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节:有一点动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凌氏见状赶紧上前扶了下逸之:“逸之,我和你师傅怎会不知你心中之事,怎会不知你内心苦楚,这些师傅和师娘都懂,奈何我们一直也没能帮上你,所以师傅和师娘不会怪你不来看我们,我们知道你有事要忙,也有诸多不便。你看……”凌氏抬头指了指四平,“现在你师弟都一十有六了,子虽然不是很壮,但人机灵勤快的很,几乎把家里的活全包了,我和你师傅啊现在享福着呢……”

    逸之再次欠正色道:“师娘,逸之惭愧,一直没能在师傅师娘边相伴左右,以尽孝道。”说着又转面向后的四平:“师弟,师傅和师娘还要烦劳师弟多多照顾了,师傅下雨天的时候常常关节痛,多给他老人家泡点药酒,师娘也是老寒腿,我猜测这也是这许多年两人常年早起上山采药露水风霜所致,还劳师弟费心了……”

    四平诚恳点头:“师哥你就放心吧,我四平这条命都是师傅师娘给的,他们就是我的亲爹亲娘,四平定当好生侍候着,以报达救命之恩……”

    凌氏听罢弯了腰,顺势左右手各拉起了逸之和四平,一时心里激动得语塞,就到一边抹泪去了,以初赶紧递过帕子上前安慰。

    沈师傅也将碗中的酒仰脖而尽,才又语重心长的说道:“逸之啊,人生苦短,师傅不希望你一直活在过去的影中,人还是要向前看,人生过的精彩与否也是取决于自己的态度,你看你现在也娶了妻,人家可是尚书府的千金小姐,委给你做了续,你要真心待她,想你都二十有四了,既已娶妻,就要抓紧生子,人生方可圆满……”

    逸之听得当即使劲点头,刚要张口言语,但他话音还没出来,刚刚跑去一边抹泪的凌氏却开了口:“哟!死老头子,你这不是说给我听吗?难不成你是怪我没给你生个一男半女的,徒弟们可都在这呢,这可并不一定是我生不出来,兴许是你子有毛病呢,哼……”

    沈师傅一窘,苦笑了一下:“咳,我说老婆子,怎么好好的又说到咱俩的事了,还当着孩子们的面,你可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说罢脸色一沉子一转,就留了后背与她。

    “哟,我说老头子,这徒弟可都是你收的,既已收为徒弟,那这都是自家的孩子,用不着和他们客吧,再说了夫妻俩这过半辈子了也没孩子,这也不是藏着瞒着的事儿啊!”说罢用胳膊肘杵了一下边的以初,又补了一句:“你说是吧以初?”

    “呵呵,师娘是,是啊。”以初只得干笑两声随后点头。心想:这师娘也真够豪爽的了,这样的话题,她也居然拿到饭桌上来谈,佩服,佩服!

    凌氏抬手一摆挑了眉:“行了我的老头子,你也别气了,你看咱俩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有啥不能说不敢说的是不,行,今儿啊,咱不说这个了,用饭用饭吧,来我陪你们几个喝几杯如何?”

    说话间凌氏已笑嘻嘻的来到了沈师傅边,并撒般的伸手把他的体拉正:“老头子,吃饭吃饭,来!这鸡,股谁也不给,就给我家老头子吃……”

    沈师傅眼见碗里凌氏夹过来的鸡,股,表自是缓和了许多,转头对凌氏翻了个白眼,才伸手摸了筷子:“吃饭,吃饭。”

    四平笑吟吟的扳过酒坛子给大家倒酒,逸之则伸手把以初扯到了边坐下,手也很自然的搭到了她的肩膀上。以初感觉到肩膀上的重量,忍不住有点僵,本想伸手将他的手抹掉,可又一想自己和人家说好的,要配合他做个贤妻,便也抬头送去了一抹假笑。

    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很快被饭桌上的酒碗所取代,桌上几人不时的杯酒交错,酒也是喝了一坛又一坛,以初却在一旁发了呆,心想:貌似这江家的况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复杂了,兄弟三人前后遇险,老大被毒蝎咬死,老二慢中毒,虽然自己无命之险,但青梅竹马的娘子却遇了害,老三现在也是痴痴傻傻,由此可见想对付他们的人有多险……

    “以初,你动筷子吃啊!”凌氏的一声招呼令以初收了心,随着笑的应了一声,一块鸡便落进了她的碗里。以初抬头,便迎上了逸之那微醉的目光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当下以初的脸上便透着袖,心也开始慌乱:“逸,逸之你喝多了?为何这般看我?”

    只见逸之的喉节上下滚动了几下,没有作声,却猛的扳过以初的脸蛋上前就“吧唧”一口。

    “喂?你干嘛?”以初赶紧起离凳,顺势将他推开,没想到这一推,他却直接栽了下去,幸好有四平在另一侧将他扶住,不然他江二少爷可就形象全无喽……

    凌氏和沈师傅呵呵笑了起来:“呀,这么快就醉了?”凌氏望着歪倒在四平怀里的逸之,赶紧摆了手:“四平啊,快,把你师哥扶到屋里去,这风大,让他屋里好好睡去。”

    “不成不成。”以初赶紧摇头:“师傅,师娘,我们只向老太君告了一天的假,这要是扶他进屋一睡,还不睡到天黑去,还哪回去得成啊?”

    沈师傅眼珠一转:“那在此留宿一晚可好?”

    “不成不成,想我新过门的媳妇儿,门槛还没踩熟,怎可失言老太君,何况山下还有几个护院和车夫在等着,这许多的人晚上叫师傅怎生安置?”

    话音刚落院外便传来了说话声:“少爷,少,时候不早了,咱们再不往回赶,恐怕要走夜路了,这夜路穿山过林的会有狼的……”

    江林自是将这一段话说的结结巴巴,忍不住逗得凌氏几人哈哈在笑,以初便招手将他唤入院中扶起了逸之,随后又向沈师傅和凌氏福了礼,便指着先前马夫扛进院里的两箱礼物,说了一些感谢和客的话,就准备告辞了。

    沈师傅和凌氏几番嘱咐之后,便将两人送上了马车,逸之醉熏熏的歪在以初的大腿上呼呼大睡,以初就小声的嘀咕起来:“没酒量还逞强喝,醉了吧,活该……”

    不想以初还没说完,逸之却接了话:“以初,我,我对你有一点动心……”

    求收藏!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