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节:谁勾引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吼吼,求收藏,求推荐,求票票!

    内心本已汹涌澎湃的江逸之,又怎堪她双臂紧紧的搂抱,气若如兰的喘,前那两座软绵绵的起伏,唇舌之间那琼浆蜜液的引,最终他支在半空中的手臂轻轻抚上了她的柳腰,紧紧地,深的,又饥渴的将她搂入怀中……

    可他仅仅是将她搂进了怀里,并没有做下一步的行动,因为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可以,虽然他很想要她,但是也要她在清醒的时候点头才可以,所以他竭尽可能的控制着自己的Y望……

    而那软绵绵的体还在他的搂抱中蠕动,嫩滑的唇舌还在他的唇齿之间疯狂的掠夺,“嗯,男人。嗯……我要……”

    仅这两句她梦中的呓语呻吟,就如同在他的心上安装了导电设备一般,一股极速的电流涌遍全,醉由心生,任他不能控制,无法自拔……

    “以初……”他粗重的喘息着,喉节上下滑动几次,似要说点什么,但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嗯。”她含糊呓语。

    “再引我,我,我会控制不住的……”他的声音有些轻轻的颤抖,抚在她腰枝上的双手,不安的移来移去,不知是该毫不犹豫的抱紧,还是该果断的离开……

    而她似是对他双手的若即若离表示着强烈的不满,不但嘴里“哼唧”什么,柔软的小子再次将他贴的紧紧的,搂着他的手臂也加重了力道。

    逸之的心中再次烧起了一把熊熊烈火,无疑她的动作给了他继续的力量,他再次将她搂抱的更紧了一些,唇舌埋进她的脖颈处喘着粗气,想去亲吻她,又觉得有点乘人之危,非君子所为,不去亲吻,又有些罢不能,这左右为难之际,让他心里好生煎熬。

    许是他过于激动,手上的力道没有了轻重,把怀上的人儿抱的过于紧了些,只见她有些艰难的干咳几声后,便被自己的咳嗽声吵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刚刚睁开眼睛,便看见眼前之人的她,露出了一抹浅笑,声音里透着几分慵懒:“折腾什么呢还不睡。”

    言语淡定又平常的让逸之有些不知所措的愣住了,正在琢磨该说点什么或做点什么,或者干脆应该解释点什么时,以初却砸嘛了两下嘴巴,蹭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搂紧他的脖颈又闭了眼。

    “咦?又睡了?”

    见对方无应,逸之才自嘲的笑了笑,原来她本就没醒,只是无意的动作,思维还是在睡眠状态的。

    可就是这样普通,平常的一句话,忽然让他心底升起了千丝万缕的温暖,不知不觉中嘴角爬上一抹甜笑,心想:尘封了多年的心,好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这多像一对恩夫妻的生活啊,白里,同赏花,共尝涩;夜幕降临时相拥而眠,更深露重时互递余温,就这么偎着,靠着,品尝欢笑,分担泪水,携手同行,直到迟暮。或许这才是人生,才是他需要的人生……

    他透过窗纱望着天边那一缕冉冉升起的曙光,再次将怀中的美人儿搂紧,笑意更深了……

    ……

    晨起。

    以初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才发现自己置上,直看着盆架边洗漱的江逸之发了呆:“喂!我怎么在上?我昨儿个夜里明明是打着地铺的。”待她再瞧看地上,被子已被收拾干净不见了踪影。

    江逸之回头,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是我干的好事?”

    “啥?”以初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惊色,慌忙低头瞧看自己的衣服,一亵衣穿的还算工整,并无什么被拉扯过的痕迹后,才耷拉着肩膀松了一口气,继而又抬头盯着他问去:“你说啥好事?”

    “我说你夜夜勾引我,早晚咱俩能成了好事。”

    “啥?”以初忽的瞪大了双眼,掀被而起直接跑下了,指着江逸之当头便问:“喂?你说我勾引你,到底是谁勾引谁啊?我明明在地铺睡的好好的,怎么早晨醒来就在上了,难不成我梦游爬上去的?”

    江逸之含笑转,不紧不慢的端起了以初的下巴:“这梦游之症嘛,还真不好说,若是你得了这病症,自是你主动爬上钻进我的被窝,若是我得了,那就是我爬下把你抱进了我的被窝,这么说来谁勾引谁还真说不准了,倒不如说是两相悦,你我愿,或是……”

    以初不待他说完便眼露了怒色,“啪”的一声打掉端着自己下颚的手指:“丫的,怎么说都是我吃亏……”

    这一打却把江逸之打的哈哈大笑起来,而以初则默不作声翻着白眼叉腰以对,就这样对峙了足有三分钟后,见逸之笑声渐息,以初才忿忿的开口:“江逸之我告诉你,咱俩可是说好的,事办妥之后,各取所需好聚好散,你要是敢对我动什么邪念,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江逸之一愣:“各取所需?”

    以初摊手:“难道不是吗?”

    江逸之蹙了眉:“那你说来我听。”

    “前两我们也说过的,很简单,我的所需就是一纸休书,还我自由之,你的所需就是铲除江家的某些败类,而我的代价就是尽量配合你演好这出戏,你的代价就是到时还我自由……”

    其实以初的目地很简单,就是想和江逸之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江家她是要离开的,一个人活了两辈子,自然对人生与生命的理解已有所不同,不想浑浑噩噩的度,更不想一辈子宅在江家大院,而错过外面世界更多的精彩。

    面对以初的侃侃而谈,江逸之不但一脸正色,而且还眼底闪过一丝坚定:“丫头,你的想法真的就这么简单,一点别的都没有。”

    以初默不作声的摇头。

    江逸之有些无奈的难了手:“好吧,既已如此,我答应你,对你我会完全的尊重,只要时机成熟,能拿到休书之时,你想要我便给你。”

    以初挑了眉,一脸的兴奋:“那我们从今天起,携手并肩,对付外敌?”

    江逸之笑着点了头。

    此时门外传来了墨玉的声音:二少爷,少,早饭已摆好了。刚才老太君命人传过话来,今儿个早点过去请安,老太君有事对二少爷和少说……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