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节:卷铺盖走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在老太君的连连摇头摆手与陈述中,以初愣是把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望着老太君及刘氏的眉飞色舞之态,知道反抗已是多余,她也只能自己在心中吐嘈:“丫的,不怕什么啊不怕,无意嫁他,又要圆房,换成是谁谁不怕,和他圆房了,这辈子就栽给他了,人生,前途,美男岂不是离自己背道而驰了,不干,不干……”

    忍不住再次抬头找逸之求助,无奈他依旧是那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末了还乖巧低头应了句:“一切凭和母亲安排。”只哄得那几人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后,这早安也就算顺利结束了。

    回墨轩楼的路上,两人一直无语,以初闷在口这团闷气似要爆炸一样,在腔里翻涌着。

    江逸之还居然不识相般的去牵她的手,气愤之余,也没管丫鬟下人们的眼神,二少***矜持形象也早已丢盔弃甲,直接甩掉逸之牵着她的手,叉着腰狠狠的对他“哼”了一句后,便大踏步的回了墨轩楼。

    回到墨轩楼之后,以初没有进正屋,直接在厢房让墨玉打开了仓库,门一拉,那五马车的嫁妆便映入了眼帘,以初捞起长裙便上前去倒腾,布匹丝绸,家用摆设全都丢掉了一边,专挑值钱的东西捡,金佛一尊,金花两枝,二等东珠二十颗,金镶珊瑚项圈一围,金手镯四对,小朝珠一盘,接下来还有什么正珠,米珠,湖珠,袖宝石,蓝宝石……幸好皇上这嫁妆备的还算不薄,这一折算下来真是值了不少银两,穷家富路,逃亡路上多备一些还是有必要的……

    而后跟进的逸之见着杵在仓库门外,两眼发直的墨玉便好奇的凑了过来,往里一探头,便瞧见了撅着,股收拾东西的以初,只见她把这些值钱的玩意都摆在自己的裙面上,之后也不顾得什么淑女形像,捞着裙面就是往怀里一抱,整个一袋鼠大肚兜便成了形,转便“哼哼哧哧”的往屋里搬,路过门口时用余光瞧见一脸诧异的逸之,也没抬头鸟他一下,就直接搬回了正屋。

    这样反反复复的般了几次后,只见她额头处也渗出了汗珠,逸之才耷拉着脑袋上前询问:“那个,要我帮忙不?”不想却只得到以初一个翻白眼的回复,一旁呆若木鸡的墨玉也似是刚刚缓过神了,赶紧上前帮忙,也被以初一句“我自己来”而婉拒。

    无奈两人只得各自摊手转离开,墨玉继续去忙手里的活计,逸之则回内室品上了茶,还不时用眼偷瞄着院内那个忙碌着的,异常“勤劳”的影。

    在搬到第十次之后,以初再次趴到地上扒拉了一圈那些嫁妆,确定再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被遗漏后,才抽出帕子拭了拭汗水,便转回了屋。

    逸之端着茶杯,掀起盖儿,漫不经心的吹着茶叶沫子,又瞟了一眼眼前的以初,才轻轻的抿了一口:“怎么?难不成想卷铺盖走人?”

    “嘁!不走人难道等着被你吃了啊?”她头也不抬,只管折腾着手里的嫁妆,只想着把它们分门别类的收好,以便好放进葫芦里。

    “那你不怕连累爹娘及你那轩儿弟了?要说这有违皇命可是死罪啊,难不成你现在的女侠气概上来了,真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了?”逸之说着放了茶碗,子朝椅背上重重一靠。

    “你说的没错,我的女侠气概是上来了,这还得感谢你们江家的一家老小啊!我是怕连累家人,但是我更怕上喜,更怕被你吃了,最怕的是怕这辈子就陷在你们江家走不出去了……”以初说着转捞了个首饰盒过来,把略小一些的珠子依次装了进去。

    当下逸之便皱着眉头欠了:“你就这么带着这些宝贝走了,然后去自谋生路?真的不管你爹娘及弟弟的死活了?”

    “非也!我顾以初再财,它们也及不上我爹娘及弟弟的命重要,我想过了就我们一家人亡命天涯好了,走到哪算哪,要死一起死,带上这些宝贝,无非是顾及一下以后的生路……”以初现在的这份心气,简直是比狼牙山五壮士还壮烈。

    继而她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抬了头:“二大爷,你得帮我个忙,快马把我送回家去,我和家人好连夜逃走,晚了可就迟了……”

    逸之一愣:“你不怕我报官?”

    以初轻笑:“你报官?为何?我看你应该是乐得成全我出逃才是。”

    逸之直了直子,略微蹙眉:“我为何成全?”

    以初撇了嘴反问道:“为何成全?赐婚之事本就是你不我不愿,你要是敢得罪皇上,不是也早把我休了,之前咱俩还不是死磕着,现在我成全你,把你休了,你胜利了,该满意了。”

    逸之拍桌起:“那都是以前,现在我……”

    以初抬头迎着目光而上:“现在又如何?”

    “现在……”逸之顿了顿,脸有袖色:“现在,现在,现在我可以帮你……”

    以初脖子一歪,伸了手:“既然帮我,就借灵珠马一用吧,助我快速回到顾府,带上我爹娘及弟弟离开。”

    逸之一急:“哎呀,我说的帮不是这个帮……”

    以初脑袋一歪:“那要怎么帮?再晚一些你娘就命丫鬟进来布置喜房了,我想走都走不成了,难道你想木已成舟再帮我?”急之下干脆丢掉首饰盒起底吼着:“江逸之,本姑娘我可告诉你,咱俩要是圆了房,我这辈子就逃不出江家大宅了,也嫁不得别人了,不但害了我的一生,你也会很惨……”

    逸之无奈摊手:“难道不圆房你嫁得别人吗?这盛京谁人不知顾尚书之女,已嫁城南江家二公子?即使你离开江家,别人还会认定你是清白之吗?”

    “嘁!”以初翻着白眼:“我顾以初是什么人,岂会理会那些世俗目光,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世人岂会懂我,我又何必理会世人……”

    “真不愧为尚书府的千金小姐,女子也能有这等境界?”逸之目光闪过一丝惊奇。

    “喂!你别瞧不起女人啊!女人可以撑起半边天,”以初单手抬起,双眼圆睁,简直一副霸道的女流氓之态。

    逸之双眼一转:“丫头你说啥?啥个半边天?”

    求推荐,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