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和洪七公论拳(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 )    洪七公见郭坤在那耍酒疯,扑扑跌跌,“范儿,如狂似颠,步趋儿,东扯西牵”毫无章法可言,想要上前钳住他但又担心郭坤醉里不识人,挥拳乱打,若不小心岂不是要挨顿胖揍?于是便站在一旁静待郭坤疲累休息。顺手阻止关心则乱的李莫愁上去胡乱拉扯。

    然而场中的郭坤好似越打越盛,浑的精力好似用不完一样,狂乱的挥舞着。其间口里不停的念叨:““吕洞宾剑斩黄龙”、“韩湘子横笛”、“张果老倒骑驴”等等名称,双手手法刁、拿、采、扣、劈、点时时闪现,处处显威;蹬、弹、勾、挂、缠、踹、撩、踢等腿法也是横扫侧蹬,凶猛强横;步法有提、落、进、撤、碎、挨、撞、挤以及踉跄步,端的是醉态熏熏,人所莫测,避实就虚,闪摆进,跌撞发招。

    不知不觉中洪七公也发现郭坤这拳法相当不错,在联想到郭坤醉酒练武悟出如此拳法,当真是天纵之姿,武学的不世奇才!李莫愁见过坤没有什么大碍,便也放下心来,看着郭坤扑扑跌跌的醉态,心里不由得一阵好笑。

    场中的郭坤可不了解这些,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他脑海里就只有一个讯息就是练醉拳。刚开始郭坤的拳法还照着前世没事时练着玩的路在走,然而练着练着,他的拳法到没有什么变化,加下的步伐却变得千奇百怪起来。

    若说开始的时候郭坤的步伐是一个醉汉在踏着毫无意识醉步,那么现在的郭坤脚下的步伐却变了味,像是一个会轻功的高手喝醉后无意识的施展轻功赶路一样,歪歪扭扭中虽然并不迅捷却是诡异莫测不可揣度。

    洪七公在一边看着郭坤演练,以及这眼可见的进步,此时的郭坤脚下的步伐中,不仅仅有踉跄步伐还夹杂着西毒欧阳锋的独门轻功,却是和欧阳克交手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时走着醉步不知不觉的吸取了其中的一些诡异变化加入其中,才使得他的步伐变得有些诡异莫测。

    然而,这些变化才是开端,随后洪七公又见到了黄老邪的法,黑风双煞的蛇形狸翻之术,全真教的金燕功,和洪七公不知晓的古墓派玉女法,最后出现的却是洪七公的自己的法。

    这些法在郭坤的演练中逐渐的被删减剔除,最后所留下的步伐却集齐了醉拳的醉,欧阳锋的诡,黄药师的邪,九真经的迅捷,全真教的空,古墓派的曼妙以及他洪七公法中年轻时候的潇洒。如此一来,这门步伐便是一既能实战中运用的步伐,又是一种赶路时提升速度的绝妙轻功。

    洪七公看的心头大震;“好小子,悟果然厉害,就凭这法,老叫花子便拿你不得啦。”又仔细看了看郭坤的法,洪七公又接着道:“终究是少年心啊,还是忘不掉潇洒扮帅。”

    李莫愁在一旁看着犹如穿花蝴蝶一样,高低起伏不断练习中的郭坤,心驰神往,不由得痴了。老叫花子在一旁看得大摇其头,大叹世风下:“现在的年轻人呀,谈,眉目传都不带遮掩的了么?人心不古啊,还是老叫花子一辈子独自一人过的逍遥自在好呀。”

    这郭坤一演练便是一天,洪七公其间又抓了好几只兔子回来,就着原来的火堆添了些材火,把兔子洗干剥净,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看李莫愁一脸担心的看郭坤练武,便道:“小丫头,别再看了,他脸上长不出什么花来的。”像是怕李莫愁还不放心似地接着说“那小子走了狗屎运,进入了许多练武之人一辈子都难得进入一次的顿悟之中,这一顿悟啊对他以后的修行大有裨益!你就别看他了,来帮老叫花子烤,免得那小子醒来饿的叫肚子。”

    “前辈,我怎么看阿坤的步伐和我的有些相似,但是又有点似是而非呢”李莫愁此时放心下来,便向洪七公提出了盘旋在心头的疑惑。“那个步伐啊?”洪七公抬头问。“就是刚才郭坤在空中盘旋的那一式像极了我们古墓派轻功。”李莫愁指着刚才郭坤子将要跌倒时,猛的腰一便弹到了空中打了个折方才回落的姿势。

    “古墓派?没听说过这个门派呀?你说的那个法,你有没有在他面前使过啊?”洪七公想了想道。“使过几次”李莫愁道。“那便是了,那小子一定借鉴了过去,融入了自己的法里面。”洪七公道:“那小子,连我的也借鉴了过去,同时借鉴的还有东邪黄药师的轻功,西毒欧阳锋的的步伐,全真教的金燕功,还有一个就是黑风双煞的独门轻功倒是迅捷的很!”

    “这是一极其厉害的轻功法,那小子在和我交手的话我就占不到法的优势了。”洪七公显然对郭坤的这法推崇备至。

    红西斜,郭坤的脚步渐渐地慢了下来,人也慢慢的清醒过来。郭坤清醒以后并没有急着去招呼李莫愁,而是静静地站在那细细的体会着今天的体悟,直到把那法和后来融合了一些形意拳的醉拳牢牢地记在了脑海,方才向他们打招呼。

    “洪老头你那个酒,嘿嘿,还真不是盖得,够劲!”郭坤对着洪七公道。“臭小子,不要叫我老头,我老叫花子有那么老么?”洪七公对于郭坤的无礼简直无法忍受:“你小子也不想想,想老叫花子这么喝酒的人每次都只茗上一口而已,你那样喝酒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我老叫花子也有一掌法,你小子看仔细啦。”洪七公最不欠了人的人,这次郭坤居然把看家本领都都出来了,若是他再不投桃报李还了人的话,他自己都会良心不安!“我老叫花子一辈子最不愿欠人人,今天欠你一份天大人只好将降龙十八掌交给你了。”

    说完也不待郭坤反对,便迈步走到一边。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扫到面前一棵槐树,喀喇一响,槐树应手断折。威力果然大得出奇,洪七公也不管郭坤,自顾自的讲道:“这一招叫做亢龙有悔,这一招要求的是让敌人退无可退,让无可让一招出去,咔嚓一下敌人就得像槐树一样拦腰而折!而且还要能发能收,轻重刚柔随心所,练到这样也就差不多了。把姿式又演了一遍,重点讲了内劲外铄之法、招收势之道,仔仔细细解释了一通。就这般把降龙十八掌,一掌一式详详细细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

    郭坤一看这洪七公的架势便知道不学不行了,反正本来自己都有这想法,如此一来洪老头心里也没有那欠人人的感觉,倒也不错。毕竟两人算是武学上的友好交流嘛,当年王重阳不还和一灯用先天功交换一阳指么,这事,实属正常!

    郭坤和洪七公两人便在这长江边上,谈武论剑互相交流武学经验,虽然大多数都是洪七公侃侃而谈,郭坤默默倾听,然而每当郭坤出言,必将会引起洪七公的一番思考。其间郭坤就提出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之理论,这种举重若轻,一力降十会的理论洪七公是早有体会,正如他的降龙十八掌一般,招式简单重要的是用力方法以及深厚的功力和举重若轻的境界。

    想到举重若轻,郭坤不由得又想到了往后的举轻若重,也不管自己到底理解不理解,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这一境界洪七公差不多已经摸到了一些边缘,还在摸索中,原著中四绝在二次华山论剑之前还是半斤八两,此时有郭坤这么一来,给洪七公指明了一条方向,无疑是加快了洪七公的修行。武学上的难题得到了答案,洪七公喜不自盛,把自己在武学上的体悟一股脑倒豆子一样的都讲了,只听得郭坤茅塞顿开,领悟颇多。

    短短几间,两人之间既讨论又比武。两人对武学的理解进一步的加深,尤其是郭坤自创的那法愈发的成熟,施展起来几乎可以喝洪七公相比肩,缺的就是火候和功力方面而已,若是郭坤达到洪七公的境界,速度将要比现在的洪七公要快上不少。

    李莫愁在一旁既看又听虽然学不了,但是其中的武学至理倒是可以借鉴一番,与自的古墓派武功相互映证,倒也收获不小,短短几间武功大进,再加上和郭坤相处渐融洽,整个人显得愈发漂亮。

    呼呼,几间眨眼即过,这一,李莫愁从沉睡中醒来,便发现郭坤和洪七公早已不见人影,心里大感诧异。这几他们二人有什么事离开都会向她打声招呼的,今天这般没声不响绝非正常!

    李莫愁一路往前方的树林而去,刚走进树林便听见林子里劲风呼啸,花草树叶凌乱飞舞,时不时的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好惊人的打斗。探进半个子往里面瞧去,只见树林里两条人影快速闪动间,挥出一道道强烈的劲力,带着强大的破坏力攻向另一方,好不惊险,往脸上看去,不正是消失不见的郭坤、洪七公二人?

    ――――――――――――――――――――――――――――――――――――PS:兄弟们,今天的第二章送到,小天对“天地之尊”以及“孙文正版”的评价支持的承诺兑现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请收藏、推荐咯,明天见哈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