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打了小的,老的带着一群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襄阳城有间客栈。

    郭坤早已为两女正了骨,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些ri子里,两女倒是要受些苦头了。每每想到这些郭坤都恨不得将公孙稳这个老狐狸抽筋扒皮。两女却一反常态的高兴,浑然没有胳膊骨折的苦恼。

    见郭坤一脸的苦大仇深的样子,两女多有不忍,道:“阿坤,其实我们姐妹这次感觉好的,你就不要担心费神了,嘻嘻,我们这两天在你的悉心照料下,可开心了。”

    神se一怔,郭坤顿时暗骂:“你个牲口,这么些ri子来,何曾有踏踏实实的陪陪她们?”想着想着就一巴掌扇脸上,“真是个混蛋!”

    “啊~”

    “你~”

    穆念慈和李莫愁一惊,连忙起伸手阻止,但是胳膊一痛就又跌了回去,所幸郭坤眼疾手快,张开猿臂将两女扶好。

    “两位老婆,往后老公会好好陪你们的。一定要让你们开开心的,再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受苦。”

    “谁、谁是你老婆呀,好不知羞。”穆念慈低头嗔,脸se红透了。

    “本姑娘才不稀罕你,哼~”李莫愁扬起头,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模样,但是那绯红的脸蛋早已经将她心中的羞涩出卖了。

    “来,老婆大人们,先让小人来服侍你们安寝,小人再去让小二送些饭菜过来,可好?”

    ......

    “小二,小二!”粗犷的吆喝声震得整个客栈大厅嗡嗡作响,不少食客厌恶的皱着眉头,只是瞥见声音的来源后便大都保持缄默,低下头急速吃饭。

    “哎、哎、哎,客官,客官,里面请、里面请。”小二颤颤巍巍的跑出来,鼓着胆子招呼道,同时斜刺里已经看到掌柜的偷偷的缩了子,心里头更是怕的要命,“怎地来了一帮凶神恶煞?佛祖保佑,千万别出事诶......”

    随着小二的招呼,一群恶汉鱼贯而入。你道怎个恶法?放眼去,高的形如竹竿,比之常人高出半个子,一脸凶样,手里的武器更是奇怪,像个猴子尾巴不停的绕来绕去的。矮的恰似侏儒,浑圆壮硕倒像个球,只是容貌甚为吓人,脸上皮肤干裂的一片片的,与其说是人反倒更像个僵尸。胖的就像个熊一般,不论子骨还是长相都活脱脱的一副熊样儿,那一副毛茸茸的大脸上,横七竖八的点缀些鼻子眼睛嘴的,比熊还要凶恶几分,处处透露着些野兽气息。那瘦的形还似常人,只是那露出来的些许皮包着的骨头,那嶙峋的样子,枯槁的脸庞,还有那时不时闪现的让人难以名状的怪异眼神,以及其手中那把巨型的怪异的鳄鱼剪。这瘦的眼见众人暗暗的打量他,兀的一吐舌头“嘶”舌分两边如同蛇舌。

    “呀~!”那小二害的咚咚后退不止,那些食客更是感觉喉咙里异物翻涌,却只能强压下去。

    这一群人无不怪异莫名,唯有后面进来的两人长得正常。不过和这么一群奇形怪状的人聚在一起,估计很难有人能将他们划为正常人了。

    “客、客官,请坐、坐。”那小二被前面开口的恶汉一瞪眼,立时颤颤巍巍的收拾桌子,抖着手斟茶倒水,所幸平ri倒茶功夫练得勤,这番心惊胆颤之下却没有出纰漏。

    “去,好酒好菜都给大爷们送上来,要快点~!”那恶汉劈口喝道,完了嘴里噼里啪啦的嘀咕:“娘的,千里迢迢的赶到太湖找那狗娘养的小子,弄得老子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

    “行了,恶老三!”那高个子喝道:“这次出来完全义气所在,你要是有什么不满自己离去便是,少在这里絮絮叨叨的让人心烦。”

    “竹竿子,你他娘的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那恶汉顿时横眉怒目,抓起鳄鱼剪就要干架。

    “停,恶老三、高竹兄、熊老弟、土地公以及众位兄弟,此番赏脸肯去太湖助鄙人声势,卓某感激不尽,大家都是同手足的兄弟,不要因一时之气而伤了和气。”说话的是两个正常人中的年约四十的人。

    听了他的话那躁动的恶老三便恨恨的收起了鳄鱼剪,一场冲突就这么消弭了,最高兴的莫过于端来酒菜的店小二了,“开玩笑这要是打起来,怕是要出人命了。”

    “爹~,爹,是他,就是他!”卓姓中年人旁的年轻人激动的拉着他的手臂,恨声恨气的道。

    “谁?”恶老三这会儿正郁闷呢,即便是卓老大的儿子惹了他照样也得削。

    “就是那个打伤我的郭坤!”他眼中she着仇恨之光,“他刚刚下楼了!”若是郭坤看到他,定会知道这人不就是前段时间被他修理过的一字慧剑门的蓝衫电剑卓傲云。

    “那还不快追!”卓傲云的爹卓非凡子一抖,整个人如同风一般掠了出去。其他诸恶人紧随而出,只把那店小二急的抓耳捞腮却不敢开口说出半个字儿,只能心里默叹:“掌柜的,又要扣我半年的工钱了~上一次扣半年,这一次又半年,我这一年是白忙活了,只是苦了家里的老婆孩子忍饥挨饿,呜呜呜。”想到伤心处,不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大街上人来人往,待得他们追出去,郭坤早已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走,回去等他!”卓非凡一挥手大踏步转回客栈。一脸暗淡的店小二刚刚收拾好那苦涩的神,转眼间又见到这一帮子恶人辗转而回,顿时惊骇莫名,心里暗讨是不是方才的哭诉得罪了这一帮子,那一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简直就想要蹦出腔来了。

    “闪一边去!”那恶老三这会儿已经到了门口,一把将店小二推了个趔蹶,烦闷的坐了回去。其他几人也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不说话。他们不敢说话,酒楼中那些食客就更不敢出声,连吃饭都开始细嚼慢咽起来。

    一时间,酒楼陷入了静谧之中。

    店小二宾小心翼翼的挪到了柜台前,腿早就软了,整个人如同烂泥一般趴在柜台上,一动也不敢动。只是一个劲儿的在心里祈祷:“佛祖保佑,佛祖保佑,千万不要再打,千万不要再打。最好,平平静静的吃完然后结账,无量天尊,不对,阿弥陀佛。”

    一刻钟后。

    “他妈的,那小子不是溜了吧?”恶老三终究忍耐不住一拍桌子咆哮道:“店小二,方才出去的小子可是住店还是打尖?”

    突如其来的咆哮一下子将瘫软的店小二吓得直接滑倒在地上,“回、回大爷,那位爷是住、住店。”

    “那他怎么还不回来?”恶老三眼珠子一瞪,像是要吃人一样。这一下子将刚爬起来的店小二给吓得神魂颠倒,腿一软又栽了下去。

    “小、小人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他娘的竟然敢不知道,你他娘的马上就要死了你知不知道?”恶老三一挥巨大鳄鱼剪,“信不信老子把你脑袋喀、喀、喀的拧下来当球踢?他娘的,等他回来老子非杀了他娘的不可。”恶老三说这话,人已经来到店小二边,一把将他提了起来,挥舞着鳄鱼剪吓唬他。

    店小二经他这么一吓,一股尿意不受控制的勃发,湿的感觉从大腿根部滑溜溜的向下蔓延。一股尿sao味陡然冲进恶老三的鼻腔中,还有些温。“妈的,这么不经玩儿,滚,晦气!”他那瘦弱的手臂却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将店小二往门外扔去。店小二张牙舞爪的惊恐的尖叫着,努力的想要抓住些东西稳住形,却无能为力。这一下子甩出去,不死也要残废。

    光线一暗,一道青se的影迈步而入。随手一扯将去势甚急的店小二截住,轻飘飘的放在一边。来人颇有些江南人面相的线条柔和,眼神很深邃,一青衫,材笔直颇为健壮,手里拎着两副药材,是另一只手将店小二放在一边的。他,便是卓傲云要找的郭坤。

    “小二,天字一号房送些好菜过去,顺便这两副药熬一下,三碗熬成一碗便好。”平淡的语气,旁若无人的交待店小二后转就走的嚣张气焰无疑激怒了暴躁的恶老三。

    “小畜生,给老子站住。”一把扔出桌上的茶杯砸向郭坤。

    “小畜生骂谁?”郭坤瞥了他一眼停住了脚步。他有种感觉,这王八蛋肯定会上当。

    “小畜生骂你!”恶老三果然想也不想的喝道。

    “呵呵”、“哈哈”。

    偷笑声、以及旁一伙人的肆无忌惮的大笑声,让转过弯儿的恶老三恼羞成怒。

    “你们在找我?”郭坤看着眼前的像是和自己又不共戴天之仇的一群人,却没有丝毫的映象。

    “郭坤,你可还记得我?”卓傲云站出来横眉喝道。见郭坤还是一副一头雾水的样子,他冷声道:“今年五月端午过后,芦溪县小店。你可还记得打伤过谁?”

    “哦,原来是那个正义感过盛,还没脑子的蠢蛋啊。”郭坤像是回忆起来了,“但,那有怎样呢?”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