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酒楼戏西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有间客栈内,欧阳锋道:“公孙兄,武功高强深不可测,久居绝谷,淡泊名利颇有隐士风范!”

    “欧阳兄说笑了,我公孙稳自幼居绝谷少有外出,若不是犬子前阵子受伤回去,小弟还不知道外面高手如云,哪比得上欧阳兄五绝之一?”

    几人互相吹捧着,上菜的小厮鱼贯而入,慢慢了摆了一大桌子菜,每个菜都用盖子盖着,颇有些有些神秘的味道。 牛bb小说网

    看着着那些盖着的菜,公孙止一愣道:“这盖着怎么吃呀?”公孙稳听着他说话,眉头一皱对于公孙止的表现相当不满,君不见人家欧阳克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一言不发?

    小厮笑着上前揭开欧阳锋面前的一道菜,只见偌大的菜盘子里面四只蛤蟆翻着肚皮在那里。欧阳锋当即脸色就变了,那一瞬间如果用绿色来形容的话,那么他的脸绿的比青蛙皮还要鲜艳几分。欧阳锋气的一掌排在桌子上,没发一言,只是盯着那小厮,把小厮看得心惊胆战缩着脖子道:“这,这是你们最喜欢吃的酱汁蒸蛤蟆,叫做四脚朝天,客观慢用,慢用。”

    欧阳锋怒火中烧,却没又发话。窗外郭坤捂住嘴,使劲的憋着心里偷着乐:“呵呵,黄蓉小丫头,你的这个点子被哥们儿无偿征用了”。

    那小厮说完了,见没有什么大碍,胆气一壮揭开另一个盖子:“这个是狐爆蛇,它有个文雅的名字叫做朋狎友!这道菜的成色不错,应该适合这两位公子的口味。”小斯一边介绍一边一指欧阳克和公孙止。欧阳克和公孙止盯着盘子中的烂蛇和狐狸爪子,对视一眼,双目中的怒火恨不得撕烂小厮的嘴。

    小厮没有看到欧阳克和公孙止的脸色,接着揭开另一个盖子。只见这盘菜中,除了和血之外还有一个鸡蛋,那白亮色的鸡蛋清围着盘子一周,黄色的蛋黄堆在鲜和血块的顶上。

    小厮点点头一笑道:“这个菜的名字有些长,不过还有些韵味,叫做蛋打猪红生驴,还叫做生荤专破闭功!呵呵,众位客官可以尝尝鲜。”公孙稳和公孙止当场勃然变色,公孙止站起啪的一下一巴掌将小厮打翻在地,口中鲜血横流。

    “谁让你上的这些东西?是不是还少了一份菜,叫做人汤?!”公孙止不解恨的又踹了小厮一脚,这却是他公孙家的闭功不能吃生荤,如今被人揭露出来,顿时怒不可遏了。

    掌柜的见势不妙,连忙上前问道:“客官,这不是你们要求的嘛?”

    “我们几时要这些菜了?谁点的?”欧阳克也站了起来,看来也要出手了。

    “是,你们的随从要求这样的啊。”掌柜的很是无辜,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呀,以后再也不能贪图便宜了。

    “哈哈哈,欧阳克,公孙止你们两个小居然在一起,哈哈,那盘菜很适合你们呀,朋狎友!”窗外的郭坤哈哈大笑,施展轻功往外赶去。

    “贼子,休走!”欧阳锋和公孙稳闪奔出,就看到一个影翻过大街的房舍赶往郊外。看轻功就知道来人功力不弱,不敢怠慢运起轻功追去。公孙止和欧阳克也带着随从跟随着追了过来。

    跨过一栋栋房舍,郭坤终于来到一个空地前。这里是一个破败的山神庙,四周杂草丛生,树木稀稀疏疏的没有几颗。远远看去,这山神庙倒是有点像僵尸片中的那些存放僵尸的地方。

    欧阳锋和公孙稳快步追上,见到郭坤停下,两人也停在郭坤十丈处。

    “不知道,两位跟着我所为何事?”郭坤转问道。

    欧阳锋和公孙止两人一愣,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他这样的。

    “哼!”公孙稳怒极出手,他隐居绝谷多年,早已不谙世事。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跨步上前抬手攻向郭坤的中宫以及双肩。他的招式有些奇怪,像是将刀剑的招式融入到手上了一般。

    一手刀砍一手剑刺,看了一会儿郭坤算是明白了。“这不正是阳倒乱刃法么?能把剑招融入到手上,这份本领却是不弱了,难怪欧阳锋会这么客气。不过,我内家拳已经突破到宗师境界,是要好好的适应一下,你就是第一个!”

    郭坤想到这里也不再闪避,迎就上。左手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挡住公孙稳的竖劈和斜砍,接着转形意拳中的劈拳兜头劈了下去。公孙稳没料到这少年年纪轻轻武功竟然卓绝至斯。

    短短的几个转换间,郭坤至始至终都是轻描淡写,看得场外的欧阳锋眼神凝重。他虽然明白公孙稳没有出全力,但是那少年却也表现的很轻松。“老叫花子的降龙十八掌?他跟老叫花子是什么关系?年纪轻轻就有这样高强的武功,此人留之不得,否则定是我夺得天下第一之大敌。”

    又是一阵脚步声,欧阳克和公孙止两个人终于赶到,看到场内和公孙稳纠缠的郭坤后,欧阳克先是脖子一缩,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了,又直了膛。公孙止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是直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小步,没办法谁叫他每次遇到郭坤他都没有好过过。

    “爹,此人便是将孩儿打上的人,您要给孩儿报仇!”公孙止今天有了撑腰的自然不怕,上前一步就对着公孙稳说道,完全就像是小孩子打架打输了哭回家叫家长的嘛。

    “哈哈,公孙止你老爹跟你可就相差很大呀,最起码,你那个猪眼,他都没有。你是不是他儿子呀?”这郭坤最近心好了,说话就变的有些无厘头外加损了。无厘头是对友善的人,至于损嘛,当然是对那些讨厌的人。

    公孙稳本来也没打算把郭坤怎么滴。在路上他已经瞧明白了,此人功力和他相差不多,真打起来了他还不一定是对手。此时,听到郭坤这般说话,又想到儿子被人欺负成那般样子,一时间怒由心头起,手底下的招式可就狠多了。

    面对猛然加快攻势的公孙稳,郭坤应付的游刃有余,不慌不忙的一拳打向公孙稳的手腕,这是打蛇打七寸的法子,不过用在这里倒也合适,避重就轻的将公孙止的拳挡了回去,紧接着郭坤脚尖用力一点,真个人刷的一下,就要欺进公孙稳的怀里。

    这种打法,却是公孙稳见都没有见过的。公孙稳一时间双手汇拢,往外反推要阻止郭坤近。哪知郭坤这个仅仅是个虚招,他抬腿就是一个侧踹,招式简单直接却胜在快捷,时机掐的更是巧妙刚好在公孙稳反手外推郭坤而没有推到人,收手回防的那一刻。

    公孙稳武功高强,临敌经验也不差。见郭坤的腿踹向口而来,势大力沉有一股不可匹敌的气势。他想也不想便侧开子,双手还收保持外推的样子,只是对象有过困的上半变成了腿。

    这却也是一个避重就轻的法子,用的相当巧妙,间不容发间就解决了一次小小的危机。站在一旁的欧阳锋双眼一直盯着郭坤的动作,越看越是感觉郭坤的打法和自己有些相似,但是相似在哪他也想不出来。

    公孙止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眼见战圈中的两人打得如火如荼,他那个急呀!想不到他依为靠山的老爹,居然也只和那小子打个平手,你说他能不急吗?他这边心急如火,担惊受怕,那边厢战斗两人却没有像他那般汗流浃背。

    虽然两人都在一起看似凶险实则两人都保存着实力,最多使出了八成力而已。郭坤防着欧阳锋突然发难,公孙稳未必没有防备欧阳锋,两人虽然走在一起但也不一定就是一条心,貌合神离的况那是大把的。

    欧阳克看着郭坤和公孙稳打在一起,有心想要让欧阳锋出面和公孙稳联手置郭坤于死地。一想到叔叔这般贸然上去,可能公孙稳那边不喜,弄巧成拙可就糟了,他也只能站在那暗暗着急。

    这么一会儿,两人交手已有三十多招。公孙稳招招打向郭坤的要害,却没有一次成功,反倒由于开始有些轻视儿差点吃了小亏。“在一个小辈上浪费如此多的时间,实在是有失威风”公孙稳这么几十招下来,心里也有些急了。

    “对付一个小辈用这么长时间,传出去岂不是被人所耻笑?”公孙稳陡然间拳法一变,这一变实在太过突兀,招式更加离奇,而且有一种追求快速的感觉。郭坤一时不防,公孙稳的拳就已经到了前。

    临危之间,郭坤毫不慌张,子往后一折,子和腿成了九十度,脚下一跺地另一脚就踢了上去,紧跟着跺地的脚也踢了上来,好一个脚踢连环。公孙稳双手连消带打,侧过子脚下一点,子跟进追上郭坤,一掌拍向他的腹之间。

    这是公孙稳新创的一拳法,乃是参照猛虎扑食时那一瞬间的爆发而来。这拳法在他创出来后还没有使用过,经过这些年独自的改进,如今已经成为一绝学。这拳法,越打越快,到最后甚至能围着敌人一圈,四周全是他的拳影。这拳法他自命名为猛虎幻灵拳,这是他的保命绝技。

    郭坤腹对敌,还在空中,似乎除了顶着挨打,别无他法!就连欧阳锋都陷入了沉思中,眉头紧皱苦苦思索。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