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叔可忍,婶不可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终南山暴雨刚过,满地都是被雨水冲刷的痕迹。树木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地上的草木灌丛也被强降雨给淋得贴在地上直不起腰杆。还有雨水不停的顺着小水沟从山顶往山下流来,汇聚到一起形成一股小溪般的流水流向远方,最终回归江海的怀抱。

    终南山脚下一个道人满目凄凉的仰天怒吼着什么,最后尽然举剑往自己脖子上抹去。那闪亮的长剑,反出刚冒出头的太阳光向天际,在天空留下一抹浓烈的色彩,渐渐地向那奇妙绚丽的彩虹汇聚,最终成为一体。

    道人眼看着那一片彩虹,横抹得剑有加快了几分,似乎天上有什么召唤一般他急于赶去,而那一道绚丽的彩虹将是他通往天上的桥梁。“嘶”长剑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住了,阻止了他横抹的力道。彩虹依旧,只是他已经有了阻碍,想要上去就必须摆脱一切的阻挡,矢志不渝的往前走。

    握剑的手狠命的往后按下去,后面就是他的脖子。只要按了上去,那他就能摆脱阻挠顺利的踏上天之虹桥,奔向召唤他的那个地方,那里是天堂!往后按得的力道很大然而阻力更大,道人不由得用上了全的真气。只是他前番大战消耗太多还有伤在,跟阻止他的力道相比就显得小了很多,长剑渐渐的被拉了开去。

    “师弟,丘师弟还不醒来!”暮然间一声大喝如同双钟贯耳,雷霆之声响彻耳际,道人立时清醒过来。他便是被郭坤一脚揣在一旁的丘处机,被马钰用拂尘扯掉长剑自然寻死不成,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丘处机仰起头看着那渐渐黯淡的彩虹,天之虹桥也舍他而去了。

    寥寥此景,寥寥此生!

    “学道之人,须要海阔天空,方可进德,次浩浩,乃可载道。令人慕道者多矣,俗网牵人,是以道心不进。至人非不悯世,奈世人自纠葛何。无贪无求,如虚空,烦恼妄想,皆不为累。人生若幻,须要寻着真。居尘世中应酬,最是妨道。人能于尘事少一分,道力即进一分。幻缘不破,终无着处。”马钰对于修道方面的修为是全真七子中最高的,他传承了王重阳对道的理解“‘一念动时皆是火,万缘寂处即生真’,师弟,你还不醒更待何时!”

    “更~~待~~何~~时!”这一通话马钰用上了全真教清心寡收宁心神的法门,尤其是这四个字更是直心灵深处,一下子将丘处机惊醒过来。“郭少侠,今对于鄙教的帮助我全真教上下铭记在心!”这话里虽然是感激的意思,但是此时此景说出来无疑就是赶人走的意思。

    郭坤本来就没有帮他们的意思,只是想揍那裘千仞而已。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让裘千仞的走火入魔的当头,还帮他打通经脉突破原来的境界。下一次再相见的话,两人对敌胜负可能又在五五之数了。

    想到这里在听到马钰说这样的话,郭坤自然懒得理他。拉着穆念慈和李莫愁就向后山转去。然而没有走几步,马钰便道:“郭少侠留步,后山乃鄙教重地!郭少侠若是要回江南,还需从官道上走一遭了。请少侠勿怪!”

    “哼,小子不回江南,要去后山游览一番名胜古迹!再说了,那后山好似并非你全真教的,马道长可不要捞过界了。”郭坤说话一向都是这般骨头一大堆,听得人大皱眉头,马钰自然也不例外。

    终南山后山虽然王重阳输给了林朝英,全真七子虽然也认同,但是后山已经被他们设为地,凡是全真教的弟子都是不能越界的。至于旁人吗,要去后山可以,还请绕道,反正人是不能从他们全真教这边过去!

    “郭少侠既然想去后山,贫道自然不便阻拦,但是后山乃全真教地,少侠不能从全真教这边过去,还请往左绕上一圈过去。那边景色如何,少侠到时便可好好欣赏!”

    “废话真多!走吧,念慈、莫愁。”郭坤一拉两女往后山行去。

    人影一闪,王处一拦在前。他与丘处机的关系最好,看到郭坤那般对待丘处机心中自然恼怒异常,此时郭坤竟然还要从全真教前往地,那自是万万不能!没有得罪师兄也不能进,更别说此时了!

    “哼!给我闪开!”郭坤抬手就是一掌拍向王处一的右肩,这一招降龙十八掌中的利涉大川威力颇大气势也不弱,郭坤有心留就只用掌风将王处一推到一旁。

    “布天罡北斗阵!”孙不二此时此刻简直是恨郭坤入骨了,刚开始对他的一丝感激随着他踹丘处机的那一脚已经烟消云散。

    全真七子顿时看向马钰,马钰为难的点了点头。对他来说和郭坤为敌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并且那郭坤的师傅们和全真教还是有些交的。但是此刻全真教的声誉面前他不得不如此做,全真教的威严不容人践踏!

    “一住行窝几十年”马钰首先踏步而出,手摇拂尘一派仙风道骨。谭处端脸上筋虬结,浓眉大眼,形魁梧豪迈的声音也紧跟着道出:“蓬头长走如颠。”他原是铁匠出如今却叫了个长真子的名号。

    “又在臭!”郭坤听到他们喊口号,不由得打了哈欠表示兴趣缺缺。

    “海棠停下重阳子”一个形瘦小,面目宛似猿猴的道人接着吟道,却是长生子刘处玄,他材虽小,然而声音却很是洪亮。

    “莲叶舟中太乙仙”丘处机喊得却是有气无力,显然还没有从失神中恢复过来。

    “无物可离虚壳外”王处一走动脚步站好方位口中的声音大有挑衅之意!

    “有人能悟未生前!”广宁子郝大通显得颇为平静,落地无声走到自己的方位站好。

    孙不二刚要开口喊出“出门一笑无拘碍”然而郭坤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把两女推在一边,喝道:“全真七子都是这般婆婆妈妈的么?打个架还罗里吧嗦的鼓捣半天!要打赶紧了,小爷现在没空陪你们消遣!”

    孙不二气疯了,这郭坤早不叫晚不叫非要等到自己喊得打断自己,分明就是报自己刚才第一个喊“布天罡北斗阵”,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

    怒了,今天老娘非杀了你个小畜生!“哦,无量天尊,贫道动了嗔戒!”孙不二发觉自己失态连忙收敛心神,凝神对敌!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