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鏖战山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砰”郭靖一个不防被梅超风的毒龙鞭扫中,强悍的攻击抽的郭靖后退好几步,脸色一阵潮红后变得苍白,受了点内伤,体却是完好无损。梅超风得理不饶人,毒龙鞭又卷了过来。郭靖体除了衣服破裂之外好似没事人一般,继续闪避,梅超风心里可是清楚自己毒龙鞭上可是遍布倒刺尖刀,威力奇大无比,想不到却也伤不了那小子分毫!毒龙鞭再次扫来,郭靖一时间陷入了狼狈的躲闪之中,翻翻滚滚,灰头土脸!

    郭坤想要帮忙奈何陈玄风长鞭圈起,好似一层层大网,而郭坤就是落网的鱼,想要冲出来难如登天,顾不得其他,眼看郭靖一步步陷入险境却无能为力。两指一弹,两道刀光在黑夜里一闪而逝,只听得“碰、碰”两声,梅超风和陈玄风各退两步,手中动作却没有停,长鞭圈动间郭坤二人依旧被牢牢的困在鞭阵中想要脱而不可得。郭坤二人再次靠近,郭坤心里却是一阵无奈:“想不到这陈玄风把那肚脐要害防护的那么严密谨慎,胜券在握也没有丝毫放松,这样的敌人最可怕!“

    郭坤不断地躲闪着卷来的长鞭,慢慢的向郭靖靠近。

    接连躲过梅超风还有陈玄风攻击,趁着他们长鞭汇拢至极郭坤拽起郭靖扬臂一扔把郭靖扔到鞭圈之外,想要内外夹击破了黑风双煞的鞭阵!郭靖双脚一落地立马窜到梅超风后,近攻击。事出突然,郭坤这不按常理的一个抛人,倒是把黑风双煞弄得莫名其妙!有了郭靖在外面攻击梅超风,郭坤的压力减小了很多,趁这机会冲到陈玄风面前崩拳如箭,炮拳如虎,钻拳犹如毒龙穿!两方各自又都打一起,现在拉开了黑风双煞的距离,郭坤可谓是全力出手了,就连前世的一些杀手功夫也施展了出来,手法狠辣歹毒比之催心掌犹有过之!两人都是强悍之人,打法自然刚猛爆烈。郭坤一脚扫向陈玄风头部,借着陈玄风出手阻挡借力跃起双脚连环踢下,每踢一下就借力跃起再踢,如此连绵不绝,一脚快似一脚。陈玄风饶是经百战,也没有见过如此打法,但他毕竟经验丰富功力高强,一时间防守的滴水不露。郭坤又是一脚踢下,预料中的阻挡并没有到来,脚被人一把拽住狠狠地朝地上一掼。“砰”郭坤被砸进土里,尘土弥漫看不清虚实。

    突然间就见两条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陈玄风下三路。“连环绞杀”郭坤双手撑地双腿不断踢出,陈玄风连忙用手连拍阻挡郭坤攻势。借着陈玄风的劲道郭坤猛然一个鲤鱼打而起,双手箍住陈玄风的头下按的同时,双膝连连撞向陈玄风肚脐要害,这“连环膝撞”本来是要撞人口的,奈何郭坤知道这陈玄风一铜尸刀枪不惧,伤他不得,而他全上下就只有肚脐那么一个罩门,所以这连环膝撞也就因人制宜改了一改,效果不错光看那陈玄风神色就知道这一招让他吃了不少亏!

    陈玄风猛然内劲爆发,两掌拍开郭坤的连环两腿后,左手如游蛇一般缠上郭坤手臂,该缠为抓,右手挡在肚脐前隔空发力劈空掌印向郭坤前檀中子不停宛如蛇行亦似狸翻,郭坤再也无法箍住他的头,只能松开后退!陈玄风受郭坤那样一翻打,当真是火冒三丈大吼:“小子,今老子要你的命!死!”吼完,只见他竟然一分为五,从五个方向向郭坤打下。每个人影施展的武学还不一样,先是九白骨爪,另个就是催心掌然后是一腿九穿云神腿,再有就是刚才拍开郭坤的劈空掌和落英神剑掌中间还夹杂着一声鬼狱风吼,郭坤凝神防备却也是毫无反手之力,上更是中了好几掌,若不是强悍,早就去向阎王报到了!那边厢郭靖也是被梅超风得手忙脚乱,措手不及之下,被九白骨爪抓住了肩胛骨。郭靖忍痛猛然转右手借着转的力道一记横拳击出,梅超风子一动三条影齐现,各使招式攻向郭靖,郭靖也不能分辨真假,被一掌打飞出去,却也没有受多重的伤。

    黑风双煞抓紧战机,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两人飞扑而上,掌拍下,掌力如涛。郭坤兄弟二人立马端桩走马施展三体式桩功三节、**、八要,以头为梢节,躯为中节,肢为根节,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全细胞完全调动,功聚双掌,分别对向黑风双煞!

    一圈圈气浪,从四掌相接之处扩散开来,纷乱的气浪毁灭了四周绿草红花,尘土飞扬,方圆十丈内形成一个气旋,却又突兀的破裂开来!就见郭坤兄弟俩被气浪抛飞数米倒地口吐淤血,体除了内脏受到震动以外没有伤及到其他,然而内劲却是一丝也无,而黑风双煞伤的也不重,内脏轻微受损,受了点内伤。郭坤兄弟翻而起,“就算没有内力又怎么,哼,强悍的体才是本钱!光是**能量照样能够杀人!”郭坤嘴角一丝冷笑,二人扑向黑风双煞。黑风双煞用内力压制住伤势,施展法蛇行狸翻,诡异之极与二人缠斗在一起!

    “快,大哥靖儿坤儿有危险,我们快赶上去帮忙!“朱聪眼神不错先看见四人的战斗。七怪一听,都是一惊,郭靖郭坤的武功他们都是知道的,等闲的一流高手都不是他俩人的对手,而今却有危险只能说明,敌人很强!江南七怪顾不得在想急忙向山顶冲去。

    山顶上月亮刚冒出个头来,就有被下面的战斗给吓得躲回了云层之中,黑暗降临。战斗中的四人毫无感觉依然斗得你死我活!只不过郭坤兄弟俩没了内力的支撑,终究还是不敌,双双被打得狼狈异常。梅超风左手一记九白骨爪抓向郭靖天灵盖,右手劈空掌劈向郭靖檀中,郭靖右手抬高要以太极推手之势拨开那一抓,右手成拳,肌虬起形意毒龙钻拳撞向那一记劈空掌!就在这时,只见梅超风影化一为二,一脚踢向郭靖腰眼。郭靖旧力刚去新力未生,来不及阻挡,只能弯腰缩腹硬受了一记,倒飞出去,梅超风紧追而上就要对着郭靖头颅补上一记九白骨爪!

    说时迟,那时快!梅超风斜刺里瞥见一道剑光闪电般刺向心口而来。若是梅超风不缩爪防护定会在抓到郭靖脑袋之时一剑穿!连忙缩爪抓向利剑,她九白骨爪已经接近大成,自然不畏凡铁所伤!只听见金铁交鸣之声后,利剑被梅超风抓住正要是劈空掌一掌劈了持剑之人,却又听见破空之声大作,匆忙闪到一旁,避过一枚铁菱!

    抬眼望去,就见七人飞快围上。见到柯镇恶之后,哈哈大笑:“我道是谁,原来是飞天蝙蝠柯镇恶,呵呵,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柯镇恶你可还记得姑,哈哈,今天,老娘就送你去见你那飞天神龙柯辟邪吧,也省的阎王惦记!哈哈哈。”

    “原来是你?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受死吧!”柯镇恶怒吼,扬起疯魔杖法“横扫千军”扫向梅超风,其他六人见他来已经对上,齐齐扑上。江南七怪对敌无论敌人多少,都是七人齐上!妙手书生朱聪手持破油纸扇,拿击脉,指东打西;马王神韩宝驹一手金龙鞭法,缠卷刺圈,出神入化;南山樵子南希仁一开山掌法,势大力沉,掌力雄浑;笑弥陀张阿生外家硬功,大开大合,勇猛无涛;闹市侠隐全金发呼延枪法,秤杆为枪,凌厉异常;越女剑韩小莹越女剑法,轻灵锋锐,多端变化。这七人攻击梅超风的同时还组好练就十来年的阵势,堪堪把梅超风围得密不透风,七人武器同时砸下,梅超风却是难以抵敌,顾左右而失前后,几十回合不到就落在下风毫无还手之力!

    郭靖在看到师傅们到来后,就直接却帮助郭坤对付铜尸陈玄风,对付梅超风一人凭借七位师傅这几年所练习的功夫,足以!郭靖在陈玄风的攻势下躲躲闪闪,衣衫破碎凌乱不堪,脚步也开始虚浮不定,出招也开始散乱,若非郭坤这么多年的训练就要几无章法可言!郭坤垫步冲上,崩拳如箭,一道道拳影就像离弦的箭矢,带起一声声凄厉的尖啸,打向陈玄风!陈玄风拼指如剑,每一指都点向郭坤的手腕内侧的劲力弱处。“不愧是桃花岛武学,果然奇妙无双!看来我还是小瞧了古代的武学,不过老子也不是吃素的!”郭坤配合着郭靖,一拳比一拳快,反观郭靖使得却是形意拳中的炮拳,速度虽然慢了一点,但胜在威力奇大,每一拳都使得陈玄风不得不凝神应对,再加上郭坤在一旁那快到极点的拳速,让陈玄风手忙脚乱左支右绌,破绽百出,若非练就铜尸之恐怕早就伤在拳下了。

    梅超风现在是把毒龙鞭法发挥到了极致,一节节鞭子好像活过来了一般,或点或圈,或卷或刺。缠卷伏魔杖,点退越女剑,扫开南山掌开山刀,刺退分筋错骨手,硬鞭直劈呼延枪,软鞭缠绕金龙鞭,一一应对虽无偏差,却也难以持久,久守必有失!梅超风缠住韩宝驹的金龙鞭使力一扯,却是纹丝不动。原来却是韩宝驹故意让她卷住,脚下却使着千斤坠法,犹如老树盘根!梅超风一时不察,破绽露出想要弥补却再无机会。妙手书生手执铁扇,点擒拿,点向梅超风腰间要害,梅超风还未来得及应付,柯镇恶的伏魔杖法就像泰山压顶一般,呼啸而至,其他几人也是不慢,开山刀,南山掌,秤杆子,越女剑也在刹那间递至旁!江南七怪在一起生活几十年,早就熟悉彼此任何一个动作的意义,早就做好了准备!梅超风亡魂大冒,右手长鞭灌注内力后变得笔直如枪,如横扫千军般把韩小莹、朱聪、南希仁退,后有左手呈爪型,九白骨爪抓住张阿生手臂一拉一带,使得张阿生一个踉跄,刚好挡住柯镇恶的伏魔杖,使得他不得不收回招式扶住张阿生。刚刚避过伏魔杖,梅超风迎头便遇上金龙鞭,金龙鞭婉似出水蛟龙,缠向梅超风的腰。若是被拿住,那可就是有死无生了。强提一口真气,分三影向一旁突围而去,正中一影在全金发的秤杆上一踩“噗”吐出一口鲜血,形拔高,闪电般就是几丈,口中发出一声厉啸“贼汉子,风紧,扯呼!”

    “哼,想跑?吃我五行毒龙钻再走不迟!“郭坤大吼,子犹如陀螺一般,携着无穷的穿透,一掌迎向陈玄风的催心掌,二掌相接郭坤被震飞而退,陈玄风也是踉跄好几步,还未站稳,郭靖的双掌又到,陈玄风口中历啸,震得郭靖慢了一拍,使得陈玄风仓促间提上来些真气,再次硬拼一记,陈玄风被击的倒飞而出,在空中连喷了好几口鲜血,却毫不迟疑的追着梅超风闪电般消失在郭靖二人视野,但是陈玄风最后借助郭靖的力量逃跑却使得他自己受重伤。

    师徒九人也不追击,原地恢复一会就带着华筝而回。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