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向天 书名:啸傲射雕
    这边厢,公孙止躲过大劫,心中恼怒,顿时恶向胆边生。眼见郭坤和公孙稳斗的难分难解,便飞扑向在一旁担心的二女,手中的刀剑却是在不留,狠辣异常,像似铁了心要辣手摧花。

    “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公孙止双目赤红,闪耀着嗜血的光芒,疯狂的在心中怒吼着。他施展着yin阳逆乱刀法,状若疯魔,完全放弃了防守,一副同归于尽的样子,好不吓人。

    “莫愁、念慈,小心!”郭坤斜刺里瞧见公孙止疯狂行为,手下劲力爆发,势大力沉的劈拳看向公孙稳的脖子,脚下却是连连蹬地,子如同箭she般想要越过公孙稳前去救援两女。如梦初醒的两女,看到疯狂的公孙止纷纷惊得连连后退。好在她们习武多年,神经反应超乎寻常,一惊过后,连忙脚下步伐闪动,躲过公孙止的攻击。

    也因此,两女被公孙止分了开去。绝谷的那些跟班见状纷纷化饿狼,持着刀剑就围了过去,以多欺少之下,两女支撑了几招便不得不落入了下风,各自为战再也不能联手御敌。郭坤见此,脚下力道更加几分,想要掠过去。

    “尽然如此小瞧于我,今ri便是你的死期!”

    公孙稳目中怒气闪过,手中集聚的力量毫不犹豫的对着想要错而过的郭坤拍了过去。“砰~”两人掌力交击,均是被对方强大的力量震的形不稳。郭坤心中念叨穆念慈二女,手中太极拳法施展出来,一圈一拨运用四两拨千斤的法子,将力量引到一旁,而他则趁机拜托公孙稳冲向了还在疯狂劈砍的公孙止。

    “小心~”公孙稳大喝一声提醒公孙止,并且想要扑上去拦截郭坤,但是他立足未稳,使不上力道,自然速度不及郭坤远矣。他眼睁睁的看着郭坤那劲力凶狠的拳头砸向公孙止想阻止却无能为力。

    “快躲开快躲开,快躲开啊~”公孙稳极力的嘶吼,希望他那不成器的儿子能够躲过一击,只要躲过这一击那便无碍了。

    这一刻,公孙止的眼里只有一个拳头,一个逐渐在眼前变大的拳头,那是拳头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样子。“躲,我要躲过去,我要躲过去!”冷汗早已滴滴答答的从他的额头上如同水珠般一连串的往下掉。

    “呀~!我和你拼了!”眼见避无可避,公孙止扬起刀剑对着郭坤的要害怒劈而下,“即便是死,老子也不让你好过!”

    醉仙步一跌,郭坤的拳头已经打在公孙止的左上,如同在平地上击打了一个小坑一般。公孙止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一般的顺着夏ri的风,飘飘的摔落向不远处,口中的逆血还在喷涌着,只是眼中的不甘、愤恨还是那么的刺眼,但,那又如何呢?

    “儿子~”公孙稳飞扑的形猛然一转,速度在极度的刺激下陡增三成,将将在公孙止要落地的当口接住了他,公孙稳形连连转动,将那冲力缓解直到消弭。然而,公孙止那涣散的眼神以及若有若无的呼吸,已经告诉他,他的儿子危在旦夕。

    “爹~,救我,救救我,孩儿不想死~”公孙止妄图抓住公孙稳的手臂,明明近在咫尺但却总是抓他不住。

    “老子和你拼了~啊~!”公孙稳如同一头饿虎猛然间扑向郭坤,猛虎幻灵拳此时早已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幻”,他怒急攻心空门早已大露,只是横眉怒目间给人一种他将要和郭坤同归于尽的决心。

    “老狐狸,今天就和你好好算算帐!”郭坤杀心早就在公孙止企图强抢的那一刻泛滥了,此时,他已经拿出了十二万分的本事了。若非太极拳转移了公孙稳的反震之力,他郭坤这会儿可能还在跟这个老狐狸纠缠呢,而李莫愁二女估摸着已经落入公孙止的魔掌了吧?所以,公孙止非死不可!

    那公孙稳完全摒弃防守只管进攻,一心要拿住郭坤好来个同归于尽。一时间郭坤也没有好的方法只能被动的防守再图反击。他们两方打的不可开交,两女也和扑上来的绝谷的仆从打在一起。这一番打斗颇有种不死不休的感觉。

    “我要报仇,给我死!”公孙稳陡然一声大喝,形腾空而起猛然探爪扑向郭坤,这招来的实在突兀,郭坤连忙激起全的力量迎击。“噗~噗~”郭坤的脚已经陷入地面之中,淹没了膝盖。公孙稳则被震得飞而去,那方向却是两女战斗之处,“狗贼,如此jian猾!”郭坤目呲yu裂,手腕猛然一颤一道白光闪过,公孙稳一声闷哼,手掌洽洽拍在穆念慈肩井上。他正要使力拿住她,不曾想手臂一软竟是使不上力道,软绵绵的全然没有了威力。

    他是多么的不甘心啊,他一心只想将这个女人捉回去,在儿子死前让他们做一对夫妻,也不枉儿子在这尘世中走了一遭,就算不能在儿子死前完婚,但即便是将此女活埋给儿子陪葬也是好的,也遂了他的心愿。

    空中,公孙稳不甘心的一扫腿,想要了结了穆念慈,“我儿子既然得不到,那么你郭坤也休想得到!”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父子俩的念头居然出奇的一致。腿出,强劲的力量迸发出。刀光再闪,人影也跟着闪出,刀she在腿上,腿势不减,而那闪出的影却慢了一筹。

    “念慈~”郭坤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何其的像似啊~~~”公孙稳看着郭坤那扭曲的脸,心中有种报复得逞的快感,“对,就是这种感觉,我就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哦呵呵~”他不知道,此刻他的脸早已扭曲的不成样子。

    腿,就要临,穆念慈勉强双手下压,意图挡一挡公孙稳的腿力。

    然而,她太小看了公孙稳的功力了。甫一接触,“咔嚓”她的手臂已经瘫软了下去,公孙稳的腿也仅仅是顿了一下便又扫了过来,死亡的气息俨然弥漫开来。死,她不怕。她只怕,死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了。

    千钧一发,一双手挡在了公孙稳的腿前。那是一双纤细的,白嫩的,那么的柔弱,此刻却那么的坚强,直到“咔嚓”一声响起才瘫软下去,又断了一双手臂,手臂的主人却是李莫愁。

    腿,猛然顿住,继而再一次的扫了过来。

    绝望~

    “啊~公孙老贼,给我死!”一到影闪过,手中像似握着一柄钢刀,狠狠的劈向扫过来的公孙稳的腿。这腿,郭坤恨之已极!

    没有拳腿相交的声音,公孙稳在郭坤闪过来后便果断的放弃了击杀穆念慈的打算。他一折子一闪抱着公孙止跨上一匹高头大马,头也不回的扬鞭奔驰而去。四周的绝谷仆如同树倒猢狲散般,四散逃开。

    郭坤怒极,顾不得去追公孙稳,一手揽着一女,焦急的察看伤势。眼见那群小丑四处奔逃,更是火上浇油,脚下连踢如同箭失将那些仆从尽皆打死,体内的真气毫不在意的往两女体内狂送,治疗她们的伤势以及缓解些疼痛。

    他这番焦急的模样落入两女的眼中顿时芳心一阵甜蜜,即便是双臂骨折的痛苦也减轻了许多。良久,还是李莫愁忍不住笑了起来,打破了沉寂的状态,也将郭坤那焦急的心神唤醒了。

    “还好,还好~”郭坤拍着口庆幸着。

    “嘻嘻,阿坤,我们没事啦,就是受了点小伤而已。”穆念慈轻笑道,缓解郭坤心中的愧疚之

    *~*~*~*~*~*~*~*~*~*~*~*~*~*~*~*~*~*~*~*~*~*~*~*~*~*~*~*~*~*~*~*~*~*

    绝谷内此时一片yin云,绝谷的老仆人抬头看天,思绪早已飘回了两天前。

    “两天前,老谷主带回了少谷主。可惜,少谷主深受重伤,谷主穷极谷内所有治伤灵丹妙药,却依旧无力回天。当晚,少谷主便在一阵阵的痛苦的呻吟中与世长辞了。也从那一天起,老谷主便躲在屋里终ri不出,切不准任何人前往打扰,即便是送饭送菜也是放在门口,但总是中午放了,晚上去完整的收回。这都两天两夜了,谷主却是粒米未沾,这可如何是好哇~”

    公孙稳的房间内,公孙稳盘膝而坐,手里捏着本书籍死死的看着。此刻,他面容枯槁,双鬓已然雪白,浮肿的眼帘,眼睛里充斥了浓浓的血se,他的脸庞已经消瘦了一圈,只是他的嘴里碎碎的念叨着:“报仇~报仇”、“九yin真经~”、“哇哇噜噜,哈虎......”、“五心向天”等等,断断续续的有些听不真切。

重要声明:小说《啸傲射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