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青梅竹马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PS:要推荐啊、要收藏啊,觉得还可以,请投一票吧,谢谢,小天码字去了,诶,票票啊....

    --------------------------------------------------

    随着光慧功力的提聚,郭靖也渐渐的感觉压力大增,不自觉得调动体内的九阳真气以往常十多倍的速度运行,那功力提高的快感刺激的郭靖都想兴奋的大叫了。九阳真气的异常运行,引起了浑、血液的剧烈反应,又是一股刚猛的劲力自体中爆发而出,紧追着九阳真气,对着光慧的真气逆冲而上,九阳真气抵消伏魔真经大半的真气,而体产生的内劲和体的物理力量则摧枯拉朽般得消灭掉剩余的伏魔真气把光慧震的倒飞而回,在空中洒出鲜艳的血花。

    “施主武功高明,贫僧输了!”光慧艰难的爬了起来说完就转对着都史一礼“都史少爷,今贫僧武力不及以至于有负所望,甚是惭愧,这就告辞!金轮走!”光慧后十六七岁得少年形一顿“师傅,我,还没和、和、和,是师傅!”在光慧杀人般的眼神下,只得念念不舍随着光慧慢慢的离去。

    刚走没多远,金轮猛的就是往回跑过来到的华筝前道:“华筝公主可还记得小时候陪你玩耍嬉戏的呼和?”华筝看着他回来后吓得躲在郭靖的后,听了他的话后把头从郭靖的后伸出来,盯着金轮看了好半晌,还是疑惑的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金轮看着华筝茫然的神态,心里一阵空闹闹的,罢了,童言无忌,儿提时代的话能当真么?我还是回去好好地陪师傅修炼神功,完成他的毕生心愿吧!

    他看着华筝前的男人,这是一个汉人样貌威严但神态之中却泛着憨傻之气,除了武功强点,浑一无是处,然而,正是这个一无是处的男人悄悄的牵走了自己心中女神的心。看着眼前的汉人,金轮眼里没有嫉妒没有仇恨,只有不忿“你是郭靖?很好,现在的你很强我不是你的对手,三年之后还是此时此地金轮定与你分出胜负,一雪今辱师之耻,你可敢应约!”郭靖一愣“我没有侮辱你师父啊?不用比了,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习武是用来强健体,锄强扶弱济国救民,不是用来争强好胜的!若果你一定要比的话那么我认输了,三年后你也不用大老远的跑过来了。”

    说完也不看金轮一眼,转对金国太子完颜洪烈、洪熙兄弟,铁木真。王罕、札木合、桑坤几人就是一礼“两位太子、铁木真大汗、札木合大汗,今我与都史打赌一事,我已胜出,请大汗取消把华筝嫁给都史的事!”铁木真看了眼桑坤父子,大声说道:“我们蒙古人都是英雄好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既然都史与你打赌认输,自然要履行承诺!桑坤兄弟,都怪这郭靖无礼,然木已成舟,你看这桩婚事取消如何?”

    桑坤一副死人脸,皮笑不笑的看也不看都史一眼道:“铁木真,这不怪他。要怪就怪在犬子无能,不能入得华筝侄女的眼,我想经过此事,这小子应该能够进步一些!取消就取消了吧,本来就只是一桩玩笑话罢了,是吧。走走,三太子、六太子咱们进帐叙话,别再为这小孩子们的鸡毛蒜皮小事,浪费力气。”桑坤一边说一边侧着子,恭恭敬敬的把完颜洪烈、完颜洪熙领进营帐,再也不提刚才之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金轮猛然往回跑的时候,光慧并没有去阻止他,而是静静地转,默默地看着金轮“这是你的路,我不得干涉!希望你能做好选择,走出一条正确的路!”,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金轮形落寞的走过来,轻轻地道:“痴儿,问世间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拍拍金轮的肩膀继续道;“世间为何多苦恼?只因不识我。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师傅,孩儿明白只是孩儿心里还是放不下。”金轮看着师傅神低落“不过弟子一定会好好钻研佛法,精修龙象般若神功,完成师傅毕生心愿,广大我西域密宗,让西域佛光普照华夏九州!”“痴儿,你还没懂么?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刹那便是永恒!”光慧王不得不念起佛文真言,用以开导金轮。

    金轮听后,停了半晌,眼神又开始的迷茫低落,慢慢的变回了清澈明亮,然而眼神深处还隐藏着浓浓的决心和坚定的信念!这是光慧所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也是无能为力,毕竟心病还须心药医,让时间来治疗这一切吧。这也导致了后来,金轮学艺有成后下山帮助蒙古攻打大宋埋下了种子,也是为什么金轮总要和郭靖比武的原因!

    郭坤淡淡的看着金轮失魂落魄的消失在视野,心中却在感叹原来雕中还有这么一段让人匪夷所思的节。不过这金轮倒是不错,心智相当的沉稳,假以时必将是一个好的对手啊。看了看旁边正和郭靖因为终生大事解决而兴奋不已的华筝:“你当真一点都不记得他了么?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猜了也白猜!”摇了摇头,一拉旁边的拖雷指着郭靖和华筝道:“我说拖雷小子,这下子你可高兴了啊。”拖雷不好意思的扰扰头“那个,郭靖安答要是娶了华筝,我们不是亲上加亲嘛,你也应该高兴的啊。”

    “亏你还是老说是我哥的安答安答的,你难道看不错来,我哥和你我一样也就把华筝当做妹子一般看待?你说华筝嫁给我哥了会幸福吗?”郭坤看着拖雷很不明白这老小子心里琢磨着什么心思。

    “感在以后是可以慢慢的培养的嘛,你看我妹妹现在多开心啊,我觉得只要她时时刻刻这样的笑着,就是幸福!”拖雷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为了他们好,但我又何尝不是?至少我觉得现在的阿靖也很快乐,不是吗?”

    “那好以后的他俩之间的事,我们虽都不要插手,让他们自由发展如何?我个人还是觉得华筝和我哥不太合适,你知道我哥太过老实,他需要的是一个精明的女人来帮衬他才能更好的在江湖上生存,而华筝却做不到这点。拖雷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一心一意的在大漠生活呢?在大漠无忧无虑,风吹草低见牛羊,没有江湖厮杀,没有恩怨仇,这难道不好吗?”拖雷很是不解郭坤这些人的想法,这么多年了,郭坤给他的感觉就是这般让人把握不住。

    “你不明白的,落叶归根,我们始终是江湖中人!遁迹世俗脱离刀光剑影的世界,逃避是没有用的,世界也就这么大,总有被人翻出来的那一天。唯有面对一切,才能解决一切,就算付出一切!”郭坤在心底偷偷地加了一句“我们终究是汉人!古人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飞鸟尽时,良弓必藏!”

    “诶,我就更不明白了,你自小就生活在咱大漠,从未有涉足过江湖”拖雷一脸的不解“你哪来的这么多弯弯绕绕的鬼道理?”“你忘了我们兄弟可是有着杀父之仇未报的,一入江湖不由己。”郭坤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目光平淡悠远“光凭我师父们千里迢迢历时六年,辗转大江南北来寻访我们郭家,就可知道,我们兄弟肩负着多大的担子!我们将来还有很多强大的未知的敌人,这些人不是那些任人宰割的草民,而是拥有强大武力的武林人士,他们会给你们带来多大的危害,我想你今天看了这一场搏斗也应该明白了吧?”

    听了这话拖雷怔怔看着着广博无垠的大草原,自己在这大自然的面前是那么的渺小,还有对未来命运的无能为力。郭坤也不管还在那发怔的拖雷,摇了摇头渐渐地远去。今天他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向拖雷表明他的态度,希望他以后不要做出他不希望看见的事。虽然原著中,拖雷和郭靖一直关系很铁,但是他的到来已经改变了很多,生出了太多的变数,他不能不希望寄托在未知!

    “郭靖是我的安答,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生共死的,你的幸福要你自己去把握,我只能为你做个参考…….即便将来你我意见向左,我们一样还是安答,还是兄弟,亘古不变!”拖累抬起头,一脸的坚毅对着郭坤的背影大喊:“一世人,两兄弟!无论将来如何,你们都是我拖累的好安答,好兄弟!”

    正在远去的郭坤顿了一顿,把手抬到肩膀上轻轻地摆了摆,嘴角挂起了一丝弧度“拖雷,你终究没有让我失望……”

    “哥哥,你再发什么神经啊,大喊大叫的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你!”正和郭靖闹腾的华筝,扭过头来问。郭靖挠挠头“那个,拖雷你怎么了?我和阿坤本来就是你的兄弟啊!”拖雷尴尬一笑“我呀,看你们武功高强,心里觉得激动非常,就喊出来了,走,去那边我烤全羊补偿你今天的辛苦付出。”

    收藏、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