着又从怀里掏出一些零零碎碎的玩意儿,一点点的捏碎成粉后也放入杯中,最后用银针在里面一搅合,本来还是被子里还比较干燥的药物在一瞬间变成了液体。

    液体晶莹剔透,明亮照人,有一种珍珠般的美丽。房顶上,郭坤心神一震,想不到这欧阳锋居然还懂得这样牛的技能,搞得像是化学反应一样。欧阳锋端着杯子抵到陈玄风的嘴边。

    他那金铁交鸣一样的破锣嗓子里难得的吐出一丝丝温柔的韵味:“梅超风,你若是不想看到他痛不生,生不如死的样子,最好尽快将九真经交出来,呵呵,此物名为消魂散,是我最近鼓捣出来的一种新玩意儿。这种药没有什么厉害的,就只是让人感觉的痒,痛,麻,苦,酸,疲,软。服了此药,一时三刻后浑发痒,先是从皮肤痒到骨头、骨髓,甚至是心里;然后回转从心里再痒到皮肤,循环一时三刻。

    紧接着便又是痛,这个痛和痒不大一样,它是先从心头痛,然后再到皮肤,继而回转又从皮肤回到心头,这个循环也是一时三刻;麻也是这般,却是从外表麻到骨髓、到心头甚至灵魂深处,紧接着在回转到出发点,这个循环还是一时三刻。

    后面紧接着就是苦,这个到先是从口腔开始,紧接着向四面八方发展一直到全每一个地方,这个时候,你会感觉到即便是你的筋脉也是苦的,连眉毛都是苦的,不要怀疑眉毛如何是苦的,到时候你自然就有深刻的体会。这种状况自然还是有一时三刻的!

    相对苦而言,这后面的酸、疲、软,却是要好上了许多。这也是我急于求成导致的,若是再耐心点的话相信不会比前面的差多少。好在,后来我又加了点料,所以嘛,这三种症状会在一起喷发出来。

    到时候,酸、疲、软的感觉一起充斥在你的心神和中,即便你承受不住晕过去,这药也会第一时间让你清醒过来。这个时候,你会感觉一会儿酸一会儿疲,一会儿软;亦或是一会儿酸软一会儿疲软,总之不会让你好过,理所当然的这种状况也是要持续一时三刻的。”

    “若是,你认为这样就完了的话,可就太小瞧我西毒欧阳锋了!”看着陈玄风那鄙视的眼神,欧阳锋测测的笑道:“当这些状况轮番出现以后,紧接着便是这其中状态轮番搭配,随意组合,或是两种结合也可以三种齐上,甚至是其中消魂的感觉一起来伺候你,只要你没有死,他们就会一直这样下去。

    当然,若是你死了,这药物也会随着你的生机断绝而发生变化,会将方圆十里内的毒虫猛兽吸引过来,到时候你的尸体想来也不会好过的,痛痒苦麻酸疲软,消魂散下果!哈哈,果然消魂呀。”

    说到这里欧阳锋不得意的大笑起来,对于能够折腾出这种稀世奇药,他欧阳锋可是自豪的紧啊。光听着他这么长的一段子话,公孙父子就已经毛骨悚然,就是连和欧阳锋朝夕相处的欧阳克也觉得浑痒、痛、麻、苦、酸、疲、软,他不自的退后两步,不敢再听下去。

    连欧阳克都表现的如此模样,那些下人随从们自然是脸色发白,两股战战。躺在地上的陈玄风和梅超风自然也是胆颤心惊。虽是有些心惊胆战,但黑风双煞是谁?他们可是邪地可以的黄老邪的徒弟,胆敢偷取九真经的叛徒,如今被到这份上,他陈玄风也不是怕死的,他瞪着一双牛眼骂道:“老毒物,想要九真经,你去地狱拿吧!要杀要剐快点下手,你家陈爷爷急着十八年后报仇雪恨!”

    推荐,收藏,还有否?

    ;

    追书网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