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和洪七公论拳(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 )    郭坤在空中连番好几个跟头才御掉劲力,凭借强悍的体才没有受什么伤。洪七公也是后退了三步方才停了下来,却是面不改色,显然胜郭坤不止一筹。

    李莫愁看郭坤翻了好几跟头,才狼狈的停下来,以为郭坤已经受了伤,当即如同河东狮吼一般对着洪七公喝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恶,阿坤明明只是和你开开玩笑,和你切磋一下武功,你怎么下如此狠手?我跟你拼了!”说完拔出腰间长剑,古墓派的剑法脱手就要王洪七公上招呼。

    “莫愁,我没事!”郭坤从后面一把拉住李莫愁。

    “哈哈哈”洪七公得意的哈哈大笑“臭小子,以后你小子有的受了啊,哈哈哈。”他想着李莫愁刚才的样子就可以预见郭坤以后的子将会有多么的悲惨,暗道:“幸亏,老叫花子没有找老婆子,不然……光想想都不寒而栗!”想到这里,他的子还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多谢留”郭坤一抱拳,不如坐下聊聊“我看你的功夫相当不错啊,不过比起我的内家拳来还是差了不少。”洪七公这一的功夫要说他最自傲的便是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此时,陡听郭坤这么一说心里也不怎么服气:“哦,你那什么内家拳什么的,我都没听过想来也不是什么绝世神功!你不会是输了不服气找借口吧,小子?”

    郭坤招呼李莫愁坐了下来,然后看着洪七公道:“我的内家拳法,讲究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站桩练气,引体内无穷之精华,炼精化气,用一口气贯穿于肌血脉,筋骨骨髓,提升自体强韧和素质,达到体若金刚不坏,力若长江大浪连绵不尽浩不绝的功效。”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到,现在的功法大多是盘膝打坐引天地之气入体,进而炼化之为真气,这便是你们常说的炼“精”化气,此精乃是天地之精,在我看来此便是外来之物,并非己生,练至深处虽也能达到武学的至高境界,但此道终究是以外物而来,即便炼化的在精纯,也还是或多活少的与本心神配合有些间隙。”

    “比如说,你的全部功力你能在战斗的时候全部发挥出来么?总有那么一部分真气藏于丹田限于经络,而不能随着功力的提聚而在战斗中发挥作用!这对于你们来说,或许早已习惯又或者说早已把这当成武学定律,不能违背的。”

    “但是,我的内家拳法就能够做到,经过练皮、练肌、练筋、炼骨、练髓等等一步步达到这个世界上人的体的巅峰状态,试想若我只凭一体的力量,便可达到内功真气的最高境界的力量,那么再加上我那不可匹敌的强悍,以及长年累月存储的真气,还有谁能够敌得过?”

    听到郭坤的话,洪七公先觉得这小子又在扯淡了,哪成想越听越觉的郭坤说的有道理,别的他不了解,但是郭坤那句“战斗时不能发挥全部实力”这一点他可是深有体会。这么一想倒也觉得郭坤的拳法另辟蹊径,或许真有一番奇妙功效也不一定。

    “恩,有点意思。”洪七公显然被吊起了胃口,很想见识一下这内家拳法。郭坤越说越兴奋,“你看啊,我内家拳的涨力以及境界的体悟,多源自这一桩法。”郭坤站起走几步摆起一个姿势站定。上的肌沿着一定的规律配合着呼吸之法,给人一种极其奇怪和不解感觉,就像是一匹即将脱缰而出马儿,一腾一俯,一起一低仿佛浪涛拍案,千层雪堆一样。

    体内的血液顺着脉络或顺流或逆行,有得流淌迅疾宛若良驹冲刺奔跑,还有的则缓行恰似年迈老妇蹒跚走路。不同的脉络间的血脉运行皆不一样,却无需练习之人过多控制,只要把持好呼吸之法,保持心境便可习练。

    如此炼化体内产生的无穷五行之精化为至纯内家劲力,游走于肌、血脉、筋骨、骨髓之间,凝练自的肌、血脉、脉筋、筋骨、骨髓,提升自体的强度和实力,待得自实力得到提高便在一次的循环进入下一个环节。

    比如说,郭坤现在是练筋境界,那么当郭坤突破练筋境界进入炼骨的时候,郭坤的体的了更大强度的提升,自体内的内劲也会随之增长,然后又去滋润自、筋骨等等,继续凝练加强。如此而行,再加上平时修炼的内功真气,两者相辅相成,相信一定能够达到武学的至高境界。

    当下郭坤一边练习一边把修炼之法也说了出来,一点一滴说的是相当仔细。洪七公看郭坤的功法起初没有什么反应,待得看了一阵之后,不由得看得入了迷,手不知不觉的放下了刚才递到嘴里的葫芦。此时一听到郭坤细致讲解修炼之法,体不由得也随之而动,慢慢的也进入了修练得状态,浑然忘记了郭坤还在演练。

    过得一会郭坤见洪七公入了迷,便自个退了下来。看着眼前洪七公一板一眼的练着这来自后世的内家拳法,心里不由得一阵自得,颇为骄傲。眼睛一斜看李莫愁,只见小丫头此时正瞪大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满脸红晕,眼里全是佩服和欢喜。

    郭坤微微一笑,呵呵,终于搞定,大有人生有此红颜足以的感觉。不由得得意的,李莫愁则一惊醒了过来,忙不迭的低下头,双手不停的搓着衣角,腔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显示此时的她心里的紧张。

    郭坤嘴角一翘,迈步就要往她走去,却忽然间看到了洪七公放在一旁的酒葫芦,心里一动一勾腰把酒葫芦牵到了手里,提到李莫愁面前挨着她小声地道:“莫愁,要不要喝一点啊,这可是好酒啊。”李莫愁一阵心慌意乱,不敢回答,只是低头不语。

    “唔,好酒啊。我还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呢,不知道是用什么酿的呢,有机会一定找洪老头要到配方,好好的也酿个好几十坛,你说好不好。”郭坤凑到李莫愁耳边道。那轻柔的语气以及暖暖的口气吹进李莫愁的耳间,只把李莫愁脸上的红晕给复制到了耳根上,红透透的人极了。

    郭坤看着眼前语还休的李莫愁,心里一忍不住在她的耳间轻轻地啄了一下,这一下当真是出乎李莫愁的意料,直把她惊得一声尖叫。这一声尖叫恰恰叫醒了陷入修炼中的洪七公,郭坤哈哈大笑站起:“洪老头,怎么样你亲体会了一下,我的内家拳如何,比不比得上你的降龙十八掌啊,哈哈哈!”

    大笑着郭坤仰头便把洪七公的酒葫芦举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洪七公刚才还陷在对内家拳的感悟中,此时看见郭坤如此喝他的酒,顿时跳起脚抓向郭坤:“这就不能喝!”“我说洪老头别这么小气嘛,不就是这一点酒吗,大不了以后还你就是了,小气!”郭坤脚下一偏躲过了洪七公的手。

    “诶呀,你先别喝了听我说了你再喝,这酒不能多喝的!”洪七公一看追不上连忙道:“喝多了会醉的,平常人小啜一口就要醉上三五天,我老头子一次都只敢小茗一口而已。你这般喝法,不醉个七荤八素才怪!”然而等他说完,郭坤早已把这一葫芦酒喝掉了大半。

    “你忽悠我吧,有这么神?我不信,我还要再喝一口!”郭坤说完仰头又喝了一口,才把酒葫芦还给洪七公,走到一边道:“呐,你这老头就是小气,我喝了这么多不是啥事也没有,尽说些有的没的忽悠人。”

    洪七公接到葫芦掂了掂分量,大叫道:“暴敛天物啊,浪费我的酒啊!你小子现在真的就没有一点感觉?你仔细看看那个小姑娘,她脸上有没有张花啊?”“废话,我当然不会醉!”郭坤打了个饱嗝,突然感觉一股气从小腹升起直冲顶门,脑袋一口里说道:“好啊,我说洪老头我的内家拳怎么样啊?哈哈,你服不服啊?”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郭坤便感觉头有点重脚有点轻,好像失重了一般。洪七公一看道:“看醉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小姑娘你可要记好了,别向你那小老公一样,没事找罪受。”笑嘻嘻的看着李莫愁,洪七公取笑郭坤。李莫愁羞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一脸担心的看着郭坤,看着眼前这个一显醉态的男人。

    “谁、谁,谁醉了?谁说我醉了?你没看见小爷打得是醉拳么?”郭坤吐齿不清的道。说完,整个人歪歪扭扭的挥拳打了起来。口里则念叨着;“醉者,醉也,号八仙。头颈儿,曾触北周巅,两肩谁敢与周旋。膊儿,铁样坚;手肘儿,如雷电。拳似抵柱,掌为风烟。膝儿起,将人掀;脚儿勾,将人损。披削爪掌,肩头当先。范儿,如狂如颠;步趋儿,东址西牵,好叫人难留恋。八洞仙迹,打成个锦冠顾天。”

    整个人显得醉态熏熏形却很是潇洒飘逸。

    ----------------------------------------------------------------------------------------------------------------------------------

    PS:兄弟们,今两更,别忘了推荐、收藏哦,小天谢谢了,下一章晚上奉上,现在小天零时有事,就先把这章更新咯,请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