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全真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 )    汉子在外围转了好几圈才发现内圈里的包是非,连忙挤开人群走了进去:“包堂主,有重大紧要的报,你看看。”

    “哦?”包是非一听紧要报便迅速的从镇静状态中恢复过来,恢复一副领导人的姿态:“拿给我看看。”语气虽然清淡但是不容置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那汉子颔首把纸条递了过去道:“是。”

    包是非皱着眉头打开信扫了几眼,眉头顿时拧成了一个川字,他本来长得就有些胖,此时那额头上的川字要比一般人更加醒目几分,吓得一旁的汉子心惊胆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包是非看了看场中还在比斗的两人,内心虽然焦急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能打扰的,只能等他们打完了再说了,反正也不是咱们慕容家的事,管他呢等等……

    场中,郭坤双手画圆,体内九阳真气运行分形两股在手中汇聚成一个太极图模样在慕容惊天的气团中旋转不休,慢慢的把慕容惊天的真气击溃消散。就在此时郭坤双手一震太极图猛然加速旋转,散发出强劲的撕扯力道,瞬间将慕容惊天的那一团气撕碎,哄一下慕容惊天急速退却,郭坤脚下一点也避开了四散的真气。

    “慕容公子,承让了,郭某告辞!”郭坤轻轻一笑道。

    “呵呵,多谢郭兄一番赐教,令惊天收获良多。”慕容惊天脸上惊喜神色闪现微笑道:“郭兄,难道连兄弟请你进去喝上一杯茶的面子都不给吗?”

    郭坤看看他的神色,心里一琢磨便明白了。慕容惊天定是与他一战后通过他的太极拳的启发对他那斗转星移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不过,有理解有进步的何止是他?

    他的话刚说完,郭坤还未回答,包是非便赶了上来,将信送到慕容惊天面前:“公子,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报,请过目。”

    慕容惊天接过信眼神迅速的扫了一遍,眉头皱了一下便即舒展开来,冲着就要走出去的郭坤道:“郭兄,这个东西或许对你有用也不一定哦。”手腕翻转轻轻地一甩,那张信就那样平正的飞向郭坤那已经渐渐远去的背影“相信郭兄看后,会留下来喝杯茶的。”

    也不转伸手将信纸抄在手中展开一看,郭坤眉头也是一皱,随即又笑了起来:“哈哈,终南山全真教有难与我何干?不过,至于公子所做的事,兄弟我是不想多管闲事的,慕容公子聪明绝顶相信应该明白兄弟的意思,告辞。”随手将纸扔回慕容惊天的手里,头也不回的施展轻功离去。在郭坤影渐渐的消失在慕容惊天等人眼前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慕容兄,警惕蒙古!”

    慕容惊天一愣,站在那里思考了半晌,豁然吐出一口气道:“如此,多谢!”

    郭坤说完这句话后直奔还在客栈的两女而去,出来这么久了,她们应该急得不行了?

    “终南横亘关中南面,西起秦陇,东至蓝田,相距八百里,昔人言山之大者,太行而外,莫如终南”这几句话描述的就是终南山的地形险阻、道路崎岖,终南山大谷有五,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被称为“九州之险”!

    终南山乃是道教的发源地,王重阳在终南山创建全真教后,终南山之名天下何人不知何人不晓?终南山脚下,一男两女欢快的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丝毫没有疲惫和吃力的感觉,两女子更是时不时的被那男子逗得呵呵直笑,与终南山顶上的重阳宫中那沉闷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

    重阳宫前两帮人马对立,这边厢人人鲜衣怒马,或是长相凶恶或是奇形怪状,但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显现这一股股傲气,像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他们眼前的那些人,就更不值得他们放低姿态。

    与他们对峙的一群人以七人为首,密密麻麻的把重阳宫围了个水泄不通,衣着统一的道家服饰显示出他们正是这终南山重阳宫的主人――全真教众,那么站在前面的一定是全真七子!此时众人均是怒容满面,丘处机的一张脸更是黑得像炭一样!

    终南山脚下李莫愁似乎是走的累了,便招呼郭坤和穆念慈三人停下休息一会。找了个迎客亭子刚坐下没多久就有七个道士走了过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郭坤三人一番,一个道士站出来道:“三位居士,山顶俗务繁忙,不便开山,还请过个十天半月再来。”

    郭坤道:“没事,我们就是游山玩水,随便转转就走,不上山顶。”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任谁都知道刚才那话就是让人离开的意思,可是偏偏这个家伙就是没明白。是没明白还是装傻?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从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出了一个讯息:“这个小子会不会和上面的那些人是一伙的?又来了帮手?”

    “三位施主请尽快离开,山顶有本教机密事件处理,任何人等不得在此停留,速速退去!”领头之人压抑着口气道。

    “滚,别来打扰小爷的心,你们全真教的那些破事大爷才懒得管,赶紧给大爷我消失,否则……”郭坤见这个道士罗里罗嗦的一大堆到后来还带威胁起来,虽然晓得他们的意思,但是,他郭坤是谁?岂能被几个小人物呼东指西!

    “你让老子走老子就得走?嘿,大爷今天就是不走了。”

    这并不能说郭坤小心眼跟一些小人物计较,他只是随而为罢了。谁叫他这会不想走了呢,怪得了谁?更何况李莫愁还没有休息好呢,这就更不能走了。

    “各位师兄,这三个人来历不明,定是和山顶那伙人一起的,咱们先拿下他再说,上!”领头的道士率先剑攻上,剑光闪闪气势倒是不错只是那虚浮的脚步显示了此人功力的不足,而那不停颤抖的剑尖把那不错的剑法给糟蹋的不行。

    “虚有其表!”郭坤淡淡的评价,这点小阵仗当然引不起郭坤丝毫的兴趣,但是他又不得不动手,总不能让两女个女孩子去打打杀杀的,他自己在这里看好戏?

    七个全真教弟子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三人,像是被自己凌厉的剑法吓傻了一样。几人同时泛起一个念头:不会真的是山下的富贵子弟,来游山玩水的?看样子还真不会武功,可不能伤害平民百姓啊。

    把几个人忧郁的眼神看在眼里,郭坤心里暗暗点头:“总算还行,没有像神雕里的那样,一群没长脑子的饭桶,完全是伪君子和贼的集合地!”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这一丝犹豫,才让的他们只是受了轻伤,而不是重伤或者丢掉小命。

    郭坤轻描淡写的一挥掌,一道龙形真气腾空而起,将七人直接拍飞,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郭坤虽然只是让他们受了轻伤,但是为了避免麻烦就打得很了些,几人伤不重却痛得要命。

    哪里还敢停留,连忙往山顶而去,大约跑了百丈左右,一个道士伸手入怀,抓着信号弹往天上一扔。

    “亟”刺耳的报警声响起,把坐在那的郭坤气的不行。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