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恶少都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郭坤仔细一想今天自己与黑风双煞的打斗,顿时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白天自己就应该拿出杀手锏,飞刀虽然解决不了陈玄风但是给梅超风一定的伤害还是可以的呀!自己居然一心就把飞刀当做了救命的稻草,不到最后关头就不使用,简直是蠢到家了,以后这样的事坚决不能再出现了。要记得现在是古代社会与现代社会有着本质的区别。在这里,再也没有了武器的威胁,再把飞刀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这样的依赖外物会严重影响自武功的进步!“飞刀,也就用作应急之用,虽然它很强悍,但是自的武力才是最重要的”郭坤心里默默地想着。白天和黑风双煞的战斗,更近一步的理解了古武学的运用,以及对如何使古武学和内家拳相结合有了更深的领悟。武学的一般规律,可以把练武过程分作三个阶段,也可称作三种境界,即炼精化气(明劲)、炼气化神(暗劲)、炼神还虚(化劲)。炼精化气是初级阶段,重在训练基础功夫,消去拙力,练出刚猛之劲。炼气化神是中级阶段,重在消去刚劲,渐长柔劲,以意行拳,充实内力。炼神还虚是高级阶段,重在炼至柔至顺之劲,周内外全凭真意运用,达到拳道合一的至上境界。而目前郭坤所在的易筋阶段正是炼精化气的顶峰阶段,九阳功才第五重,显然内功修为没有内家拳修为高。练内功虽然枯燥但郭靖只有一根筋却反而耐得住寂寞,所以他的九阳神功的修为却又比自己的内家拳还高了一些。这两兄弟一个注重内家拳一个注重古武学,待修练到顶峰后到底孰强孰弱还未可知。之所以现在郭靖表现没有郭坤好,一个是脑子不好使而并非资质差。另一个原因是郭坤修炼早了三年而且还拥有前世二十多年的知识。

    在这次战斗中,郭坤发现每一次的调动体内的九阳真气的运行,他的内家拳劲也会自发的沿着拳意顺着九阳真气而出,形成一明一暗两种劲道,反过来也是一个道理,也正因此在晚上追击黑风双煞的时候,才能力抗梅超风一记后还能对上陈玄风的催心掌而不败!这样强悍的攻击力,简直让郭坤目瞪口呆,膛目结舌!从这一明一暗的劲道,可以看出内家拳与古武学的有机结合是势在必行的,顺应天道,顺应自的,“从明天起,把如何让两种劲道结合的更加紧密无间,威力更强。就是我的必修课了”郭坤想到这里,恨不得翻而起,打上一通!

    “在山洞里,我还是小瞧了古代人的智慧以至于丧失了为杀手的谨慎!虽然我不想当杀手,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若是大意之下丢了小命岂不是冤枉憋屈?居然几次三番的中了黑风双煞的诡计,好几次陷自于危难之中,若是在那暗器发的时候黑风双煞中随便一个人在旁边偷袭一下,后果不堪设想!”郭坤想到当时的景,不由得心惊胆战,并不是说,重生的郭坤变得胆小怕死了,而是现在的郭坤他失误不起。他现在有着痛他的母亲,以及兄弟,还有很多关心他和他关心的人,他不敢想象若是他死了,这些人会多么的伤心难过,为了不让着美好的一切消失,他不得不让自己变强!“那么,从现在开始,我还是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却遵循杀手的行事风格吧!可惜的是走了那两个麻烦,诶”心里给自己下达了这么一个命令后,郭坤终于在疲劳之下陷入了睡眠之中!

    次上三竿之后,郭氏兄弟如往常一般训练而回。

    刚到门口就听见七位师傅在一起讨论着什么。这时,韩小莹看见两兄弟回来便叫道:“靖儿、坤儿快过来,你六位师父们有话问你们。”“七位师傅,不知道有什么要问弟子?”郭靖拉着郭坤三两步跑到江南七怪旁对着七人行了一礼后好奇的问道。

    “金国的两位王爷,要来册封铁木真大汗了呢,你们有什么想法?”柯镇恶扭着脖子问兄弟两个。“这样啊,这是好事啊?”郭靖一脸的的木讷。“这与我无关,他金国册封他的关我什么事,懒得理他”郭坤则是毫不在意。柯镇恶听着两兄弟的回答,心里默默地点头“靖儿为人老实木讷,坤儿行事我行我素,虽不被我所奉行但本却也不坏”复又说道:“也没什么,就是那个什么王罕、桑坤什么部落的小子要取华筝为妻,现在铁木真好像还答应了!”

    “什么,华筝妹子怎么能嫁给那个坏蛋?”郭靖听到这话后一蹦就是三尺高“我要去劝说铁木真大汗收回成命!”“对,华筝是个好女孩,决不能嫁给都史那个不学无术之人。我们一起去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才能让铁木真毁掉这桩婚事!”郭坤一想到都史那个仗势欺人的德行以及以后反成吉思汗的下场,就越发的绝对要阻止这件事,更何况郭坤和华筝相处这十多年早就把华筝当亲妹妹一样看待。他如何忍心看这么一个妹妹陷入痛苦的漩涡?

    柯镇恶大手一挥,两人便迫不及待的前往铁木真的帐篷而去,等来到帐前就看见一大群人正围着都史在那武扬威。那个样子像足了后世的小人得志后嚣张跋扈的模样,让人看了便即想有把他胖揍一顿的冲动!

    都史长的尖嘴猴腮,一双三角眼里泛滥着邪之光,迈着周星驰电影中的那种吊儿郎当的步子,十足的混蛋。此时,他那一双三角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少女,一愣愣的满脑子的思想。正当他看的对面女孩即将恼羞成怒的时候,两道影挡在他的面前,把少女从他的视线中隔开。都史顿时怒发横生,一巴掌就向前挥去。

    都史的手臂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样扇在对方的脸上而是半途中已经被一支强有力手生生的抓住。都史抬头才发现正是遮住自己视线的其中一人,此人躯颇为健硕,一得体衣衫显现有极好的素养。再看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刚正不阿,旁边那一人与他有七分相似,只是眉宇间多了股猾之气,显得比较精明,这不正是幼年时期欺负过自己的那两个汗狗么!“汗狗,还不放手,小心大爷要了你的狗命!”都史一看是这两兄弟,心里虽然怕的要命,但是还是外强中干的大喊要杀人来掩饰自己底气的不足。

    郭靖气的脸色发紫,就待使劲发力好好教训都史。郭坤却一把抓住了他,轻轻地一抖手把都史扔到一旁却被都史后的中年人轻描淡写的扶稳而没有摔倒。郭坤双目一眯轻蔑的道:“都史想不到你还敢来这里,难道你不怕再一次的吓得尿裤子么,哈哈”都史想到童年被这两人吓得尿裤子的丑事,脸都绿了。随着郭坤的笑声,郭靖也接口道:“就凭你这副样子就妄想取华筝妹子,真个是瘌蛤蟆想吃天鹅!告诉你小子最好放弃,只有真正的勇士才配得上我们华筝公主,大大家说对不对啊?哈哈哈”郭靖说完,对着周围的人哈哈一笑。

    这两兄弟这一说一唱的,愣是把都史气得咬牙切齿却也无话可说。“要我说啊,你都史还是回你们部落好好地找个小娘们过活过活得了,对于我们华筝公主你就不要妄想了,免得到时候丢人现眼!”郭坤继续刺激着都史。

    “汗狗,你别得意,有种你打过我后的光慧大师,大爷就不取华筝公主又如何,但是如果你输了,你要从我胯下钻过去,然后向大爷磕头赔罪再自废双手,你可敢么?!”都史看了一眼后的光头和尚,再看到他点头之后,就痛痛快快的激将起郭靖来。看他二人之间这份默契程度便知道,这王八蛋没少干这事!“都史,你好像对他很有信心嘛,如果你输了你怎么能保证不再打华筝的注意,你以为老子会相信你?!”郭坤笑了笑显得云淡风清。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们敢是不敢?”都史并没有放弃。

    “敢,有何不敢?只是要找个公证人,免得某人输不起”郭靖截住话头。

    “好,我这就去找札木合大汗、我爹和铁木真大汗出来做公证人,一言为定不许反悔!”都史见鱼儿上钩,立即拍板敲定,立即前往铁木真营帐而去。

    不多时,都史便领着桑坤、札木合、铁木真以及金国王爷完颜洪烈和完颜洪熙来到郭氏兄弟面前。铁木真气氛非常喝道:“郭靖、郭坤你二人搞什么鬼,还不给我退下!”“会大汗话,我认为华筝不能嫁给都史!”郭靖一抬头回答的掷地有声“他要和我决斗,若他输了就恳请大汗收回把华筝妹子下嫁给他的命令!”

    “胡闹!还不赶紧给我退下”铁木真气冲云霄。

    “唉,铁木真,本王觉得这样不错,既能解决问题还能提高个人实力,本王赞成。”完颜洪烈看着自从出来后就一直盯着他的郭坤冷不丁的说道。

    “这完颜洪烈当真如此狡诈,我到底是杀还是不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当郭坤想到这里时杀气外溢完颜洪烈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都史后面的大和尚也是眉头一皱。“不行,若在这里杀了他,我们兄弟没事但是母亲和师傅们可就没有办法脱逃了。也罢姑且让你多活几!”完颜洪烈在这短短的几息之间已经在地狱门口来回几圈而尚不自知!

    “对,一定打,这么精彩的戏子可不多见,本王也要瞧瞧!快快比,哈哈”完颜洪熙也是大声附和“这到底,谁和谁比呀,赶紧出来溜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二更,晚上还有一更,请点击支持,收藏、推荐,谢谢大家,小天努力码字中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