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分道扬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江南七怪与郭坤一家晓行夜宿,向东南进发,在路非止一,过了大漠草原。这天离张家口已不远。郭靖初履中土,所有景物均是生平从所未见,看的心驰神往,心甚是舒畅,双腿一夹,纵马疾驰,只觉耳旁呼呼风响,房屋树木不住倒退。直到小红马一口气奔到了黑水河边,他才在路旁一家饭店歇马,等候师父和郭坤及母亲的到来,到此时才觉一个人如此跑这么远是在是不对。

    他看了看旁的小红马,发现它肩胛旁渗出了许多汗水,心下怜惜,拿了汗巾给马抹拭,一缩手间,不觉大吃一惊,只见汗巾上全是殷红的血渍,再在红马右肩上一抹,也是满肩的鲜血,上全无伤口。他早就听郭坤说过这小红马乃是一匹汗血宝马,出的汗都红的,原本还不相信。想要试试但又舍不得小红马受苦,害怕万一不是岂不是折了一匹好马,是以从来都没有让小红马这般疯跑过。

    郭靖站在那兴奋地大喊大叫:“我的小红马真的是汗血宝马,哈哈。”他少年心根本不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不住伸长了脖子向来路探望,只希望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跟随在后面的母亲、兄弟和师傅们。

    正张望着忽听一阵悠扬悦耳的驼铃之声,四匹全雪白的骆驼从大道上急奔而来。每匹骆驼上都乘着一个白衣男子。他一生长于大汉,可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骆驼,不觉伸长了脖子,瞪眼凝视,只见四个乘客都是二十二三岁年纪,眉清目秀,没一个不是塞外罕见的美男子。

    那四人跃下驼背,走进饭店,法都颇利落。郭靖见四人一色白袍,颈中都翻出一条珍贵的狐裘,不瞧得呆了。其中一个“美男子”听得郭靖大叫“汗血宝马”,心里一喜拉了拉边的几人指着郭靖的小红马道:“姐妹们,‘露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万里’形容的便是这马,若是我们把这匹宝马抢回去送给少主,他骑了上京,那就更加大大露脸了,叫甚么参仙老怪、灵智上人他们再也逞不出威风。”

    “那还等什么?这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而且好像还在等着人。若不现在拿下他,等会可就那难了”另外一个美男子道。郭靖正瞧得愣神,忽然就看见好几道白影扑了过来,几声喝也即时在耳边响起。

    “唰、唰、唰”数个暗器朝着他了过来,他谨记师傅们教诲和郭坤的告诫,对于江湖上的暗器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即便自内家拳已达到练筋顶峰境界也不轻易地徒手接人暗器。遮掉头上的帽子,在前一兜便把数件暗器收了。

    那几个美男子大呼:“好功夫!”于是不在看戏,八人齐齐扑了上来。拔剑分心或刺或撩,刺得狠心毒辣,撩的角度刁专;或劈砍或崩格,劈砍宛若悬天瀑布飞驰而下,崩格恰似满弓月眨眼即逝。

    郭靖被围在众人攻击之中,丝毫不显慌乱。前赴后驱,进退有据。左手分筋错骨,分点四人手腕,右手成刀,竖掌而立,砍向攻向自己前的剑背,内劲突发,“哐当”一把震掉一人手中之剑。

    郭靖得手后更是不饶人,进步中宫,追向那失剑后退之人。想以此为突破口,将这八个人各个击破!那人看郭靖穷追不舍,心里很是慌乱,想也不想就是一拳,打向郭靖的拳头。结果可想而知,这人哪里是此时的郭靖的对手?双拳相交,那人被击飞出去,口中传出嫩女孩声音,周围几个女子一看不妙抽后退,回到那人边把“他”扶起。

    “嗯”郭靖一愣,明显不了解为何传来女子的呻吟。抬眼看去,那八个人此时站在一块,脸色愧怒!“阁下武功高明,有种留下个万儿来。咱们白驼山以后自会找你找回场子!”那个带头的人站出来说话,吐出来的声音却是女子的声音。

    直到此刻,郭靖方才明白这八个“美男子”原来是女扮男装的西贝货。

    既然知晓了这几人是女子,郭靖也就没有了再教训她们的意思。“几位姑娘,小子郭靖有礼了。刚才之事想必是个误会,就此揭过,告辞。”想着冤家宜解不宜结,他转过进了饭店。此时郭坤带着母亲和柯镇恶也堪堪赶到。那几个女子,见郭靖来了帮手,不敢再做纠缠,纷纷牵着骆驼迅速离去!

    “靖儿,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柯镇恶一下马便问道。郭靖便老老实实的把刚才事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虽然知道儿子好端端的在自己面前但还是听的郭母心惊胆战的,抓着郭靖左看右看的,怕极他有个三长两短。

    江南七怪听后不由得大眼瞪小眼,心道这小子武功倒是强了,这心眼怎么还不涨啊?不行得让这小子好好地闯闯江湖,涨涨经验。不如这次先让他一个人先去嘉兴,这一路上凭他的武功就是吃点亏,也不会丧命。

    几人吃完面条,围在一张桌子上。柯镇恶朝朱聪方向点了一下头示意朱聪说话。“郭大嫂,你看靖儿才初出江湖,对江湖也没有什么了解。今天我们不如就让靖儿自己一个人先出去闯闯?好锻炼一下他,温室里的花朵是不能成才的”朱聪转向郭母硬着头皮说道。

    郭母陷入沉思之中,看着郭靖眼里满是慈和不舍“自古慈母多败儿,靖儿,娘也不好干预你的选择。你说你自己怎么办吧。”

    “我,我……”我了半天,郭靖看了看四周,七位师傅的鼓励,还有兄弟眼里的期待神态,以及母亲眼里那掩藏极深期盼“我决定我要自己出去闯闯!阿坤经常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要出人头地为父报仇,就必须学会独立生存,娘你准我去了吧?”

    “好,不愧是我的徒弟,不愧是英雄好汉的子孙,这样才像个男子汉!”柯镇恶听了这话,心里振奋异常得徒如此夫复何求?“靖儿这样吧,你等会就一个人先上路吧。”柯镇恶沉吟了一会又道:“有几句话嘱咐你,武学无底,山外有山,人上有人。恁你多大的本事,也不能天下无敌。大丈夫能屈能伸,当真遇上了危难,须得忍一时之气盲目拼命,这叫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却不是胆小怕死。倘若对手人多,众寡不敌,更不能徒逞血气之勇。”这时,南希仁走到他旁拍拍他的肩膀:“简而言之,就是打不过,逃!明白吗?”

    点了点头,郭靖收拾了一下站起准备要走。大家一路送出饭店目送郭靖远去,便又回去重新坐好。郭坤拉了拉还在门口张望的娘亲:“娘,你就放心吧,哥虽然老实了点,但是他武功够强,一般人是伤害不了他的,你放心吧,所不定等你下次见到他的时候,个都给我带个嫂子回来了呢?”

    郭母拍了一下郭坤的手:“就你鬼头鬼脑的不让人省心,走吧,我们也进去吧。”

    “你们谁知道白驼山?”柯镇恶问道。江南七怪没有一个知道白驼山这事让郭坤很是纳闷,回答道“大师傅,现今武林中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绝之说。这白驼山乃是现今武林中顶尖高手西毒欧阳锋的山头,此人不但武功绝顶行事更是歹毒异常,从来都是以恩将仇报为荣!若是遇见了他,还是躲开为妙。”

    “那此时便不好办了,显然靖儿打了他家的狗崽子,必然会引出这只老狗,那靖儿不就麻烦了?我们去赶上靖儿,大家一起好歹也安全些!”柯镇恶听到这顾不得问郭坤是怎么知道的,刚才为什么不说。

    郭母听到这里更是惊得整颗心肝扑通扑通直跳,若不是想着还有这些人在,心里肯定慌乱异常,不知所措了。

    “师傅不用担心,那几个小鱼小虾,引不出那个老家伙的。到了他那个境界估计是没有心管这些小事的,参悟武学大道,才是他的全部心思。”郭坤摆摆手,安抚了郭母“况且,那欧阳锋一生痴武如命,偏偏又十分的痴迷九真经,认为九真经乃是全天下最顶级的武功,练成了就能打败东邪、南帝北丐策划给你为天下第一。黑风双煞最近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的,要知道他们练得可是九真经里九白骨爪哦。”

    朱聪率先转过弯来“你是说,那欧阳锋一心思的扑在武学上了,这会儿可能再找梅超风的晦气?无暇顾及也没心思顾忌这点小事?”其余六人也同时转过弯来,心里暗暗的道:“早就听说,武功高强的人有些怪癖好,初还不信,现在终于信了!”唯有郭母莫名其妙。

    “虽是这样说,但我们也不能就这样大意了。你和郭大嫂以及七妹五弟四人留下,前往临安刘家村安顿好再来找我们吧”柯镇恶最终还是不放心郭靖“至于我们就尾随靖儿,赶到嘉兴,看看能不能追上他。”

    “也只有如此了,有劳几位师傅。”郭母这时候也只能无奈的答应。

    “娘,你要相信我哥嘛,我说哥没事,就会没事的,放心吧啊。”郭坤安慰道。

    “如此,那我们在兵分两路,我们兄弟几人先走,坤儿和七妹、五弟护着大嫂随后赶上,追上靖儿后再见!”柯镇恶道“坤儿,照顾好你母亲和七师傅,知道吗?”“弟子,明白!”

    “那么,我们这就走吧,希望能追上那傻小子!”柯镇恶说完话,带着其余四人便走了。

    PS:一天不见大家都忘了小天了么?收藏、推荐咯,谢谢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