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约未赴,不能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郭坤举起手体内的真气澎湃而出,自的气势也铺天盖地的压向灵智上人、沙通天等人,眼看着郭坤眼中的杀机越来越盛,几人却连逃跑的念头都不敢升起。

    “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就要败名裂,遗臭万年!”

    危急关头灵智上人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件事,顿时神色笃定害怕的绪稍减,勉强鼓起勇气喊了出来。

    “当初在中都北京咱们可是约定好了在中秋节八月十五在嘉兴府南湖烟雨楼以武会友,届时新仇旧怨一股脑儿解决,在此期间双方不得下杀手!郭二侠可还记得?在场的长子丘处机丘道长,玉阳子王处一道长可都是在场之人与我等都有着一会之约,郭二侠边的两个女孩子可都是证人。”

    “对,对,我们还有没有履行的比武之约,郭二侠就算要打杀了我等,也得按照江湖规矩,待得中秋月圆之在嘉兴南湖正大光明的比过武功之后才能下杀手。”彭连虎和沙通天两人听到这里,连忙随声附和。

    侯通海、梁子翁也是连连点头,唯恐点的慢了郭坤就下了杀手!

    丘处机等人此时也是一愣随后想到这是有这么一回事,想想距离八月中秋也不过几个月了,也觉得应该遵守诺言。

    郭坤听了此话举起的手稍稍停顿一下,便有一如既往的往下拍了下来。

    “哼,就凭你们还要和我比武?今不杀你等难消心头之气!”

    “坤儿,且慢动手!”这个时候还敢阻止郭坤行动的也就只有那个仗着长辈份的丘处机了“咱们名门正派不能言而无信,且饶了这几个畜生,八月十五再取他们狗命不迟!若是毁信违约难免让天下人笑话咱们怕了他们!”

    “我才不管什么名门正派,什么正人君子,既然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我作对,那么就应该付出代价!”郭坤眉头一皱寒声头也不回的道。这个丘处机还真当自己是个长辈了。这人倚老卖老的又犟又倔的臭脾气郭坤再看原著的时候就非常讨厌,上一次的敲打却也只让他老实了一阵子,现在居然又冒出头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马钰一拉丘处机的衣袖。待得丘处机奇怪的回头后才慢慢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然而若是有用的话,他就不是那个又犟又倔的丘处机了。只见丘处机上前一步道:“坤儿,怎能如此说话?当年你爹爹可是英雄豪杰,一诺既出驷马难追!坤儿,咱们既然诺了,自然就得兑现,这样才不辱你父亲的威名!约未赴,不能杀!”

    郭坤听得怒火大炙就要转给这个唧唧歪歪的臭道士一巴掌,拉拉扯扯的居然扯到自己见都没有见过的爹上,还辱了威名?

    “你不让我杀,我就偏要杀!”

    穆念慈此时早已经回过神来,见眼前的景立即知道丘处机再勉强郭坤做什么事,惹得郭坤雷霆震怒了。连忙快步走到郭坤旁边伸手拉住他的大手,眼神里满是恳求之色。穆念慈自小跟随杨铁心,对丘处机可谓敬佩之至。丘处机这么做也是为了郭坤好,她自然不想看见两人闹翻。

    郭坤忽觉一双小手握在手心里,凉凉的冷意让他稍稍放下了怒火,看向小手的主人。穆念慈那恳求的神色看的郭坤不由得一阵怜惜,不由的紧了紧手掌,深吸一口气看着还在地上求饶的几人不由的一阵心烦,但却是没有了杀意,喝道:“哼,暂且就将你等脑袋借与你等挂在肩膀上几天。现在赶紧给小爷消失,三息之内若是还能见到任何一个影,你们都得死!滚!”

    说完郭坤,抬腿就在几人的股上狠狠的一踹,将几人踢翻着跟头向山下滚去。沙通天等人不敢翻跃起,只能顺着力道往山下滚去,心中不停地庆幸:“幸亏这大和尚灵机一动想到这茬,要不然哥几个可就要死在这终南山了,这一趟真他娘的晦气!”

    马钰等人眼看事处理的差不多了,连忙招呼大伙进说话。

    众人分宾主坐定,马钰便一马当先站起对着郭坤和慕容惊天等人一躬道:“今全真教得脱大难多亏几位的鼎力相助,请受马钰一拜!”说完便站起弯腰便拜了下来。然而腰弯了一半就再也拜不下去了,心中骇然之极。“两位少侠功力深厚,马钰佩服之至!”无奈只得起一拱手,招呼众人坐下待童子奉茶。

    郭坤和慕容惊天相视一笑,将刚才两人一同鼓动真气阻止马钰的事抛之脑后。

    “马道长,既然贵教已无甚大事,小可这便要告辞了。”一盏茶刚过慕容惊天便站起拱手就要告辞。

    “慕容兄何不留下来,咱们练上几手切磋一番?”郭坤也是挽留,这可是一个好对手啊,这么快就溜走了实在是可惜。

    “非得已,委实难以逗留,郭兄弟勿怪,他相逢定当大战三百招!”慕容惊天此时却是很坚决的要走。

    见到如此马钰等人也不好在做挽留,众人连忙起送行。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众位请留步,事态紧急,告辞了!”慕容惊天说完也不待众人回答带着包是非和风疾仇二人施展轻功飘渺而去。

    发生了什么事呢?这不仅仅是郭坤一个人的疑惑,这个念头此刻蕴藏在众人心中不停地环绕着。

    “坤儿,如今这金狗横行霸道,残害乡里。坤儿如此武功自当为国效力,谋得一世功名,为这黎民百姓做些实事才是!”丘处机此刻又开始说教起来。

    郭坤眉头一皱懒得理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慕容惊天离开的地方,装作不舍慕容惊天的离去而没有听到他的话。丘处机咳嗽几下想要拉回郭坤的思绪,然而郭坤此刻就像是老僧入定了一般对外物不闻不问。

    丘处机本来就是暴躁脾气郭坤这样的作态傻子都能看出来何况是他?丘处机语气含怒道:“坤儿,怎么如此不懂礼数?长辈问话岂能理不理?”看到郭坤终于将脸扭了过来,丘处机连忙道:“大宋江山岌岌可危,正是多事之秋。坤儿自当而出,以绝对的武力为这大宋江山和黎民百姓做一番贡献,流芳百世才对!”

    “大宋如何,黎民百姓又如何,关我何事?!”郭坤一副漠对众生,视众生于无物的神态。心中则叹息着:“这支离破碎的江山我又能做的上什么?保护大宋阻止蒙古?继续让那些该死的昏君挥霍?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何必如此!”

    “竖子,你怎对得起你那死去的父亲?”丘处机顿时大怒,浑然忘却郭坤那强大的实力破口大骂。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