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夜杀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雨夜,淅沥的小雨抚摸着整个襄樊这座美丽的城市,轻柔的就像拭掉人脸上尘......虽是夏天然看着这雨便有点凉凉的感觉以至于路上行人寥寥,就连那奔九零后侣们也不知道躲到哪里温存去了。

    "噼啪,噼啪"一阵轻灵脚步夹杂着脚踩路面积水的声音由远及近,展现在人眼前的是一个略显消瘦的影,一黑色简洁单薄衣衫突显出来人的孤寂!轻灵的脚步仿佛带着一定的规律,像是舞蹈,像是一种步伐,又或就仅仅只是走路而已,却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其中,不可自拔,泥足深陷!近了,一头精神的短发,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算得上帅哥了,只是他那冷漠空洞的眼神足以让你望而却步!他就那么孤寂的行走着,仿佛遗世而独立!

    雨一直下,张乾就那样默默地走着,脑海里空的不知道转悠着什么。不过,他就是喜欢这种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在意的感觉,他觉得只有这样的他才是真的他!夜还那样黑,而他却像是夜空中的那轮明月,孤孤单单却又众星环绕。长长的街道上,那寥寥行人都只是他的陪衬。张乾是一个杀手,是一个厌倦了杀戮的杀手。杀手都是善长伪装的,只有黑夜才会体现出他的真面目,他很冷,很傲,很寂寞。因为他不甘于做个杀手,奈何不由己!杀手是没有感的,而他有感,他认为没有感的人不是人,只是一具行尸走罢了,所以,他不甘!

    他要退出,他想做回普通人!做个有些本事的普通人,很简单的愿望,不是吗?

    可是,组织上对背叛的惩罚实在是恐怖,惩罚他不怕因为他有实力面对。然而,他却怕麻烦,讨厌一些苍蝇的打扰。他是一个名字叫赤色的杀手组织的顶级的杀手,对于他的离去,赤色损失很大,然而,张乾实力太强他们无力束缚,只得退而求其次,要求他为组织做最后一件任务!他答应了,虽然他知道任务很难,但是,为了以后的清宁,他妥协了,是的,他,还不够强!

    这是他的想法!

    襄樊是一个很美丽的城市,拥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美丽的传说!张乾做任务的时候到过太多的地方,就只有这个城市让他有了亲近的感觉,所以他,定居了!他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但是,他还是做了。只是因为他喜欢这种感觉而已!今天,他就要去结束他的杀手生涯了,这个任务虽然很难,但是,他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要拿出些底牌罢了,不过值得了,出点力换点清宁也是好的,只是被人利用还是大大的不爽的,不爽归不爽活还是要干的。

    他的任务是要杀一个人,这个人他见过一次,但是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他感觉到了危险,当然还有兴奋!那是找到对手的兴奋!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终于,他也有了对手!高手寂寞!对于这个任务,他要全力以赴,拿出所有可以摆在台面的实力来结束自己的杀手生涯!

    想到这里,心激动之下似乎这雨水都沸腾了,脚步加快了许多,却依旧是那么的轻灵。这是一座相当宏伟的豪宅,轻轻地越过围墙,落地无声后迅疾如电闪向狗笼瞬间解决两只纯种藏獒,轻描淡写一般不留下仍何声响。之所以能做的如此漂亮,乃是因为他调查况后总结出的方案。一路上去借着草木竹石的掩护避过多重明哨暗哨,形如狸猫一样轻松进入大厅。顾不得欣赏大厅的奢华,翻躲过直冲面门的一拳。张乾咧嘴一笑:“想不到多年的富贵生活还没有让你放松警惕嘛,不错!接招!”大踏步而上,一记直拳还回,紧接着拳脚并用,想要以快攻解决问题。“阁下何人,半夜闯入我晁诨家意何为?”那晁诨也不愧是个高手拆招还不忘问人底细。张乾懒得跟他废话了张口道:“杀你之人”,随即扑上刚猛拳劲直捣黄龙,以意引气,以气引力,以力催拳刚猛之力暴涨而出!拳风呼啸,劈拳如穿云裂石,晁诨也不甘示弱,出腿如电,跺脚如穿石入洞!二人你来我往,拳拳到,腿腿击实。只见大厅地面龟裂不堪,一切物事被破坏殆尽,满屋一片狼藉之中二人翻翻滚滚皆没占到便宜!说起来是很长,这些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而已。

    张乾看计划败露那么就必须得尽快解决,不然不好脱。连忙使一个法鹞子入林束束翅而起,接着连使燕子取水推手后翻长而落,手脚并用直攻向晁诨前要害,招招要命,这几招颇为精妙,得晁诨连连后退。虽是有些手忙脚乱,但是晁诨还是防守的滴水不漏,张乾一时半会儿也休想拿得下他。“看来得用点手段了,再不快点还真就麻烦了。”想到这里张乾再一次加紧了攻势,五行形意拳施展开来,崩拳如箭,炮拳如虎。晁诨毕竟是个高手,一手八卦掌使得出神入化,见招拆招,他倒是想得明白,只要坚持一会等援兵一到那他就有机会!正所谓,高手相争较的就是气势,晁诨与张乾本在伯仲之间,就算有所差距那也就只是一线而已,若他存了拼命之心,未必没有活命机会!奈何前畏虎后怕狼,十分实力发挥了八成。说时迟那时快,张乾一记劈拳砍向晁诨脖颈动脉,若这一记砍实就算晁诨的脖子是铁做的也得怪怪的断成两截。此刻,晁诨正好躲过张乾的前一记横拳正是旧力刚尽新力未生之时,眼看这这必杀一拳一点点在自己眼前慢慢放大,晁诨突然收腹双腿一绞利用腰腹之力使出了懒驴打滚和铁板桥,硬是躲过了这必杀一击站起感觉喉咙一甜,吐出一口淤血,刚才晁诨虽然躲过了不过还是受到了拳风的伤害,加上那个高难度动作使得他更是伤上加伤,以至于吐血。趁你病要你命张乾更是柔追上,挥拳相向。晁诨无奈此时他却是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功了,拼命迈开双腿,施展步伐游斗,来来回回又是几合过去,晁诨却是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若是平时自己这里有丝毫动静,保镖就会在30秒之内赶到,如今已经这么久了却没有人,说明自己这是孤军奋战了!“就是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你给我死吧,我和你拼啦!”晁诨牙巴骨一措,起了拼命之心!随即不顾伤势,使出全本事,晁诨本就和张乾最多差那么一线而已,拼起命来自有一番凶狠!一时间张乾到被了个有守无攻,真个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哈哈,好,这样子才像个高手,不过你还是要死!看我形意五行密拳!“张乾大笑使出五行崩拳犹如箭矢一般,把晁诨围了个密不透风。到了这个份上,两人都是全力出击!晁诨八卦掌法精妙无双,他又精研数十载,一掌法完全是收发由心,若不是先前受伤,这会张乾可能还在头痛呢!说来话长,短短几息之间,二人碰撞不下数百次,拳拳到。完全是硬碰硬的打法,晁诨终究是功力弱了点,加上有伤,被张乾一记虎咆拳击中后脑倒地不起。虎咆拳可是张乾绝技之一,这招速度稍慢威力却是强悍至极,曾经张乾就用这一记虎咆拳一拳打飞一头非洲野象,可以想象这一拳的威力!张乾顾不得调整气息,在晁诨上补了一记以防万一,就在子起而未起之时,异变陡生,一把枪诡异地指在他的太阳上!慢慢的转过头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清秀的中年人脸庞,只是那清秀的感觉指在心头一闪便被诡异所取代!这是什么人,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张乾很是疑惑,虽然刚才他放松了些,但也不至于让人欺近边而毫无所感,然而事实却在眼前,不由得不让他承认此人比他强!旋即他又兴奋来,一直以来他的武功都没有在做过突破,也没遇到过比他强的人。这让他有些心灰意冷,他不信武功就只能到他的那个层次,应该还有上升的空间,可是他却找不到途径,这个人的出现无疑给他带来了光明,即使他拿着枪指着他!

    “你是谁?”张乾问道。“我是谁你不要管,你只要知道我就是来取你小命之人就可,不过在你死之前我想和你玩个游戏,把你那五行密拳再打一遍,当然我会陪你过招的,呵呵呵”那人回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张乾也不是甘愿受死的人!“如你所愿!”吼完,张乾立马合扑上,顾不上实力的差距,全力以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使用的钻拳中的毒龙旋风钻也毫无保留的使了出来!只见张乾拳头前方的空间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搅动了一样,集中在拳头前方形成一个圆锥形漩涡不停地旋转,似乎要穿透前方的一切。那人嘴角微翘:“不愧是赤色顶级杀手,嘿嘿,实力就是强悍!恩,似乎马上就要突破了,成就大宗师境界了!只是可惜了,你不应该退出的,杀手怎么能有感呢?我对你实在是不放心,现在看来今天没有白来”说完这些,不慌不忙的抬起右手,以螺旋劲力轻飘飘的一下就破了张乾那强悍的一记!张乾被震得后退十几步,心头震撼无比!“这就是大宗师境界?果然强大,差距太大了,毫无招架之力,逃是唯一的选择!”心里转着念头手下却不含糊,形意五行劈空劲,形意五行横拳,形意五行虎咆拳,形意五行毒龙旋风钻拳,形意五行崩劲,全尽已经使出却未奈何那人分毫。”呵呵,五行拳真的很不错,不过你就这点本事么?那么你可以去死了,接我一拳!“话未完,人已到,简简单单的一拳,却带着磅礴的气势,叫人无法生起躲避的念头!看着拳头在自己眼前一点点放大,张乾还有心思想到此时的他和晁诨是多么的相似!”晁诨?晁诨尚有搏命之心,自己岂是轻言放弃之人,况且我还有绝技未出!我不能死!我还要自由!“一瞬间浑又充满力气向旁边一滚,起就是一记摆拳扫开紧接着的杀招!”嗯?在这种况下居然突破了?那你就更要死!”那人面色惊讶,却瞬间变得沉。那人展开法,使出十成功力,务必要一击必杀!张乾却是暗暗叫苦,虽然刚才迫于压力突破了,但是没有时间巩固修为,现在的他依然还不是那人对手。一边闪躲,一边寻找退路。来来回回不下百招,忽然那人双腿腾空踢至,露出一点破绽。张乾抓住时机,一腿直踹向那人口,意料中碰撞没有发生。“上当了”脚腕一紧,被那人拿住就是一个过肩摔,接着那人双手成爪,向脖子抓来,张乾避无可避,生死关头眼露凶光顾不得隐藏保命绝技了,右手五指弹动之间一柄飞刀如白马过隙般在那人脖子上一闪即逝!然而那人手指却不停捏碎了张乾的脖子。眼看着张乾的双眼神采渐渐地消失,那人仰天大笑:“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么还是消失的好!哈哈哈哈哈.....额”,忽然,他感觉脖子一痛,鲜血喷涌而出,洒落在地板上形成一幅血色的玫瑰,妖艳!双腿无力支撑整个躯,摔倒在地,这时才悍然想起张乾死前右手那一瞬的光华!“那是,那是一柄飞刀!呃.....我不甘心啊!”带着不甘的他倒下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张乾的尸体!

    就在这时,张乾前飘起一团五彩光华,带起一道白光腾空而起,在屋顶留下一个大洞之后,破空而去消失不见!若是有人在的话,就能发现五彩光华的中心,正是张乾前吊着的玉牌!

    新书大家多多指导,有些飘飘最好咯多多收藏,推荐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