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长春子来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翌,郭靖正在站着三体式,认真的体会三体式的内在含义,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却也只能做到血脉浪涌,肌松紧如意境界,至于炼骨境界到现在都还没有摸到一点边。

    这时,走近一个小道士。头戴一顶三教巾,一宽松灰色道袍,脚踏游方道鞋。面貌清奇,材伟岸若非出家在道,定是一个翩翩绝世佳公子,不是那全真教的尹志平又是谁?郭靖看他走近,便停下来“敢问道长到此何事?”“无量天尊,施主贫道稽首了。”这道士来到郭靖前,行礼问道“敢问施主,郭靖可在此地?”“正是在下,不知道长找我有何事?”郭靖一脸的奇怪。

    “哦,你就是郭靖?”尹志平上下打量了一番失望之色难掩“那么就接招吧!”话说完便手一搭要把郭靖甩出去。他的手抓是抓到了郭靖,然而想要把郭靖甩出去的力量却入石沉大海,有去无回经不起半点波澜。

    “道长,你这是何为?”郭靖左臂一扯一扭一推把尹志平的子推向一边。尹志平设子一个踉跄倒退几步。“有点本事,刚才道爷轻敌大意,再来打过。”说完合扑上,三花聚顶掌使出,若轻鸿飘渺如云,招法严谨美观,气势宏伟。单掌竖立,横削竖切,招招精妙非常,却又的角度刁钻,威力强大之极。郭靖看他招式精妙,不觉想要一观整拳法。于是便只躲避不还手,一路闪让遮挡。

    “你只会躲么,胆小鬼。”尹志平一拳法使完,累得气喘嘘嘘却挨不着郭靖半片衣角,心里焦急莫名。“哼,打就打谁怕谁呀!”郭靖看完了他的拳法再也无需跟他客气,双拳一摆双龙抢珠便使了出来,只见郭靖的双手开弓从两边划着弧度击向尹志平的双耳要害,脚下步伐游移不定,随时都能够收招还击。

    尹志平一看这一式精妙切又势大力沉不能力敌,只得一矮子向旁边一个翻滚想要脱离郭靖拳法的攻击范围。“哼,若是让你如此轻易地就多了过去,那我这十多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郭靖看到尹志平向旁边翻滚而出,心里却泛着冷笑。左脚一蹬,右脚往右边一跨,便就追上了还在翻滚中的尹志平,撇脚腰马转,涌泉巨力起,力冲腰胯间,再达肩井,又力贯双臂,再挥拳下劈。尹志平看着着凌厉的反击只惊得三魂少了七魄,慌乱间手臂乱舞在草地上撑了一把借着力道,再次翻了出去摔在地上差点来个狗啃屎狼狈万分。

    “起来,再来打过,你就这么点本事?”郭靖一时间打上瘾了,这么多年一直被郭坤压着打,是个人都会觉得郁闷了。看今天这样子郭靖是把这怨气一股脑都撒在这尹志平上了,谁叫打了他没人会替他做主呢,两个字――活该。

    一个跟头起,尹志平再次挥拳而上,这一次的拳法再变,变得刚猛激烈大有与人同归于尽的疯狂气势!郭靖看到这小道士又换了拳法,便也耐着子见招拆招,但却也不再是一味的躲避了。这尹志平使得确实全真教又一威力巨大,杀伐凌烈的拳法,刺拳乃是王重阳再起事时,在战场上磨练多年而领悟出来的《同归拳》,顾名思义,这拳法的精意就是以一个疯狂的气势全的力量,悍不畏死的与人同归于尽!

    这拳法在尹志平使出来,却是有些变了味。像这种拳法必须经历过许多战争厮杀,才能领悟其中的内涵。尹志平这个全真教的小道士,刚出茅庐毛都没有长齐,更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使得这拳法在他手中是有招式却无拳意,有凌烈气势却无杀伐!显然他学的还不到家。

    斜刺里看见七位师傅和阿坤一道赶了过来,不敢再有拖延。中宫直进,右手画圆以螺旋方式,拳头恰似刚钻一样,狠狠的砸向尹志平的膛,当真是拳如分水之刺,劲似离弦之箭。尹志平无力可挡,只能双臂交叉抱横在前,准备硬接郭靖这势大力沉的额一拳。郭靖看尹志平已然无力反抗,便收回右拳,子借着收拳的力道再进一大步,右拳轻轻地在尹志平肩膀上一拍。“嘭”尹志平被拍的站立不稳,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方才化解了郭靖拳里的力道。

    “多谢施主手下留!贫道乃全真教长子门下尹志平,今特奉使命送信而来。刚才看郭兄练功,一时手痒耐不住,向郭兄讨教几招,全乃郭兄手下留!”尹志平这会儿倒是干脆利落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喔,你是丘处机那牛鼻子老道的徒弟?”柯镇恶走了过来道“嗯,功夫不错,年轻有为!”看着自己的徒弟胜了丘处机的徒弟一筹,柯镇恶心里是异常的高兴,顺带安慰似地夸奖了尹志平一下。后又接着问道“丘道长要你来干什么?是不是他想认输了,呵呵,没关系这么多年的交,我这个柯瞎子只要他说一句长子丘处机不如江南七怪,就行了,哈哈。”

    “回可前辈的话,郭兄弟武功虽胜我很多,然我那位杨师兄也是胜我良多。他们两人之间谁胜谁负还要比过后才知到。”尹志平听了柯镇恶得意的话,心里一阵的不忿,弯腰行礼道“今次,弟子奉师命给七位长辈送信来了。”

    “拿给我看看”朱聪拿过信便读了出来:

    “全真教下弟子丘处机沐手稽首,谨拜上江南七侠柯公、朱公、韩公、南公、张公、全公、韩女侠尊前:江南一别,忽忽十有八载。七侠千金一诺,间关万里,云天高义,海内同钦,识与不识,皆相顾击掌而言曰:不意古人仁侠之风,复见之于今也。贫道仗诸侠之福,幸不辱命,杨君子嗣,亦已于九年之前访得矣。

    半载之后,江南花盛草长之,当与诸公置酒高会醉仙楼头也。人生如露,大梦一十八年,天下豪杰岂不笑我辈痴绝耶?

    然,近有黑风双煞强练九白骨爪,铜尸铁尸乱杀无辜祸乱江湖,每有武林侠士丧命其手,吾何其哀哉悲愤也!久闻柯公等七侠高义,何不同舟共济共诛此魔!?醉仙楼头会时,我辈当共商议之……”读到这里朱聪也就停了下来。

    “黑风双煞跑到江南为祸江湖,我等却是不能不管。小道士,你且随我们进帐里,我有话问你,我来吧。”柯镇恶一点降魔杖,率先带头转进去,尹志平不敢稽越,跟着众人后而入。“小道士,你先给我讲讲最近江湖上所发生的事吧,嗯,关于那个黑风双煞的事,越详细越好,明白吗?”朱聪进帐坐定后,便问尹志平。“弟子遵命”尹志平便娓娓道来。

    原来那夜晚,郭坤星夜追击黑风双煞,最终也只让他二人受重伤逃跑。陈玄风、梅超风二人一合计,回去找郭坤兄弟俩以及江南七怪报仇,即使是把伤养好恢复如初,恐怕也不是他们师徒九人的对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二人慎重的考虑良久,还是决定悄悄潜回那阔别十几年的中原。

    回到中原后,黑风双煞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于是,增强武功强大实力的念头便不可抑制的爆发出来。为了修炼九白骨爪,他二人四处作案,怕暴露份不敢找武林人士修炼,便潜到城镇周边的村落,借着大山的掩护掳夺活人练功。山民不知其理,就见村中之人莫名其妙消失,过得几便见无头尸体横陈乱摆,便以为是神灵降怒责怪。随着几个月的恐怖适应后,村民们渐渐明白神灵每九便需一个人的规律。于是,村中长者便号召村民挨家各户筹人准备银两一边请法师作法,另一方面上报朝廷等待天朝派人捉拿妖人。

    消息是传的沸沸扬扬,这就吸引了一大批的武林人士前去除妖伏魔。俗话说的好:“夜路走多终遇鬼”梅超风再一次“狩猎”时,不幸被极负盛名的河朔双雄认出。此二人一生行侠仗义,看到黑风双煞行如此遭天谴之事,自然是怒不可遏。追上前去二话不说,兄弟两人飞击上,五虎断门刀法是一门极为猛烈地刀法,一旦施展起来招式连绵不绝,攻击凶悍大有不把梅超风杀死,誓不罢休的架势。

    梅超风眼见事败露,不敢拖延,引颈长啸。其音如地狱鬼吼,风阵阵,使人不攻自退,不寒而栗,不但可以音伤人,以音索魂,还有向铜尸陈玄风报信的意思。在这森森的啸声以鬼狱风吼的法门使将出来,把河朔双雄震得气血翻涌,脸色潮红。梅超风趁机扑将上来,一爪抓着河朔双雄的单旭抓破头盖骨,单旭应声而倒。单辉见兄弟丧命狂大发,不要命的扑向梅超风,却被随后赶来的陈玄风一掌隔空拍死。可怜间又添新死鬼,阳间不见少年人!

    ――――――――――――――――――――――――――――――――――――――――――――――――――――――――――――――――――――――――――

    PS:快进入剧了,小弟不想按着原著节走,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收藏、推荐咯,谢谢,小天努力中0……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